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八一节】毕生难忘 军旅生涯
作者:fengyefy 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857次 评论:0

——灵宝市解放战争、抗美援朝老军人军旅生涯回忆


   我从小就喜欢玩枪,一心想当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但是,最后仅当了一名民兵。对军人的崇敬之情,永远没有减退。最近采访了几位老军人,更进一步理解了军魂。


打不死的战斗英雄——焦胡路

我是中国人民志愿军67军199师595团2营5连某班副班长。1953年7月13日,在金城战役反击桥岩山战斗中,由于表现勇敢顽强,带领部队完成任务,荣立三等功。连长说:“打不死的胡路,荣立三等功也不亏。”

记得那次反击桥岩山战是夜晚进攻。我个子大、有劲,是机枪手。一直打到半坡上,发现敌人工事有三个重机枪火力点,打得很厉害。呼噜噜子弹打过来,咱的人呼呼倒下一大片。

连长命令:“胡路,想办法把敌人火力点打了!”

我迅速寻找射击点,瞄准以后,“突、突、突”三发子弹打出去,敌人的一个火力点不冒火了。我掂起机枪就走,连三分钟都没过,炮弹就落到我打枪的地方。

这个火力点消灭之后,连长又命令:“打下一个!这一枪打了,我回去给你立功!”

弹药手随时跟着我,仅有几分钟,我就找到射击点了。我还是三至五发子弹撸完,掂上抢就走。随机,直射火箭筒炮弹,就落到我打枪的地方了。

敌人两个火力点,被我消灭之后,连长一看是机会。喊叫着:“冲啊!”

咱们的人呼噜一下就冲了上去。敌人,投降的投降,逃跑的逃跑,乱作一团。敌方高音喇叭还吆喝着:“无条件投降,一枪都不打。”

战场上,看到一茬子战士倒下去了,我觉得咱的人,死得老可怜。我们连一起来的19个老乡,只剩下3个。一个人要押送十几个俘虏,很危险。到半路他们一哄而上,把咱害了也防不住。所以,我一看见敌人,就非常狠。弹药手死了,没人背子弹。我扔了机枪,拾起冲锋枪,瞄准俘虏。一个活的都不要,一梭子弹打死十几个。

一个敌人钻在碉堡里,腿露在外面。我先用朝鲜话喊他出来,他不出来。我又用美国话喊他出来,他还不出来。我掂着冲锋枪照着他的腿,“突、突、突”打过去,腿上的骨头扦子都露出来了,那血呼呼往出流。我说:“看你没死吧。”他在里头哭着爬出来了。

   接下来是活着的志愿军战士,整整埋了三天战友的遗体。一个人一天要埋10个。到山顶把遗体背下来,再挖坑埋。遗憾的是匆匆忙忙埋不好啊。埋了以后,给脚头树立个木桩,写上家庭地址、姓名和部队的番号。

这次战斗,我消灭了敌人两个火力点、打死几十个敌人,掩埋了30多个志愿军战士的遗体。尽管立了三等功,但我也觉得不亏。因为我违反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受访人灵宝市寺河乡新村87岁焦胡路口述,采访人杨丰烈记录整理)

屡立战功的连队文书——闫文英

1951年4月,我响应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伟大号召,应征入伍参加中国人民志愿军。10月份过鸭绿江进入朝鲜新义州,然后,徒步行军28个黑夜到达三八线。

白天,敌人的飞机打得厉害,在天上呼来呼去的。飞机俯冲,这一下是两排重机枪,六发火箭筒炮弹,两个炸弹,再下去是汽油弹。敌人这个汽油弹不是直接落到地下燃烧,而是在空中爆炸,整个火球,覆盖下去。

因此,志愿军白天不敢行军,哪个山大,就住到哪个山沟里面,拱到山窝里,这样敌人飞机看不见。

老乡段权立和我是战友,我俩用竹扁担着行李。

行军走路很辛苦,脚上打那泡,没有办法治。都是弄针线穿透,绑住。往出流水,疼得很。

到达三八线后,正式编入志愿军67军199师596团3营7连,在据前方四五十里的新高山训练一年多。因为我是完小毕业,有点文化,组织上分配我学手风琴,两个月后回到连队,我积极组织并参加部队文化娱乐活动,并不顾个人安危,踊跃参加灭鼠防疫行动,荣立三等功。在一次慰问演出挖战壕时,子弹打来,手风琴的箱盖都被打了一个洞。

反击桥岩山战斗打响后,我被分配在团绑扎所,从事伤员登记救治工作。战斗结束后,在部队修筑防御工事、屯兵、屯粮、屯弹工作中,能够吃苦耐劳,认真负责,成绩显著,尤其在大练兵中工作中,主动学习训练科目,热心帮助别人,开展包教保学、思想互助,带动大家开展跳舞,取得了推动作用,又荣立三等功。

53年10月,回国后在山东所属部队参加基地建设,担任三营重机枪连文书,并且入了党。直到57年复原,我的军旅生涯虽然平凡平淡,但屡立战功,也受到朝鲜政府的嘉奖。

(受访人灵宝市阳平镇北社村86岁闫文英口述,采访人杨丰烈记录整理)

守望军魂的观通兵——马克荣

在我的军旅生涯中,说不上嘴的是顶在头上的屎盆子——在国民党知识青年军服过役。也正因如此,才有机会参加解放军,真正体验了我军军魂的魅力。我由衷地感谢党和政府、人民军队对我都不错。

在我家保存的中国人民解放军十四军司令部、政治部颁发的喜报中,是这样写的:“马克荣同志在一九四九年伟大胜利的战争中,忠心耿耿为民服务,获得光辉成绩,被评为中功。除颁予该同志奖状外,特此驰报庆贺光荣!”

四五年的元月份,我参加了国民党的知识青年军,在二○四师师部当通信兵,师长叫覃异之。解放军过江后,把我们团歼灭并整编。

这是我军旅生涯的一个转折点。从农村娃到国民党兵,又从国民党兵到解放军战士,掀掉了屎盆子,戴上了新光环。非常凑巧,收编我们的就是当年解放我们阌乡县的那个部队。连长、指导员都是山西人,非常喜欢我。

国民党部队讲的是三民主义,虽然好听,但是行不通,国民党兵一进村,老百姓男女老少跑得溜光;解放军的部队讲的是党的知识、南昌起义,执行的是三大纪律八项主义、官兵平等。部队到一个地方,老百姓都欢迎。为什么都讲保家、卫国、为民,只有解放军做到了真正为人民?我想,这就是我军军魂的魅力吧。

在解放军的部队里,我被分配在炮兵团的观通连里学习无线电,后来当干事、学习炼桐油、管理连队的账目,年年都因为学习、营建等工作立功。我还把在我国民党部队攒一个金镏子捐给了抗美援朝。人民军队为人民的的军魂,对我的一生和家庭影响很大。复员后负责管理的兴修灵口水库和窄口水库的账目,我都做到了“不拿群众一针一线”,光明利落,堂堂正正地做人。

(受访人灵宝市阳平镇郎寨村93岁马克荣口述,采访人杨丰烈记录整理)

机智灵敏的通信员——薛富举

1951年我参加志愿军入朝后,被补充到驻扎在桥岩山的志愿军199师596团。

训练了半年时间,7月13日,晚上8:00开始进攻。天下着小雨,流的水都是红的。

我当时是营部的通信员,上对团部,下对连队,拿上命令,就得走人。大部分都是口头命令,有信封的则要保密。

到了黑半夜,要往前方送信。写的是纸条子,紧紧地揣在手里。安徽一个战友,比我早一年参军,我俩送完信,准备到天明再回营部。就来到一个坑道,坐湿地,靠湿墙睡觉。天明后,在收拾其它物件,他先走了。当我赶到山头子时,我见他负伤倒地,说“撵”。我说“没有人撵啥?”他大腿流出的血,都凝成黑块子了。我拿出救急包给他包扎。又见他帽子有个窟窿,头也负了伤,没有流血。昏昏洋洋,大脑不清。我判断是中了敌人的冷枪。正好下来一队接房的友军,我说:“我的战友负伤了,借借你们的救急包。”来了卫生员,手快得很,眨个眼就包扎好了。我背起他艰难地往前走,发现了班长后,我说:“班长,班长, 梁炬昇负伤了。”班长叫来担架,抬走了他。停了一会,抬的人拐上来了。我说:“你们咋回来了?”他们说:“人不行了。”放在半山腰,由专门打扫战场的人负责安顿牺牲的、负伤的。

送信的路上,经常遇到敌人迫击炮扫射,就没有反应的机会。有一次叫我给司务长送信。大方向知道,具体在哪个山头,咱说不清。刚刚下山,那榴弹炮打过来。我就不理它。因为我都摸索下经验了,什么声音离得近,什么声音没事情。头发炮弹打过来,“吱——,吱——”,我没有理他。紧接着第二发炮弹“!吱!”,我就赶紧趴到。石头瓦块就飞在我身边不远处,满天都是。又跑了两步,第三发炮弹又打过来了,离得也很近。我闪过那个山梁,算是安全了。事务长正在下面。收到信,开个条。我拐回来时,大摇大摆地走路,敌人也没有打。

打仗,接触炮火多点,肯定危险;送信,来回跑,危险性也很大。就是不打仗,送信也不安全。有时间,距离敌人不远,在二线,来回跑。通信班条件比较高:机动、灵活、纪律性强,跑得快,传达口头信,说话人能听懂。大部分是一张纸,叠成米字芯。打仗送信,跟吃饭一样,很平常。天天就是这个工作,也能做出非凡的成绩。1952年6月27日三等功的功绩摘要是这要描述的:“行军中不叫苦,克服困难完成任务。品行老诚,积极肯干,服从性很好,对同志上和下睦团结人,战备用兵中努力钻研学习,任通讯员测验中考中第一。并能经常帮助别人进步,在生活中一贯艰苦朴素吃苦带头。任何工作都能完成任务。”

   (受访人灵宝市豫灵镇坡底村,85岁薛富举口述,采访人杨丰烈记录整理)

 

南征北战的战斗员——田恩子

   伏牛山游击战、淮海战役、解放大西南、两广战役,我都参加过,枪林弹雨中,背包、粮袋都打透了,我不仅没有受过伤,还立过几次功呢。

说起我当兵的故事,还真有点滑稽可笑。旧社会,我家相当困难,十几岁离开了父亲。平时,靠给别人干个活、跑个小路挣点饭钱。1948年秋天,桑园村国民党地方保安团叫我去游口送信,说是天黑没人了再去。信的内容大概是要游口保安团提防从卢氏山上过来的解放军。

那晚,解放军陈赓兵团38军50师64团3营8连的战士把游口保安团十几人活捉了。因为,不认识保安团的人,就把信交给了解放军。解放军穿的是便衣,见我是小娃子,知道不是保安团的人。天黑了,我也不敢回家,就跟着押送保安团的解放军,连夜去了卢氏。解放军一调查,保安团有正副班长,还有雇佣的人。有的人打发走了,有的人没有打发走。我就这样留下来,参加了解放军。

解放军在伏牛山打游击很辛苦。黑了走路、爬山、过河,不管好赖饭都吃,连树木叶子也吃。逢年过节,风雪雨天,解放军才弄大事,一仗一仗接着打。卢氏管道口和灵宝虢略镇我都打回来几次。我参加过第三次解放栾川抱犊寨的战斗,我是小娃不给抢,发的是土造的手榴弹,协助主力部队挖战壕,背门门扇,修工事。

参加淮海战役大会战的行军半道上,我团突然接到了新命令:把守黄河铁桥,阻击新乡南援之敌国民党40军。兵力悬殊很大,我军下的都是地雷,昼夜站岗放哨观察敌情。守了一二十天,敌人坐飞机跑了。接着又开始收地雷,继续参加淮海战役。战役像席卷竹箥子一样,不分白天黑夜地来回拉锯——行军打仗。

渡江战役时,我们是从安徽省望江县过江的。过江真不容易,江岸大船都撤走了,船少、人多很艰难。江南交通壕都掏了几百里,上面是铁丝网。江岸上什么炮都有,照明弹打过来,比月亮都明。

我和两个老兵冒雨去找船,寻向导。我们看见一户人家,我踩在战友身上,翻墙进去,悄悄打开门。给老百姓说好话,说是问路,寻船,带路。结果,老百姓穿着蓑衣,戴着斗笠,给我们找到了船。我坐的那艘船还有牲口、重机枪。当船行到江中时,天空的流弹铺天盖地咚、咚、咚打在船上,打在江里。这船打翻了,打散了,那个船跟上了。江水掀起巨浪,船头抬起几米高,飘来晃去。人和牲口就栽到江里了,什么都看不见。幸亏周围前后都是船,百万雄师过大江的阵势,敌人根本阻挡不住。好不容易过了江,听前方说:“南京解放了!”

后来,我随部队解放大西南,参加两广战役,南征北战,多次立功。

(受访人灵宝市阳平镇桑元村,89岁田恩子口述,采访人杨丰烈记录整理)


更新:2020/8/1 7:49:17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百年名校】走进北京二小 点缀教育生涯

北京二小,始建于1909年9月19日,时名为京师女子师范学堂附属两等小学堂。如今,61岁的我,虽然已退休,但能够有幸地走进北京二小,快乐点缀教育生涯,则是人生...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