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这些关于狗的典故与春联赶紧讲给孩子们听
作者:王家安 来源:中国教师报 点击:1005次 评论:0


     “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桃换旧符”,戊戌新春将至,家家户户欢聚一堂,贴春联、放鞭炮、吃年夜饭,团圆的喜庆和美好的祝福飘荡在新年春风之中。

     “一天风雨黄鸡晓,万古乾坤苍狗云”。农历鸡年的破晓之音接近尾声,新的春节又将在“鸡犬相闻”之中,被贴上“忠贞”“坚毅”的狗文化标签。

     中国人离不开狗,“鸡零狗碎”的故事总是说个没完,即便是过春节,门前贴一副春联,也少不了讨一个人“旺”福“旺”的口彩。每逢狗年,与狗有关的生肖春联就成了千家万户的“宠物”。

     生肖早在先秦时期就见诸典籍,每每在辞旧迎新之际,十二生肖的艺术形象便被赋予独特的文化内涵。从《诗经》以来,歌颂题咏生肖之句不计其数,但是体现生肖纪年的似乎并不多。宋人朱翌《元日登城》一诗写道,“明朝又数日为狗,回首犹惊岁在蛇”,这应该是较早的有关生肖纪年之诗。

     关于生肖纪年,在《唐书》《宋史》中可见匈奴、吐蕃等少数民族地区有此习惯,但汉族聚集区还是以传统的干支纪年为主。直到清乾隆年间,学者赵翼在其《陔余丛考》中写道:“盖北俗初无所谓子丑寅卯之十二辰,但以鼠牛虎兔之类分纪岁时,浸寻流传于‘中国’,遂相沿不废耳。”因此,历史上专写生肖纪年的诗文并不多,楹联亦是如此,即便被誉为开启楹联学一代风气的清人梁章钜,他在《楹联丛话》中也没有收录“生肖春联”。可见,在文人士大夫的“朋友圈”中,这种题属生肖的春联并不流行。但是,民间的“生肖春联”并不少见,自明代起就开始流传,成为生肖文化与春节文化有机契合的佳作。

     毕竟生肖也好、春联也罢,本身都是发自于民间的俗文化,离不开的就是那带着些泥土味儿的民间气息。像“鸡犬桑麻,独得山家雅趣;耕耘收获,共为时事闲谈”这副春联,取意于陶渊明诗句中“狗吠深巷中,鸡鸣桑树颠”的悠然自得之境。“鸡鸣犬吠之声”,不正是新春来临之际,民间百姓对于来年的期许吗?

     有人说,十二生肖中的十二种动物,恰好是家生与野生对半划分,家生动物以“牛、羊、马、猪、狗、鸡”这“六畜”为主。“六畜兴旺”是农业社会的朴素愿景,逢年过节,通过代表六畜的生肖寄托这个愿景也就顺理成章。生肖轮序,鸡犬相邻交替,同类同属,将鸡元素与狗元素放在一副春联里做文章,也是狗年春联的一大特色。古人善喻万物,对于鸡和狗这样的普通家畜,也寄予厚望——称“鸡有五德”,为良禽;狗堪比“忠义之士”,一部《二十四史》,每每有“义犬”的故事流传。因此,春联会写“德禽鸣福寿;义犬保平安”,家中有此二畜,也是一年幸福生活之注脚。

     虽然同为六畜,但相比牛、羊、马、猪,鸡和狗的体型更为接近,所以常见“鸡犬相闻”的提法,人们也少不了将二者进一步比较。“鸡犬过霜桥,一路梅花竹叶”,这个出句流传至少百年,作者已无从考证,但联中的文字之巧仍旧让人赞叹不已。鸡犬一同走过雪地,鸡爪踏过的印痕如同一片片竹叶,而狗蹄子落下,五个指头蜷缩在一起,还真像一朵朵五瓣梅花。新春时节,寒梅绽放,竹叶春风,更是切时切景。这样的好句子,无论怎样演绎都不失经典,“竹叶”“梅花”也就成了鸡年、狗年重要的春联创作视角。

     受到“竹叶”“梅花”影响,我们还能见到“金鸡追竹叶;黄犬踏梅花”“犬踏霜桥迎五福;鸡登雪石报三多”等佳作。这几副春联中的“犬踏梅花”算是明写,还有的狗年春联文辞隐晦,必须细品才能发现奥妙。像“犬守平安日;梅开如意春”,“梅花”就未必真是梅花;又如“鹿衔长寿草;犬踏报春花”一联,报春之花是梅花,但依然是一语双关,从一个“踏”字就可以看出玄机。虽说是民间习俗,但写春联也是文学创作,还是应该力求文辞典雅,因而历代喜用“梅花”作为狗年春联的特殊意象。

     春联中写狗,作者总想着把联中之“狗”写活,这不仅要抓住狗本身的形象特征,还要巧借其性,借题发挥。比如一副流传较久的春联“犬卧宅阶知地暖;鹊登梅萼报春新”,以一只卧于阶前、懒散而眠的家犬,侧面写出阳春开泰、地暖春回的时令特征。其实,狗之形貌、狗之声吠,都抵不过狗之忠义对人的影响力和感召力。狗年写狗,自然少不了“忠义”,像“犬护一门家无恙;人勤四季户有余”“犬守门庭何叫苦;马驰远路不辞难”等,看似写狗,其实已经是在借物写人了。

     俗话说“狗不嫌家贫”,这也是狗之“忠义”的又一个显著特征。据传明代末年,福州有个名叫徐英的屠夫,因排行老五,乡人称之为“徐五”。眼看狗年春节将至,家中却一贫如洗,无奈之际,徐英写了两副春联,其中一副是“鼠因粮绝潜踪去;犬为家贫放胆眠”,说的是因为家贫粮绝,连老鼠都没了踪迹,而看门之犬也可以悠闲地呼呼大睡了。笔触之悲苦溢于言表,但字里行间也能看出徐英的洒脱个性。徐英还有另一副与狗有关的对联,“仗义半从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屠狗”一事典出《史记·樊郦滕灌列传》,舞阳侯樊哙在功成名就之前以屠狗为生计,后来泛指出身低微的豪杰之士。徐英如此下笔,正是以樊哙这样的豪杰自喻,而下联一句“负心多是读书人”,更是令人感慨唏嘘。

     在徐英的两副对联里,“狗”不过是文人寄托胸臆的托衬,就像是杜甫诗中所言:“天上浮云如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白云苍狗,就似沧海桑田一般,成为世事变幻无常的表征,晚清名士刘尔炘也写下一联:“有时见天上浮云,在红树枝头,幻成苍狗;何处觅人间乐事,向绿杨烟外,且听黄鹂。”也许时序交替、生肖轮转,更容易引发人们悲喜交加的感触吧。

     晋代人崔豹在《古今注·鸟兽》一卷中写道:“狗,一名黄耳。”“黄耳”是狗的雅称,或许是嫌“狗”字写入联文不够雅驯,不少春联也喜用“黄耳”别开生面,像“春晓金鸡唱,岁宁黄耳勤”“金鸡追竹叶,黄耳踏梅花”等都是如此。

     前几日,某兄问道:“不知你发现没有,狗年的春联,写‘犬’的多,写‘狗’的少。”确实如此,背后的原因大概与用“黄犬”代“狗”是一样的,认为“犬”更文雅一些,尤其是有些俗语中,“狗”甚至都成了骂人的脏字。新年总要图个吉利,用“犬”多而用“狗”少也就顺理成章了。

     | 作者系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


更新:2018/2/10 6:50:35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6问6答

党的十九大在理论上的最大贡献和创新,就是形成了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学习十九大报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可以说是重点中的重...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