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作文的“能教”与“不能教”
作者:bx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194次 评论:0
   作文是语文学习的半壁江山,作文又是语文学习的一座大山。前者突出了作文的重要地位,后者则显示了作文教学的巨大困难。这一强烈的反差引得无数英雄“移山不止”,颇有当年愚公之精神。只是“帝感其诚”,派二神将阻碍愚公出行的大山移走,而我等“其诚”虽然不逊于愚公,甚至还经历了数代,却始终未能感动“天帝神灵”。“大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可见“天帝神灵”并不神灵,当年伟人毛泽东就曾说过移掉三座大山就要靠人民大众,而今我们移走作文大山也只能靠我们自己。可这么多年,我们又为什么没能成功呢?大概是我们努力不够,或许是我们根本就没有找准方向。我们把精力集中在作文教学上,集中在作文研究上,这没有错,相反还是必需的。可是,作文教学到底该怎样“理解”?哪些方面能“教”?哪些方面能“学”?哪些方面能教会……弄清这些问题,可能对移山会有帮助。

  作文教学有三个方面:“一是能够教的,字、词、句、段、语法、修辞、逻辑和语言,但这几个方面于作文好坏不是关键;二是半能教的,主要指观察能力、体验能力、思考能力、想象能力、语言表达能力,能力不能直接传人,只有通过反复的训练才能吸纳,这比第一条‘能教的’更为重要;三是不能教的,主要是指一个人的才气和灵气、胆气和生气。”
  这是原北师大教授刘锡庆先生的观点。看后觉得有理,便引在此处。不过,相信很多老师看过这段话,会一下子心凉半截,感觉作文教学之路没法走了。同时也可能会产生一种解脱的想法:作文干脆就放任自流,不要教了。我想,尽管上述话语有些唬人,我们也无须害怕,更无须灰心。我们可以抱着吸收借鉴的态度,来与我们实际的作文教学对照,以此探求正确的指导方法。
  先看第一个方面——能教的。
  抛开目前作文教学仍旧混沌无序的现状不说,单说我们平时少有的作文指导和繁重的作文批改,气力主要花在哪里,是否像刘教授说的那样侧重“字、词、旬、段、语法、修辞、逻辑和语言”。随便翻看一下我们的作文批语,答案便不言自明。只是可惜了呀,这些恰不是作文好坏的关键。直白地说,这些仅是写作的细枝末节,是呈现出来的外表、形式。由此可见,我们确实一开始就弄错了方向。这也就无怪“大山”岿然不动、无怪“天帝”不佑了。
  再看第二个方面——半能教的。   这主要指与写作有关的内在的能力。刘教授承认这比“能教的”更为重要,且告诉了我们“教”的方法,那就是“反复的训练”。事实上,我们在作文教学中,对其重要性也有一定的认识,也采取相应的方法加以训练。但是我们的训练往往是零打碎敲的、不成体系的,缺少计划性和深刻性,最终呈现的是随意性和无效性。更有不少语文老师自身就缺乏这些能力,或者对这些能力模糊不清,虽然知其重要,但也难以找到好的措施指导训练。本来这些就是“半能教的”,我们还找不到正确的方法,下不到真正的工夫,自然就“教不会”了。
  最后看第三个方面——不能教的。
  这实际上是针对写作个体的潜质、天赋说的。这与他的天性、悟性有关,与他的见识及熏陶有关,根本不是谁能教会的,也就是刘教授所言“不能教的”。可在作文教学中,我们却自觉不自觉地去“教”,尤其是要求学生写作创新作文、文化作文、文学味作文等,并一本正经地“指点、引导”。结果是学生不仅写不出如此标准的作文,反而连一般性的作文也写不成。虽说人是有差别的,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个性,在作文中表现自己的体验是对的,但要是真要求都写出灵性飞扬的作文,也太不现实。在这方面,我们的力量又用偏了。
  综合来看,现实的作文教学情况是:对“能教的”,方向弄错了;对“半能教的”,工夫没下到;对“不能教的”,力量用偏了。如此,我们的作文教学也就只能在原地打转,作文“大山”也就没法越过,更没法移掉。
  那怎么办呢?作文教学真的无路可走了吗?
  悲观不解决问题,探索才有出路。依照刘教授的思路作反向考虑,在作文教学中,我们应该这样做:一是提供条件、创设情境,让学生去积淀,去感悟,使其在自我体验中,尽力充实内心,丰富灵魂;二是抓住有关能力,制订合理的计划,运用恰当的方式方法强化训练,使其根据自我实际实现相应的提升;三是在学生基本能够表达自我思想后,逐步在形式上点化。这样坚持下去,即使不能完全移走“大山”,也会从“大山”中劈出一条路来。
  其实,回过头再看刘教授的话,确实有点“过于琐细”,多少给语文老师一些“不知所措”之感。还是梁启超先生说得更中肯,也更易于让人接受。他在《中学以上作文教学法》中谈道:“孟子说:‘能与人规矩,不能使人巧。’文章作得好不好,属于巧拙问题;巧拙关乎天才,不是可以教得来的。如何才能作成一篇文章,这是规矩范围内事;规矩是可以教、可以学的。我不敢说,懂了规矩之后便会巧;然而敢说懂了规矩之后,便有巧的可能性。又敢说不懂规矩的人,绝对不会巧;无规矩的,绝对不算巧。所以本讲义所讲,只是规矩,间有涉及巧的方面,不过作为附带。”简单说,语文老师在作文教学中,就是教会学生作文“规矩”,这“规矩”便是“如何才能作成一篇文章”,而不是“如何才能作好文章”。因为“作成”能教,“作好”不能教。一位颇有名气的教师说:“写作如同鸡下蛋,不是所有的鸡都能下蛋。无论教师的教法优化到何种程度,不可能每个人都成为作家。”尽管对前半句话反感,但是对后半句话还是赞同的。而且对此,我也写过一些文章论述。故不再多言。


更新:2018/7/1 5:48:33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延安】一村民家5个娃4个考进清华北大

7月16日,在延安市安塞区召开的创建全国文明城市工作推进会议上,区委书记任高飞代表区委、区政府给“一门四清华(北大),五子皆才俊”的“耕读家庭”吴治保家...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