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面对“双尖”和“三不”,他选择了后者

作者:杨丰烈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4889

   我相信,詹大年这个名字,对教育独有钟情的人,再熟悉不过了。

我因“詹大年私号”的 “家庭教育教人文,学校教育教科学,社会教育教规则,自我教育教信仰”志同道合理念与其相识,相知。于是,我成了詹大年的粉丝;于是,枫叶教育网站经常转发詹大年妙语。


7月18日我专程到昆明拜访丑小鸭校长和白天鹅学生,才真正走进詹大年。


詹大年校长亲笔签名赠送给了我一本他最近出版的《好的关系,才是好的教育》。我为詹大年校长赠送了三本我创作的《道德跟文化的意思脉搏——三套道德经的系列微课》。

当日下午,正是“玩出来的领导力,每个孩子都可以——2023夏令营”家长和学生报名的火爆时间,詹大年校长有条不紊地接待了上饶、海南和我的三个考察团队,还接待了几位家长,还不时地有学生主动来送茶水、水果和冰棍,还有要与詹大年校长聊天的学生。这种好的关系,也着实体现了好的教育。


特意拜访詹大年校长的目的有三个:一是探讨詹大年的秘诀,二是看看丑小鸭的蜕变,三是了解白天鹅的诞生。

詹大年说:“我没有什么秘诀,也没有套路、模式。对学生好一点,把每一个孩子当孩子看,从来没想让孩子‘改变’。主要是让孩子吃好,睡好,知道有人关心他们的感受,有人愿意听他们说话,然后孩子开心了,有安全感了,就逐渐恢复到自己正常的样子。我们学校招老师,最重要的就是四个字‘会玩爱笑’。”

当年,我的孩子上师范时,问我怎么办?我说:“吃好,睡好,学好。”我的女儿当教师时,问我怎么办?我说:“爱学生,爱校长,爱学校。”想法不谋而合,结果殊途同归。

詹大年的教育经历颇为传奇,丰富的阅历让他对教育的理解深刻而独到。2011年,他创办昆明丑小鸭中学,专门招收“学生不愿学,家长管不住,教师教不会”的“三不”学生,这与我当年曾经想办一所类似学校也想法相同。

仰慕詹大年捷足先登,自封“问题孩子他爹”,十几年来,在将近3000个孩子中,帮助了绝大部分孩子恢复正常的生活和交往状态,继续着学业和对人生的探索,成为最好的自己——白天鹅。

他说,人人都看分数,拔尖子,那些“差生”怎么办?是“择优”?还是“甩差”?面对“双尖”和“三不”他依然选择了后者。

这比起办“教师拔尖,学生掐尖”的“双尖”学校的校长来说,詹大年在教育正品、次品、危险品的产出中,最起码是大大降低了危险品,着实应该是卓越校长。但是,詹大年告诉我,各级优秀校长的光环,至今也与他无缘。

说起年龄,我俩也算是同龄人。他说他60年代出生在湖南农村,父亲是个孤儿,母亲是被打倒的大户人家的女儿。跟那个年代的很多故事一样,父亲常常被人欺负,他打心眼里发誓:做个好人,不欺负别人。

这种好人的仁慈,全都用在孩子教育教学的改进上。

他认为,“教育的最终目标,是建构关系。”他说,“很多人混淆了‘教育’与‘教学’,混淆了‘教学’与‘学习’。”

我发现:在丑小鸭中学里, 没有“政教处”,只有“心理部”;没有“教务处”,只有“学习部”,没有“后勤处”只有“生活部”。这些学校司空见惯的管理机构,改成了养眼舒心的服务机构,给了学生一个安全感。

看得出,詹大年是个硬汉子。他说,在办丑小鸭中学的十几年里,遇到过几次绝境:既有同行的误解,又有经济上的寸步难行。幸亏核心团队不离不弃,团结一致撑到今天。

詹大年感慨地说:“李镇西老师是我崇拜了几十年的教育家。经常来给我鼓劲打气,是我和师生们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的精神支柱。”

关于“问题孩子”的探讨,詹大年一直认为,“问题孩子”源于家庭。教育是在具有教育功能的场所发生的,保护、陪伴,是教育发生的根本条件。

他说,一些家庭结构不完整,一些父母有人格缺失,这样的家庭就没有教育功能。还有的家庭因为对教育本质的思考和对孩子需求的关注较少,家庭应该有的生活、保护、沟通等功能缺失,家长也就失去了“父母”的资格。当亲子之间的信任关系亮起了红灯,再加上沟通的渠道被堵死,“问题家庭”就制造出了“问题孩子”。

他认为,孩子本身没有问题,是他们遇到了问题,自身没有解决问题的力量,又得不到有效支持,才让他们放弃了自己。这些孩子遇到的问题,表面上看是学习问题,但根源是“关系问题”。

所以,詹大年极为重视家庭教育,帮助家长解决问题。他自封“问题孩子他爹”,是希望弥补孩子家庭的缺失,坚定地做“问题孩子”的保护者。

当我们聊得最热火时,来了一位初二女孩,要与詹大年校长对话。说是学校橱窗里展出她与校长的那张照片,自己的那一半是黑的。

詹大年接过女孩送来的照片说:“我有电子照片,发给你。重新打印再贴上。”

关于上网问题,詹大年告诉我,在丑小鸭中学不是完全限制学生上网的。丑小鸭中学办校的第三年,他给孩子们争取到了真爱梦想公益基金会的梦想中心项目。孩子们有了电脑室,很多孩子成了他的网友。

詹大年带着我转了校园、教学楼、教室。他希望孩子们完成自我教育,形成内生的教育力量。为此,他抓住一切机会,帮助孩子达到这个目标。

我发现:教室、走廊、书吧、食堂、寝室里都是书。这些书无人管理,想带到哪里都可以。


我看到:教室别具一格,将近120平方米,前半部分是上课区,后半部分是“打闹”区。没有黑板,三方全是书写墙。

詹大年说,教室里有大触摸屏,老师可以远程上课,孩子们也可以带自己的平板上课。我们的课堂也不一样,孩子们毫无恐惧地在墙上乱写乱画,在讲台前叽叽喳喳。


詹大年指着墙壁上的一行名字说:“方乐天被评为宜良县好少年;由杨华玉老师创作的《党章耀宜良》、初三黄梓航同学创作的《我是一只丑小鸭》双双入选宜良县优秀原创诗歌,并由县文明办推送市文明办。”

詹大年告诉我:课程上我们分为3个板块,一是国家课程;二是校本课程,比如心理课、活动课、军事课;三是社团课程,我们有吉他等20多个社团课程,孩子根据兴趣自由组织。孩子每天的室外活动至少3小时,不知不觉成了治疗抑郁症的阳光疗法、运动疗法、群体疗法,治愈了很多孩子。


他还说,我们每个班分配了3名文化课老师,分别教文科、理科、英语,“问题孩子”学习不好,主要问题出在师生关系上。这样分配,师生关系就简单得多。我们把课堂作为生命共同体和关系共同体,课堂上一般会用到3个“工具”:学习同伴、学习卡、互联网。课堂的三部曲包括:独立学习、同伴互动、全班分享。此外,我们在文化班级之外还分了混龄的生活班级,可以让老生带新生,让新生更快地融入集体。

我最终彻悟:丑小鸭中学不是外人想象的吸纳问题学生,改造三观的管束之地,而是帮孩子建立良好关系的育人之坊。在这里,关系是教育的出发点和归宿,而教材、课程,只是建立关系的工具。

因此,当詹大年告诉我他22号在开封讲《好的关系,才是好的教育》时,我立刻说道:“好!我的家乡河南开封见!”


当晚,漂亮的杨柳校长陪同詹大年校长,在宜阳县城最好的特色饭店热情款待了我和上饶考察团队。

我常说:“相遇是缘分,共事是福分,功成是德分。”


22日下午2:30,我和詹大年在开封燕通国际酒店再次相见。认真聆听他的主题报告《好的关系,才是好的教育》后,我深刻领悟了“人是关系的动物,社会是关系的产物。有了好的关系,才可能有好的教育”的深刻含义。

我由衷地感慨:詹大年您是好样的!  


更新:2023-07-27 06:08:09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联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