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黄全愈:?“双减”应该“减掉”考试吗?“双减”之下的基础教育该长啥样
作者:黄全愈 来源:校长传媒 点击:589次 评论:0

【黄全愈专栏】

“双减”应该“减掉”考试吗?“双减”之下的基础教育该长啥样

本文作者黄全愈教授是美国迈阿密大学亚洲、亚-美研究学科部原主任,《素质教育在美国》系列丛书作者。本文根据作者在“新教育·新管理”云论坛上的发言整理。

大家好!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介绍一些美国的快乐教育和基础教育的减负情况,供大家参考和思考。说得不对的,请一笑了之!

发言时间有限,难免挂一漏万,也无法像文章的篇章结构那么严谨,就是一个讲稿的大思路。

“有教无类”与“因材施教”有休戚与共的关系吗?


“有教无类”是指人不分高低贵贱,都能获得平等的教育。

公元前,孔子的“有教无类” 有个小小的前提:交10条腊肉。也有人说:“束”不是腊肉,否则,孔子像个开补习班的老师。其实,办学是需要基金的。不是贵族,也能上学,才是“有教无类”的重点。

易中天教授认为:“有教无类”的句式类似“有恃无恐”“有备无患”,省了“则”字。因此,“有教无类”即“有教则无类”:只要能接受教育,人与人之间就没有类别(据搜狐教育报道)。

我认为,此观点值得商榷。首先,通过教育“人与人之间就没有类别”,是不现实、不客观的。

相反,通过教育“人与人之间”不是“没有类别”,而是“类别”可能更大。否则,教育还有“分门别类”的功效吗?

网传,蓝翔的校长在2014年毕业典礼上说:“咱们不玩虚的,你学挖掘机就把地挖好……咱们蓝翔大学如果不踏踏实实学本事,那跟清华北大还有什么区别?”

调侃归调侃,但蓝翔们确实为中国的素质教育干了件大好事,其办学的底层思维分流了危及“独木桥”的潜在“共振”(所谓“共振”是物理现象,如队伍在桥上齐步、正步走,会引起潜在的崩塌)。蓝翔们为那些想挤“独木桥”的人,递上了一份别具生命意义和尊严的生涯规划。

其次,“有教无类”是在入学的门槛前,在义务教育的起点上,必须“无类”,必须“没有类别”。即,入学前“无类”,入学后“有类”。君不见,孔子的三千弟子入学前“无类”;但入学后,72贤人不是“有类”吗?

再次,经过教育就“没有类别”的观点,正好否定了“因材施教”的教学原则。

多元智能指出:孩子有不同的个性和特征,只有因材施教,孩子的潜在素质才能充分发挥出来。猴子、老虎、骏马和鱼儿,有不同特征,把猴子放河里,将老虎搁树上,把骏马绑山顶,让鱼儿躺草地,慢说扼杀人才,至少是屈才!

总之,在义务教育的门槛前,必须“有教无类”——否则不公平;入学后,必须面对因人而异的各种天赋和需求,进行因材施教——否则也不公平。

这就是“无类”的公平和“有类”的公平之间休戚与共的关系。

然而,怎么因材施教,人尽其才?美国天赋教育引起我的思考……

能借“双减”颠覆美国天赋教育吗?



我曾写文章向北大校长许智宏院士请教:办世界一流大学的最大难题是什么?我认为,钱能解决的问题(诸如师资、设备等)都不是问题,关键是一流学生(不是“一流考生”)从哪里来?

我儿子申请大学时,走访了一些名校,他碰到小学、初中、高中,不同学区、不同天赋教育的同学……

我猛然意识到:美国一流大学的学生基本来自各地天赋教育计划。那么,美国天赋教育是怎样培养学生的呢?这种只面向2%到5%的高智商孩子的教学长啥样呢?

2003年,在武汉作完报告,一位老先生颤颤巍巍地从后面挤上来,代表祖孙三代谢谢我,让我永远不要忘记教育的初衷……

老先生的“嘱托”,让我的“野心”有点长毛:若能把三分之一,甚至更多的孩子培养成“智慧的学生”,“人口大国”就能变成“人才大国”。

能不能借“双减”,让基础教育换一个“活法”?

家长都爱做神童梦。虽然我们无法为每个孩子选一颗神童的脑袋,但我们能不能“颠覆”只面向少数儿童的天赋教育,让每一个孩子都享受天赋教育呢?

既要“减负”又要“学足学好”,我不能不反复思考:

1. 为什么美国的天赋教育一般不鼓励跳级、早学、多学?

2. 天赋班的孩子都练什么基本功?

3. 为什么培养“考生”和培养“学生”是应试教育和素质教育的实质差异?

4. 怎么培养“智慧的学生”而不是“聪明的考生”?

5. 怎样孩子才能学得既轻松且带后劲儿?

6.天赋教育是精英教育,多达95%到98%的孩子被排除在外,为什么不能让它变成一种“大众教育”呢?

7.所有孩子都有权利享受发挥自己潜能的教育,这与区分IQ的高低,有半毛钱关系吗?

8.培养提出问题的能力,培养创造性思维、批判性思维,培养沟通的能力、学以致用的能力,有区分IQ的必要吗?


划出一片保留地,只让几个人纵情地奔跑;还是打开广阔天地,让每一个人都放开来跑?这是只对“神童”实施神童教育,还是对所有的人实施天赋教育的区别。

既然孩子的IQ不同是不以人的客观意志为转移的,能不能在深浅不一的教学内容中同样实施天赋教育?这就成了能不能颠覆美国天赋教育的关键。

“儿童大学”源于德国,席卷欧洲。奥地利号称“玩转大学”的“儿童大学”规模最大。“儿童大学”就是借助大学的师资、设施和教学理念,为儿童提供海阔天空、纵横万里的教学活动。如果我们这里有“儿童大学”,我就与儿童讨论“你愿意马斯克用电脑与你的人脑对接吗?”这是个上接云端,下接地气的课题。

想通:“幼稚的儿童”也能与“深奥的大学”的上接云端、下接地气的简单问题结合起来,我深深地吐了一口气!

美国天赋教育的目标的第一大类是“基本的认知能力”,一共有五个方面:

1. 批判性思维

2. 创造性思维

3. 解决问题的能力(插一句话:对中国孩子来说,首先应

该是“提出问题的能力”,而不是“解决问题的能力”)

4. 研究的能力(美国孩子,8岁就开始“玩”儿科研)

5. 决策的能力


还有什么“B.基本的情感能力”等等,全部18项。其实,谈的都是素质教育!所谓“天赋”,上“天”之“赋”予也。因此,“天赋”谁都有,多寡而已。当我们把“天赋”看作每个人“先天的潜能”,天赋教育就是素质教育。所以,我才有底气宣称“颠覆美国天赋教育”!

简单概括:一是用“会学”代替“学会”;二是用智慧的学生代替聪明的考生;三是用动词的“渔”代替名词的“鱼”;四是用创新代替平庸。

试举几例:

欧美近年来在教育理念上有个重大突破:philosophy for children(儿童哲学)。美国著名的哲学家Lipman发现:儿童的思考力可以通过培养哲学思辨得到提高。

有个故事《嗨!小蚂蚁》,说的是,有个小男孩想踩死一只小蚂蚁。在他的眼里,蚂蚁才一小丢丢,根本不值得尊重。但蚂蚁认为:我小是小,但必须获得尊重。

孩子没有这么深刻的思考。讲完故事,老师提出很多问题:这个男孩应不应该尊重小蚂蚁? 你会不会尊重一个你不喜欢的东西?

随着讨论的深入,孩子从听故事,走向哲学思考:小男孩跟小蚂蚁之间有什么异同?这个男孩比蚂蚁更优越吗?小蚂蚁重要吗?小蚂蚁有没有生存权?如果男孩比蚂蚁更有力量,他是不是有权利踩死蚂蚁?是不是在学校里,比你强壮的孩子就应该欺负你?你比某个同学强壮,你应不应该欺负他?

这就是从生活到哲学的思考。

再举写作课为例。

创作首先要“创”。然而,“创”的天敌是“常规”“常识”“理智”等等。所以,鼓励孩子打破常规,是艰难的第一步。

你可以先列出五个栏目:人物、目标、障碍、努力、结果;然后,让孩子在这五个栏目中填上10个人的相关内容。

然后,我们可以让学生选电话的五个数,来组成新的组合。再根据这个新的“牛头不对马嘴”的组合,进行创作。

除了五个完全相同的数字,如00000、33333等,还是原来的10个故事外,几乎任何组合都能写出妙趣横生的,你平时怎么发挥想象力也难以创作的作文。

(演讲时,此例从略)例如,一朋友的电话尾数是75206:

7.(人物)黄全愈

5.(目标)公司经理

2.(障碍)各类敌手

0.(努力)接近米卢

6.(结果)被叫“母老虎”

新组合:“人物”是黄全愈;但“目标”是爸爸的;“障碍”是刘涛的;“努力”是李响的;“结果”是妈妈的。根据这个“乱点鸳鸯谱”的组合,我的大致思路如下:

“黄全愈”(人物)在教育界推广素质教育的理念屡屡碰壁,于是灰心丧气,决定去应聘一家足球俱乐部的“经理”(目标),但是从裁判到教练到球员都接受的是应试教育,有意无意地都成了他的“各类敌手”(障碍),因此他在足球领域推广素质教育的理念同样遇到重重障碍。于是,他想到了米卢这个神奇的足球魔术师,他千方百计去“接近米卢”(努力),去了解米卢的关于足球的素质教育理论。米卢给黄全愈一则锦囊妙计:中国的男子足球中应试教育的毒太深,积重难返,不如另辟蹊径――组建一支完全灌输素质教育理念的女子足球队。终于,中国出现了一支战无不胜的、让人闻风丧胆的、叫作“母老虎”(结果)的女子足球队……

同时,举数学教学为例,也非常有意思。

有个类似“鸡兔同笼”的难题:有个老人养有狗狗和鸭子。某天,老人看到5个头,14只脚。他看到的是多少条狗?多少只鸭?

同学们纷纷举手(演讲时,教学过程从略)。

学生A:“设两个公式,一个解决脚和一个解决头的问题。”

学生B:“设狗脚为X和鸭脚为Y,4(x)+2(y)=14”

学生C写道:x + y =5

老师:“大家不急于算公式,我们先来猜答案!”

学生们全都成丈二和尚……

老师:“你们不吭声,那我来问:5条狗和4只鸭,对吗?”

学生轰然:“不对!那就有9个头啦!”

老师:“好,我们再从脚上做文章。”

学生们你望我,我望你……

老师:“狗不少于4只,怎么样?”

学生B:“不对,看我的公式:脚的总数是14,而4条狗就有16条腿。除非老人喝醉了,把自己的脚也数进去!”

哄堂大笑!

老师:“老人没喝醉,是我喝高了。那能不能是3只狗呢?”

学生们陷入思考……

学生C:“也不对!看我的公式,共有5个头。3只狗有12条脚。这样就只剩2个鸭头和2只鸭腿。除非每只鸭只有1条腿!”

又是哄堂大笑!

老师:“假设它们都不缺胳膊少腿,该有几只鸭呢?”

学生再也不沉默了,开始议论纷纷……

老师:“如狗少于3只,我们能在鸭的数量上做文章吗?”

学生D:“狗少于3只,鸭必须3只,否则凑不够5个头。”

老师:“3只鸭有几只脚……”

学生们:“6只鸭脚。”

老师:“OK,这样一来,狗的数目……”

学生A:“狗只能是2只,狗脚……”

答案呼之欲出。

老师高兴地大笑:“好!请算公式吧。”

这时,再算公式,小菜一碟:2条狗和3只鸭。

学生B有些不高兴:“老师,看您那么高兴,我倒有些费解了。这个2条狗和3只鸭的答案,我们花了一节课,推理来推理去。其实,一开始就用公式,一分钟就能算出来……”

老师情不自禁地:“你提出了一个比‘2条狗和3只鸭’更有价值的问题。为什么一开始我们没用公式,而是花了一节课来走完整个推理过程?”

学生E:“我们浪费了不少时间去推论那些不正确的答案。”

学生C:“我不同意‘浪费’的说法。 有时候,你不能证伪一个答案,你就不能证实另一个答案。”

学生F:“但是,值不值得花一节课?”

学生们七嘴八舌……

这位美国天赋教育老师的教学,非常值得我们深思、反思……

“鸡兔同笼”往往被教成算术课。只讲已知的、正确的东西,忽略学生去证实或证伪自己的假设,就是忽略学生的怀疑精神的培养。鼓励学生去证实或证伪某个假设,就是教数学思维,教的是“智慧”的、“会学”的思维能力,是动词的“渔”的探索能力!

其实,“变换词性”的核裂变效应,也是非常有趣的例子。

我喜欢睡房的墙纸,给人一种“不甘寂寞的、若隐若现的活力”。妻子不苟同。于是,我们请一位对室内设计颇有心得的教授做评判。

她问妻子:“您是不是觉得墙纸有些busy?”

“Busy”是“忙碌”“繁忙”的意思。“Busy”描述的是动态,而不是静态。但她说墙纸“Busy”后,我越看越形象,是有些“繁忙”的景象。

有时,把词性变一变,会收到“核裂变”的效果。

天赋教育《科技课》的“科技”应该看作名词,还是动词?大有学问。

把“科技”看作名词,就理所当然地教书本知识;把“科技”看作动词,我们的教学就是让学生去实践、体验、实验、试验、思索、探究。我们要避免把“科技”看作名词,进行“填鸭式”教学;应该把“科技”看作动词,让学生在实践中思索、探究。

这种教学方式与学生的IQ高低无关,倒是与我们的“教学智商”有关。


“双减”应该“减掉”考试吗?


1.快乐教育也孕育残酷竞争吗?

美国幼儿园的孩子根本不懂2+2=4;但美国高中又流传关于“4”的故事:每天只睡4小时,喝4大杯苦咖啡,为的是获得4.0的平均分。幼儿园的“4”与高中的“4”不是自相矛盾吗?

德国宪法的第七条第六款规定:不能教学龄前的儿童任何学科知识,因为违背教育规律,会伤害孩子。

别说学科知识,即使是玩耍或运动,美国的“减负”文化也不提倡孩子过早进入竞争状态。

美国孩子四五岁就开始“玩”足球。所谓“玩”不是在后院自个踢野球,而是由社区根据孩子的年龄,组织不同级别的比赛。教练大多由父母兼任,但没几个真会踢球。有时,球滚到脚边,我脚痒,顺便“高俅”一两下,也能技惊四座。于是,人们纷纷怂恿我当教练,但我总是推辞。美国人只让孩子在踢球中玩乐,根本不在乎输赢;当个“甩手”教练,有意思吗?

有一年,教练实在不够,我不得不当了一回助理教练。孩子们总是打打闹闹,不认真训练。某日,是可忍,孰不可忍,我就着来球,秀了一脚“倒挂金钩”,尽管不太舒展,但人人(包括主教练)全都目瞪口呆。我趁机来一通“要赢球”的演讲。主教练顺势“让贤”,去给孩子们送喝的、递吃的……

我“夺”权后,按孩子的特点,因人设事,各司其职;不然,一窝蜂瞎跑。两个最差的,只有我们赢3个球以上,才让他们上场踢“前锋”——远离自家球门,爱干啥干啥。

结果,我们所向披靡,直奔冠军。但后来,我到德国出差,家长倒戈:要求孩子们上场的时间一致,教练不能冲场内大叫,每人轮流踢前锋……于是,主教练“复辟”,搞快乐足球……又于是,球队输得一塌糊涂!

这——就是快乐足球。

10年后,儿子上高中,为参加学校足球队,顶着烈日,与200多人,经历了一场残酷的“淘汰竞争”:每一轮都包括一圈环校跑(长跑),三组400米(中跑),四组100米折返(短跑)……

第二轮开始后,有孩子晕倒、抽筋、呕吐……

啥叫“惨不忍睹”?妻子和我都背过身,不敢看不下……

最后,进行了多少轮?孩子们也是糊里糊涂!

儿子的好朋友麦德,一边跑,一边吐,还一边调侃自己的学校:这就是基督教的学校,这就是基督教的学校……

后来,儿子参加了球队,成为当年进球第二多的队员。谁知,第二年要进球队,还得再过油锅——“淘汰竞争”。

儿子心想,去年进球8个,队里还能少了自己?“淘汰竞争”就是走过场吧!因而没认真准备。结果,这个进球明星,跑着跑着倒在地上,爬不起来……就被残酷地淘汰了。

去年8个进球,已成历史;今天倒在地上,就是既成事实。只有永远从零出发,才会不迷恋过去,不惧怕未来!

英国伊顿公学这样概括体育:“学会赢,也学会输;学会去领导,也学会被领导;学会做极致的自己,也学会做团队的一员;学会抗争,也学会退让。这就是人的必修课。”

我想,作为出庭律师,现在儿子的自信、自控、自觉、自尊、自律,恐怕与许许多多,既快乐又残酷的经历有关吧!

由于孩子成长周期的缘故,越是低幼,竞争的压力和学习的分量越小。甚至美国的天赋教育也是小学四年级后才开始实施,并且一般不考虑跳级,目的是避免早学、多学,给其他孩子带来无谓的负担,造成恶性的循环竞争。随着年龄的增长和核心素质不断增强,通过进取和奋斗去获取成功的快乐会越来越多。这是人的成长规律。因此,竞争需要恰当的时间点,太早——影响身心健康,太晚——造成躺平心态。其实,一些年轻人的躺平心态,就是应试教育过早造成的恶性竞争的结果。

2.素质教育不要考试吗?


“双减”可以“减少”考试,但不能“减掉”考试。因为素质教育不是不要考试,而是看“为什么考”“考什么”“怎么考”?

有人危言耸听地声称:减负和快乐教育会摧毁基础教育!果真如此吗?

我们来看S·B·里姆博士整理的“Iowa基本技能考试”全美统考成绩。请大家看看字里行间透露了什么玄机?

细心的读者可能发现:除了8年级“数学计算”的68分低于7年级的72分,所有数据均呈“年级越高,成绩越好”之势。关键看点:随着年龄增长,学习难度加大,孩子成绩反而越好!我们的常识:年级越低,学习难度越小,所以,成绩会越好;反之,年级越高,学习难度越大,成绩随之降低。计算2+2=4,小学生得个100分,小菜一碟;但到了高中,微积分要得100分就难了。这是学习和生活中的普遍现象,甚至是常识和规律。这个“常识和规律”,怎么在实施减负和快乐教育的孩子中,却反其道而行之?其实,首先引起我注意的是,我所在的俄亥俄州,从小学4年级到12年级(高四)的学生,各科统考的及格率:整个州的学生,年级越低,及格率越低;年级越高,及格率越高。随着调查的深入,我发现:这不是某一州的个别现象,而是全国的普遍现象:实施减负和快乐教育,孩子虽然起跑落后,但终点却领先!华人孩子也一样,越是低年级,越能领先美国孩子,年级越高差距越小;到了高中,与美国优秀的孩子相比,已看不出差距。我儿子很有点目空一切,但有一天,他感叹道:其实,并不是我们比美国孩子聪明,是我们比他们学得早、学得多……有人说我这个发现是伪命题。实际上,出现这种现象的原因,就出落在减负和快乐学习中……“双减”是反对应试教育,反对以考为本;反对“考试”这个本来仅为教学服务的“手段”之一,在不少学校中反而变成教育的唯一“目的”。也就是“为什么考”“考什么”“怎么考”的教育本质问题!


“双减”也有“课外作业”吗?


什么是人才的标准?这个导向,关系到“双减”的成功。把刷题高手看成人才,倒逼了今天的“双减”!要扭转应试教育的误导,我们必须宣传多元智能的理念;必须确立“360行,行行出状元”的人才观。既然是“应教尽教”,我建议大家思考这些“课外作业”:第一、把每年的某一天,定为“带孩子上班日”。不少美国公司,有一项不成文的惯例:每年的这一天,孩子都可以随父母上班。小时候,一到这天,孩子都兴高得不要不要的。一是图个新鲜;二是可以“逃”学一天;三是往往都会“顺道”,到饭馆儿打牙祭。父母常常很难跟孩子解释,为什么总是匆匆忙忙,早出晚归?每年的“带孩子上班日”,能让孩子更了解父母的生存之道及其喜怒哀乐。第二“职业影子日”。这是中学“生涯教育”中,为这些半大不小的孩子设计的又一个有趣的活动。学校帮孩子们,联系那些他们感兴趣的机构,比如,警察局、医院、理发店、商店等,跟在他们的“理想职业模特”后面,观察、体验生活,当一天没齿难忘的“小尾巴”。第三、“职业兴趣分析”(Career Interest Inventory),翻成中文是“盘点职业兴趣”,帮你规划一下人生。我儿子是八年级参加的,回答了上百个看上去毫无内在关系的问题:比如,你爱吃什么?养不养动物?至于这些问题如何与未来的职业连在一起,那是心理学家干的活儿。“职业兴趣分析”把各行各业分成十五类:社会科学、文秘、医疗、农业、服务、艺术、科学、建筑、教育、法律、交通、销售、管理、手艺、机械。每一类下面,又有非常详细的职业。十几岁的孩子往往不是很清楚:“想干什么”和“能干什么”的关系,“想干的不一定能干”“能干的不一定想干”。我儿子曾经想当医生(当然,那是我们引导的),上七年级后,又对当律师感兴趣。最后显示的结果:最高职业兴趣是法律,第二是医疗,第三是科学,第四是艺术,第五……儿子很好奇:只是问了“爱吃什么”“养不养宠物”之类的问题,他们怎么知道我未来想干什么工作?10年后,儿子上了哥伦比亚法学院,毕业后到世界著名的律师楼当诉讼律师,并评为2021年美国LAW360的“Rising Star”(上升之明星)。他的同事,许多是子承父业,甚至祖祖辈辈出自法律界。儿子5岁上美国幼儿园时,学的第一句英语是“厕所在哪儿”,跟美国法律“八竿子也打不着”,太不可思议了!正是这个“不可思议”,反衬了“职业兴趣分析”的深远潜在意义。当然,也有不准的,或者职业兴趣变化的。20年前,我就想把这个项目引入中国,但没成功。现在,是时候啦!学生从学校进入社会,往往要经历一段“社会文化休克”阶段。“双减”也要帮助孩子尽量缩短这个阶段。有趣的关于“什么是人才”的对比:许多学校请人做报告,都请名人、博士、教授、作家、院士、大款、大咖等等。因为他们都是家长和老师心目中的“龙”。虽然美国大学每年毕业典礼,一定请大咖演讲(越有名越好);但中小学请人作报告,三教九流都有,什么医生、护士、警察、救火队员、拍卖师、牙医、汽车推售员、律师、邮递员,等等。也难怪,不少男孩从小就立志当救火队员。其实,“作报告者”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张三李四”或者“隔壁老王”。学校请“社会名流”做报告的重要目的,是树立“高大上”的样板,告诉学生什么才是“人才”?应该怎样“成才”?但请“三教九流”做报告的重要目的,是让学生了解社会,了解社会百业,了解三教九流是怎样在自己的岗位上“成功”的。我曾经问过美国学校,为什么请社会上的三教九流来做报告,而不是只请社会名流?他们说:学生每天面对的是三教九流组成的社会。社会名流无疑是成功的,但支撑社会的“三教九流”也是成功的,这是社会的根基。我们要推行“素质教育”,但到底什么是素质教育的宗旨呢?宗旨:把人的潜能、品性、才能和特质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因此,我们应该大声地、理直气壮地告诉孩子:“当你的潜能、品性、才能和特质最大限度地发挥出来,你就成功了!”哈佛耶鲁、北大清华,99.99%的孩子甚至没机会从校门路过;但——这个99.99%都有机会在由他们支撑的百业大厦里,获得自己的成功!360行,行行出状元,普普通通的工作、愉愉快快的生活,也是成功!“成人”堪比“成才”!教育植根于社会,就有生命力!谢谢大家的耐心!说得不对的,请“哈哈哈”……一笑了之!本文由“中国教育三十人论坛”编辑推荐,选自“搜狐教育”,版权归原创作者黄全愈所有。

作者简介:

黄全愈,生于柳州。1982年获文学学士学位。1988年赴美国讲学,1989获美国Villanova大学“人的组织与管理科学”理学硕士学位,1993年获美国Miami大学“教育管理学”哲学博士学位。旅美教育学专家,  美国迈阿密大学亚洲学科部主任  。被迈阿密大学授予“(学术)重大影响奖”  ,并被提名为杰出教授 。黄全愈是中美教育和文化比较专家,致力于中美教育和文化交流。其作品《混血虎》荣登《纽约时报》推荐书单。


更新:2022/1/12 5:04:30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无龄感:2022年一定会火的一个新词,即将改变你的生活方式!

什么是无龄感?对于“无龄感”,作家三盅这样定义的:人抛开自己年龄的约束,跟随着自己的心意,让自己保持并拥有一份与年龄无关的青春式追求的生活方式。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