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女人花

作者:欣欣 来源:尹庄镇中心小学 点击:29966

                          

凤冠、霞衣、红妆,连同劳动的青涩的心一起随着火红的热闹迈进高槛之内,还未撩开怀着的细纱,却已为人妇。

十五岁那年,身着嫣红色的嫁衣,挪动三寸金莲,带着梦,带着希望,步入马府。于是懂得幸福而平静的一生,不想世事难料,天意难测,波折一生,风云一生,成为天地间的一朵奇葩。

她是一朵女人花。

十几岁便羞涩地见到了同样的夫婿,于是芙蓉帐里,情谊深深,在未懂爱情的时候,拥有了属于自己的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

二十岁,有了自己的大儿子,望着小小的他,笑容里掠过了溢出来的幸福。

三十岁,夫君被打成右派,柔弱的肩膀上担负起家族的兴衰,端庄而又伶俐,严厉又不乏柔情,每日仍默默忍受孤独,忍受不该有的坚强。

四十岁,有了自己的二儿子,大儿子学成远去,就在这深山穷沟中独守空院,眺望着远方的繁华和大儿子的足迹。

六十岁、七十岁、八十岁……

岁月磨了磨,车轮转了转,清晨依然梳妆,只是那瀑布一般的发,变成了银白银白,白得耀眼。

九十二岁。

这一年,雪飞成灾,寒风凛冽,风雨潇潇,天寒地冻。年过七旬的大儿子和大儿媳妇来到深山的老宅院。他们守在她的身旁一点一滴地温习旧情。她幸福地笑了,在这一个年关,她满足了,于是,就在大年初二,她含笑而安祥地走了。第二天——大年初三,就是她的寿辰,身在他乡的子子孙孙欢欢喜喜前来祝寿,不想却入了灵堂。

初四,天是艳阳天,却依然冷刺人心,雪积成寸,在高高的崖上,一方久久的坟墓 ,野草枯黄,挺拔苍翠,那是夫君的。

她静静地下葬,他静静地迎接。

是二儿子抱着母亲的遗像,嚎啕大哭,昔日的刚强已荡然无存,只留下赤裸裸的痛和泪。大儿子却出奇地平静,平静地接受无言的离去。

回家,惟一与幼年不同的是:儿时,彼此都还年轻,此时,却已是人走屋空。

那个距离如今已太遥远的故事,那段曾经模糊的记忆,那个高贵的人,那首摇荡的歌儿......

都随风飘落的纸钱,掩盖的泥土,永远 的,永远 的烟消云散。

那个女人就是我的太奶奶。

在她还能够回忆时,我不曾明白;在我想明白时,她却已融归黄土。我对她有一种天生的依恋。我们不曾一起生活过,但仍有一种绞心而又无言的悲痛;若曾经朝暮共处,怕也悲痛无法自拔。或许,这就是我今生的遗憾。

就在土窑中,我嗅到了记忆的味道,只是那种似有似无、似是似非的忧伤一点一点吞噬着我,我是如此自豪地诧异着。那段遥远的气息是我的家族散发的,那个高墙大院里的繁华竟曾经是属于我们的。真是命运弄人,让我生在这样一个无比高贵繁华的家族中,却又无闻在如此迅速的败落中。

耶稣说:待到世界末日,神要来审判活人死人。我想到那时,我们就相见了,无所谓生无所谓死,真的可以圆满。只是我们究竟还要等多久我不知道。

我到底在惋惜什么,仰天冷笑,生不逢时。命运弄人,梦幻情碎。

红烛灯照娇娇面,

羞涩喜迎金贵缘。

相夫教子心意满,

上下念汝德才兼。

二子情真意相随,

兄长如父天地证。

风云变幻守二弟,

相思苦来相思切。

主持高院钢柔和,

重情重意重人心,

只恨夫君心意狠,

含恨送君入黄泉。

等待十四载光年,

便入尘土伴君还。

夜深明月梦婵娟,

千金难留是红颜,

年迈百十看明了,

身后红裹任他乱,

懿德长存天地间。

以此悼念我风月一生,有德有才的太奶奶。

                                                       辅导老师  杜瑞平

更新:2008-03-28 09:40:15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联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