登录 / 注册

“自考之星”我演讲

作者:fengye 来源:bz 点击:9308



    尊敬的各位领导、评委,还有后面的朋友们:大家好!我叫杨丰烈,今年46岁。来自灵宝市阳店镇中心学校。我演讲的内容是:我在1999年取得自考文凭后,创作并发表在《三门峡日报》上反映我自学路上酸甜苦辣的文学作品。题目是:《我的自学生涯》。”
   
说我笨,但我曾在讲课时,能离开课本讲完整节教学内容;说我灵,但我在自学路上就苦熬了十二个年头,才拿到大专文凭。这其中有苦、有乐、有得、有失......
    早在八七年洛阳市西工区自学辅导站办起,我就乘上了自学考试这艘航船。其间从洛阳到三门峡,再从三门峡到灵宝,换了三个辅导站;从硬塑皮到过塑皮,再从过塑皮到磁卡,换了三种准考证。每一次报名对我的自学恒心都是一种延续,每一次考试对我的自学能力都是一种考验。几多拼搏,几多彷徨,几度发奋,几度消沉。因而,自学考试的不及格,已被同事们当作笑料传说。我也曾想一门一门都过完,了结一桩心事,免得同事们偶尔问起学历时,难以启齿,但一连几次都难如愿。女儿出生到现在,伴随我自学航行,成长了十一年,如今上到了五年级,总是拿她的考试成绩同我的自学考试成绩相比,既是责问,又是讽刺,但更是激励。 所以, 我把自学考试当作放羊拾柴火 ──捎带,一旦考试不及格,也不气馁,仍然坚持自学不罢休,反正是学一点知识,长一点见识。
    记得八七年后半年,从洛阳参加自学辅导归途中,因电气化铁路将开通,取消了我们村的火车站,我们只能从阳店下车。但因是夜晚乘车,误把五原站当成了阳店站,而错下了车,当辩明站名时,火车已经开动了。我们一行四人,只好在黑夜中沿着铁道线深一脚、浅一脚地步行往回赶。漫天的群星迎送着我们,不时的有火车从身边呼啸而过,当时我就想,自学考试大概也就这么艰辛吧?谁坚持到底,谁就乘车到站了,谁半途而废谁就在艰难跋涉。今晚我们一行四人,不知道谁能先拿到文凭,又是谁前功尽弃呢?说来也怪,当晚的其他三人现在都如错下车一样,放弃了自学考试,另谋“学”道。
    八九年的上半年,我报考了《外国文学》。厚厚的一本书,看了好几遍,笔记做了好几本,满想着很有把握,可是临考前三天因有急事,去了陕西宝鸡一趟,考试头天就连夜乘车直往三门峡赶,当天早上六时多在红旗旅社找到了同事,拿上捎来的书,就如饥似渴地看了起来,八时进了考场,因一夜的旅途疲劳,一看到考题,那些希里古怪的外国名字,就立时让我头脑发热,虽说所记的忘得不是一干二净,倒是十有八九。草草答了几道题,就没了药料,于是大大方方地交了卷,在监考老师和考生们的目送下,提前离开了考场。这次考试可想而知不及格。
    后来,我有时一年能过三门,再后来是两年平均过一门,再往后熬,恐怕要拿个跨世纪文凭了。
    于是我选准科目《社会公共关系学》,根据自己理解思维、分析能力不断增强,记忆力不断减退,以及工作繁忙的特点,实行眼、耳、口、脑、手“全频道”接收,“立体式”渗透的方法,强化自学。我总是在早上三、四点钟起床,喝怀咖啡提提神,戴上“康德”醒醒脑,然后才看书、笔记、背概念。从家中到工作单位有四十分钟的路程,一乘上车我就戴上耳机,打开录音机,听事先录制好的答案内容。我更感到得力的是我能一边学,一边利用《社会公共关系学》的理论处理单位的日常事务,特别是依靠协调功能和艺术,密切工作关系,解决矛盾, 化解纠纷, 减少内耗,创造“人和”氛围,不仅提高了工作效率,而且理论与实践一联系大大提高了学习效果。
    终于,在我四十岁生日之前,一本大专文凭证书拿到了手。这是血与汗的结晶,这是拼与搏的硕果,这是自学航船的抛锚起锚。同事们为我喝彩,亲人们为我高兴,我当然更加兴奋。然而,文凭只能是知识水平的象征,并不代表着一个人实际能力和素质,因此,我的自学航船将再继续起航,还要在知识海洋中遨游,从而不断高自己的理论水平和业务能力,做一名学者型、专家型的教育工作者,为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更新:2005-06-10 14:04:13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联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