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温州三问:重新发现“教学”
作者:何捷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2457次 评论:0


何捷、闽江师专福州教育研究院

       高峰博士著有幸福教育三部曲,分别是《重新发现儿童》《重新发现学校》《重新发现教育》。我是一线教师,发现儿童,何其难也。哲学上,儿童这一概念是一项“发明”;发现学校,并非我的经历所能及;发现教育,我更希望脚踏实地从力所能及做起。作为一线教学,我希望重新发现“教学”。

       每天在教学,为什么要重新发现呢?能有新的发现么?

       故事源于我在温州执教四年级的绘本写作《我家是动物园》。课后,一位王老师发来微信,争论的焦点是——此课适合四年级的孩子么?这一问题看似温柔如水,其实已是全盘否定。王老师结合此课写作训练要点“人称运用”,提出三个本体色彩极为浓郁的问题:小孩喜欢吗?小孩需要吗?小孩有发展吗?争论的结果是,我回复短信:好好思考,觉得您说的有道理。我准备在三年级尝试;也准备调校教学目标,将写作中的“联想”做足,使它更适合四年级小孩。为了纪念这次可贵的争论,我将其称为“温州三问”。

       很幸运,也许是我的亲和,使得许多一线教师爱听课后愿意真诚对话,敢于向我发难,促使我深度、切实的反思。就在这样的沉迷于执着与外力推动中,让我重新发现了“教学”。教学,就是我们对小孩在课堂学习空间中诸多问题的理性回应;教学,正是哲学上所谓的“阴谋”,让小孩从盲目的现实中逃离,转而进入有序的思考,有逻辑的发展,有计划的成长。这里有一个关键词叫“计划”。在经济学中,计划可能被我们认为一种阻碍,可在课堂教学中,计划是妥妥帖帖的保证,是课程的标志。教学,作为一种哲学存在的,“温州三问”就是指切核心的终极拷问,是重新发现所需要的激活启点。

       先说小孩喜欢。喜欢,指向教学的形式。千万不要小看“形式”,绝对不是鸡肋。喜欢是小孩接受教学的前提,是小孩在课堂上探索的诱因,同时也是他们获得进步的动力。所以,重新发现教学,从建构教学形式入手,让课堂越来越被小孩所喜欢,就是改变的出路。江苏的李吉林老师的情境教育,之所以经久不衰,也正是因为这一教育主张创设了儿童喜欢的情境,让教学被小孩从心里接受。如果你的教学技艺不够精湛,那么就做一种小孩喜欢的教学,让人喜欢,本身就是一种诱人的美德,与教学联姻,更值得一生探寻。

       第二个关键词是需要。小孩的需要指向教学内容的设定。爱因斯坦“离开学校后所剩下的才是教育的结果”环绕在耳,到底要教给小孩什么样的知识呢?什么样的教学内容是小孩所需要的呢?什么是小孩走出学校,走向未来生活能够用得上的呢?我们从戴维˙伯金斯的《为未知而教,为未来而学》一书中找到答案。倘若在课堂上传授旧知识,旧经验,那就是用教学阻碍儿童的发展;教给小孩获取知识的方法,提升他们面向未来的能力,就是一种负责任的教学态度。教学,务必取法乎上。在温州课例中,王老师认为我应该做出调整修改的核心,就是在于我的教学重心是“陈旧知识”。在小孩的一二年级阅读教学中,第一人称、第三人称,已经接触并基本掌握,此时再教,学习没有增量。经过翻阅一二年级教材后,我心悦诚服接纳了。思考也由此而生:写作教学,更为重要任务的是什么?我想,细碎的所谓写作知识点是讲不完的,也是难以排列成真正前后连贯,相互衔接的序列的。教学,在有限的时空中,着力要引导小孩在发现语言规律的基础上,通过形式多样的实践去验证语言规律,在表达中用上、用实、用活这些规律,同时在运用中将新认知的规律融入自己的表达系统,成为属于我的新的表达图式。而这一图示不是固定的,随着环境的变化,能够开放,能自己生长变化。所以,不要把“图示”变为“格式”,不要封堵不断发生的同化和顺应,

       最重要的是小孩的发展。其实关注小孩在课堂教学中有没有发展,靠的是评价理念。有什么样的评价观念,就看到什么样的发展变化。加雷斯·B·马修斯所著《童年哲学》一书中,从哲学角度阐述对儿童的认识与评价,对重新发现教学具有很好的参照作用。用哲学的视角评价教学,你回看到更为稳定的发展真相。第一,不能根据某种标准作为儿童是否成长的假定。也就是说老师心中既定的评价标准是无法应对儿童鲜活多样、生动变化的成长。因此,要不断地根据现场生产的学情,随机的调整自己衡量评价的尺度,在发展中看到儿童的发展,在变化中捕捉到成长的信息。“温州三问”中,王老师也正因为发现这一点而产生思考,实在可贵;第二,清新、创意以及想象,是最值得欣赏的,训练有素和严谨缜密的逻辑虽然非常重要,但相对于儿童而言,更需要一种灵动,童趣,天真。所以,服务与小孩语言发展的教学,可能要少一分对言语训练的苛求,对缜密逻辑的把控,更多一份对童言稚语的欣赏,对童真浪漫的感悟,对天真奇幻的理解,对无邪纯洁的崇拜。第三,马修斯认可笛卡尔“重新开始”的哲学理论,认为评价儿童的发展,应该放弃所有的成见,完全可以从新开始。所谓“新”,正在课堂教学领域中可以理解为“眼前的实在”。这似乎在要求老师要有自我否定的勇气,更准确说是超越自我的智慧。

       重新发现教学,我还有“三不”提醒。教学不能想当然,不要自以为了解儿童,不要试图用自己所熟悉的方式去应对。温州案例中,我以为可以进行人称切换进行写作练习,就是因为欠缺对学情的完整了解而架空课堂了。可见,那种主张完全自主,极端强调小孩在课堂上的学习主体,“一切都看小孩的行动”的口号是伪教学,至少说是故意混淆“教学”和“自由学”的界别。教学,不能漫无边际地放任自流,没有规划,没有规律,想到什么就教什么,被小孩牵着走,更准确的说是被个别小孩牵着全班走,对群体而言是不负责任的。你所一味地额学情,可能就是“发言者”的学情。并非任何知识与技能都适合用自主探究、合作学习等方式获得。教学原本就是有计划、按步骤、有序列的推演。

       斯波克医生著有《你家婴儿的发展》一书。其中说到:“没有什么比观察儿童的发育成长更为迷人了。每个儿童的身心都在一步步的重演人类的历史,他们非常严肃认真的对待游戏规则,因为人类的祖先也许就是在发现组成更大的群落比游走于森林中的独立更好。”中国人大的郑也夫教授著有《神似祖先》,他的进化论观点和斯波克的复古崇拜有相关相似之处。重新发现教学,不如从“崇拜儿童”开始,也讲究在教学上“神似祖先”,让教学符合小孩生长的规律,适切小孩成长的需要。

       如果要教,就从温州三问开始:小孩喜欢吗?小孩需要吗?小孩有发展吗?

拓展阅读

何捷:缩句,扩句,请从试卷中永远消失!

只要提及缩句,老师头皮发麻,小孩眼神发呆。两个字好像恶魔,盘踞在语文试卷中,把分数吞噬不算,还要在我们的心灵打上深深的烙印——笨蛋!这都不会!

如若不信,请听题:他们终于明白了鸟儿作为天之骄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教师们有兴趣则请尝试。你的答案未必能获得满分。试想,连教师都未必能准确作答的题目,为什么要为难小孩?不知从何时起钻营到试卷中的“古董级”考题,为什么还不彻底消失呢?

它的存在,可以看作测试评价落后的标志。

很巧的是,期末下校听课老师的复习专题课。课题就是《缩句和扩句》。看来,这如梦魇般的缩句和扩句,不但让小孩谈及色变,更让老师忧心忡忡,以至于要专门开设一节复习课来针对它。这节课,上得还真不错。老师先总结缩句的几个简单、易操作的原则。例如,去掉“白”字旁“的”字前面的词语;去掉量词;去掉方位词等等。之后立刻给了许多缩句练习,要求立刻用“法宝”练习。练习之后自然是讲评,看得出小孩真的有提升,做题的差错率越来越低。

像这样的专项专题复习课,在一线教学中几乎可以说是每天上演的家常课。这节指向《缩句和扩句》的专项复习课有存在的价值吗?问题引起我的思考。想想就有意思,明明存在,却如此怀疑。

回答是肯定的——当然有。

第一,作为独特的课型,它因无可替代的“实践性”特征而独立存在。区别于日常上的阅读课、写作课,这是针对性极强的专项实战型课,训练意味浓厚,本身就具有课型研究的存在价值。很多在教师的“一亩三分地”中演绎的课,看上去拿不到公开课的“台面”,但却有着可贵的研究样本特质。第二,此课的上法独特,确保有效性,可以给许多无效拖沓的语文教学当头棒喝,诸多启发。例如,老师先讲缩句的各种“法宝”,然后立刻让小孩练习,并且提供不同类型句子,对应使用不同“法宝”,进行有意识练习,之后再进行当堂讲评,这样的流程几乎确保了百分百掌握,有效教学就在程序中体现。流程中的教学切换,类似数学课,让语言文字要在具体的运用过程中提升。第三,有助于考试提分,一般情况下,缩句、扩句每道考题都占2至4分,这样的训练课性价比 极高,40分钟有可能为每个小孩提升4到8分,不管怎么说都具有诱惑力。

反过来想,此类课真要大有存在意义并得到推广,简直让人害怕。这样的教学内容让语文教学“无家可归”。首先,“缩句”“扩句”作为句式考察题型,本身就不具备存在感。考察目标、训练过程、结果评价,这三大指标都不明确。P·L·史密斯、T·J·雷根所著的《教学设计》中,确认教学存在的三要素“我们到哪里去?”“我们如何到达?”“我们怎知是否到达?”在这里无法得到体现。没有人能说清“为什么要让小孩练习缩句、扩句”?有的说,缩句可以训练语言表达的归纳能力,能培育简洁的语感,让表达变得简练、干净。眼睁睁看着那么多缩后的句子读不通,存在语病,难道说这就是我们要的“简练”?更不要说答题过程净是毫无意义的删减剥离,如同猜谜押宝碰运气。练习扩句则为典型的闭门造车与异想天开。让句子在不顾及合理性,缺乏语言个性的前提下一味叠加形容词,进行“过度装修”。这样的训练和语言文字能力发展的本质背道而驰,还会形成肆意造假的表达意识。其次,一节课密集地进行枯燥的训练,欠缺语言应有的温度,情感,缺乏表达态度与价值认可的融入,在接触语言文字的过程中让审美意识逃离,如此缺损严重的“训练”,是对母语的糟蹋。倘若在复习时大量集中进行此类训练,有可能导致整个学期建构的语文素养瞬间被腐蚀,辛苦付之东流。最有意思的是,老师所交给的所谓“法宝”,并不是万用,万能,万应的。回到前文的那句话“他们终于明白了鸟儿作为天之骄子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大家想出来该如何缩才正确了么?想好的请留下你的精彩答案吧。有胆量携带你的答案参加考试并获得满分么?要知道,为了检测出训练的结果,甄别出语言表达水平的高低,考题刁钻的时候,阅卷老师都争论不休。

思考结果如此矛盾是或好笑?莞尔之后,我们应更加清醒。“课”有意义,然而“题”没价值。所以,我的观点比较简单且直接:

缩句,扩句,请从试卷中永远消失!

 
更新:2017/1/16 7:10:53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2023年,和谁在一起,真的很重要:请一定与有野心的人为伍

因为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前20%的富人,穷人其实是大多数人的宿命,你,我,还有大部分人最初都是没背景没资源也没钱的穷人。穷人的人生,没机会逆风翻盘么?当然...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