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与3位清华学子聊“补课”这件事……
作者:贺苗苗 李诗宜 来源:中国网教育 点击:476次 评论:0


过去的一年里,校外学科培训被叫停,补课、课外班……这几乎是一代人的共同回忆。

我们与几位清华大学的学生谈了谈他们的补课经历。作为高考上的“成功者”,他们在中小学时期经历了怎样的补课生涯?现在又如何认知和回忆这一段经历?补课在他们的学业成功、人生历程和人格塑造中发挥了怎样的作用?

“考上清华,我没有补过课”

“我从小到大几乎没有补过课。”清华大学的学生周湘被问及补课情况时,说得非常平静。

周湘在小县城长大,父母长期在外务工,照顾她的是爷爷奶奶,家里生活相当拮据。

周湘说,在小县城里,其实大家没有那种“卷”的概念。

“大家都默认你把书上的东西学会就够了。直到初三的时候,老师拿了一本额外的习题册给我,让我自己下去练练,我才知道原来在作业习题之外,是可以自己买资料的。”

没有过补课的经历,可以上清华吗?周湘的经历在清华的校园里并不占多数。当听完其他大学同学的丰富补课经历,她开玩笑“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菜了”。她发现室友“多才多艺”。声乐、绘画、各种乐器……他们在每次班团活动都大放异彩。

城市的大小并不是决定“补课”的因素,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考入清华的过程中“补课”从未缺席。

从小城市考入清华的安安,老家补课成风,同龄的孩子都是经过补课的洗礼,补课的内容几乎都是语数外。安安说,“我补课的目的非常简单直接,就是为了通过好学校的择校考试。”

像安安这样的经历走入清华的学生,其实也并非最为常见的情况。对于更多的家庭条件不错的同学们来说,中小学时补课的内容不仅仅局限于语数外。

同在清华的林晓,有着丰富多彩的兴趣班补习经历。除了学科类的数学英语之外,钢琴、舞蹈、绘画、书法、游泳甚至高尔夫,都在她的补习经历之内,她自嘲“可能市面上有的东西我都尝试过一遍了”。她回忆当年学钢琴的时候,老师一节45分钟的课收费200元,是一笔相当不菲的支出。每年花在这些上面的费用,在条件稍差一些的家庭可能就是全年的家庭收入。

“我小时候的家庭条件其实也没你们想象得那么优越,但我父母都是知识分子,宁愿省吃俭用也不想在教育上吃亏。”林晓说。

在德普克的《爱、金钱和孩子:育儿经济学》中,对于中产阶级家庭模式是如此描述的:孩子数目少,对子女教育高度重视。林晓的家庭正是典型的中产阶级家庭,父母都受过良好的教育,舍得在孩子的教育上投入大笔花销。

在周湘和安安的描述中,林晓这样的学生是学校里的多数。父母重视培养他们的兴趣爱好,进入大学以后,在许多需要展示才艺、需要社交的场合,他们相比于其他同学显得更加游刃有余。

补课,在万人大军中,

让学生更加焦虑

“我其实很愿意在发现自己的不足后,主动去听一些课来解决自己在学习上遇到的问题,但是很多时候补课不是那么回事。”林晓说。

她回忆起被母亲送去学数学,四年级听五年级的课。每次上课之前她都会大哭。

“我不像他们那样,四年级能够学明白五年级的东西。我完全学不明白,他怎么讲我都拐不过那个弯儿来。” 补课班老师因此对她非常失望,有一次老师问起他们在学校的数学期末考试成绩,她告诉老师自己考了100分,结果老师分外惊讶:“你能考100分?”她据理力争:“课内的东西我都会,只是不会这个班上的东西而已。”

补课本来是为了缓解焦虑,但揠苗助长式的补课反而使得孩子陷入了更大的焦虑和挫败感之中。

“高中组织学科竞赛的时候,喊来了几个文科班的学生来旁听,我是几个旁听生之一。”这是周湘为数不多的学科类补课经历。

“这几节课没有给我任何思维上的帮助,反倒挫伤了我的积极性。那些题目我是真的做不出来,觉得自己很没有用。”她上了两三节课,参加了一次考试,然后果断退出。

回忆起自己当年果断退出的勇气,周湘笑着说:“大部分时候,我都是在什么年级就学什么东西,所以一直非常快乐——当然,我课内的学习非常努力。”

谈及学科类补课,安安回忆说,其实刚上初中的时候,她并没有报任何补习班,而是把精力都投入到校内的课业上。

转折是从初一第一次期中考试开始的。

“我意外地考了个年级第一。我的班主任找我了解各方面的情况,又和我妈进行了长谈,总之就是把我当成一个重点培养对象,帮我做了详细的学习规划。这些学习规划里面,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哪有除了课业以外完全不补习的学生?学校里学的知识足以应付中考,可以后要参加择校考试怎么办?”

在班主任和周围同学的建议之下,她参加了一个数学补习班,第二年又增加了英语和物理。她回忆,周围所有成绩不错的同学都是这么过来的,补课强度比起自己有过之无不及。一个学生、尤其是一个成绩挺好的优生不去补课,别人都会觉得你奇怪、格格不入,甚至有点傲慢狂妄。

补课,有时候补的是家长的心安。周围的人都在补课的情况下,不补课仿佛就被甩在后面了。

教育不仅仅关于成绩和学历,更关乎人生的过程

人可能是习惯忘记痛苦的。在采访的学生中,谈及补课的经历,那些当年的嘈点都变了“乐子”。

那些年的补课留下了什么?

林晓说,可能是梧桐树,也可能是冰激凌。当年的补习英语的地点在一个特别有年代感的大别墅里,院里长满了梧桐,一起补课的姐姐们下课就会牵着她的手溜出去买冰淇淋。补习绘画的时候,骑着舅妈的自行车去上课,结果画了6个小时出来以后发现车被偷了,只得嚎啕大哭地给妈妈打电话。

对于林晓来说,真正影响她的是当年上过的兴趣班。无论是舞蹈,还是高尔夫,这些学习的经历成为她记忆最深的生活刻痕。

人生是一个很长的过程,每一次的转折都是关键,但并不是一个失败就折了一生。在此刻,很多孩子都在为录取通知书做准备,但是,像林晓说的“我的人生并没有在拿到清华录取通知书那一刻结束啊。”

在进入大学之后,新一轮的挑战和竞争再一次席卷了这群学生。绩点、社工、实习……大家都在为打造一份光鲜的履历绞尽脑汁。

“考进清华可能就是大部分清华学生人生的最高点了。因为进入社会后取得的经济地位和社会地位,大概率不会比清华在中国大学里的地位高。”这是清华学生自嘲的话,但听起来又是那么现实。

很多刚入学的新生听到这句话,会因此焦虑,并暗暗发誓,一定不能让考进清华成为人生的最高点。但多年后回头再看,都会反问那个时候的自己一句:So what?(那又怎么样?)”

安安说,给人生划分最低点和最高点是一种有些畸形的逻辑。高三时精神状态极差,常常坐在教室里一边写卷子一边哭,数次以为自己坚持不下去了,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高考后的暑假。进入大学后,她的心态逐渐变得阳光,也学会了和自己的消极情绪和平共处。世俗的标准下她的人生“最高点”,恰恰是她最崩溃,最深陷自我怀疑的时候。

北大教授刘云杉曾经说过,在古典教育中,教育最重要的功能是“认识自己”,但如今,教育被赋予了“改变命运”的使命。

家长们渴望孩子通过教育实现阶层的跃升,或者至少是防止阶层下滑。当“改变命运”被过度强调,“认识自己”被弃之不顾,教育将变成了一个只带有功利目的的工具。

教育应该是一个逐渐探索“我是谁”,发现最好的自己并逐渐成为自己的故事。考试、作业、做题、补习……仅仅是抵达这个目的的手段,如果让这些手段反过来压抑了孩子的成长,那才是得不偿失。

“经历了刚进入大学的心理落差之后,我也逐渐认识并接纳了自己。我的家庭条件不好,并且因此错过了很多东西,但我也收获了其他的,比如对基层、对苦难的理解和共情能力,还能掉到谷底也能爬起来重振旗鼓的毅力。”周湘如此总结道。

她也在逐渐从中学的学习状态中走出来,适应更加考验综合素质的大学生活。她说,中学时自己忙于课内的学习,没有时间尝试其他的兴趣爱好,进入大学后,她加入了篮球队,现在已经是院系女篮队的队长。和我们谈话那天,她正准备动身前往清华面向全国优秀高中生的夏令营,打算为还在高中的学弟学妹们答疑解惑。

(文中提及的三位学生均为化名,清华大学本科在读)

更新:2022/8/16 6:31:12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有福气的退休老人:不太合群,不会多心

人生就像一棵白菜,被人翻来翻去,然后嫌弃菜叶太老,日期不新鲜。中年时,不得不被人选择,因为生活的苦摆在哪里,你没得选。退休了,如果你还被人选择,说明你...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