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望女成凤】送女儿上海求学历险记
作者:僧世波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1322次 评论:0

窗外的秋雨敲打在透明的棚瓦上,滴滴嗒嗒的声响,好像是有诉不尽的忧愁 。几经蟋蟀不知啥时蹦进了屋里 ,声嘶力竭地吱吱叫个不停,令人烦不胜烦 。我躺在炕上,辗转反侧,心儿早已刺破了这厚重的雨幕,越过千山万水,飞到了刚刚去上海求学的女儿身边。


此刻,眼前浮现的不仅有宝贝女儿的身影,也有送女儿时遇到的人和事,更有一路上的苦辣酸甜,五味杂陈。一时间,多少感慨涌上心头。

历经十二载寒窗苦读 ,孩子终以优异的成绩被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录取。学校的报到时间是9月3号。我们买了9月1号晚8点、从延安开往上海的K588的车票,这样在9月2号下午就可以抵达上海,赶上3号的报名。

几多欢喜几多愁 。自从查到女儿被上海应用技术大学录取后,全家别提有多高兴了。作为农民家庭,毕竟人老几辈从未出过一个大学生 。一鸣这次去上海求学是迄今为止唯一的一个,怎能不叫人高兴呀!愁的是开学时要带足各种费用近一万元。可我就凭那几颗果树,靠自己不停地外出打工,一个老实巴交的庄户人家,猛地一下子要拿出这么多钱,还真是让我做起了难。

困难之时见真情。亲朋好友在得知一鸣考上大学后,许多人都力所能及地伸出了援助之手,给了我们无比的温暖和信心。

在这里,我要真诚地对各位好心人说一声:谢谢你们,我们全家永远记住你们的好!另外,国家还有扶贫助学政策,为大学生提供无息贷款 。经过多方努力,孩子上学的费用终于有了着落,全家人一颗紧绷的心总算舒展开了。

由于今年的疫情影响, 国家对铁路客运实施了管控,前往上海的火车就停运了好长一段时间 。开学前几日, 我几乎天天都往火车站跑, 生怕因为我一时的疏忽而耽误了孩子的行程。但从售票口传岀来的,不是“再等等”,就是”你停两天再来看看”。咱没钱,没有私家车,就连搭乘别人私家车的钱也舍不得出。但反过来想,这9月份开学,全国这那多等着报道的大学生,国家不会看着不管的。盼星星盼月亮,灵宝铁路客运终于在8月31日 开通 了。于是,我如愿以偿地买到了两张直达上海的K558次的硬座车票,而且学生还是半票。

妻子那几天总是掂量着这件上衣还新着,得捎上;那双鞋很合女儿的脚,也要装上。大城市的东西太贵,咱能省就省着点儿吧。临走时,大大小小搞了6个包,坠坠搭搭的,一路好不累人。妻子也想送女儿去上海,但无奈又心疼家里的钱,还有孩子和老人。最后只好说,算了,我就不去了,就权当给孩子省几顿饭钱……听说就要坐17个多小时的车才能到上海,火车上与上海的饭肯定贵得要死,于是我特意又买了20个馍,强塞进了早已鼓涨满当的行李包中,这个最实惠顶饥。左邻的大嫂煮了10个茶叶蛋送了过来;对门的奶奶拎了些点心和瓜子送了来。妻子虽不能一同前往,但她却是里里外外最忙碌的人,思前想后地为女儿收拾行李,生怕哪里出了闪失,或什么东西没装上。临行,她还给女儿准备了一包炸鸡块儿, 因为她知道那是女儿最最爱吃的东西 。

车票是9月1号的20:09发车。我和女儿早早就赶到了车站 ,没曾想火车竟晚点 了一个半小时 。9:40左右,我们终于登上了开往上海的列车。在我的印象中,列车应该是那种风驰电掣般的疾驶,没想到它却像一个喝醉酒的懒汉慢慢腾腾,不慌不忙 。我想让它快点到达上海,快快结束这令人身心疲惫的“煎熬”;但更希望它就这么慢条斯理地咣当着,因为我害怕面对下车之后的高楼、人海与车流,害怕自己的土气憨傻,到了大城市会窘态百出。

从灵宝火车站上车的人较多,看样子足足占了近两个车厢。多数是硬座,只有个别人去了软卧。一圈全是灵宝老乡,认识不认识的,只要一搭话,马上就亲近了许多。大家说说笑笑,互问寒暄,俨然成了一个其乐融融的大家庭。“你这是上哪里打工呀 ?”对面阳店镇一位大嫂问道。

“不,我不是去打工的,我是去上海送孩子上学的。”说这话时,我感到自己有几分得意与自豪。“你送孩子上学是正经事,以后定能跟上闺女享福。而我们这一车厢人多数都是劳务公司介绍去苏州打工的 。我就没出过远门儿,寻思着家里活儿少,挣不下钱,想出去闯荡闯荡 ,见见世面,再怎么着 ,也比在家里干坐着强……”阳店大嫂信心满满地说着,脸上满是喜悦的微笑。

“你们日子都过的顺适,不像我有两个儿子,现在连一个媳妇儿都没说下 。快六十多了,这不,还要去上海打工洗碗。儿子不争气呀,我也想送他上学哩,过一下当大学生老子的瘾,唉,这辈子早就没那个机会了。”说以上这番话的是西闫乡的一位老人。这还真应了那句老话:家家都有本难念的经呀! “供学生这可要不少钱学费吧 ?你干啥的?能挣那么多钱?”西闫大哥问我道。 “啥呀!我哪里有钱呀!咱自己拿个千把块钱的手机就不错了,可孩子要去上大学,我就暗暗下决心,非得给她换部像样的手机不可。这不,孩子手上的这部手机,就是我在工地上干一个多月的搬砖搅灰挣下的。”我说。

我本想着这世界上就我一个人最可怜最难受,可谁曾想和我同样命运的人到处都是。列车此刻好像在爬坡,那隆隆声明显吃力了许多,可它依然坚强地向前行驶着,不会有丝毫的懈怠与退缩。

“爸,你这一路都没吃东西了,不饿呀?也不用这么愁眉个脸的,我们这不是离上海越来越近了吗?这天太热,邻居大婶送的那十个鸡蛋得先吃了,馍咱最后再吃。” 女儿在座位上一边有滋有味地吃着她妈给她买的炸鸡块儿 ,一边懂事地提醒我说。
女儿一鸣生于非典肆虐的2003 。

在我的心里,她一直是个乖巧听话,玲珑可人,会撒娇,有时也任性的小姑娘。没曾想,一转身她已出落成了一个懂事心细,善解人意,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最要命的是,她马上就要到这离家千里之外的大上海,就要自己照料自己。她自小身体就弱,我真担心她能不能适应?我第一次真真切切尝到了牵肠挂肚的滋味。

今年高考的前两个月,孩子说想在学校附近租间房子学习。这在别人家庭可能不算什么,但对于我们这个土里刨食的农村人家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为了她集中精力冲刺,把握好人生的关键节点,我和她妈咬咬牙同意了。后因学校规定必须校内住宿,本来交了两个月的房租,最终只使用了一个月。房东以我们违约为名 ,拒绝退还余的租金。孩子知道后心疼不已,几次对她的姑姑说:如果我不好好学习,考不出个好结果,真的对不起爸爸的血汗钱呀!对不起这个家庭!退房时,我在女儿租的房间里收拾东西,一抬头,看到墙上满满的的英语单词卡片和励志标语时,止不住的泪水倾刻夺眶而出。“看!南京长江大桥……”一声冷不丁地喊叫打断了我的思绪。放眼望去, 江面上大船款款,小船点点,让整个车厢感叹不已。这不禁让我想起了20年前,为父亲买药来南京的情景, 那是我第一次硬着头皮出远门。


那车可真慢,站站停,就像老牛拉车一样,不,应该说是蚯蚓在地上爬。那次车厢里的人真多,就像实腾腾插满了一车厢的玉米棒子。没有一丝风, 一旦蹲下,就很难站起来。相比之下,今天好多了,每人一座,也没有站票。窗外的景物快速向后倒去, 好像是在替我拭去昔日的不快与烦忧,又似在为我去追寻未来那美好的日子。“爸,快把这个炸鸡块和鸡蛋吃完,这些东西都放不住……鸡蛋皮扔到垃圾桶, 鸡骨头装好了背回去,让我的咪咪吃。”咪咪”是女儿十多年前收养的一个流浪猫。

“ 唉,这孩子真是,都啥时候了还想着你那猫。”我虽在心里自言自语地嘀咕着,但同时也被女儿从小生就的这份善良而感动着。 “我妈一个劲儿给我打电话,没完没了地不断头……”女儿嗔怪着她妈的担心,但我看得出来,她脸上更多的是一种幸福的满足。是啊!这几年,女儿在灵宝一高就读,虽也只能一个礼拜回家一次,但心里知道她就在西边的城里头,离家也不过10多里的路程,就跟在自己身边差不多。


可今天不同了,她要去千里之外的异地他乡,这半年要见上一面就难了。想要看见她在我眼皮底下,那有时也惹人心烦的晃悠,也将变成一种苦苦的奢望。作为男人,我只能把这种苦楚强埋在心底,而对于鸣鸣的母亲来说,无疑于是从她身上割肉!

车上,我也不忘及时用手机向在上海工作的文友王建录和汤姆田俩老师汇报着当前的行程,询问着上海下站后有关的线路方向。也不知给他们打电话最后能不能帮上忙,但总觉着他们在上海停的时间长,比我这个没出过门,两眼一抹黑的“瞎子”要强不知多少倍。

不管怎么说,打了电话,心里也安稳了许多,信心也增添了不少。“广大旅客请注意,列车即将在苏州火车站停靠,请大家整理准备好自己的行李准备下车,下一站,上海站。” “鸣鸣!快快把行李拿下来! 准备上门口走!”听邻座人说离上海只有40分钟了,我便按耐不住激动的心情对女儿说。火车终于到达了上海,我一路上下颠簸的心也随着缓缓慢下来的列车逐渐平静。曾在电视上见到灯红酒绿的大上海,现在就在自己的眼前,自己的脚下,你想不激动都不行。我感到自己下车的腿脚都有点儿微微的发软和抖动,我不由地深呼一口气 心里道:大上海,我来了!


随人流走出车站, 诺大的上海站秩序井然,整洁卫生。广场上人影绰绰,来去匆匆。我无暇顾及这些,现在已下午六点半,不敢耽误,赶忙顺着学校发来的路线示意图, 拉起行李箱, 快速进入临近的地铁一号站,购票上车, 争取在天黑之前赶到学校。头一次坐地铁的人,欣喜好奇,东张西望, 可能是通病。

车上人多,上下车的也多,但并不拥挤,很有次序。人们虽不说话,但个个以人为先,给老弱病残让座,更是屡屡抢占了我的眼球。我终于第一次近距离地触摸到了大都市这扑面而来的崭新气息。随后又转乘五号车,在地底下辗转了近两个小时,我们终于可以出站了,但在出站口却被通行栏杆给挡了下来。没错呀,我们是照着别人的样子把身份证放在了检票机上,凭什么别人“嘟”的一声就放行了,而单单把我们父女拦下啦?我们怀疑自己把身份证放反了,又重新试过,但依然不予通过,这不是欺负我们乡下人吗?

无奈只有求助工作人员, 一查才知道购票时少支付了两元钱。因为不懂自动售票机的操作,看着别人的输入,我们也如法炮制,可没成想人家的目的地与我们的不一样,害得我们少输入了两块钱 ,你说这洋相出的,直到现在我都觉得可笑!


谁知,上面的窘态才只是个开始,更丢人的事情还在后面。出了地铁门口,我真的是两眼发黑,头脑发懵,六神无主。 “师傅,你们上哪里去?坐不坐车?来,我送你们去旅馆。”夜色里,一束车灯从背后射上来,接着是一位司机的热情问询。 “从这里到‘上应大’多少钱?”我急切地问。“不贵,两个人一共30元, 这天已经黑了,旅店马上就要住满了,快点上车走吧!”“谢谢你,我们再等等, 我们还有两个人呢。”还有两个人,那两个人在哪儿?

只有鬼知道。别看你们是上海人,我们乡下人也敢和你们面对面地讨价还价,绝不会伸个脖子任你们砍!少顷,司机又揽上两位乘客,价格下降到每人20元,可我依然在犹豫。因为我的犹豫,刚揽上的那两位乘客也被迫地离开了,这司机就又把价格提到了每人30元。 “还是30元,这会儿一分都不能少! ” “那我们还是再等等吧……我想问一下,搭几路车能到“上应大”校门口?公交汽车站怎么走?”我随口说。

大家说说我的脑子是不是进水了,不坐人家的车,反而在人家面前打听公交车的消息。“我一个跑车的,怎知你们要去的学校搭哪路车……公交车站吗,离这里远着呢!”那司机显然不耐烦了。哼!不说就不说。

你那个汽车没有出租车牌照,明显是黑车,我才不上你的当呢!何况这三十来块,在家我得拾上半天次果,或是拉一车柴禾才能赚回的钱啊!情急之下,我忽然想起了在上海的两位老乡加文友——王建录和汤姆田。赶紧!先给老王哥打微信电话,未通。再打,还是不通。又给汤姆田打,不通,再打,也还是未通。我彻底绝望了!苍天啊,大地!你难道忍心让我们父女俩流落街头,往死路上逼吗?

“都啥时候了?就知道一个劲给人家打电话?有用吗?关键时刻咱还得靠自己,再说,这二三十块钱也不贵呀?40多块钱的冤枉钱都花了,现在这关键时刻你却抠抠缩缩起来……”


女儿的话戳到了我的痛处。在就要出发来上海的头一天,我去体育馆西门做核酸检测,那里是混检,每人15元。但等我磨磨蹭蹭赶到时,人家已下班,于是就只好去了市医院做单检,那里费用是57.8元。因为车票已买好,没有多余的时间,就只好硬着头皮多掏了40多块钱。

大家说,我这是不是只挨铡刀不挨针呀!直到现在还为那多花的40块钱耿耿于怀,也难怪一向温顺乖巧的女儿此时“怪话连篇”地数落我。现在我是又乏又渴又饿,真想坐在某个角落里好好歇上一歇,但老天不给我稍微喘息的机会,只觉得有一个无形的大手在后背用力地推着我。

我一个大男人尚且困乏如此,女儿娇小柔弱的身子更是可想而知。不行,必须找到个歇息之处 ,立刻,马上!我昂起头,打起精神朝前走!我见人就问,壮起胆子拦住了一位急着赶路的年轻女孩儿, 并对她说明来意。

可她只摇了摇头,轻声慢语的说:“ 叔,我不是本地人,只是路过这里, 不过根据城市规划, 一般地铁站、火车站都与汽车公交站不会离得太远吧!”说完就继续赶她的路去了。我好不容易抓住的一根稻草又丢了。

此时,路上行人越来越少, 我失望地站在原地,惆怅、无能、烦躁一起笼罩着我。回头望望女儿,女儿正把希望的目光投向我。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不远处正走来一位学生模样的年轻男孩儿,我赶忙上前拦住询问,抓住这又一根稻草不放。说明情况后, 男孩儿笑着用手一指说:“叔!你看那边, 距离不足一百米,过个红绿灯路口向右拐几步就到了。”果不然,我们走过那个红绿灯后又朝右拐了几步,便看到一排排整齐的公交车停在一所大院子中,同时看到的还有刚开始那位漂亮的外地女孩站在大门口向我招手示意:“叔叔,汽车站在这儿!” 进了站,却不知道哪路车能到学校。正纳闷儿,突然眼前一亮,刚才那个男孩儿熟悉的身影也进了在公交站。

我心中暗喜,仿像刚才的那根稻草又失而复得。这回无论如何不能放手了,粘也要粘住他 。他也看到了我们,就笑盈盈地上前道:“叔,你别急,跟着我,坐18路公交车,晚上8点05分最后一趟, 咱们是同路,你孩子的学校与我的学校门儿对门儿。”哦!谢天谢地!


我心中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整个身子也一下子软瘫了下来。说话间,公交车来了,男孩照呼我们赶紧上车。可麻烦并没有完。上海的公交车购票不用微信和支付宝,而是用乘车码。不会,赶紧,男孩子教。迅速操作,支付,成功。

哈哈!全程仅两元……真便宜。这大城市就是神奇,它会让你哭笑不得,也会送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欢喜。到站下车后,男孩儿并没有马上离开, 而是说:“ 叔!你们就近找个旅馆住下, 明天到这个西南门报道,这里与她们学校的宿舍近,行李好搬运。”说话间,他正拿手机帮我们搜附近的旅社。

“啊!坏了,学校附近已经没有旅社,全部订满了。”男孩说:“不过也不要紧,离这儿远点的有一家芳芳旅社还有铺位。就是偏远点儿,有3.7公里。住一宿是120元。”男孩子说完,又给我们联系了去往那个旅社的滴滴车。

与男孩临别时,我主动加了他微信,并问了他,才得知他是一位贵州籍的上海师范大学电气工程大四学生。当我对他表示感谢时, 他腼腆的笑了笑说:“叔!客气了!今天晚上能有幸帮助到你们,我很高兴!明早切记乘19路车来学校。以后在上海有难处,多问我!”说完, 便匆匆消失在灯火阑珊处…… 话说仅过数十秒钟,滴滴车就停在我们身边, 让人感动的是司机不但热情地帮我们搬运行李, 而且到了目的地后,预付的17元,又退了我们9元,呵呵……别高兴太早,谁曾想,天不遂人愿。

真是刚摁下了葫芦又起了瓢。当我们赶到那家芳芳旅社时,店主告诉我们说,他这儿也刚刚被占满。我们又转了附近的几家客店,也都是人满为患。无奈我们又回到了这家芳芳旅社。我说,我们是从河南农村来的, 千里迢迢送孩子来上海上学,现在又饥又累 ,希望老板无论如何帮我们一个忙,能让我们在你这儿对付一晚,条件好坏不要紧,只要能有我们父女俩一块容身之地就行。

也许是我这近乎哭状的可怜相激发了老板的同情心,他答应在楼上的阁楼里给我们腾出一块地方,正常别人120,只收我们100元。谢天谢地,总算找下窝了,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刚安顿好,电话铃响了,文友建录哥打来的, 我给他说已找到了便宜的旅社,他听后很高兴。电话铃再次响起, 文友汤姆田老师打来的, 说刚才没及时接我的电话表示歉意。后来才知道那时的他正在吃饭,手机不在手边放。

后来还知道那天那时我给建录哥打微信电话没通,我又找他的电话号码没找到,原来是把名字输错了,把“王建录”设置成了“建录哥”,也难怪,真是越忙越出乱呀! “安顿好我就放心了,赶快带孩子出去吃碗面,热乎乎的,不要怕花钱!”这时,表弟少辉也打来了电话,让我的心里热乎乎的。

我让孩子出去吃饭,可孩子摇了摇头说:“还吃什么饭呢?太累了。你泡一包方便面吃,我明天早上再泡一包方便面,剩下的那一桶方便面 ,你在返回的路上吃。”听着孩子的话,我的眼睛一下子酸痛起来,赶快把头偏向另一方,强忍着不让孩子看见我的泪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懂事的乖女儿,爸爸谢谢你!天有不测风云。谁曾料到,第二天一早, 窗外电闪雷鸣,暴雨如注, 这该怎么办呢?

不过,幸好妻子提前准备有两把雨伞。路上我还嫌累赘, 差点儿想扔了,现在终于派上了用场。但这20个馍真成了我的累赘,不是不饿,是没机会、没时间吃,更没有一口一口嚼咽下去的心情。好在天无绝人之路。

一个小时后,雨终于停了, 在旅社两位老人的指引下,顺利搭乘上了去往学校的19路公交车。学校门口人很多都是送孩子的家长, 交警与安保人员在校门口指挥着交通,入学井然有序。

望着孩子进校的是背影,我如释重负,一颗心终于实实地放到了肚里。我选择了悄然离去, 因为我一刻也不想停留, 什么灯红酒绿的大上海啊!我看,万不如家乡的粗茶淡饭美啊!毕竟好出门儿不如赖在家啊!我记住了,孩子临别时对我说的话, 用来时的路线反方向返回, 并再三叮嘱说尽最大努力用最标准普通话与人沟通。

返回途中,我先后又在地铁里和火车站购票处接到了两位老乡文友的电话长达二十余分钟, 虽然惜惜临别之情溢于言表, 但我依然决心已定,踏上了归乡的路途, 因为谁也体会不到我归心似箭的感觉,谁也阻挡不了我对家乡一草一木牵挂的匆匆脚步……送女儿上学的这次上海之行,已过去有几天了,但一路上的所见所闻一直在脑海里翻腾着。

去苏州打工大嫂的艰辛;两个儿子没结婚的大哥;妻子的细心周到,女儿的懂事乖巧;还有车站遇到的那位年轻人的热心相助;芳芳旅社的老板善解人意等等。

桩桩件件,无不让我深感日子的不易,活着的艰辛;感恩这个社会好人常在,原本善良;珍惜妻子的贤惠,女儿的争气,更加明白作为一个男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勇气与拼搏!

一路风雨一路情,人生无处不彩虹。

祝愿女儿在今后四年的大学生涯中,披荆斩棘,学业有成,未来可期。也期待我们家的日子芝麻开花节节高,一天更比一天好!


作者简介

僧世波,男,农民,1972年冬出生于美丽的灞底河东畔——灵宝市川口乡横渠村。虽说初中未毕业,但却怀着对文学的无限挚爱与满腔热情,利用农闲之余,笔耕不辍,潜心创作。先后有幸得到我市作家杨光武、杨丰烈、李金霞等老师的面授与远程教育的指导与鼓励,近年来,拙作多见于网络媒体,偶见于纸质传媒。最欣慰之处是2014年秋曾在市二中杭荣贵老师的亲自指导下参与过《横渠村志》的编写。2016年10月被吸收为灵宝作家协会会员。



更新:2021/10/3 6:20:31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2023年,和谁在一起,真的很重要:请一定与有野心的人为伍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前20%的富人,穷人其实是大多数人的宿命,你,我,还有大部分人最初都是没背景没资源也没钱的穷人。穷人的人生,没机会逆风翻盘么?当然...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