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经典微小说:《 情谎 》 看完久久不能平静……
作者:佚名 来源:散文 点击:995次 评论:0

市第五医院住院部一间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了,走进来一位拎着个蓝色布兜的老头儿。他头发雪白,清瘦的脸上带着笑容。他走到一位半躺着的老妇人床前,那老妇人脸色发黄,满面倦容。看见老头儿,她的眼睛里闪出一丝光亮。

老头儿在床前的方凳上坐下,轻声问:“今天上午怎么样?”老妇人有些吃力地动了动身子,回答:“还行,打了一针。”“这就好。”老头儿说着,从蓝布兜里掏出一个饭盒,打开,饭盒里一边是黏糊糊的小米粥,另一边是油汪汪的鸡蛋炒青椒。

他把饭盒递给老妇人,站起来扶她坐直,又从上衣的左兜里掏出个不锈钢勺儿,在衣襟上蹭了一下,递给老妇人,轻声说:“吃吧。”

老妇人望了望老头儿,有些心疼地说:“以后你在家吃完了再给我送饭。你看,你这阵子也瘦了许多,脸色这么不好,你要多注意身体呀!”

老头儿一摆手:“半辈子都是你给我做饭,退休了,我也给你做做饭。嘿,将来官司打到哪儿咱们也是两不欠,再说,我的身体比你可强多了。”

老妇人舀起一勺粥,才送到嘴边,忽然又想起了什么:“我说,英子怎么样了?”

老头儿的脸上立刻显出兴奋的表情:“你不说我差点儿忘了。”他从兜里掏出一封信,递给老妇人,“这孩子有电话不打,尽写信,她好着呢!”

老妇人接过信展开,一个字一个字柔柔地念出来:


亲爱的妈妈爸爸:

非常想念你们。这段时间我忙得不亦乐乎,刚从济南回来,又要去深圳。整天开会啊、研究合同啊,可就这样,我还是胖了,都不敢上秤了,真没办法。

妈妈爸爸,看来只有过一段时间才能回来看你们二老了。现在通讯工具很发达,可我却不愿‘言而无信’,我觉得用文字更能表达我的情感和思想。

爸妈,你们要保重。

                      想念你们的女儿英


老妇人看完,眼睛里充盈着泪花。她把信折好,放在枕头底下,体贴地说:“别让她回来,更不能让孩子知道我得了这么重的病,她会伤心的,请假回来也耽误工作。”

老头儿叹了一声,说:“孩子就像小鸟,长大了就要飞,咱们也不能把她拴在腰上啊!以后你感觉好点的时候,给她写封信,报个平安。”

老妇人流露出伤感的表情:“也不知我这病能不能好哇,只怕是一天不如一天。”

老头儿倾过身子,伸手把已流到老妇人眼角的一滴泪抹掉:“你呀,想到哪儿去啦,你不好,我怎么办?英子怎么办?我们可不许你有个三长两短;再说英子都二十好几了,以后结了婚,还要让你给看外孙呢!”老妇人笑了。

“吃吧,一会儿凉了。”老头儿把饭盒再次捧给老妇人,催促着。

老妇人吃完饭,老头儿站起来,一边收拾饭盒,一边轻声地叮嘱:“你休息一会儿,晚上我再来看你。”他扶着老伴儿躺下,给她盖好被子,朝她笑笑,才轻手轻脚地离开了病房。

老头儿出了门,从病房门外的休息椅上拎起一个绿色的饭兜,匆匆地下楼,坐上了公共汽车。两三站后,他下了车,走进了车站边的市第八医院。

上了三楼,他在一个病房门口站住,把刚才那个给老伴儿装饭的蓝兜子放在门前的椅子上,定定神,脸上露出微笑。然后他轻轻地推开门,先向房里其他病人友善地点点头,接着走到一位二十多岁的姑娘的床前。

这姑娘面色憔悴,头发有些蓬松。老头儿把绿饭兜放在床头柜上,一边打开一边说:“这些天,路上总是塞车,饿了吧?”他边说边往外掏饭盒。饭盒也是饭菜分装式的,一半是大米绿豆粥,一半是冒着热气的黄瓜炒肉片,还有一个咸鸭蛋。

姑娘挣扎着想坐起来,老头儿忙伸手小心地扶起她,把她身后的枕头挪了挪,让她半躺着。然后,老头儿从上衣的右兜里掏出一把花瓷勺,在衣襟上蹭了一下,递过去。姑娘看着饭菜,脸上露出为难的表情,说:“我不想吃。”

老头儿的目光里立刻流露出责备的神情:“人是铁,饭是钢,不吃怎么能行?这都是你小时候最愿意吃的,有了病,一是吃药,二就是吃饭。”

姑娘顺从地接过勺子,一边慢慢地吃,一边问:“我妈挺好吧?”

“好,好。上午我把你写的信给了她,她看了说:‘这孩子又胖了,以后看谁要她。’你妈呀,也忙得很呢,天天早上都出去扭秧歌,那身体棒得连我都赶不上啦。对了,她说过两天给你写信。”

姑娘脸上显出一丝苦笑:“爸,你多陪陪我妈,她身体不好,千万别让她知道我得了这么重的病,她会伤心的。等过几天我再给她写信。”她又看了看父亲,“爸,你也瘦了,你要注意身体呀!”说着,一颗泪珠从姑娘的眼眶里流了出来。

老头儿伸手给她轻轻擦去泪水,边撩起垂在女儿那失去血色的额头上的一缕黑发,“你别想那么多,一心一意地看病,人没有过不去的坎。等吃完饭你睡一会儿,晚上我可能晚来会儿,你王大爷找我有点事。”

从女儿的病房出来,老头儿拎上两个饭兜,像来时那样匆匆地下了楼,又上了公共汽车。过了三站,他下了车。这里离他家很近,但他没有往家的方向走去,而是走进了相反方向的市第十医院。

扶着楼梯上了二楼,他轻轻地推开一间病房的门,走进去,像瘫了似的躺在一张病床上。不一会儿,医生走进来,给他挂上了吊瓶……


作者:佚名,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本平台目的旨在于分享,尊重原作者,侵权立删。

更新:2021/10/18 5:30:12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