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艰难”生活,恰是教育的源泉
作者:重庆市开州区敦好镇中心小学教师 邓易安 来源:中国教育学会 点击:240次 评论:0

    “生活即教育”是我国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观点。如果有人问我:“在你的教育工作中,你最感动的时刻是?”我将毫不犹豫地回答:“是教育工作起步时,在竹晚村校与孩子们同甘苦、共患难的三年教育经历。”三年“艰难”生活,成为了孩子们教育的源泉。

    那年,我十八岁,中师毕业的我被分配到重庆边远的北部大巴山顶的竹晚村校,一路的笔直陡峭,校园的简陋孤寂让我心生悲凉。刚开始上班时,望着山下的层峦叠嶂,烟雾缭绕,身处云端之上,一股思乡之情让我迷茫。

    山里人的热情善良,孩子的纯真无邪犹如清泉般洗礼着我,让我不安分的心终于沉寂,下定决心要让孩子们走出大山,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

       做饭

     当时我接手五年级并担任班主任,全班27名孩子,成绩是全学区最差的,平均分在三十左右。刚开始上课的一个月,课上孩子们睁着迷茫的双眼,听着云里雾里的天书。我知道,孩子们前面的知识欠账太多,大多只有小学一二年级的知识水平。我有点心急如焚:六年级将近,孩子们面临升学,这水平,没几个孩子能升入初中走出大山,十多岁的孩子又将重复着父辈的故事。于是,我召开家长会,希望孩子们到校夜读补课。这个想法得到了家长们的大力支持。

     记得,那是一个周一的早晨,22名孩子(附近5名孩子走读)带着好奇,背上托着被子和“粮草”,手提用品,夜读来了。我与孩子们同甘共苦的生活拉开了帷幕。

    傍晚,该蒸饭了。我把孩子分成两梯队:大点的提着水桶,小点的端着脸盆,带上自己的毛巾及蒸饭用的罐子、盅子、瓷碗……,带着22名孩子组成的队伍浩浩荡荡向1公里外的山凹处的田中“水井”进发。走进水井,首先我提醒孩子们注意安全,按照一路纵队站好后等待。接着我俯下身子,为孩子们逐个打水,孩子们在有秩序的嬉笑中淘米、洗脸、冲脚……。最后,我分工让大孩子提着装满水的桶(以备蒸饭及早晨用),端着脸盆(脸盆里是淘净装好米的罐子、盅子、瓷碗),头顶毛巾收工了。

     走回学校,蒸饭开始考验我的“厨艺”了。虽然上午我向老教师请教了如何生火、加煤、放甑子(蒸饭用具)、加水等,但是真正操作起来心中依旧一阵忐忑。几个孩子们围在灶房为我打下手。我用打火机点燃松毛(干的松针),“轰”的一声,我随手把松针丢入灶膛,红红的火苗从灶膛里迸出。孩子们急忙塞满“硬柴”(树桩劈成的柴火)与煤块。听着灶膛中燃烧的声响,我不禁一阵得意。不到两分钟,灶膛里只是飘出缕缕青烟,我也随着越来越矮的烟雾蔫了。


   “真笨,今天的饭会吃不成。”我一边扒弄着灶膛里的煤块柴火,一边喃喃自责。

    “老师,要小柴引大柴,不要把灶膛塞满。”大点的女孩文慧对我说。

   “哈哈,师傅你来,你在家肯定做过饭。”我一扫课堂的严肃。

   “哈哈哈……”一阵笑声传遍校园,文慧抿嘴腼腆地笑了。

    她熟练地捡出灶膛里的煤块、柴火,用干松针引燃了小柴,小心翼翼逐块添加“硬柴”,让灶膛“中空”,待硬柴充分燃烧后,添加煤块。看着煤块在硬柴的引导下吐出淡红的火焰时,一种从未有过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虽然那天那顿晚饭入夜时才吃,虽然与孩子们只吃着自制辣酱拌白米饭,但是那是我至今吃得最香的一顿晚餐。

    在往后的日子里,根据孩子们各自的“特长”,我把他(她)们分成了几个小组:蒸饭组、提水组、清洗组、烧火组……,孩子们在相互学习中都“能干”起来,个个成了干这些“家务”的能手。

      捡柴

    由于竹晚村地处海拔1500米以上的高山,每年冰雪来得比其他地方早,这里的村民需早早地准备过冬用的柴禾。

    农历九月的一天上午,我与孩子们商议:下午不上课,全部上山拾柴,以便夜读过冬之用,孩子们欢呼雀跃。

    下午,出发前,我讲了几点安全注意事项。在我的带领下,孩子们听话地背着背篓,手拿弯刀,向学校右侧的松岭山前行。干柴禾一般石壁上较多,大山的男孩子真厉害,陡峭的石壁顺藤攀援,不一会儿功夫就爬上了石壁顶,砍断干树后顺壁抛下。女孩子也不示弱,竟然爬上松树扯断干枝,摇下松果……


     “邓老师,马佑发被蜂子蜇了。”东明喘着粗气急冲冲地跑到我面前说。

     “呀!”我脑袋一片空白,陪着东明来到一个山凹边。

     “哎哟哟,哎哟哟……”山里传来凄厉的哭声。

     只见本班瘦小的李胜友背着马佑发,踉踉跄跄正从山坳里往上爬。马佑发捂着半边脸,痛苦地呻吟着。我走进拿开马佑发的手,半边脸肿得让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东明,快去请医生。”我竟吼叫起来。

     “哎!”东明一溜烟跑了。

     我从李胜友背上接过马佑发,背着他一路小跑回到学校。急忙用肥皂水冲洗蜇处,并让他躺在我的床上,孩子才不再呻吟。村里的赤脚医生离学校不远,五分钟不到就来了,为孩子输液、打针、开药。并安慰说:“没事,肿两天吃点药就好了”。

     我这才如释重负,送医生离开时,他竟然只象征性地收下了一点药钱,我又一次被大山人的善良感动,不知不觉眼眶润湿。

     我这才想起其他的孩子们,走出寝室,孩子们在无声的号令下,正有序地背着一捆捆柴禾,放入厕所边的一间灰棚里,堆砌得整整齐齐。我见识了大山孩子的坚强和善良。

     傍晚,马佑发父亲来了,只见他古铜色的脸上刻满了皱纹,三十多岁人的头发竟有点斑驳。见我便微笑着说:“邓老师,没有什么,哪家孩子没出点事。”然后,从他破旧的口袋里,摸出几张皱巴巴的10元钞票,执意将药费交给我。我说什么也不会收下,他没说什么,从我床上拉起孩子背上默默地走了。当天夜晚当我睡觉时,发现铺盖下面躺着的是那几张皱巴巴的10元钞票。不知道为什么,我抽噎起来。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与孩子们同呼吸,共命运。入夜前,在那静寂山村里有最亮灯光的一定是校园。我把孩子们分到三个教室进行分层教学,让优生“吃饱”,中等生和学困生“吃好”。孩子的学习成绩也不断进步着,居然两年跨越了两大步,第一年跃居全年级九个班第三,小学毕业考试居然跃居第一,有四名孩子考入区重点中学,那时考入区重点中学比现在高考进重本还难。

    在三年的时光里,我们还经历了许多,孩子们在“艰难”的生活体验中,变得懂事起来,他(她)们学会了自立、谦让、善良、互爱……,我也在“艰难”的生活中成熟起来。这将是我与孩子们人生最大的一笔财富。


(来源:《未来教育家》杂志2018年第4期)


更新:2018/6/12 5:57:17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6问6答

党的十九大在理论上的最大贡献和创新,就是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以说是重点中的重...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