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吴非:让学生在熟悉的地方“发现”
作者:吴非 来源:教师博览 点击:749次 评论:0


课改的核心任务,也是当今教育最重要的任务,是引导学生变革学习方式,具体到写作教学,需要做的事更多。要求学生有独立见解,要求学生的写作有“新意”,则要见多识广。这种能力从哪里获得?从书本学,从生活学,从一切可以学的地方学。写作教学要引导学生学会开拓写作的领域,让他们有“发现”的意识。

所谓“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首先得引导学生去“关注”;关注了,才可能“熟悉”;“熟悉”了,还得有“发现”;“发现”的慧眼,在于凡事多思。聪明人之所以聪明,无非是能在熟悉的地方有所“发现”或“发明”。教师要学生“写自己熟悉的生活”,可是学生却常常觉得“熟悉的生活”千篇一律:生活已经够单调了,而应试教学状态下,学生的体验往往也缺乏个性。此所谓“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

20世纪80年代以前,社会上经常宣传一些“仓库型的人才”。比如,工厂保管员把眼睛蒙起来也能在仓库中找出需要的零部件,查号台接线员能背出一万个电话号码,教师能背外文词典,等等。这种“熟悉”当然也有社会价值,可是,语文教育的目标不是培养学生这种能力(虽然这种能力对生存可能有用)。我听说有能背诵一千首诗的初中学生,但我更在意他是否能写出一首诗。

“熟悉”,还得有“发明”或“发现”。有了创造精神,学习才是一件有趣味、有意义的事。美国政治家和科学家富兰克林曾有遗言,希望在自己的墓碑上刻上“印刷工富兰克林”,因为他30岁之前长期在印刷厂做工,许多知识是从印刷的刊物上学到的——虽然不是每个印刷工都能像他那样博学并有所发现。许多优秀的写作者最早的职业是报馆的校对工,很多精巧的工具是长年在工场劳作的工匠发明的。这些,都给我们启发。


常有人感慨“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那是因为他缺少“发现”的意识。曾有老师说起,学生作文写学校生活应当“最拿手”,可是他们写出的“学校”,教师感到陌生;他们对“教育”这一概念没能认真思考,也没有观察校园里人和事的习惯。对教育的异常现象,他们经常表示“没有看法”,似乎已完全适应。“应试教育状态下的学生生活”,当真就没什么可写的?师生关系真的如猫鼠关系?在学校三年,当真没有任何值得关注的人和事?

有一回上课我问学生,能否说出校园里三位工人师傅的姓,大家面面相觑。有学生辩解,说能否说出未必重要,只要我们尊重他们就行了。附和这个看法的同学有不少。我说,如果你想记住他,打听他的姓氏并不难,否则即使你有感恩之情,十年过后,你在回忆学校时也只会说:“那个……那个……那个在车棚看自行车的,长得有点儿瘦瘦的、黑黑的,不知道姓什么的……”

转变学习的观念,不要漠视眼前的一切,凡事不要仅以“有用”为学习的选择。我问学生,每天要走过哪些地方,能否抽空把每天路过的学校这条街上的单位和店家数一遍?——这条街上有一所军队院校、一所中学和一所小学,其他呢?同学们很有兴趣,七拼八凑,总算把马路一边的小店铺大致数出来了,然而几乎所有学生都感到十分惊讶:每天路过的这200多米,竟有这么多店铺,而他们却视而不见!我告诉学生,不奇怪,我住在这里20多年了,有些事也没有留心。有一天惊讶地发现,学校附近竟有一家农业银行,我竟然没注意,而有老师告诉我,它已经开张好几年啦。

有一次我在课堂上提问:“你们在这所学校两年了,有没有没去过的角落?”所有学生都说,学校虽然不算大,但好多地方都没去过;虽然不一定都要去,但偶然走到一个没去过的角落,会感到很新奇。我说,我和你们一样,我在这所学校是老教师了,有时偶然走到一个没去过的角落,才发现我的某个同事是在这里工作的。这时我就会想象,原来这么多年里,他就是在这里接我的电话,帮助我解决困难的,以后我再想起他时就有了真切的印象。同样,我因此会想象到更多同事、同行的工作环境,想象他们每一天的生活场景,我脑海里的世界就这样变大了。

我说到这里,教室里一片沉默。也许大家都在想我的话,也许有人会从我的话中受到启发。记得我小学毕业时,忽然发现班上有同学像是陌生人,因为六年中我都没有认真地关注过他。这样的经历在以后的生活中也有过。也就是说,我们即使对有限的周围,仍然谈不上“熟悉”。我说到这一经历时,几乎全班同学都开始东张西望,也许我的体验对他们是一种警醒。


小学和初中的教学,教师提醒学生“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这里所谓的“熟悉”,是生活的圈子。写作的起始阶段,写自己最熟悉的内容,不但轻车熟路,还有可能将其变为久远的记忆。鲁迅中年写《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萧红成年后写《呼兰河传》,视野和情感成熟了,但内容无一不是“熟悉的”,只是对熟悉的生活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和发现。

然而如果学生只会写“我的院子”或“我的小屋”,能写出他的精神世界吗?那些丰富的生活到哪里去了呢?很多学生的作文,经常写学习过程中的情绪,很少写亲人、同学。这也许是应试教学的一个特征——学生除了“做题”“学科竞赛”,对一切都视而不见,连他身边的人也变陌生了。

不了解学生的写作状态,不熟悉这个年龄段的学生的心理特点,想教好写作,几乎不可能。2000年,我出过一个题目,请学生写“一个我不熟悉的人”。可能因为我经常刺激学生的思维,大家见怪不怪,一些学生在文中对作文题发了点儿议论。他们认为,生活中的确存在着“不熟悉的人”,而且为数不少,既然“不熟悉”,也就无从写起,然而既然你让我写,我就得努力地回忆有关这个人的一切。奇怪的是,一经关注,这个人的形象和事迹就清楚了,有些细节甚至是很值得记忆的,也就是说,因为“关注”,这个人非但不再陌生,而且简直“难忘”了!事后有学生说,因为这个作文题,他有一阵儿把几个原本“不熟悉的人”重新关注了一遍,跟他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也有学生写道:“在这个班上,有位男生幼儿园时和我同班,小学又同校,初中三年没留意他去了哪里,没想到三年后他也考上了这所高中,我们又在同一班了。我得当面告诉他:我们是幼儿园同学呢,你不用装作不认识我。”

经历过的事,有人能记住,有人记不住;有人不但记不住,也不想记住。常有人听到一些趣事时,疑惑地问:“为什么这种事你们能看到而我从来看不到?”如果把目光转向这样的人,就会发现,生活中有许多人已完全失去了“关注”的意识。对真善美的追求,需要有寻找的激情;对假恶丑的认识,需要有评判的态度;对趣味和幽默的欣赏,需要有些哲思和机敏……而这些人没有。对周围的一切,他们更多地关注的是“利”,所谓“无利不往”“无利不起早”。本来,生活中有些这样的人并无大碍,令人担忧的是,如果他们成了语文教师,学生非但学不到什么,可能还要受罪。所以教师与其责难学生,不如反思自己的志趣。

“写自己熟悉的人和事”,无疑是正确的,但在应试教学状态下,除了做题与考试,学生关注的事物很有限,他们非但不关注社会大问题,对周围的一切,很可能也是漠然的。客观地说,虽然城市学生生活在信息丰富、渠道通畅的环境中,在写作方面应当有优势,然而纷繁的社会和快节奏的都市生活,反而让他们难以养成静思的习惯。教师需要唤醒他们的记忆,在启发他们开阔视野、了解社会的同时,启发他们在熟悉的地方去“发现”。


更新:2022/1/1 7:54:05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培养一个自信的孩子,要做到三个“关键”!

你大概很熟悉这个情景:拥挤的公园游乐场,女儿正预备从溜滑梯上溜下来,却被另外两个孩子挤开,她不知所措地愣在那里;沙坑里儿子一转身,小铲子被别的小朋友拿...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