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教育应该让谁“满意”?
作者:fengyefy 来源:教师博览 点击:91次 评论:0
   现实中的“人民”由无数个利益、价值、文化、素养各不相同甚至相互抵触的“团体”“个人”组成,教育诉求大相径庭,甚至判若云泥。所以,办教育往往陷入两难,甚至多难的尴尬。
(一)教育应该让谁满意?

     教育应该让谁“满意”?当然该让“人民”满意,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是近年教育界的共识。为“人民”办教育是天经地义的理论正确,让“人民满意”是各级学校的办学宗旨。

    问题是,“人民”是个复杂的想象共同体,均匀、单一、同质化的“人民”并不存在。改革开放后,社会分层,利益分化,价值多元,现实中的“人民”由无数个利益、价值、文化、素养各不相同甚至相互抵触的“团体”“个人”组成,教育诉求大相径庭,甚至判若云泥。所以,办教育往往陷入两难,甚至多难的尴尬。让这一批“人民”满意了,往往就惹恼了另一批“人民”。

     比如,公办学校要“减负”,下午三点半放学,部分人民拍手称快,因为他们正要送孩子去兴趣班提高班,另一部分人民怒火中烧,因为他们或没时间接送孩子,或没钱送孩子上补习班;整治课外补习机构,一部分没钱上补习机构的人民纷纷点赞,另一部分有钱的人民则公开反对;取消学科竞赛,按学区摇号招生,孩子学习平平的普通家长欢天喜地,孩子有学科特长的学霸家长捶胸顿足。

     教育从来没有像现在如此“众口难调”。世上难得两全策,不负如来不负卿。教育要想让所有“人民”满意,不仅不现实,也不可能。若能让大部分“人民”基本满意,就谢天谢地了。

(二)少数“人民”绑架多数“人民”的教育

      办“人民满意的教育”是理想;办“家长满意的教育”是现实。

     当下,理论上看是政府、校长、老师在办教育,实际上是家长们在办教育。政府的教育方针、政策越来越被家长影响;学校的办学行为、措施越来越被家长绑架,这是显而易见的现实。

绑架一:减负

     减负的最大阻力不是来自师生,也非政府,而是家长。往往是政府和学校减负,家长强烈要求“增负”。前段时间,教育部在两会期间出“减负”新政,引发抵制的声音,不少主张“增负”的文章一度刷屏。这类文章的核心观点是:“减负”是一场巨大“阴谋”:“减负”是富人针对穷人家孩子的一场阴谋,想堵塞穷人家孩子的上升通道;“减负”是西方国家摧毁中国教育的巨大阴谋,想削弱中国的核心竞争力。

     最近有个真实案例:本地某初中,学生早上七点半到校,下午五点放学,部分初三家长围堵学校,要求晚上七点放学,因为当地某民办学校是晚上八点放学。有这么多亲生父母拼命剥夺孩子游戏和休息的权利,这个世界怎么了?

     从概率论来说,按现行的“成功”标准(上名校、考名牌、一线城市有房有车),无论家长和孩子如何拼命,绝大多数孩子将毫无悬念地成为失败者。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结果可能是“输在终点线”,“病在起跑线”甚至“疯掉在起跑线”。

绑架二:补课

     政府禁止学校补课,尤其是利用节假日补课。可现实是,绝大多数普通高中和部分初中,都在假期疯狂补课。有的学校一周休息半天,有的两周休息一天,有的一个月才休息一天。不补课不行,因为别的学校在补,不补课的学校甚至遭到家长“投诉”。

一次,笔者接到某家长的电话:

家长:老师,为何不利用午休让学生集中在教室学习?

老郭:学生需要适当休息,劳逸结合。

家长:趴在桌子上休息一会就好了,剩余时间可以组织学生写作业,老师一边维持纪律一边辅导。

老郭:老师也需要休息啊。

家长:听说某某学校就是这么做的,人家学校成绩可好了,你们要多学习。

老郭无语凝噎。

绑架三:教育收费

     现在的学校只要涉及“收费”,往往遭遇投诉。

     收取一定的教辅资料用费(比外边书店便宜),家长投诉学校增加学生经济负担;学校只好推荐相关教辅,又投诉老师和书店串通;老师不再推荐特定教辅,家长投诉老师不负责任;过去节假日补课适当收费(比补习机构便宜太多),又被投诉“乱收费”;学校不补课了,家长又投诉学校不负责任。最后,逼得不少学校免费补课。

绑架四:集体活动

     集体活动游是学生时代最宝贵的财富,也是达成教育目标的关键环节。一直以来,春游、踏青、学雷锋都是80后、90后满满的回忆。可如今呢?一是为了所谓“安全”,二是担心被“投诉”,这些教育内容都淡出了。有的学校要求在校园内开展学雷锋活动,每到三月份,老师办公室一天能被学生擦几十遍,而一出校门几十米,遍地垃圾无人问津;有的地市规定,校外活动一律上报市教育局,导致不少学校不敢组织任何校外活动。这自然是部分学校和主管部门出于免责的“懒政”,同时也凸显了家长们“投诉”的巨大威力。

绑架五:体育课和体育竞赛

     教育不能没有体育,没有体育的教育不仅是残缺的,也是不可持续的。体育活动中不可避免会出现意外伤害。欧美国家很少会因此投诉学校,可我国却有不少奇葩“人民”,孩子在学校出现轻微的跌打损伤,家长提出天价索赔者不乏其人,诉诸于法院的也不罕见。

     如此一来,跳山羊、掷沙包、跳大绳、三级跳、铁饼、单双杠、3000米、越野长跑、足球赛先后退出了体育课和体育比赛。有的小学为了避免学生课间奔跑导致跌倒,甚至规定学生课间不能下座位,上厕所的同学需要举手“报告”才能下座位。如此的“圈养”教育也可以说是少部分家长绑架的后果。

     可见,由于民粹主义的强大影响力,会哭的家长有奶吃,少数会闹的“人民”可能会绑架多数沉默的“人民”。现在学校有成为“无限责任公司”的趋势,“无限责任”意味着“无限风险”,部分学校出于免责和自身安全的考虑,放弃应有的职业操守和教育立场,逐渐向“佛系学校”转变也就不奇怪了。

     因此,影响教育方向的从来不是学生和老师,过去是政策,现在又加上了资本,这二者都开始服务于“人民”中的部分家长。很简单,政策的目标是要赢得政绩,而政绩的重要标志是家长的“口碑”;资本的目标是获取利润,而利润全靠收割家长的“焦虑税”。

    当然,家长内部,也不都是急功近利、患得患失、三观不正的焦虑“人民”。明辨是非,目光长远,心胸宽广的“人民”仍然是主体。只是,这部分家长是“沉默的大多数”。毕竟,“投诉”的成本无限低,而解决“投诉”则要付出高昂的代价。如此以来,多数“人民”被少数“人民”绑架,也就不奇怪了。

(三)教育不应过分强调“功能”

     著名教育学者吴非老师说:要办人民满意的教育,要办为民族国家的未来负责的教育,也要办为教师职业生命负责的教育。这实在是切中时弊。所以笔者以为,健康的教育要兼顾家长的功能需求、孩子的体验需求、老师的职业需求,同时更要承担终极使命。

     下图:教育的“功能”与“体验”的组合关系。

     


                 

     A区、理想区,高功能,高体验。

     B区、轻松区,低功能,高体验。

     C区,沉重区,高功能,低体验。

     D区,糟糕区,低功能,低体验。

     现实是:当下的基础教育过于强调功能需求,忽略了孩子的体验和感受;现在的中小学迎合家长的功能需求,牺牲老师的职业体验;管理层过分突出教育的短期效果,淡忘了“百年树人”的长期使命。 教育在博弈中逐渐扭曲,距离“立德树人”的初心可谓渐行渐远。

     教育片面迎合家长,未必能让学生满意,让老师满意,未必有利于民族国家的未来,甚至最终也难以让被迎合的家长获得真正满意。

     孩子的成长是家长、孩子、老师、政府共同的事业,三者的目标在根本上是一致的,但在实践中,四者的目标却又严重错位。

     从博弈论的角度看,博弈的参与者会选择短期利益优先的策略。即:家长更关注教育的提分功能,孩子更在乎教育的体验,教师更关注职业回报,政府更关注执政政绩和社会和谐。

     因此,为了让孩子“增分”,家长可能会选择牺牲孩子的“体验”;孩子们为了“快乐”体验,可能会逃避家长和老师的高压;教师为了谋求职业回报,可能会迎合家长;学校为了生源和考核,往往选择迎合家长;政府为了政绩的短期利益,往往也会选择满足家长。博弈的最终结果是,几乎全部压力都堆到孩子身上,这一代人的教育成为了纯“单一应试功能”教育,出现了以下弊端:

     其一、教育的功能日趋狭窄化。德智体美劳只剩下智育,智育只剩下考试科目,考试科目只剩下解题训练,全面发展退化成为片面发展,全体发展堕落为尖子生发展。高分高能是传说,高分低能不稀罕,低分高能被消灭,低分低能很普遍。

     其二、学生学习、家长陪学、教师教学的体验日趋痛苦化。

     学生:学生学习时间无限延长、作业无限增多、考试无限频繁、心理疾患学生日益增多,频频发生自残自虐甚至自杀事件,部分学生在重压之下和老师家长发生暴力冲突,酿成悲剧。

     家长:家长陷入舍命陪学习、玩命陪作业、重金购买课外补课的状态,为陪孩子写作业,不少家庭几代人轮番上阵,陪出心脏病的已不是传说。

     教师:教师的生态环境日趋恶化,工作时间无限延长(很多学校的班主任开启7*24小时,白加黑工作模式。),职责无限扩大,工作独立性无限缩小,同时其物质和精神回报双重劣化,年轻男性教师比例锐减,普通中小学教师清一色“娘子军”,这正是教师职业回报恶化的例证。

     其三、教育从育人不倦变成毁人不倦。教育的本质是发现人,成全人,如果教育成了限制人,毁灭人,那就走到了反面。大量学校正沦为剥夺学生学习能力、湮灭学生学习兴趣的流水线,此种学习正在批量制造大量识字的文盲,此等教育由薪火相传、文明传承的工具堕落为毁灭文化、摧毁文明的帮凶。

     教育是“百年树人”的事业,应该是慢的艺术,可是压力和焦虑使教育参与者失去耐心。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去年有家长致电某老师:孩子想提升文化课分数,能否辅导两小时,提高三十分。急功近利已到愚昧无知的程度。

(四)、教育如何回归“初心”?

      第一需要凝聚常识。

     凝聚共识需要理性,回归初心需要合力。尽管要让利益不同的各种“人民”认同教育的最大公约数十分困难,但还是要普及常识,尤其是普及孩子成长的基本常识,最大程度批判实用主义、功利主义、社会达尔文主义对教育常识的蚕食。批判的武器从来进程缓慢,思想的启蒙仍然艰难,教育常识需要“时时勤拂拭,莫使惹尘埃”。

     第二需要多维评价。

     部分“人民”能够绑架教育的办学方向,关键还是重知识、唯分数、唯结果的评价体系起决定作用。新高考改革的方向之一就是建立综合评价的录取体系,把学生的平时表现、学业水平、综合素质和高考成绩结合起来,实行多维度综合评价的录取制度。多维评价的录取制度,会引导家长和学校更重视学生的学习过程和学习体验,一定程度上遏制唯分数论导致的教育功能窄化和学习体验劣化。在信用体系尚不健全的当下,此项改革会十分艰难,但无疑已行走在正确的方向上。

      第三需要教育定力。

      家长需要定力,要放宽视野,从更宽广的领域,更长远的眼光看待孩子的成长。既然有“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舍命拼搏,也该有“条条大路通罗马”的理性准备。“望子成龙”固然可以理解,“防子发疯”自然也须提防。

     学校和老师需要定力,回归教育规律和教育常态。如果家长无法遏制短期牟利的教育冲动,学校就该坚守教育底线,而不是与家长合谋。

     监管部门需要定力。一是对于某些“人民”的所谓“投诉”,要理性看待;二是对学校和老师的业绩考核,淡化结果评价,加强政策监管;三是切实落实教育法规。教育法规汗牛充栋,但大多是“软法”,期待国家像治理雾霾一样治理教育界的“雾霾”,像落实“八项规定”一样落实教育法规。

     也许,有一天,支撑学生学习的不只是排名,而是兴趣;推动家长择校的不光是分数,还有孩子的爱好;鼓舞老师工作的不仅是奖金,还有职业的热爱。可能那一天,遥无可期,但是那一天,值得努力。


更新:2018/7/11 6:40:00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延安】一村民家5个娃4个考进清华北大

7月16日,在延安市安塞区召开的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推进会议上,区委书记任高飞代表区委、区政府给“一门四清华(北大),五子皆才俊”的“耕读家庭”吴治保家...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