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我为什么退休后还要去读博?
作者:李玉贵 来源:校长高参 点击:151次 评论:0


11月15-17日,李玉贵老师将在重庆市南岸区龙门浩隆平小学的学情研究工作坊与大家相见,欢迎报名!

     李斌老师,让我写写:为什么退休还去读书,也许可以鼓励到某些老师多学习。      文章有些部分,我放纵一下自己,离题写点想写的,因为今天,日子,特别。      但,我依旧会有意识绕回命题: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父亲

爸爸靠着修理脚踏车、人力三轮车,电动人力车养活七个小孩。白天,爸爸的手,无时不是脏污、柴油、污渍。晚上收工后,得用棕刷加上许多肥皂,洗刷多次,随着污浊泡沫,才基本能把手洗干净。

能收工通常是晚上7、8点,白天如果焊接得多,爸爸的眼睛红肿,必须用妈妈准备的、冰冻过的湿毛巾,趴在桌上冰敷双眼,要不然,一个晚上不只睁不开眼,也没法睡。那个时候,我就垫着小凳,绕着爸爸这里捶捶,那里捏捏,想做点什么。

无论工作到多晚,冰镇眼睛红肿稍退,爸爸便开始收拾既是工作台也是写字台的桌子,我们家叫「事务桌」。爸爸有时阅读,有时写字练字,有时翻开一页信纸,写点什么。

其实,家里并没有什么书,但是,爸爸会到邻里亲友家,借书回来,一些条件比较好的人家,不看的书,爸爸会喜孜孜的抱回来。

父亲一生给我留下一对日夜剪影:白天挥击铁锤、焊接烟灰、电锯闪光;晚上书写阅读,身影素静。

母亲

小学时,中秋节前夕,总能见证班上多数同学的爸妈,来到教室窗边,把老师唤到走廊送礼。晚餐,我们兄弟姊妹轮流说着,同学爸妈送的是什么新奇礼物的见闻。

我不知道妈妈是怎么做到的,九口之家,40平方米,清贫,而七个孩子,成长过程,却都不曾有匮乏感、欠缺感、差距感。

妈妈一生的操持,让我明白一件事:人生,外在的、物质的差距,远不如把自己整好,把自己备好,把自己的事做好。

跟着姐姐一起阅读,但老跟不上

我,读书,特别慢。受教育50年来,始终这样。一快,就读不明白。什么跳读、快速读、抓重点读,我,就是不行。

我是老么,上面是大一岁的三姐,嗜书,抓到就读,一栽进书里,就与外界隔绝。三姐一读课外书,我就没了玩伴。只好挨着靠着,想一起读。

每页书,感觉才读不到几秒,只读了两三行,三姐,就开始频频催促:好了没?好了没?要翻了喔,翻!

读师专,英文一定会全部还给老师

读师专,一入学,所有的学长姐都在说:我们师范生的英文,都很差,比读初中时更差,全都还给老师。

我就觉得奇怪了——为什么大家都知道会有那样的后果,却还全体让英文真的都变差了呢?我当时还挺喜欢英文,不想英文变差。

师专一年级,第一个放假日,周六午后,我走向人来人往,陌生的新竹火车站,抬头寻看招牌,找到专门补高中英文的补习班,我问背着“新竹女中”书包的学生,问到了上课时间。

我站在教室外面,等着老师。老师匆匆而来,我趋前跟老师说:我很想上课。老师疑惑的说,那赶快进教室啊。我表明,没有缴钱,也没有钱,是新竹师专的学生,很怕师专读五年英文会倒退。

老师打量我,若有所思,转而笑说:我也是新竹师专毕业的,我知道,我知道。进来,以后,只要是我的课,你都来听。

师专前三年的假日,我循序把高一、高二、高三的课学完。

师专三年级暑假,打工买了一台收录音机,可以听英文广播,可以录英语教学内容。还记得第一次,等我把频道调好,30分钟的课程,都快到尾声了。

那段自学英语的日子,梦中的自己,经常说的是英文。

对英文持续的学习,除了本身的兴趣,可能也因为,我怕,传说中的不幸,在我身上应验。

初入职,遇到太多困难,有太多困惑

初入职,我分发到口碑最好的中心学校,任教、带班,我产生许多困惑。但是,我咨询周遭所得,经常依旧不能回应我的困难与疑惑。

两年后,我选择透过考试调到台北教书,同时,也离开了桃园老家、父母。爸妈肯定有不舍,但他们对子女的选择,从来,就是,点头,微笑,目送,等待。

到台北国语实验小学,见识到每个老师都有自己带班的特色,在专业领域各自崭露头角。我心很虚,很心虚,我是只乡下进城的丑小鸭。

旁听的夜间学习生涯

到台北的前十年,我参加各式教师研训活动,也有学习与收获,但是,专家之间的立论,经常相互矛盾;相契的理念,感觉在自己课堂又很难展开实践。

在台北,有个优点,师大、台大、市立大学、台北教育大学都很近,九月上旬,大学开学期间,去各校看心理系、教育系、教育心理系的课表,每学期选两三门想上的课。

比较焦虑的是,每门课开学第一节课,我只能,焦虑的在教室外徘徊张望,羡慕着坐在座位上轻松闲散的学生。等着老师,匆忙而来。迎上请示,是否允许旁听。并表态:我愿意与同学一样,缴交所有的练习与作业。

其中台师大「教育测验与统计」卢钦铭教授,最有意思,他听完我的请求,就示意让我随他进教室。没想,他就把我留在讲台,对着全班宣布:「这位同学,说她想旁听,也愿意跟着你们一起写作业,因为课堂是你们的,你们同意就拍手,不同意,就不动。只要一个人不同意,就是不同意。」

紧张困窘,却立马听到,对我来说是如雷掌声。我忍不住,掉下泪。

从师专旁听高中英文三年,在职旁听数年,我前后旁听了近十年。我对于在课堂,是否被接纳、被倾听、被理解、被同感,特别敏感,深有感触。

印象中,刚到台北那五年,约旁听过二十门课,下课通常是晚上十点之后。归途,有时春夏,有时秋冬,有时弦缺,有时满盈。

我的学习经验告诉我,参与教师研修活动有其必要,从教师研修机会吸收专家的理论,聆听同行的实践。但是,课堂里的老师,终究要做出自己的决定。最终,要能形成自己的教学判断,最重要的,还是自己静下心的专书阅读。

听演讲一定提问

到大学旁听时,我会顺道记下:各校公告的“学术研讨会”日程,通常在周五、六或日。

我听所有的演讲,都会给自己一个要求:提问环节,一定问一个问题。并不是我刻意要制造问题,而是,听演讲的过程,我一直与自己的经验与想法联系,本就有许多疑惑。所以,这是要求自己,把问题「问出来」。

三十年来,我一直有录音的习惯——录自己给学生上的课、录所聆听的演讲。

每次回放,只要听到自己开始提问的剎那,我都必须暂停播放,心脏实在太小,没有勇气承受。

因为,录音里,清楚地听出,提问的我,声音在颤抖(即便2019年3月9日在华师大,秋田喜代美教授演讲的提问,我依旧是冷汗气虚声音颤抖,又好不容易把问题问完);

更悔的是,每次再听自己的提问,总感悔不当初:当时为什么那样表述,如果是这样表述,对方就不会把握不到我的本意,而导致回答偏倚;

或是,特别羞愧:我怎么在大庭广众前,问出那么一个结结实实的笨问题。

我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nobody,我很清楚,会场没有人认识我——羞、愧、蠢,不需要成本。然而,这种听课提问的自我要求与实践,对我产生了强大的学习效益。

首先,由于讲座后,必须提问,因此,我听得特别专注,我会用不同颜色的便利贴,记得特别有系统(也因为这个特殊听课习性,我认识了温州大学小教系的章勤琼博士);

其次,我越来越能以自己为中心来聆听别人的演讲;

最后,我越来越能比较清晰的表述自己的疑惑,结合演讲内容把问题问清楚。

1995年,我在没有特意准备的状况下,去试考两所学校的研究所,大出意料,榜首。

每个学生都不一样,而我只有一套不太管用的落伍方法

读硕士期间,我的论文题目是《小学学童实时(阅读中)阅读推论历程研究》。量化研究之外是儿童阅读中放声思考(think aloud)的质性口语资料分析。反而,是这部分质化分析结果,震惊到自己。儿童阅读一篇看似对学生没有什么难度的课文,每个学生阅读后的产生的心理文本脉络,非常不同,当时,96名参与学生,能分出10种阅读推论类型。

我被自己的研究结果惊呆了。

我惊诧于学生,读着同一篇课文,每个小读者阅读推论后,心理所获致的文本脉络各有特色、差异悬殊、取径不同,但,我却一直用着相同的方式,教着一课、一课又一课……。那时,我教书满12年。我对自己发了誓:好歹,把语文教学,弄清楚一点。

立誓后,开启比较认真、严谨、比较有系统的教学实践、记录、分享、交流与发表。

人在江湖,谁都苦

可能,有人,会以为,我一路,顺风顺水。是的,我应属特别幸运,到了一所群英毕至的好学校、结识爱学生的好同事,遇上了课改的机遇,一路遇上了特别好的家长,遇上了镜中、敏而这样的研究员师父。

但,我也有被莫名排挤、被严重误会,无法排解的难言苦楚。同在江湖,谁都,有苦楚。

卡卡的人生

我们学校的门卫必须兼总机,将所有来电转到校内各处室。可能常接到想联系我去分享的电话。记不得从什么时候开始,门卫都叫我「李博士」。

也约莫是那段时间开始,到外面开会,遇到关心的师长,总有亲切问:玉贵,你博士班什么时候毕业?

我心里想:我不是什么博士,我只是博士的台佣,近二十年,都没有拿工资;而且,我不能去读博士,我有个发展迟缓,身体一向不太好的小孩。我走不开,孩子需要我!

心里,一直,有个梦……

当我觉得,语文教学好像比原来明白一点点,距离硕论完成,又过了20年,教学生涯已来到退休倒计时。

2010年,我读到网传的一则号称是我那个年代的香港歌手李恕权的故事:

1976年,他十九岁在休斯敦航天飞机实验室工作,但他的梦想却是音乐创作。谈及梦想时,他的同龄朋友问:五年后,你最希望「看到」自己在「做」什么?实现梦想,必须用「倒推法」:如果你五年后想达成目标,那三年后必须做到什么,两年后、一年后、六个月后、三个月后、一个月后、一个礼拜后。你必须推算出一周、一个月、三个月、六个月、一年、两年、三年、四年、五年,必须具体达成的任务列表。

李恕权的故事,把我摇醒。我的人生过法与李恕权,正好相反。我总是想:梦想,好远;梦想,好难;梦想跟前,有太多现实障碍。常常想,每年想,想了数十年,梦想还是梦想,还是那么远。

其实,我什么也不懂

从20世纪末,开始与香港学校交流阅读策略,感触还没那么深。

21世纪初开启与内地小学语文的教学交流,我发现,我空有阅读策略知识与能力,整本书阅读方案的构建、实施、讨论与推广能力。

但是,一篇课文究竟是什么文体?一篇课文的关键教学点是什么?我并不清楚。因为我欠缺相关的能指挥我解读文本与设计教学的知识。

2010年,我在台师大,第一次听一位来自大陆的学者演讲「散文教学内容确定的基本路径」大概40分钟,其实,我没听懂,但,隐约能感受他说的,正是台湾最缺的,尤其是对散文教学常见弊端的透彻入理分析。

我越来越清楚,对于小学语文单篇课文教学,其实,我什么知识也没有,有也只是一些自我感悟的野路子。

孤儿寡母,来京看诊

2015年,我的小孩,病得不轻。台湾亲友推荐最好的中西医,都无缘得到改善,眼见,孩子,就要,活不下去了。当时,我还得一年才能退休,于是请了一年的事假,在李虹霞老师、吴法源社长、刘可钦校长、高峰校长、许医师的协助下,9月母子飞北京,住在日租套房,展开不知道值不值得期待的治疗。

陪病无事,去考博吧

北京完成第一阶段治疗,2016年1月1日,我们母子在时任哈尔滨南马路小学赵翠娟校长、原杰局长、赵惠敏书记,花园小王京校长的友情支持下启程,从北京搭上往哈尔滨高铁。越行越苍茫,渐行遍地雪。

孩子当时高二,可以自己去看诊。陪病,实际上也无事可做。主要还是,不知道将在哈尔滨待上多长时日(后来,待了一年3个月)。

陪病路漫漫,那就去考博。

考博前一天,从哈尔滨飞北京,求中关村三小的李虹霞老师送来《英语考研冲刺》,打算用一个晚上,抱一下英语的佛脚。她明知,我的英语全靠这一晚。可惜,我识人不深,或说虹霞老师,中毒太深。她送书来如家,并不走。坐在床沿,边整理当天的教学,不时传出痴笑。她一下打断我,你看,这是我的月亮课程;你看一下这一页PPT,这样提炼可不可以,有没有要提升的?你看,这是我们班自编的教育戏剧,你看一下这一段就好,学生自己创编的,怎么样?你看……你看……你看……。

印象中,虹霞是深夜12点半,离开如家。我枕着那本厚度与枕头相当的《英语考研冲刺》,一下就睡着了,睡得比往常都沈。

2016年4月9日,北京理工大学,柳絮纷飞,冷冽中春意盎然。一天八小时,振笔疾书。觉得右胳膊与我,渐行渐远了。

碾碎重塑的读博人生

跟着王荣生老师读博之前,觉得自己,教学设计还行、阅读策略教学还行、观课议课还行,统统都还不错。

入了王门,王老师听着我的「见解」,最常问的是:「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一问,把我所有的「我以为」、「我认为」全都堵住了。

无话能说,失声失语,原来自己一向没什么凭据,太多的信口而言。上海人叫「拍脑袋」说话。

王荣生老师,常说的一句话是:你想研究的,其实,人家都研究了,只是不是从你这个思路,说你这个事儿。去读书吧!

不是太服气,对小学老师来说,「阅读策略教学很重要」这需要理由吗?

等真的沉下来读书,真的耶,你以为的──你的发现、你的独到见解、你的什么智慧结晶──如果你真去阅读,真的把书读进去,你就会开始慌张。人家,从哲学层面、从设计层面、从学习心理学层面,早就都说了个遍。

难堪痛苦悔恨,才是人生

每天都在想,不如不要读算了。

每天都在想,读书真的很有意思,知识就是力量,澄明了困惑,指明了方向。

每天都在想,我不要写这什么鬼论文,我写教学叙事多有意思。

虽然,我不知道,最终能不能顺利完成学业。

继续读书,还是有点意思的。

【碎语:前文后记】

李斌老师,令我写的前一篇文章《“上”好课,不容易,需眼耳心脑全投入》,台湾非常优秀的龚淑芬校长读完,给我传来微信,她说:像你这么会聆听察觉,除了后天的训练,有些部分是你的天赋。」

我想说的是,我跟大家一样,不会听、不善听,我跟不少老师分享过,2012年,初进日本学习共同体实验校的课堂后,我问佐藤学老师:为什么日本的学生如此善听,我的学生却都不听呢?佐藤学老师当面告诉我:如果老师好好听进每位学生,那他就天天在向学生示范如何听。

即便2012年后我在课堂逐渐有了倾听的意识,但是,倾听在课堂意味着什么?倾听与学习的关系是什么?倾听与儿童自我概念形成的关系是什么?培养学生倾听能力的教学策略是什么?

上述问题与问题的思路与答案,都不是来自我的什么「天赋」,能问出核心的问题与相应的解决策略,都来自:刻苦的专书阅读。

【结语】

李斌老师,让我说说,为什么退休还去读博,也许可以激励一些老师想学习、去学习。

当我真的想学习,世界就好像为我让出一条小径,遇上许多未曾谋面但善待我的师长朋友。

这个信息时代,学习已经不像我当年那样,处处有墙。这个信息时代,世界上唯一能阻挡你不读书、不学习、不跨越的,只有你自己。

回首我自己的学习过程,凡遇到困难、身处逆境、痛苦想逃,反而恰是人生的黄金转折点。每个令你痛脚的绊脚石,都是试金石。挺过了,就成为你的专业阶梯,帮你垫高一阶,让你看远一点。是這些苦,让你回首人生,心底有一絲甜味。

写这篇文章有鼓励到谁吗?可能没有。但是,一秒都不要抱怨,把抱怨的时间省下来,去想办法;不想同流,就去培养能力,让自己有本事离开;有梦想,要用「倒推法」列出具体的任务达成清单。这些,可能,对你,管用。

写于母亲辞世一个月

20191106玉贵

更新:2019/11/9 5:25:08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有经验的教师怎么上课?告诉你听、看、说的9个秘密!

学生在课堂上希望听到三种声音,你应该关注课堂上的三个细节,老师的语言有三重境界……你知道都是什么吗?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