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智慧教育,需要正本清源
作者:李琰辉 来源:微信公众号“MOOC” 点击:697次 评论:0


     一、环境、方法和制度,是“智慧教育”的全部吗?

     现有的的学习环境、教学模式和教育制度,很奇怪,把“人”这个核心力量给抽离掉了;如果我们把“人”这个主体再加回来,这件事儿就会变得好玩儿起来。

      嗯,我们理想中的智慧教育应该是这样的——优美的环境,老师一边听着窗外的鸟语花香、享受着阳光微风一边上着课,学生们沉浸在老师所营造的美好氛围里,品尝着知识的好味道;先进的教学模式,孩子们热烈地讨论着,大胆地举手发言,师生间进行着友好的互动,课堂生机勃勃;良好的教育制度,教师醉心于教学,学生醉心于学习,为人师者体验着育人的成就感和幸福感……好的环境、方法和制度托起人,让人的心灵和智慧在碰撞中交汇、融合创新;

      然而,现实中的智慧教育大概是这样的——

      “人”——具体来说就是师与生,被压在环境、模式和制度的下面。学习环境难言美好,教室的桌椅讲台基本上50年不变,一排排的固定桌椅隔绝了师生间的交互,老师高高在上,学生仰望、被动聆听。一旦有了PPT,还得拉上窗帘,立马进入一种灰暗、封闭、压抑的情境;

      教学模式难言美好,老师恨不得把书上所有的知识化成尽可能多的课时,拼命给学生讲,以赚取尽可能多的课时费。学生在一门又一门课、一间又一间教室间不停地“赶场”,什么启发、思辩、批判,我先把课上完再说;

      教育制度难言美好,学校大力倡导教学创新,然而考核评价、职称晋升依然主要看论文。不好好教学,学生那里过不去,但不发表几篇论文,学校那里过不去,甚至连这份工作都不一定能保住,这份两难与心酸有谁知……

      现实中,环境、方法和制度压着人,让人在三座大山下一天天倦怠下去。

      这种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冲突,带来的身心割裂,是你我身边每一个从事教育工作的人,都能感受到的痛。在这样的现实中,我们不禁要问一句,教育的智慧,从哪里说起呢?如果我们搞定了环境、方法和制度,智慧教育这件美好的事情,就会发生呢?

      你看,我只是在三要素中,加了一个要素——“人”,结果立刻就不一样了。我们中国的教育理论,从来都是高端大气上档次,但一经落地就会问题多多;我们考虑了教育理论的必要性,但从不考虑教育理论的可行性。教育,这个事儿,究竟是个理论的科学,还是个实践的科学?这样的智慧教育三要素定义,经得起实践的推敲吗?我们不禁要问一句,什么才是真正的智慧教育?

      二、 什么是真正的“智慧教育”

      咱们就来寻一寻“智慧教育”的根儿。为了让大家简明易懂,我照例拿故事来说事儿。

      先看第一个故事:于谦的故事。

      明王朝1449,举国震惊的“土木堡之变”后,军队惨败,皇帝被俘,京城空虚,人心惶惶,投降(逃跑)派主张放弃首都南迁,一片亡国之象。此时的大明有一个人,发出一声怒吼:“建议南迁之人,该杀!”这一声吼,可谓振聋发聩。发此言者,于谦是也。书中写道:在国家出现危难之时,总有一些人挺身而出,为国效力,这样的人,我们称为英雄。于谦就是这样的英雄。国家兴亡,我来担当!于谦用他那瘦弱的身躯承担起了国家兴亡的重担。

      当也先率领10万大军杀到北京城下的时候,于谦发布了令人胆寒的作战命令——

      第一道,“大军全部开出九门之外,列阵迎敌!”

      第二道,“锦衣卫巡查城内,但凡查到有盔甲军士不出城作战者,格杀勿论!”

      第三道,“九门为京城门户,现分派诸将守护,如有丢失者,立斩!”

      第四道,“凡守城将士,必英勇杀敌,战端一开,即为死战之时!临阵,将不顾军先退者,立斩!临阵,军不顾将先退者,后队斩前队!敢违军令者,格杀勿论!”

      第五道,“大军开战之日,众将率军出城之后,立即关闭九门,有敢擅自放入城者立斩!”

      听到这些命令,所有人都震惊了,连石亨这些杀人不眨眼的武将也被吓坏了,他们不敢相信这个看起来柔弱的文官何以有如此决绝的勇气,出城封门,不战则死!于谦毫无惧意地看着这些惊讶的人,对他们说出了内心深处的话:“数十万大军毁于一旦,上皇被俘,敌军兵临城下,国家到了如此境地,难道还有什么顾虑吗,若此战失败,大明必蹈前宋之覆辙,诸位有何面目去见天下之人!”

      结果大家都知道了,死战,后生,大胜,也先退走,明王朝被拯救。于谦,真是一个挽狂澜于既倒的人。

      于谦拯救大明,是我读《明朝那些事儿》里最喜欢的一段。每每读到此处,我都觉荡气回肠,仿佛于谦的精神风貌如在眼前一般。我时常在想,于谦身上所迸发出来的力量,这算不算是一种智慧呢?

      再来看第二个故事:杨靖宇的故事。

      我所尊敬的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数次讲过东北抗日联军第一路军总司令杨靖宇的故事。杨靖宇在极端困难的条件下坚持抵抗,决不投降,战斗到最后,只剩自己一个人。身边的人除去牺牲,就是叛变。

      程斌,抗联第一军第一师师长,杨靖宇最信任的人,1938年率部投敌,组成“程斌挺进队”,将杨靖宇在深山老林里的密营全部捣毁,把杨靖宇逼入绝境;

      张秀峰,抗联第一军军部警卫排长,一个父母双亡的孤儿,由杨靖宇抚养成人。1940年2月携带机密文件、枪支及抗联经费叛变投敌,投敌,向日军提供了杨靖宇的突围路线;

      张奚若,抗联第一军第一师特等机枪射手,开枪射杀了杨靖宇;

      赵廷喜,蒙江县“保安村”村民,拿了杨靖宇的钱,应杨靖宇的要求,下山去买馒头,但下山后就向日本人告了密——杨靖宇在山上。

      赵廷喜下山前,在山上看见杨靖宇几天没有吃饭,脸上、手上、脚上都是冻疮,对杨靖宇说:“我看还是投降吧,如今满洲国不杀投降的人。”杨靖宇沉默一会儿,对赵廷喜说:“老乡,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

      ——这句话同样惊天动地、荡气回肠!金教授在这里写到,冰天雪地之中,四面合围之下,共产党人杨靖宇用整个生命,大写出一个顶天立地的中国人。我听金将军做报告时,说到动人处,有时候会眼角含泪;我自己则每每激动不已,眼泪都会情不自禁流下来。

      当年地质学家丁文江说过一句极具力量的话:“只要少数之中的少数,优秀里面的优秀,不肯坐以待毙,这个民族就总有希望。”

      当自身陷入绝境中的绝境,在极端严酷条件下战斗至最后一人,再无任何可依靠之时,依然坚守自己内心的信念,绝不屈服。

      杨靖宇身上的信念和意志,算不算是一种智慧?

      第三个故事,毛泽东的故事。

      1938年5月,毛泽东把自己关在了窑洞里,七天七夜没有出门,除了一天两顿稀饭和咸菜外,就是不停地抽着劣质的纸烟,埋头写作。这七天七夜里,他写成了《论持久战》。警卫员贺清华后来说:“七天七夜不睡觉,就是铁人也要熬倒了啊,主席当时真是拼了命了。”

      文章一出,举世皆惊。冯玉祥得到这本书后,立即自费印了3千册,分送国民党要人;小诸葛白崇禧读后,更是大为叹服,认为《论持久战》是一部军事巨著,是克敌制胜的最高战略方针;国民党军委会政治部部长陈诚,被毛泽东的精辟分析和科学预见所折服,并结合战例在该书的书眉上写了许多批注,并特地请周恩来到湖南衡山给军官训练学员讲授毛泽东的作战思想;蒋介石读了以后,同样佩服不已,亲自授意“由军事委员会通令全国,作为抗日战争中的战略指导思想”;美国的史迪威将军只看了一遍《论持久战》,就认定这是一部“绝妙的教科书”,他更清楚地认识到,抗战的最后胜利一定属于中国。

      连我们的敌人——日本海军航空兵司令官远藤三郎都说,毛泽东的《论持久战》起码从三个方面击中了日本战略的要害。后来在1956年秋,远藤三郎在北京见到了毛泽东本人。他这样说道:“在他(毛泽东)面前,我好像是一个后辈见到前辈一样,心中充满了惶恐与感激。”

      在这篇雄文里,毛泽东分析到:“近代以来中国走向衰落的基本原因,就在于人民没有组织,社会没有组织能力,一旦把人民组织起来,那么,中国的社会结构就会发生根本改变。战争的伟力之最深厚的根源,存在于民众之中。日本敢于欺负我们,主要的原因在于中国民众的无组织状态。克服了这一缺点,就把日本侵略者置于我们数万万站起来了的人民之前,使它像一匹野牛冲入火阵,我们一声唤也要把它吓一大跳,这匹野牛就非烧死不可。”

      “只要人民组织起来,只要有一支人民的军队,这个军队便无敌于天下,个把日本帝国主义是不够打的。”

      毛泽东还说︰“……应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所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

      ——在中华民族陷入亡国灭种的时刻,毛泽东的这种超级坚强的意志,超级伟大的胸怀、视野和格局,如号角一般划破了漫漫长夜。他的独到识见,不仅折服了自己人,也折服了我们的对手和我们的敌人,彻底唤起了民族的信心与希望。

      毛泽东的精神与思想,已经超越了个人的所思所考,成为了整个民族在那个一盘散沙的时代的最伟大的凝聚力和精神力。

      毛泽东所展现的力量,算不算是一种智慧?

      从于谦,到杨靖宇,再到毛泽东,无不是我中华民族的股肱栋梁,他们分别向我们展示了意志的力量,信念的力量和精神思想的力量。这样的力量,令我们激动、感叹和落泪,这样的力量,算不算是一种智慧呢?

      呃……当然算啦!

      在我个人看来,这不仅是智慧,而且是大智慧!由大胸襟、大境界、大格局构成的大智慧。这种大智慧,无不具有挽狂澜于既倒、救民族于危亡的惊人力量——这样的大智慧,难道不是智慧教育所应追求的目标吗?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算的话,这样的智慧,靠什么样的教育来成就呢?

      教育的环境、教学的模式和教育的制度,仅凭这三点,可以成就出这样的大智慧吗?我想,今天的每一个人,每一个教育工作者,面对这个问题,都会在心里打个问号的。如果在智慧教育中抽离了人的存在感,抽离了我们人本身所具有的力量,那这种智慧教育的定义,能够经得起时代的拷问吗?

      我本人认为,智慧教育,不是一门理论科学,它不是被用来定义和被描述的;它是一门实践科学,是被用来感悟和学习的。我们与其去争论“智慧教育是什么”,具有哪些特征和属性,不如去想想——“智慧教育该怎么干”。智慧教育,需要把理论抽离掉的那个主体——“人”加回来,去感悟那些智慧的主体——那些民族历史上大写的“人”身上所具有的力量,并且去学习它,学到后去实践它。

      我们不仅要认识世界,还要改造世界;我们认识世界,是为了改造世界。智慧教育,同理哦!

      三、回到“智慧教育”的根——我们的汉字

      对于智慧教育,我个人的思考是,我们可以有基于支撑条件的、理论的智慧教育,也可以主观意志的、实践的智慧教育;可以有教育圈内的小智慧,也可以有超越教育圈的大智慧。

      智慧教育这个事儿,从科学、管理、历史、哲学、军事学等多个方面都可以得出不一样的认知和结论,无论哪一种,都是一种对智慧教育认知的角度。你的角度够不够多?够不够全?我个人自认为想的比别人多一些,却依然发现自己是井底之蛙。你听说过从语言文字学角度解释的“智慧教育”吗?

      今天我要告诉你,要寻找智慧教育的根,要把“智慧教育到底是什么”这个问题说透了,恐怕要回到真正的根上——“智”和“慧”这2个字,是怎么来的,其初始是怎么定义的。我们的5千年文化,漫长的发展历史中,是不会随便去沉淀出这俩个字来的。

      你听说过“汉字拼义理论”吗?你知道我们中华民族的文化根基——汉字的无穷魅力吗?请去学习“汉字拼义理论”吧!

      “汉字拼义理论”,发明者——复旦大学张学新。没错儿,就是那个对分课堂的创始人。世人皆知对分课堂,但少有人知“汉字拼义理论”。但在我看来,后者的力量和价值,要远远高于前者,它可以为我们找到民族文化自信之魂。

      下文为张学新教授关于“汉字拼义理论”的精彩论述——

      与拼音文字不同,汉字本质上是一个“拼义文字”,从甲骨文到东汉,古人采用以形声为主的造字原理,积累了上万单字,一字一音,指代生活中的各种事物。每个字都是一个表达意义的基本单位,简称为“义基”。从东汉以后到今天,汉字系统主要是通过拼合汉字,构建新的词形,这个构词方法,简称为拼义原理。

      目前国家通用汉字的数目在7000个左右。这就说明,一个成熟有效的拼义系统,至少需要7000个义基,才能基本表达纷繁复杂的世界。

      看到这里,你还不懂的话,我可以简单告诉你,我们的汉字对于世界的表述比拼音文字更加丰富、清晰和准确。汉字可以表达出清晰和明确的世界,而不是一个混沌的世界。

      以“吃饭”这件事为例,我们中国人说吃饭,不会说成喝饭,灌饭,进饭;吃饱了,也不会被误解为刚开始吃、吃了一半、或者已经吃过了等多重意思。

      但英文的语汇,是多少有点偷懒和呆萌的,一个单词,真的是有多种涵义,让人摸不着头脑。以教育里面最热的词“grow”为例,这个词至少有增加、生长、变成、种植、塑造等5种以上的解释。

      Education is growth(杜威关于教育本质的经典论述),同样有很多种说法:教育即生长,教育即成长,教育即塑造等等。为了说清楚教育到底是什么,很多文章专门去论述,其中以《“教育即生长”这个译法不妥在哪》、《“教育即生长”的谬误与疏证》比较知名。经过论证,这些可爱的、有点八卦的人最后得出结论,这句话,应译为“教育即成长”更准确更合适。

      可见,拼音文字的世界是多么的混沌!相比较而言,我们的汉字不那么烧脑。不仅不烧脑,而且会给我们的大脑打鸡血哦!

      在张学新教授的研究里,他发现“人在阅读中文词后约200毫秒,会出现一种以脑顶、中部为中心,分布广泛且独特的脑电波。我们把它命名为顶中区N200。这个脑电波反映了对汉字形状的加工,只在中国人阅读汉字时出现,而在西方人阅读字母文字的时候根本没有。”

      更为有趣的是,N200在拼音文字中并不存在,因此,张学新推断这有可能是一个“反映中文与拼音文字不同加工机制的脑神经指标”。张学新认为,N200的发现表明,以汉字为基本单元的中文词汇识别在早期就存在一个针对词形的加工过程,涉及相当广泛、高级的视觉加工,而这个加工过程“在以字母为基本单元的英文词汇识别中并不存在”。

      如果你还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我可以告诉你,如果你研究过西方脑科学的最新进展,你就会知道,我们人类的大脑皮层,通常是以“视觉化”的方式工作的。大脑皮层的前额叶赋予你一种能力,让你在参与某项活动前能先在头脑中排练。这里,说的就是目前业界最热门的词汇——可视化。

      可视化——这种大脑的“高级视觉加工”能力,也蕴含着我们人类创新的生物机理:“借助这种天生的视觉规划和系统观察,让我们的大脑具有一种描绘未来蓝图的能力”——通俗一点说,就是大脑天然具有可视化、大局观和洞察性的天赋,你只要刻意训练它,它就会让“创新”这件事儿变得很容易。

      这也许能从某种意义上解释,中国人在某些方面比西方人更聪明,例如排兵布阵和产品发明。

      (关于教育创新,怎么才能变得容易件事儿,我写过一篇文章《教育的第一性原理》,感兴趣的可以去头条搜索)

      说了这么多,我们回到汉字拼义下的“智”与“慧”。智,从字义上看,您是不是可以通俗地理解为“每天知道多一点”;慧,您可以通俗理解为“用心去感悟大千世界”。仔细去品位这俩个字,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根据百度百科的解释,明白一切事相叫做智;了解一切事理叫做慧。用我们的大脑认识这个世界,用我们的心去感悟这个世界的运行法则,这岂不是“智”与“慧”的最佳解释?

      可见,智慧教育回到本源以后,一切外在的模式方法、环境设备、制度法则都已经变得无足轻重了,真正的智慧,只跟“人”有关,具体来说,是跟我们的“脑”和“心”有关。如果有“智”和有“慧”是智慧教育追求的一种理想状态,那么 “入脑”和 “入心”是达到这种状态的最佳路径。

      我个人认为,搞教育的人,这一辈子,把“脑科学”和“心学”研究透了,足以成为大家了;至于教育技术学和教育媒介学这些,只是外围的支撑条件,不是根本力量,当然也不是智慧教育的全部。

      所以,本文得出的结论是,欲求“智慧教育”的真谛,请您修“脑”也修“心”。

      四、怎样才能做好“智慧教育”

      既然认识世界是为了更好地改造世界,那么我们搞清楚了“智慧教育”的本来涵义后,我们来说一说怎样才能做好它。

      我再说一个故事。在我喜欢的小说《我当道士那些年》里有这么一段“相玉”的故事。主人公陈尘一和师傅姜老头去成都骡马市卖一块玉。玉拿给做这行几十年的资深专家马独独,都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后来,幕后高手出山——云小宝的老爹云宝春一下子就相出了这是一块灵玉。大家都知道,买一块玉,眼睛看,手里摸,耳朵听,放大镜观察,无非是这么几种。但是云宝春的一段话让我印象极其深刻——

      “知道吗?有一种相玉之法,名为心相法,用心去相玉,这种心相法局限很多,几乎失传,但偏偏相这灵玉却能相一些名堂出来。会这心相法的高人,厉害之极,凭心相玉,闭眼甚至能感觉玉的内部纹理。”

      大千世界,有万般法门。就拿着智慧教育来说,我们要做好智慧教育,你可以用技术之法,可以用环境之法,可以用模式之法,可以用制度之法,也可以用媒介之法,但还有新的法门,例如情感之法、心之法。哪一个离我们的目标更近?

      听说过“用心做教育、以情育英才”的说法吗?这同样是一种法门,这种法门更能明心见性,返璞归真。

      教育是个特别讲究目标的事儿,目标决定内容和形式。什么样的目标,决定什么样的方法和内容。教人知识,讲授法即可;教人能力,单纯讲授法就不行,你还需要辅以小组讨论法;教人情感,你则需要自己有情感,自己懂热爱,你内心有善,学生才会获得情感共鸣——这是教育的底层原理。

      那么,智慧教育是我们的目标吗?还是培养出毛泽东、于谦、杨靖宇那样的人是我们的目标?

      我们总是在定义,但总是不去多想一步,我们为何而定义;我们总是在描述,但却对自己所描述的这种力量一无所知。

      我们现在教育出的问题,是先有内容后有目标,但教育正确的打开方式,应该是先有目标,再有内容和形式。这个逻辑如果你不懂,请你走出国门,跟外面的世界交流下,你就会发现,我们中国教育界的人,都是自己屋子里的国王,看似高高在上,实则幼稚可笑——当我们在定义教育是什么的时候,人家在培养人;当我们在拼命发论文的时候,人家的科研90%在服务于培养人;当我们在追学术排名的时候,人家的大学排名90%是看有没有培养人。

      你去看最新的、也是最高的教育理念和规则——国际标准的工程教育专业认证理念OBE(成果导向的教育),一切都是围绕“如何培养人”这个中心来转的。

      目标对了,方向才对;方向对了,方法、制度环境才对。教学有法,但无定法,贵在得法。这个得法,就是教育真正的“道”。

      咱们再来画一张图——

      我想,这应该是智慧教育的实现路径。

      ◆ 方法、制度和环境,是智慧教育的外围支撑条件,我们是要建好,用好;

      ◆ 师与生,是智慧教育的关键主体,我们要服务好。用外围条件托起他们,让他们微笑着来玩教育的智慧;

      ◆ 培养人,是智慧教育的根本目标。培养大写的人,优秀的人,顶尖的人,能够撑起民族脊梁的人,才是我们的根本目标。

      从目标出发,我们可以有很多方法和支撑条件,但无论什么样的方法,都要遵循这样的路径——向内走,不断回到我们的“脑”和“心”。

      智慧教育的征程,有点像上高速公路,无论沿途的风景多么美好,车子多么漂亮,你都要过“高速入口”和“高速出口”这2个关。没有“脑”和“心”这2个关,智慧教育这个事儿,将无法计算和衡量。

      五、结语

      就实现智慧教育的法门来说,我们不仅要把教育系统内部的套路理清,还要大胆跨出教育这扇大门,去学习其他学科领域更好的法门。

      一旦你超越了教育学界的束缚,你会发现,智慧教育的征程,真的如同“星辰大海”一般。

      如果智慧教育如同一个池塘,那么这片池塘的边上,矗立着管理学的森林,这片森林里已经涌现出马云、任正非这样当今的顶尖人物,他们的智慧,要远超于教育界内的一众专家和教授;管理学的森林之外,屹立着历史学的高山,这片高山上,站立着值得我们仰视的于谦、杨靖宇、毛泽东,以及岳飞、文天祥、孙武等感召我们前行的民族扛鼎之士;历史学的高山之外,还有哲学这片大海,这片大海里更有马克思、苏格拉底、孔子、老子、王阳明这样教化我们精神的巨匠;哲学这片大海之上,更有星辰般不可仰止的三大宗教创始人释迦牟尼、耶稣、穆罕默德这样的人物,以一己之力影响我们人类信仰超过千年。

      当我们的目光从星辰、回到大海、回到高山、回到森林、回到森林边上的池塘,你再盘算一下,今天我们中国教育界的人物,算什么呢?——荷叶上的小青蛙而已。

      请记住这句话——教育是一门实践的科学,不是一门理论的科学,与其描述和定义,不如去感受那些优秀人的力量。如果你能认知、体会到人的力量并获得感召,那么你就达到了智慧教育的妙法之门了。

      我们没什么值得炫耀的,唯有谦卑地向各行各业的优秀人物学习,习得他们的力量,才能让我们的教育具有自己的力量。

      不要让自己局限于教育技术学、教育学或教育心理学、方法学等格格框框内,在这个跨界的时代,一定要走出教育界的大门,向整个世界学习,我们的教育,才有希望!


      来源:微信公众号“MOOC”

      作者:李琰辉 ,现就职于教育部全国高校教师网络培训中心


更新:2018/7/10 5:36:11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图文】什么叫领导?什么叫管理?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会认为,领导=管理,似乎管理者就是领导者,领导过程就是管理过程,然而实际上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很大。管理者和领导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