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灵宝诗词协会采风燕子山(图文)

作者:玉人木子 来源:河南省灵宝市文化馆育贤文学社 点击:20977

  周六上午,带着女儿随同诗词协会十余人在作协主席屈松林、会长赵景谋、郭维榕的带领下来到了风景秀丽、槐香飘飞的国家森林公园燕子山。

到车上才知道此次前来采风是受景区负责人毋军哲先生的邀请。毋先生刚出版的《原野情怀》一个月前托人赠送于我。细细品读略知:这个年近六十的老兄早在七十年代就和刘育贤、张志育等老前辈有文学往来,而且也发表过不少散文诗歌。他不仅喜好文学,更热爱生活,关注旅游开发事业。听说他正在规划燕子山的宏伟蓝图呢!

当然,只闻其名并未见过其人。

 车子缓缓驶进一块平坦地停下来了。透过车窗看到了一个穿着深色西服的男子从另外一辆车上走了下来,直奔我们这辆车。我坐在最边上,赶快推开车门,他微笑着顺口叫道:“美女作家,育贤文学社的社长,久闻了。”边说边伸出双手。握手的刹那间,我才发现他并非我想像中的沧桑味道。居然是满头黑发,目光炯炯有神,说话活泼开朗,很前卫的一老兄。

 一直认为文学的情怀和力量总有一种真挚和感动。从未素面的我们如同久别重逢的老友没有任何拘谨,滔滔不绝地打开了话匣子。

  一路上,层林尽染,槐花飘香。尤其是紫槐,似一位披着紫衣的仙女款款飘来,那一袭紫袍诱惑了多少痴情的双眼。和她们做伴的是全国面积最大的槐树家族。年幼的、年轻的、年长的,不论辈份,不排名次,不按贫贱,静静地守在岗位上,默默地等待着一拨又一拨的游客采撷他们的美艳。闻他,鼻孔里浸满了清香;听他,思绪中装载着欢畅。此刻,疲惫与烦躁都会随香衰落。

  除了槐香,还是槐香。与桂花并论,十里飘香,绝不过分。在此停留片刻,定会让槐花泡成超级香水。 三探燕子山,从没赶上花香四溢。今日陶醉其中,不免喜气盈盈。小诗藏于腹中“马踏飞燕掠香魂,槐花满坡谁不醉?老少相扶观美景,小桥流水细细寻”。

 由于年轻,也缘于喜爬山。总遥遥领先。因此能近距离聆听军哲老兄的侃侃而语。他这个自封的导游的确称得上“高级导游”。口若悬河、博古通今、浮想联翩用在他身上一点儿也不牵强附会。

  我知道了燕子山动听优美的传说故事,知道了投资者放眼世界的宏伟设想,知道了军哲兄的满腔热忱,知道了开拓者、缔造者的艰辛,知道了市政府的高度重视,知道了许多世人还不知道的东西。这些东西将会和我一起见证历史,见证改变历史的一群矫健的燕子……

  休憩长廊、凉亭、小桌凳,这些新建的供游客乘凉纳爽的建筑物造型新颖,别具一格。尤其是那个西瓜桌、南瓜椅,不仅形象逼真,颜色美味,而且反映了燕子山下勤劳朴实的人们种瓜的真实生活。设想者是否这个意图,我没有了解,纯属个人见解。女儿见到这个造型尤为欢悦,原本的代沟明显得到改善。一路寡寡欲欢的她竟然约我在此留影。着实感谢这些爽目的小家伙,竟然有如此的神力!

 军哲兄告诉我们,这沿途的兰花都是他们一棵棵寻找、挖下、再栽的稀少植物。原本想挖一棵带回家养育,今天才知道这东西超过七棵还要拘留的啊!

  好多景点正在开发中,虽没有标牌,但军哲兄好多自撰的经典广告词脱口而出。我们听着不由地竖起大拇指夸赞眼前这位睿智历练的老兄竟然才华出众。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念着,当时记得牢牢的,谁知到现在竟然一句也想不起。真是好记性不如烂笔头啊!

  盛情率直的军哲兄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我敢说燕子山的发展与他这位精心的策划者、践行者息息相通。

   午饭就设在景区。虽然没有山珍海味,但厚实的菜碟足以显出景区人们的热情款待。大家在一起举杯再举杯,畅饮着燕子山的泉水,心都是纯净的、绿色的。

  告别即在眼前,军哲兄一遍遍地说“欢迎兄弟姐妹再次来燕子山做客!”挥手,依依不舍。我知道,不舍的不仅是这群人,包括军哲兄。还有这满山的槐香,还有那遍山的芳草以及那弥香的空气、清清的泉水。

  燕子山,今天又给我上了一堂生动的课。我喜欢这样的课堂。因为她是灵动的精神大餐。

 该带回去点什么呢?当然是槐花了。

 女儿最爱吃槐花麦饭了。陈主任真好,把车停在远离蜂群的路边,我们这几个女友开始了捋槐花。山女不愧是山女,她能爬树,能踩到一片野草,跟着她三下五除二就捋了半袋子槐花。

 坐在回家的车上,想着麦饭的那个香。

 别了,美丽的燕子山;再见了,可爱的槐花林!

 

更新:2012-05-10 13:55:06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联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