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情偕境共 醉以心随——古人饮酒诗摭拾
作者:吴同和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264次 评论:0

【作者简介】吴同和(1941—),江苏兴化市人,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秀教师,湖南省舜文化研究会理事,舜文化研究基地特聘研究员,湖南科技学院客座教授。

古往今来,大官小吏、雅士文人,逢喜怒哀乐、遇升迁贬谪,辄呼酒买醉,吟诗抒怀,绝妙好诗遂不乏累累:曹孟德“何以解忧,唯有杜康”,陶渊明“一士常独醉,一夫终年醒, 醒醉还相笑,发言各不领”,李太白“解我紫绮裘,且换金陵酒。酒来笑复歌,兴酣乐事多”……均发自心志而形诸纸帛,情偕境共,醉为心随。披读这些华章佳作,审美愉悦而外,亦可了悟诗人心境,获得更多的理性思考。

李白(701—762)豪侠孤傲,嗜酒好月,人所共知。五代王定保《唐摭言》有“李白着宫锦袍,游采石江中,傲然自得,因醉,入水中捉月而死”一说,但他并不是那种“只愿长醉不愿醒”的消极入世者,也没有“一醉解千愁”的动因;他深谙“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的哲理,酒月二物自然也成了他性格的象征。

金陵酒肆留别

唐·李白

风吹柳花满店香,吴姬压酒劝客尝。

金陵子弟来相送,欲行不行各尽觞。

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

江南水乡,暮春季节,东风骀荡,杨柳依依。诗人即将离开金陵,入店独酌;金陵子弟闻讯,纷至沓来,尽地主之谊,表惜别之情,于是主客“各尽觞”,愉悦非常。此一别,既无泪花,也不见哀愁,甚至连牢骚都没有;只有醉而不醉,不醉而醉的快意。醉于酒,醉于情,抑或醉于春?只觉得畅快淋漓,温馨可人。令人不解的是,杨花柳絮,并无香与不香可言,但诗人居然能嗅到“满店香”,酒香,店香,还是人香,心香,谁又说得清呢?事实上,有“吴姬压酒”,恐怕连神仙也站不稳了,何况是须臾离不开美酒佳酿的李太白呢?加之“金陵子弟来相送”,人气极旺,热闹非常,主客“尽觞”,众人皆醉,也在情理之中。诗人豁达轻快,洒脱飘逸之形象跃然纸上矣!

同样是饮酒,柳宗元(773~819)心绪迥乎不同。元和年间,谪贬永州,形成了复杂多维的“永州心态”:求面圣,冀复出,常与僧人、道士交游,移情幽远,借酒消愁。故其去国怀乡之感,伤春悲秋之情,喜怒哀乐,忧恐悲戚,俱在眼底,全在杯中,又都在笔下也!

法华寺西亭夜饮

唐·柳宗元

祇树夕阳亭,共倾三昧酒。

雾暗水连阶,月明花覆牖。

莫厌樽前醉,相看未白首。

法华寺可谓“净土”,“其高可以上,其远可以望”,骋目神游,随心所欲,遐思迩想,绝然远尘。能与高僧道友在此“倾壶而醉”,“放怀吟诗”,可暂时解脱,甚至忘我。盖酒中有诗,诗中有情,情中有我也!我等沐浴着夕阳,端坐于法华寺西亭,已远离尘嚣,难得一时清净,此刻把酒推盏,何其快意!放眼处,雾色朦胧,水漫台阶,月光皎洁,花影斑驳,不醉不归之豪气倏然而至,原来我们正年富力强,何须言愁呢?此乃悟禅之语啊!

这首诗,赋比兴浑然一体,文字虽平淡简朴,思绪却翻滚渐高,可谓绝妙。如“莫厌”二字,厚重而富张力:呼应首联,抒发内心深处情愫,承续结句,大有豪气干云之贮积。

李觏(1009~1059),北宋哲学家、思想家,出身寒微,但能刻苦自励,奋发向学,他诗名不高,但一首《忆钱塘江》,却传扬天下。

忆钱塘江

宋·李觏

昔年乘醉举归帆, 隐隐山前日半衔。

好是满江涵返照, 水仙齐著淡红衫。

黄昏之时,夕阳西下,一半已隐,一半衔山,亦真亦幻,婆娑迷离,声色动静可感,耳目心神皆欣。黄昏时,朵朵晚霞,有如众仙姑班师天廷,凌风飘举;江面上,点点白帆,宛若美少女身披红衫,踏浪而行。诗人于醉眼朦胧之中,似见水中仙子穿上了淡红衣衫,凌波微步.翩翩起舞:此刻,幻觉与直感、醉意与真情,已无法分辨。幻境乎?醉眼中之美景也!

这首七绝,以“醉”为诗眼,统摄全篇,工摹形摹声摹色,描醉景醉意醉情,想象奇特,譬喻奇巧,虚实相间,真幻相生,思与境共,情与景偕。大有令读者“官知止而神欲行”之奇效。

唐温如,晚唐诗人,一说元代人,待考。生卒年月及事功不详,生平极少写诗,《题龙阳县青草湖》(原题作《过洞庭》)为传世之作。

题龙阳县青草湖

唐·唐温如

西风吹老洞庭波,一夜湘君白发多。

醉后不知天在水,满船清梦压星河。

全诗真幻相济,虚实相生,诗意浓,醉意浓,描摹而外,另有所指。

如“西风吹老洞庭波”之“老”,便颇耐玩索:一曰西风甚烈,彰显“洞庭波涌连天雪”之美景;一曰秋色已浓,以洞庭之秋波遥对霜天之落叶,哀叹岁之将尽,“老”而归根之轮回;一曰湘君须发皆白,亦“老”而无能,蕴宏图大志无从施展,空余苦悲之伤悼;一曰“滚滚长江东逝水”,永不回头,寓岁月不再,壮志难酬之幽思……说白了,西风吹老洞庭容貌,时光吹老人生韶华;现实残酷,万般无奈。

于是借酒解闷,于是醒梦不知:朦胧间,觉“(云)天在水”, 泛舟洞庭,若银河横渡,竟忘忧以乐;尽觞就枕,悟“梦压星河”,疑清梦压船。但是水怎么会在天,船如何载得了“清梦”,“清梦”又怎么“压”得了星河呢?诗人所创设的意境,虽无比美好,却缥缈虚无。而这“幻中之幻”的奇景,足以启迪读者对生命时空生发更为深沉的理性思考。

这首七绝,曲折回环,充满浪漫主义色彩。诗人穿越时空隧道,舒展湘君传奇,刻画自我形象,赋予多维情思。忧恐愁闷伤痛苦涩,诸情皆蕴其中,故觉“满船清梦压星河”之不堪重负也!

源自:《中学生阅读·高中版》2011年第Z1期


更新:2019/5/12 6:13:49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灵宝电教】从智慧教育的“智”到人工智能的“能”

灵宝,我的家乡。退休前,最后一次落脚点是在灵宝六小的第三次听课、调研——2019年3月15日《【组图】书院六小听课随感》。退休后,第一次公开在灵宝露面,是时...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