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放养的儿子
作者:张华 来源:中国作家网 点击:786次 评论:0


1

手机响起的时候,大伟正与身边几个头戴白色安全帽的经理、总工们在图纸前指指点点着。他向他的手下打了一个手势,一个个都向“能精儿”一样的经理们知趣地停止了谈话。大伟摘了安全帽,向小河边的一棵歪脖子树走去。

电话是母亲打来的。

“儿啊!”

“妈!”

听筒里传来了母亲怯怯的声音:

“你还有话费吗?没有的话,我骑电动车到镇上给你缴上一百块钱。省得我娃儿十天半月都没有一个电话……”

“ 妈……”大伟的泪水顺着被太阳晒得通红的脸颊滚落了下来。

“妈,我只是太忙了,工期紧,没顾上给您与爸打电话,我也半个月没回过省城里的家了……”

母亲弱弱地说道:“妈和你爸不敢奢求看我儿一眼,只要能听到你的声音就放心了呢……”

大伟呜咽着说不下去了。一开年,他就被任命南港码头工程的总经理,年内必须拿下第一期土建工程。这是他向老板立下的军令状。无奈的他带着手下的一帮兄弟们昼夜奋战在工地,顾不上乡下的父母,也顾不上省城里的妻儿。做工程的就是这样。

电话里母亲试探着问道:“儿!我把春蚕茧卖了,攒了5000块钱,想给你送去,顺便看看孙子。行不?”

大伟一屁股跌在了河边的埝塄上,双手捂住了脸,泪水顺着指缝滴在了妈做的布鞋上。他静了静心,抹了一把泪水:

“妈!您明天来吧。我尽量在您来之前赶回城里的总部。办完别的公事,我就能在城里呆两天,好好陪陪您吧!妈,记住不要带钱,我只要您人来就行。钱留家里,您和我爸花……”

2

省城。

小区门口。

一座赤橙黄绿青蓝紫的七色彩虹桥的标志,横跨在小区门口,给人一种高端、华丽的感觉。通往小区门口的大路边,郁郁葱葱的苍松翠柏,把小区遮掩在万木丛中,让人有一种宁静优雅的恬淡心境。小区门口,四个身着制服的保安一字排开,两个人对出入的车辆认证放行,两个人对出入小区的行人有礼有节地按规定查询着。绝不能让非本小区人员随意进出,这是保安的职责。能看出来,一般人不经过反复认证是不能进入这高档小区的。

86路公交车在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大伟妈妈是最后一个下车的。夏日的阳光映照着她两鬓斑白的华发,汗水从她紫红色的脸颊上淌了下来。她顾不上擦一把汗,她的左手挎着一个篮子,右手拎着一箱“旺仔”牛奶,斜肩挎着一个哪个超市赠送的廉价布包,包里鼓鼓囊囊的。她向路边的人行道上走了几步,两只手放下手中的篮子和箱子,眯着眼打量一下小区门口的格局。当看到大门里面水花四溅的音乐喷泉时,才确认没有走错地方。儿子的新房她是来过两次的。第一次是搬家,第二次是大伟特意从汽车站带她坐86路公交车,为的是她再来能找到家。确信无误后,她似乎放下了心,抹了一把汗,匆匆拎着她的行李向小区门口走去。

今天是保安小周的班。离老远他就看到这个土里土气的大妈了。他在记忆里反复搜寻着,他绝对没有见过这个人并且确信她不是这个小区的。大伟妈拎着东西走到他身边时,小周礼貌地伸手一拦:

“请问,您找谁?”

大伟妈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了一跳。她没见过这种阵势,心里有点慌乱,连忙用家乡土话说道:

“我找我儿子,他家就住在这里头。”

小周有点蒙圈了。他是北方人,听不懂南方话,跟着当保安队长的姐夫才来半年,当地的方言他一句也听不懂。

“请讲普通话。好吗?”小周又一次礼貌地说道。

大伟妈没上过学,哪会普通话,无奈地又用方言解释了一遍。

小周感觉头都有点大了。他转过身,看到门卫室里的笔和纸,紧走了几步,两个手指从窗户里边儿把纸笔夹了出来。

“大妈,您写出来去哪幢楼?几号?找谁行吗?”

大伟母亲用手势比划着说:“我没上过学,不会写字……”

恰在这时走过来一个小周熟悉的小区阿姨,他听到过她会说当地方言。小周急忙上前打了声招呼,让帮他问一问。大伟母亲记不住儿子是哪幢楼了,只知道是1103室,这样小周也无法用门卫室的电话取得联系。站在一边的小周急得直搓手,让阿姨再问一下她儿子的名字与电话号码,大伟母亲却摆了摆手:“算了。我等等吧,儿子一会儿就回来了。”

说着话,大妈把她的篮子与“旺仔”牛奶挪到门卫室边的大榕树下,靠着树蹲了下来。

一旁的小周始终不明白大妈为啥不说出她儿子的名字。

3

一辆丰田·霸道风驰电掣般行驶在通往彩虹苑的大路上。车内,秦大伟坐卧不宁。他心急火燎地在总公司办完公事,一头钻进汽车,就让司机送他回家。他牵挂着远方的娘亲。母亲从小家里穷,没上过一天学。从家里到省城虽说百十公里,但要从家里走三里路到公路上的公交站台,坐公交车到县里,再坐大巴车到省城里的长途汽车站,出了站得到对面坐86路公交车才能到家呢。他太熟悉母亲的性格,从小就吃尽了所有的苦,无论干什么事都从不求人 。小时候,母亲在家门口工厂里做工,农忙时务农养蚕。一年两季的春蚕与秋蚕是家里全部的收入。父亲会“刷大白”的手艺,两口子省吃俭用动用了一辈子的积蓄,盖起了两层小楼,把这个几乎没教过没管过的放养的娃儿供到了名牌大学。母以子为荣,唯一的儿子大伟成了母亲的骄傲。四邻八舍的人都知道没上过一天学的农村女人,又不像别人家那样天天教儿子写字,补习,上各种辅导班;也没有像别的家长那样把儿子拢在翅膀下,疼着,护着,一口一口地喂着。母亲哪有时间哟!她得去工厂上班,去地里摘桑叶喂蚕,要铲白菜要种稻谷呢!除了吃穿是她管着,书本上的事从没过问过。谁也没有想到,就这个放养的娃儿能当上了本地的高考状元。当有人用羡慕的眼神问其怎么能供出这样一个高材生时,母亲羞红了脸,手一指小河边的一群鸡,鸭:

“喏,就像那鸡,那鸭,从没管过,放养的……”

慕名而来的人惊讶地张大了嘴,久久地合不拢了。

大伟知道自己是独生子,父母得他赡养。毕业的时候谢绝了母校导师的挽留,义无反顾地回到了离家最近的省城,只为了给父母颐养天年。

放养出来的独生子,没有兄弟姐妹,更没体验过那种手足之情从何而来。因此少了与父亲母亲的沟通,什么事都是直来直去的。想妈了回家拎着一大堆好吃的好喝的,进门一句话:妈!嘴一裂,一笑,就没了话。妈问一句答一句。父亲更老实,一句话也不说,只能溜在母亲屁股后面抱柴,烧火,怯怯地站在儿子身旁,看着大伟大口大口地吃着母亲炒的菜。嘴一裂,一笑,那就是幸福。

汽车喇叭的响声,把大伟从思绪中拉回到现实里。他抬头一看,车到了小区门口。无意地一瞥,看到了大榕树下,娘正坐在树根上,惊恐地看着这么气派的大汽车。

大伟睁大了眼,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忙让司机停车,掀开车门扑到了娘亲跟前:“妈!您怎么不进去?坐这里干啥?”

看着从这么气派的汽车里钻出来的脚穿布鞋的儿子,娘更懵了。

“儿!妈忘了你家的楼牌号,人家不让进。”

母亲扯着衣角,像做错事的孩子,不自然地说道。

大伟急了:“您打我电话就行了呀!妈,怎么不打电话呢?”

不等妈回话,一旁值班的小周看到了在小区里职位最高的秦总,忙不迭地跑了过来:

“秦总好!这是?……”

大伟扶着母亲站了起来,司机早已拎起行李向后备箱走去。

“这是我妈。”

“啊!我不知道她就是大妈。问她住哪儿她不知道,问她找谁她不说话。我……我按照您的要求,才没敢放她进去。对不起!对不起!”

大伟摆了摆手终止了保安的话,看了一旁围起来的人,对司机说了声:“你先进去吧。”

大伟俯下身搀起了妈的胳膊:“妈!我们回家吧!”

母亲看着身边那么多人有点害怕,有点羞涩,不停地向身边的人点着头,用家乡话说着:

“打扰您们啦!”

大伟扶着妈与身边认识的人不停地打着招呼,向熟人介绍着:“这是我妈!”

妈却有点儿惶惶然:“儿!我咋觉得那些人看我娃的眼神儿就像我看你那保安的样子呢?”

大伟有点儿羞赧了,不自然地用脚弹了弹布鞋上的灰尘。

妈看着儿穿的布鞋笑了:“看到了这双鞋,才知道这真是我的儿呢!”

小区里的林荫小路上,高处是遮天蔽日的参天大树,脚下是姹紫嫣红的各色花卉,中间的草坪上一树树枇杷果实累累,曲径通幽处,小桥流水潺潺,楼榭廊柱外,鸟语花香阵阵。

搀着娘的大伟,看看四周无人,悄悄地问:“妈!您刚才给我打个电话,你儿媳就下楼接您来了。您咋不打电话呢?”

母亲有点扭捏与羞赧:“大伟,你看你妈这土里土气的打扮,不想让人知道我是你妈哩……”

泪水滂沱的大伟阻止了母亲的话:“妈!别再那么说了。您还让您儿活不?我是您的娃,没有您哪有我?还有比您更亲的人吗?妈……”

娘笑了,抬起胳膊替儿擦了把泪:“好啦!傻儿子,多大啦?还哭……”

大伟用手一指前面:“妈,您在前面带路,我看您还能找到家不?”

母亲看了看周围,把她以往的印象在心中回放着,她带着儿子向右一拐,指着左侧的那幢楼,不敢确切地问:“儿,是这儿不?”

大伟笑了:“妈!您记着呢。记好了,这是您的家。要不以后出门要给您胸前挂个牌子呢!妈丢了,我可怎么办啊!”

母亲爱昵地拍了一下儿子的屁股:“你妈还没七老八十呢!还能给我儿拽好几年呢。哪能老成那样哟!”

母子二人走到楼道门口,司机小孙已经拎着行李站在了电梯旁边。大伟用手指了指那蓝色的牌子:“妈,您看牌子上的数字,认识吧?”

母亲手搭凉棚向上看了看:“28呢。是吧?”

“是,妈。记住28号楼,1103室。”

“好。妈再也不会忘了。”

大伟从司机手里接过母亲的行李,低声说道:

“你开车回去吧,明天下午三点过来。你开车送我母亲回家,我开我的车去工地。哦,对了,你顺便通知各项目部的经理、总工,明天下午五点到会议室开会。”

司机答应了一声,向大妈点了点头,转身走了。

大伟扶着妈走到玻璃门边,掏出门禁卡细致地给妈讲着:“妈,这个,”他指了指数字对讲机:“您按1103,家里人就会说话,就给您打开这道自动玻璃门了。你还可以拿这个卡,它叫门禁卡,放在这个方格内,”大伟又指了指旁边绿色的刷开器:“卡放这里,门就自动开了。这样,您才能进入电梯间。知道了吗?妈!”

母亲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儿呀!皇宫里边就这个样吧?”

儿笑了,妈乐了。

4

听到悦耳的门铃声,三岁的儿子小伟踩着凳子打开了门。看到爸爸,小伟放好凳子,叫了声:“爸爸!”就抱住了大伟的腿。

大伟慢慢放下母亲带来的东西,一边取拖鞋,一边对儿子讲:“宝贝儿,看看这是谁?”

儿子小伟看着进门的奶奶,紧紧地抱着爸爸的腿,眨巴着他那毛茸茸的大眼睛,害羞地露出了半边脸,不敢说话。直到奶奶叫了声:“小伟!不认识奶奶了吗?”

小伟怯怯地说:“认识。是养蚕宝宝的奶奶。”

母亲与儿子都笑了。大伟把拖鞋递给儿子:“快去呀!把拖鞋送给奶奶。让奶奶抱抱你。看看奶奶给你带来了多少好东西呢!”

母亲弯下腰,从她背的布包里掏出一个盒子:“宝贝儿!这是奶奶给你带的蚕宝宝。你还记得吗?”

小伟能记起他想要的东西,蹒跚着扑到奶奶怀里,怯怯地叫了一声:“奶奶!”

大伟看到了母亲的泪水滚落了下来。妈妈的手紧紧地抱住了她的孙子。

母亲端详着她的宝贝儿:“小伟,多长时间没见奶奶了?想吗?”

小伟摆弄着装着蚕宝宝的盒子,用稚嫩的嗓音甜甜地回了一句:“想!”

妻子小青围着围裙,双手端着两盘菜从厨房走了出来:“妈!您来啦,洗洗手吃饭吧!”

婆婆看着儿媳笑了笑:“好的。”

母亲拉着小伟的手,站起身向篮子跟前走去。

“宝贝儿,来看看奶奶给你都带来啥好东西啦!”

篮子里有早上刚采的红彤彤的草莓,有从树上摘的如黑玛瑙般的桑仁,还有养蚕用的桑叶,最后是一辆云梯玩具车。小伟兴奋地用手扒拉着、叫着,母亲又打开了一边的“旺仔”牛奶,对着宝贝说道:“看看,小伟!这是你最爱喝的牛奶吧?奶奶记得哟!”

洗了手的大伟妈与孙子坐在一起。饭桌上,一盘麻辣鸡块,一盘清蒸鱼,一盘韭菜炒鸡蛋,还有一盘凉拌香椿芽儿。儿媳小青怕儿子打扰婆婆,站起来说道:“妈,我来喂他吃饭吧,您坐了一路车呢……”

婆婆摆摆手:“你们快吃,我喂宝贝吧!”

大伟用小碗拨一点米饭,用小汤匙从鱼盘里舀了一勺鱼汁儿浇在小伟碗里,对母亲说道:“妈!您吃吧?我喂宝宝吧。”说着话,想把小伟抱到他身边。妈妈从儿子手里接过小勺:“你们快吃吧!我喂他吃。”说着话,用筷子抄着一块鱼肉放嘴里嚼了嚼,用嘴巴轻轻地一扬,小伟嘴对着奶奶的嘴,吃到了一块没有鱼刺的鱼肉。

儿媳从厨房端出汤来,看到了儿子与婆婆嘴对嘴吃肉的一幕。心头一颤,手一抖,汤差点洒了出来。大伟以为热汤烫着媳妇的手呢,忙站起身,走过去接过碗:“怎么啦?烫住了吗?快去水管冲冲吧!”

小青把汤递给丈夫,急转身到卫生间里,只听到“哗哗”的流水声,间或还有隐约的呕吐声……

大伟的家是别墅式复式建筑。一楼为两个大卧室,一个客厅,洗澡间,卫生间,书房,厨房。沿着不锈钢旋转楼梯拾级而上,二楼是两个卧室,各自有单独的卫生间,洗衣间,有阳光房。上下两层装饰的富丽堂皇。客厅里,大伟与儿子在地毯上玩着奶奶给买的云梯车,婆婆帮着儿媳在厨房收拾着碗筷。环绕立体声音乐配着55吋的网络电视。一曲悠扬的《鸿雁》,回荡在温馨的家里。空调里吹出的凉爽的风从上徐徐地轻拂在身上,给人一种惬意的感觉。

小青穿着合体的藕色连衣裙,俏丽的身材被包裹得凹凸有致,如瀑的长发,用一方花手绢儿扎在脑后,显出女主人的干练与整洁。她先从厨房端来一盘洗切好的各色水果,放在客厅的茶几上,看着婆婆和丈夫在客厅里边儿逗着儿子玩儿,小青转过身到厨房冲了一壶“碧螺春”,手托茶盘弯腰轻轻放在茶几上,右手拎壶,左手执杯,随着她优雅的倒茶的样子,一杯清香四溢的茶放在了婆婆跟前:“妈!您喝茶,吃点水果。”

婆婆接过儿媳的茶,身子往一边欠了一下:“快坐吧,小青!忙了一上午了,歇会儿吧!”

小青一边给老公倒着茶,一边回着婆婆的话:“小伟到午睡时间了,我想带他到楼上睡会儿呢。”随即对着宝贝叫道:“小伟,到午休时间了,跟妈妈上楼睡觉吧?”

低着头翘着小屁股,玩兴正浓的儿子头也不抬:“不睡,妈妈!我想与爸爸,奶奶玩会儿……”

小青抿了一下嘴,浅浅地一笑。大伟看了妻一眼:“你看,小毛头正高兴地玩呢!怎能睡着?你先歇会儿吧!我和妈看着娃顺便说会话。”

妻点了点头,转过身向儿子喊了一声:“少玩会儿,要午休呢!”

大伟给母亲拿了一块切成月牙状的西瓜:“妈!吃一口吧?天热。”

母亲接过西瓜轻轻地咬了一口,大伟向老娘身边靠了靠:“妈,爸身体怎么样?还天天都在家门口给人家刷大白吗?”

妈妈拢了一下额前的头发,疼爱地看着儿:“是呀,身体好多了,你跟你爸说话了管用,我说他不听呢,死倔!”

“干不了就别干了!不要那么费劲了。苦日子熬过去了,我能养了你们的!”

母亲伸出手,把儿子的衣领往外翻了翻,捋直:“我们还能干呢!农村里五十多岁的人正干好活呢,年轻人都顶不住我们哩!”

妈妈说着话,从怀里掏出一沓钱递给儿子:“儿!这是5000块钱。先还房贷吧。你爸你妈能挣多少是多少,莫嫌少……”

大伟用手死死地挡回去:“妈!说啦,您人来就行,钱放家里。您们老了,不要考虑我们买房的房贷,这不是农村干活挣钱能还上的。给您说过了,我们小两口一年挣几十万的工资呢,几年就还完了!”

母亲不容儿再说话:“拿上!听妈的话!还一点儿是一点儿,妈心里能轻松一点呀!你爸要是听说我娃儿还有一百万的房贷又犯病了呢!”

大伟知道妈的意思。刚结婚时,小两口在公司门口买了一套房,有几十万的房贷,把父亲忧愁地神经都出了问题,花了一万多块钱,最后还是在大伟耐心地劝慰下才恢复好的。大伟也给父亲说过,那套房他们白住了五年,结果卖房时还赚了几十万呢!

儿子细致地给母亲说着,买房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一种投资。他告诉妈,他这套房,两年时间又上涨了一百万。如果卖了,还净赚一百万。所以不要担心他们,三年时间就会把房贷还的差不多了!

儿子给妈妈杯里续了一些热水,又问起了家里奶奶的事。小伟玩累了,抱着玩具坐在爸爸腿上,听到说起了老奶奶,抬起头忽闪着眼睛,拉着爸爸的胳膊:“爸爸,您是在说喂您鱼粥的老婆婆吗?”

大伟吃惊地看着儿子:“宝贝儿,你能听懂爸爸和奶奶说话呀?”

小伟认真地点了点头:“能!我知道您在说家里有羊,还有一只小船的白发老婆婆。您每次回家还背着奶奶给那个婆婆一个大红包呢!”

母亲瞪大了眼睛看着儿子:“娃!别给她钱。她有吃有喝的,给她钱干嘛?她有你小叔管呢!你给她多少钱,她都给你小叔了哩!”

妈妈忿忿地提高了声音。

大伟用食指放在唇上向母亲“嘘”了一声,用手指了指楼上:“妈!别那样说。您也有媳妇呢!毕竟小时候奶奶带过我,为我熬大米粥,给我下河摸鱼熬鱼粥吃呢!我不仅能养您养爸爸,还会替爸爸养奶奶的。她八十多了,一个人吃饭,种地。不是个事呢!再说,你没见小伟回家,奶奶前后地跑着,有多高兴呢!”

母亲的气还没有消:“我就不愿她抱我的孙子。她忒脏了……”

小伟看着爸爸,又看着奶奶的表情:“奶奶,那个头发白白的老婆婆好可怜,您要对她好点儿。像爸爸一样,多给她点钱。爸爸每次带我去商场玩儿,看到商场门口有白头发老奶奶,就拿很多硬币放在她的缸子里边。爸爸说,家里的老奶奶和她一模一样,都很可怜,要心疼她们。”

奶奶看着孙子不吭声了,紧紧地把她的宝贝孙子搂到了怀里。

5

门外传来了“笃笃”的敲门声。小伟“骨碌”一下,从奶奶身上爬起,“噔噔噔”跑到门口,对着对讲机问到:“请问您找谁?”

门外迟疑了一下:“我找秦总……”

小伟毫不犹豫地回答道:“您走错门了。这里没有秦总。只有大伟和小伟。”

大伟听到了门外的话,站起身走了几步打开了门。

门外是保安队长,身后是保安小周,两个人拘束地站在门外。小周的两只手提着沉甸甸的两盒东西。

“秦总!”保安队长毕恭毕敬地叫了一声。

“有事吗?孙队长。”大伟有点莫名其妙。

“秦总,能让我们进来吗?”

大伟“哦”了一声:“请进。”

保安队长领着小周进了门,把礼品放到一边儿,两个人不好意思地站着,哈着腰向大伟的母亲打了一声招呼。

“秦总,我内弟不懂事。今天有眼不识泰山,把伯母挡在了门外。对不起!我带他来给大妈给秦总赔不是。请您们别生气。我保证再不会发生这种事了,我明天就开了他!请您多原谅请大妈多担待……”

大伟指了指沙发:“请坐吧!你们没有错,按规定办事就好。我们都是农村人,不要嫌弃自己的父母,不要看不起农村人就好。”

小周不停地点着头,向大妈说着:“对不起,对不起!大妈!”

小伟坐在奶奶怀里,小声问奶奶:“他们做错事了吗?”

奶奶摇了摇头。

大伟对保安队长又说了一句:“不要开除啦!都是自家人。以后把工作做细做好,这件事就过去了。你们忙吧,东西提走,以后不要拿东西!”说着话,把礼品塞到小周手里,没有任何余地地送走了归他管辖的两位保安。

母亲不解地看着儿子:“儿!你到底是多大的官呀?他们能吓成那样?对农村人好一点呀!可不敢把他们饭碗砸了。”

大伟给母亲手里塞了一个进口的“黑布林”:“妈!吃吧。什么官不官的。您儿子就是打工的。您放心,我永远都会关照农村来的工人的。”

儿子话头一转:“妈,您休息一会儿。下午咱们全家开车出去逛街,给您给爸爸还有奶奶买几身衣服。晚上就不回来吃饭了,我们在外边吃烤肉。”

儿子小伟抬头看着爸爸:“是韩国烤肉吗?”

大伟在儿子头上爱怜地婆挲了一把:“就知道吃好东西。”

6

十五的月亮透过窗纱映照在二楼卧室里,穿着粉色睡裙的小青,凝视着睡在小床上的儿子那幸福的小脸蛋。看着丈夫洗漱完毕,她起身拉上了窗帘,靠在床头。丈夫走了过来,拉着妻的手,心疼地问:“手烫的怎么样了?要紧吗?”

妻抽回了手,用芊芊玉指点着丈夫的额头:“傻瓜,哪是烫得哟?”

大伟不解地问道:“那是怎么啦?”

妻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大伟更蒙了:“怎么啦?你我还有什么话不能说啊?宝贝儿!”

小青头一歪倒在丈夫怀里,用小手在男人结实的胸脯上划着:“你没看到妈用嘴在喂你儿子吃鱼吗?我不是嫌脏,那样不卫生,怕给儿子传染上病菌呢……”

大伟搂着妻轻轻地说道:“没关系。小时候妈妈与奶奶也这样喂我呢!你看,我不是也照样壮得像一头牛吗?农村人都那样,别放在心上。好吧!”

贤惠的妻一句话也不说,搂紧了自己的男人。

这是一个月圆人更圆的静谧之夜。

放养的儿子半夜醒来后,不放心睡在一楼的娘亲。他扣好睡衣扣子穿上拖鞋轻轻地向楼下走去。

母亲的卧室里,床上空空如也。大伟向里边走了两步,柔软的大床下,母亲把一张竹凉席铺在洁净的红木地板上,身上搭了一条毛巾被,均匀地打着鼾声。从不抽烟的大伟,从茶几上拿出招待人的烟,哆嗦着双手点了几次才点着。他靠着墙,任由泪水洒在他滚烫的胸膛上。

许久许久,他轻轻走过去,慢慢地把母亲抱在怀里,缓缓地放在大床上。他只怕惊醒熟睡中的娘亲。

第二天下午,司机按时来到了楼下。小青大包小包地给婆婆装着东西。小伟拉着奶奶的手走到“旺仔”牛奶箱跟前,奶声奶气地说:“奶奶,外边很热。给您包里装两桶牛奶。您渴了就喝。”又转身拿出两桶塞到奶奶手里:“这两桶,您给那个婆婆,她放羊时带上喝。”

奶奶一把把孙子搂在了怀里。小伟有点奇怪地给奶奶擦着泪:“你怎么啦?奶奶!”

大伟拉着妻的手,两个人都流出了幸福的泪水。

楼下的丰田·霸道车跟前,司机与妻在后备箱装着东西,儿子大伟打开车门,抬手给母亲在上面挡着:“妈,您低头慢点进。”母亲诚惶诚恐地坐上车,大伟看着妈坐好了,又把头伸进车窗给母亲系好安全带,轻轻地说了句:“妈!您昨晚睡的那个床,是儿子特意给您准备的。这里就是您的家!”

车子徐徐开动了,小伟粉嫩的小手向奶奶不停地晃动着:“奶奶,记着!要喝牛奶……”

作者简介

张华,(原名:张金旺)男,汉族。六零后,閿乡人(今河南灵宝閿乡人)。自由撰稿人。现任三门峡市作协会员,灵宝市作协理事。曾做多年中学教师。原创了大量诗、词、散文及短篇中篇小说,作品散见于各媒体、平台、杂志。并获得金奖、银奖、优秀奖。


更新:2018/1/13 5:08:38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图文】成绩一般的初中生,如何考上重点高中?

优秀学生和一般学生的区别在于学习习惯而不在于智力好好学习真的不是一件很难的事就看你有没有信心和决心一名普通的初中生按下面的要求养成习惯通过努力考上重点...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