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学校不能出现失败的孩子:不做作业怎么办?
作者:南明教育集团总校长 魏智渊 来源:校长传媒 点击:432次 评论:0



     连续两周在南明教育旗下学校,河南新乡世青超前国际小学召开在校生的家长会,给家长们讲述学习原理。在这个过程中,逐渐与家长们建立起了一定的联系,并陆续听到了许多孩子的故事。


     有些故事,是关于孩子进步的故事,但也有一些故事,是关于孩子失败的故事。


     这些故事,令我心情沉重。但这些故事又是我最想听的。下学期,南明教育将真正意义上全面接管这所学校(本学期是过渡),正式以南明的课程标准和管理文化来塑造学校,这涉及到对传统学校和思维方式的改造,而对这场改造来说,我认为,有一点必须是斩钉截铁的:学校不能出现失败的孩子。

     我们必须重新定义失败。


     失败不是指考全班最后一名。毕竟,无论学校教育有多好,只要对孩子们进行排名,总有最后一名。最后一名不代表失败,传统的测评方式,正是以这种排名的方式制造失败者。(我们的测评方式,详见《关于期末测评,致家长书》)


     失败是指:


     1、孩子整整一个学期,综合评估下来,没有取得进步或明显进步。


     2、孩子不喜欢学校,不喜欢学习,内心充满了失败感或受挫感。


     显然,前者是一条客观的标准,后者是一条主观的感受。

     我不能接受教师中的一种论调:


     1、有些孩子是教不好的。


     2、一个班级,总有一定比例的孩子失败或学不到东西,这不是老师的责任。


     有没有可能有孩子一直没有进步或注定是失败者?这种可能性是有的,但仅限于小概率事件,而且着重指先天严重智力问题,以及后天突发的严重问题(突然的外部打击)。这些问题会导致孩子停滞甚至后退,但哪怕这些孩子,进步也是有可能而且必须努力的。


     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不能忍受正常的孩子,也存在一定的失败率,1%都不能接受。因为,没有理由。

     我的结论很简单:学校(无论公立或私立),应该让孩子持续处于进步之中,或整体趋势处于进步之中。并且,这种进步,无论从道德人格还是学业成绩,应该是可见的。


     一个智力正常的孩子,在学校呆了一学期,竟然没有进步,包括讨厌学习,这不应该被视为孩子的问题,不应该被视为理所当然。


     孩子当然有基础,但我们讲的不是考100分,而是进步。哪怕一个极端讨厌学校的孩子,变得一般讨厌,有一点点接受,这也是进步,是让孩子喜欢学校,喜欢学习的前奏。

     我们必须承认,老师不是万能的。面对一个班的孩子,实际上,大多数老师,并不就是“准备好了”。


     但不能因为“人无完人”,老师也是“常人”,就接受学校里出现失败的或者没有进步的孩子。


     从学校管理的角度,我会建议将此作为学校的原则:一个没有进步的孩子,本质上就是一场教育教学事故。


     这表面上是在苛求老师,实际上,它是在强调一种理念,一种责任。强调老师必须真正地关注到每一个孩子的进步。如果一个孩子不热爱学习,或者持续落后,老师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如果这种落后持续足够长的时间,或者老师感觉到无力解决,则必须将这个孩子的问题提交到校长室,变成校长关注的全校性事件,直到问题得到解决或得到解释。


     这可能会让许多读我这篇文章的老师感觉到不愉快或反弹,但这是我期望的教育,也将是我坚持实现的教育,假如我是校长的话。


     我将会用我的行动实现它。

2015年6月7日星期日

     孩子不做作业怎么办?

      原创作者|魏智渊(南明教育集团总校长)

     新乡世青超前国际小学,新教师实习,我坐镇办公室,像个老中医,专门解答老师们在实习中遇到的问题。


     说句题外话,最近几年的经验告诉我,经过深度培训的新教师,在进入职场后的表现,往往明显地优于大多数成熟教师。因为他们在被传统教育体制化之前,率先建构了新的生动的教育教学观念,以及相适应的方法技巧。

1

     刚才,一个新老师(现在在五年级实习,计划下学期让她跟这个班带六年级)回到办公室,有点生气,问我:“魏老师,学生不交作业怎么办?”然后又补充说:“第一次许多同学都没有做作业,我跟他们说再给一次机会,问他们能不能做到,他们都承诺说能做到,但这次仍然有些同学没做作业!我应该怎么处理?”


     我知道,中高年级,交作业普遍存在问题(这正是我们要用“全人之美”课程改造学校的原因之一),包括这个班级。所以新老师遭遇这个问题是非常正常的。


     我说,孩子不做作业有N种理由,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现象,需要一种复杂的思考。我先问你,第一次你和学生约定,问大家能不能按时完成作业,大家说“能”,那么收来来的作业,有多少人做到了?

     

     “大多数都做到了。”新老师说。“之前许多同学没做作业,这次跟他们约定后,大多数都做到了,但仍然有少数同学没有兑现承诺。这少数同学,我怎么办?”


     我一拍大腿:“祝贺你呀!你做新老师没多久,跟孩子们做了一个约定,大多数孩子就兑现的承诺,你应该大大地表扬孩子们,对不对?”


     她想想,觉得还真是。我继续说:“你布置了作业,提出了要求,大多数孩子积极响应,交作业的比率大大提升,这首先要大大地表扬他们。但是你却把眼光放在少数几个没完成任务的孩子身上,从而把一件值得庆贺的事,变成了一件令人沮丧的事。这种思维方式需要调整。至于少数孩子的事,是另一个问题,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啊。”


     首先看到缺点与不足,这是许多老师和家长的自然反应,或者说,是人类的自然反应。从进化心理学的角度讲,当人类还在原始丛林中的时候,为了更好地生存,他们首先应该(或优先)注意到危险,才能提升存活率。但步入现代社会,这一生存机制,经常却成了发展的阻碍,对自我以及孩子形成消极暗示。

2

     我们达成了第一个共识:从一开始许多孩子不做作业,到跟孩子约定后,大多数孩子能按时完成作业,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应该积极地肯定孩子们的这种进步。这同时也是老师的成功,并不是因为少数孩子违背规则就是老师的失败。


     那么,这“少数孩子”怎么办?


     我说,所谓复杂性思考,就是不能只站在自己的立场考虑问题:孩子做作业,天经地义,你不做,就是你的不对。作业问题同时涉及到诸多维度:


     一、作业布置得是否合宜?(包括数量、难度、与教学的关联度等)


     二、作业是以怎样的方式布置给孩子的?


     三、本学科作业是否与其他学科作业相冲突?(主要是数量)


     四、孩子对作业(甚至学习)是否感兴趣?


     五、有没有特殊情况影响到孩子的作业完成情况?

     ……


     新老师说:“他们不是没有时间,他们根本没有抓紧时间,浪费很严重。例如,在一些时间段经常聚在一起下象棋,就是不做作业!”


     我说,这些都只是你看到的“现象”,但是“现象”是需要解释的,而且可能会拥有不同的解释。对这些孩子来说,可能是兴趣问题(作业无意义,至少对他们来说),可能是习惯问题(没养成良好的做作业的习惯),可能是能力问题(缺乏合理安排自己时间的能力),你怎么理解这现象?


     因为我们往往没有充分地考虑到解释的丰富的可能性,而是直接定义为“懒”,所以会贬抑这类学生(他们也习惯了并有心理预期),带上情绪跟他们交流,而无法做到悬置情绪地了解真相,并提供具体的帮助。在这种情况下,老师的矛头会指向孩子:“这是一个懒惰的家伙!”而不是指向问题:“这个孩子需要帮助!”

3

     我们达成了第二个共识:悬置自己的情绪,充分考虑到问题的复杂性,将注意力集中于问题而不是孩子。


     当然,孩子和问题,是一枚硬币的两面。在处理问题之前,先不能贬损孩子,而应该尊重孩子。我说,有一件事你做得非常棒,你不是像传统老师那样生硬机械地布置作业,而是在布置作业的同时,询问孩子能不能做到,在得到肯定的回答后,要求孩子履行承诺。越往高年级,充分尊重孩子,凡事商量着做越显得重要。但是,你有没有想到过,当你面向全班孩子,问大家能不能做到的时候,这些实际上没做到的孩子有可能被迫和大家一起做了承诺,但实际上并不是发自内心?


     她想了想:“有这种可能。”


     我说,只要承诺不是发自内心,那么,被违反的可能性就会非常高。久之,非常不利于孩子的人格发育。所以,当你要求孩子做出承诺的时候,你应该尽可能地考虑到个别情况,并提供孩子谨慎承诺。


     我建议:


     一、布置作业时,要尽可能考虑到作业的意义感,即是否适合孩子,是否真的有助于孩子的学习进步(这跟成功感相关),数量和难度是否合适,等等。


     二、如果班上有经常不交作业的孩子,可以考虑将作业分为AB级,允许一部分孩子主动选择做少一些但必须的基础作业。


     当作业有意义的时候,孩子有完成作业的动力;当孩子拥有选择权(时间与数量)时,孩子会觉得受到了尊重,往往会更倾向于完成更多和更高难度的作业。以前有个老师,她采用奖励作业的方法。即谁在学校表现好,可以奖励一份作业回家去完成,结果孩子们热情高涨。


     想想看,这其中的诀窍在哪里?

4

     我们达成了第三点共识:尊重孩子,给孩子选择的权利,并提醒孩子慎重决定,孩子往往会表现得更好。

     “那我现在如何处理这些没完成作业的孩子?”她说,“我今天很生气,我在班上说我给过你们机会……孩子们看上去也很羞愧。”


     我说,前面说过,孩子们表现很好,反馈应该是庆典性的。至于那些没如约完成作业的孩子,这时候恰恰不要骂他们,而是只平静地陈述事实,表扬履行了承诺的孩子。孩子做了承诺(虽然是被众人所无形中胁迫的),但没有做到,他自然会有羞愧。当然不同的孩子羞愧的程度是不一样的,因为孩子同时会自我辩护或者装出满不在乎以自我保护。这个时候你不要骂他们,因为你一旦骂了他们,他们的羞愧感就会消失。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的过失已经被抵消了,即他们已经为他们的过失付出了代价,所以他们的良心获得了平衡。你再多骂几句,骂得狠一点,他们反而会滋生很强的自我防卫意识。你的批评如何指向了他们这个人,他们会反而滋生不公正感,觉得自己是受害者,而你是对他们一贯持有偏见的迫害者,因此不做作业就成了维护自尊的反抗行为,反而获得了某种价值。


     那么,怎么办?


     前面讲了悬置情绪,这个要坚持做到。因为悬置情绪能帮双方聚集于问题本身。你反过来站在孩子的角度,替他着想:“你遇到了什么困难?”


     实际上,种种可能都有。但最常见的原因,是作业无意义不想做,贪玩懒得做,或太难做不了,这会成为习惯,即不做作业的习惯,并发展出相应的应对系统。如果是作业太难,那么孩子就需要帮助;如果是作业无意义,那么老师要调整,并帮助孩子提升对枯燥作业的忍耐力……那么,如果真的是懒,并且已经成为习惯了呢?


     这时候老师就要和学生“协商”,老师监督你,帮你发展自主性。达成一致后,就要不断地提醒孩子完成作业。如果孩子在一些零碎时间里只是下象棋,你可以问孩子作业做完了没有,如果没有,你就要求他返回去做作业。而且可以跟这个孩子甚至全班孩子讲讲什么叫“延迟享乐”。


     坚持下去,还解决不了问题,那就属于极特殊的病例了。

5

     我们达成了第四点共识:要把孩子的问题尽可能地归为能力问题,并提供具体的帮助,通过“细跟进”,以能力上的协助,促进态度的转化。


     最后,我跟新老师做了总结。


     不要对任何孩子抱有偏见。比孩子完成作业更重要的,是呵护孩子的自尊;好的教育的前提,是好的关系。所以,要防止在对待不做作业的问题的时候,先将自己与孩子对立起来。一旦师生对立起来,那么必然彼此对对方抱有偏见,教育将成为不可能。一个不做作业的孩子,一个不热爱学习的孩子,往往是被老师塑造出来的。也就是说,是不是完成作业,不是教育的首要问题。


     要呵护孩子的自尊,就必须让作业变得合理,包括让孩子拥有选择权。孩子拥有选择权,班级生活契约化,孩子会拥有更良好的自我感觉,也更愿意挑战。


     但是,契约化和个别对待,并不意味着老师无限制地在做退让。有些老师在作业问题上无限制地在做退让,实际上,是牺牲了原则,让师生关系交易化,诱导了学生的投机心理。而且,标准一旦丧失,会让其他正常完成作业的孩子有不公平感。或者说,灵活性不能以丧失公正感为前提,但公正感又不是简单的平均,而是因人而异,不变的是原则,而非作业量。一旦明确了合宜的作业量或作业内容,可以延迟完成,但不能不完成,教师要有一种温和而坚定的坚持。


     复杂吗?


     确实很复杂。教育就是平衡的艺术,是基于原则,促进每一个孩子的自我负责和自我发展。


     补充一句,这位新老师真的很不错。接班没有几天,就获得了孩子们的信任,因为她始终信任孩子和爱护孩子,并让自己处于积极的学习之中。那些以简单粗暴的方式站在教室里的老教师们,是不是也可以有一些启发呢?

2015年6月4日星期四

(作者注:本文已发表于《温州教育》)

(本文选自“魏智渊的新家的博客”)

     作者简介:

     魏智渊,男,1973年生。毕业于乾县师范学校、陕西教育学院,先后在陕西、四川、江苏、内蒙、北京、山西等地从事教学及研究。现为南明教育集团总校长。


更新:2018/7/2 5:48:30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图文】什么叫领导?什么叫管理?

在现实生活中,很多人都会认为,领导=管理,似乎管理者就是领导者,领导过程就是管理过程,然而实际上这两者之间的差别很大。管理者和领导者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