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我的高考记忆

作者:乔俊谋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2243

文革后回复高考应该是一九七七年的事,那一年我十五岁,上高中一年级。因为自己不去参高考,对那时候的情形记得不甚淸。只是第一次听说“大学”这个名称,高中毕业后,还有

更高的学校就是大学。记得只要是上过高中都可以报名,我们生产队就有几个青年去报了名,只是不知道他们准备得怎么样,因为比我高几届的在学校时应该都没怎么系统学习整天参加劳动,上得农业课、数理化实践课等都讲究去田间、工地上实际操作,学校还

办了各种兴趣小组,有文艺班、体育班、美术班等等占去了大量的学习时间,学校搞勤工俭学,全凭师生一双手,去河滩拉石头、拉沙、拉砖瓦、伐木料,并亲手烧石灰,学校的教室、宿舍都是他们亲自建起来的。另外,老师还被调去修渠坝、修水库。记得七六年一个暑假老师都在水库工地上,开学了,老师回不来,只好给学生继续放两个月的假。最关键是他们没有学习资料,整天还要参加生产队劳动,我看他们也不着急,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也不议论高考的事,大家伙也懒得过问。

考完了,也没人问他们考得怎么样,好象明摆着预料的结果,只不过随一下大流。没人考上,就象没这件事一样平平静静。因为他们已习惯着农村的生活,对外面的世界已经没有什么想望。

我们上一届参加的是七八年高考,学校里多少有点高考氛围,因为学校开宣传鼓动大会,我们也去参加,那时候我们乡下高中还有几位好教师,也都很用心卖力,不记报酬,全神贯注投身教学,那一届有几个同学也很励志,大会上还绘声绘色向我们传导学习经验。七八届学校可能考上了三四个,记得有一个天资聪颖,考了一个好中专,老师说让他再复读一年考个大专,结果后来几次都名落孙山,悔恨终生。

顺便说一下,我们这一届是首届通过中招录取进入的,当时录取的班级多,老师不够用,就从乡下各中心校抽调老师,反正是鱼目混珠,我数学学得是一塌糊涂,那时一个乡有四五所高中,老师大都是民办教师,说句良心话,开始入学时,我们班的任课教师大多还不如我在初中的老师,后来学校办了一个重点班,老师配备稍好些,但临时代课的老师还时有出现,教学水平很一般。

我是七九年参加的高考,考点就设在我们学校,第一次参加高考肯定紧张,还闹了点笑话。

语文是第一科,卷子发下来,只闷头答题,会的很麻利,作文论题也扣得紧,一气呵成,很快就写完了,索性翻阅卷子,谁知道卷子背面还是试题,我的妈呀,原来从没见过卷子是两面印的。

还好,慌慌张张算是答完了。考结束了,下午照样去地里干活。也不去打听情况,稀里糊涂的。一个月后,学校开学了,办了个复读班,说是高考成绩还可以,那年中专线221分,我考了203.5分,班上有四五个上了线,但最后只录取了一个是我们班主任的儿子,鹤立鸡群上了本科。我原感觉他在班上好象也不是尖子,可能有个好环境,几个老师给吃小灶补课,就突飞猛进抜尖了。

复读班汇集了上几届的学生,年龄最大的比我们都要大六七岁,当然成绩也不怎么样,但主体同学还是我们这一届的。学校寄以厚望,同学们目标明确也很拼力,老师们孜孜不倦废侵忘食,校长给我们上政治课,亲自刻蜡板印卷子,最呕心沥血的是化学老师,他不知劳累,一得空就往教室跑,查漏补缺,把能挤占的时间都最大化利用,一腔热血不厌其烦地给我们“灌输”化学习题,这样的老师我今生再未遇见过。整体来说我们这个复读班学习气氛很浓,大家都勤奋拼搏,过罢年,各种考试模板接踵而至,有灵宝各个重点高中的卷子,甚至有郑州、洛阳及北京卷子,学校反复进行一次次的测试,铺天盖地的题海战术、轮番展示排名、黑板上的倒计时和同桌间分数暗中对比压的人喘不过气。

做题考试、考试做题,我们整天就这样地机械重复,临近高考时,每月要进行两次模拟测试,然后进行成绩排名,考试回数多了,每个人的位次基本都固定下来,我排名始终在十五六名上。

七月份高考,这次考场在灵宝铁中,学校临时安排有集体住宿,有的同学住在家里,骑自行车去考试,我第一天住在县机械厂二大的宿舍,第二天又换住到距铁中更近的土产公司表姐夫宿舍。考试的头天晚上翻来覆去怎么也唾不着,早晨起来抱着水龙头将头发浇了个

透,吃饭也没胃口,胡乱拨拉几口就朝考点走,进入考场头昏脑胀,打开试卷,信马由缰,在高度紧张中结束了第一门考试,中午也无睡意,随便吃点又去翻看下午要考的数学试题,下午的考试才糟糕,一见试题头都大了,好多看似简单的题却解答不出来,只有去蒙,可以说在慌张中考的数学。后面的考试还算顺畅,可能是心安静了下来,不那么紧张了。高考结束回到村里,也不去议论,也不去打听,浑浑沌沌的尽天由命吧。

一个月后的一天中午,我正在和邻居家几个孩子在玩耍,突然生产队长手中拿了一张纸条朝我喊到:考上了!考上了!大专。原来他刚从大队开会回来,高考分数是从学校传到大队的,我接过他手中的纸条仔细查看,我的考分344.7,当年的中专线315分,大专线340分。我也不管是真是假,赶紧飞跑回家告诉父母,这时闻讯的左邻右舍都来到我家里,又夸赞又祝贺,有的对母亲说这下子不用熬煎娃的媳妇啦!

我们一家欢天喜地,父母终于露出了难得的笑容。接下来是体检和报志愿,农村娃第一次去体检,既紧张又胆怯,全凭人家摆布,让看辨色图时,工作人员不耐烦地指着一张色图,声色惧厉:看这是啥?一片茫然不知如何回答,接着凶恨恨一声:过!我瞟见给我画了一个“X”。因为色弱,百分之八十的专业受限制,可怜惜惜的,本来觉得考分不低报一个好学校,结果一瓢冷水浇个透凉。只得瞅着偏僻的地方胡乱填了几个志愿,家里人也手足无措,无可奈何。

后来,就是漫长的等待,沮丧和郁闷交织一起,烦躁和焦虑相伴着时光,听说一批批录取通知来了,有的通知去复检身体,有的通知去政审,有的准备去办理户口。

到学校一打听,比自己分数低的也接到了通知,这可咋办,难道黄了?

父母忧心忡忡,找在城里上班的邻居说给问问,或到招办张贴告示处再看看有没有录取,结果没讯息,暑假已结束,复读班也开启新一年的使命,好心的班主任捎话说让去复读,我只好悻悻地整理着资料,母亲去学校找到本村一个老师问情况,他说,再等等,那么高的分,怎说都要录个学校。

又过两天,在县城工作的邻居下午下班回家直接来我家里,说是招办告示栏看见我的名字啦。“嗵”的一下,一家人的心放了来。第二天早早去学校取到了通知书,ⅩⅩ师范语文专业。我学的是理科,现改成了学文,我喜滋滋地想,管他呢,只要有个学上就行,数理化本身就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这一年听说灵宝共录取了三百多人。

国庆节过后,我背着家里准备的崭新被褥,换了二十斤粮票,带着亲戚和邻居送来的鸡蛋、苹果等从家乡的小火车站,掏了七角钱(半价)乘着慢车到了就读学校。来学校一段时间后,渐渐熟悉着各方面环境。

学校教师青黄不接,政策平反,原来好多受排挤下放改造的学科权威纷纷调回大城市,个別乡下平反老师补充进来,加上留校实习生,五花八门,专业素质一般化。

学生待遇还不错,每月补助19元8角,扣完伙食费,每人还落几元小花钱。另外,我们班比较持殊,原来都学得理科,可能数学考得不咋样,反而语文成绩都不错,学校就增加了一个语文班。所以我们学校这一届2个数学班,4个文科班。

实际我们是个“二混班”!如果学校不这样调整,我们就沒有录取的可能,这也应算是老天的一种恩施吧。

两年的师范求学,正赶上文学热潮,我们整天钻进图书室,拜读了大量的小说名著,阅览了无数的文学杂志,学习压力不大,作业少,老师也管得松,总之,我们无忧无虑愉愉快快地度过了大学阶段的学生生涯。

退休民警———乔俊谋电话号:13525858958



更新:2023-05-09 06:45:01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联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