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关于“波折”教学路径摭谈
作者:梁增红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1391次 评论:0


梁增红:江苏省初中语文特级教师、常州市教科院初中语文兼职教研员、常州市第二十四中学语文教师。

【摘要】小说阅读教学对波折的处理要从粗浅表面深入内在规律,让学生知其然更知其所以然。读懂小说波折的密码,才是问题的关键、教学的重点。从源头上产生阅读期待,从反复中出感受曲折之美,从变化中领略摇曳生姿,从对话中品味推波助澜,是可行的路径。

【关键词】  阅读教学  波折  

小说教学中,往往绕不开“波折”的解读与分析。据我观察,小说“波折”的教学策略一般是:1.说出“这里有几个波折”;2.“一波三折”的效果是什么?云云。如此教学,只涉及情节的现象,从概念到概念的滑行,回答的是“写了什么”。前者是一种术语的指认,后者则是应试的格式化表达。至于情节的内在规律,也就是“怎么写”的问题,却没有任何解释,似乎还处于说不清道不明的状态。

教学中,如何让学生真正读懂波折,体味到审美效果,笔者以为可从这几方面着手。

1.发现“源头”,走进“从‘结’到‘解’”的过程

波折的源头,往往在矛盾、错位、困难、障碍、“合理不合情”的地方,正所谓,无风不起浪。如川端康成《父母的心》中,矛盾(“结”)就在于,贫穷夫妇有子女而无钱,贵妇人有钱而无子女;《孔乙己》的“结”,是孔乙己“站着喝酒而穿长衫”;《窗》的“结”是两个病人一个近窗一个远窗……这些矛盾,常常是实用价值与感情价值之间的某种不和谐、错位。

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说到悲剧情节有“结”和“解”。“所谓‘结’,指故事的开头至情势转入顺境(或逆境)之前的最后一景之间的部分,所谓‘解’,指转变的开头至剧尾之间的部分。”[]这里的“结”和“解”,就是波折的“源”与“流”。教学时,教师不要先去提问“这里出现了几次波折,有什么效果”,而要从学生的阅读起点处设问:故事的“结”在哪?学生的视线聚焦于故事的发端,从而领略到,小说或溪水潺潺,或波谲云诡,各展风姿,蜿蜒崎岖,是因为作者巧妙地安置了一个“锲子”——波折的源头。

如教学《社戏》时,先请学生思考:看社戏一帆风顺吗?学生很快发现,小伙伴们遇到了“想看社戏而无船”的矛盾。“结”出现了,作者又是如何来“解”的呢?学生细读文本就会发现,双喜的一句“大船?八叔的航船不是回来了么”,化解了矛盾;在面对大人的迟疑的时候,双喜说“我写包票!船又大;迅哥儿向来不乱跑;我们又都是识水性的”,使得“外祖母和母亲也相信,便不再驳回,都微笑了”,矛盾又迎刃而解,“我们立刻一哄的出了门”。小说中的波折还在不断出现,情节总是出乎读者的预期:月夜航船时,急于看到社戏与误把渔火当赵庄的矛盾;看社戏过程中,社戏本身的无趣与看戏前充满期待的巨大落差;归来途中,偷豆的快乐与踏坏六一公公的豆而受责备之间的矛盾……可谓一波三折,波中有折,常常就在读者以为故事将就此结束时,又陡出奇峰。“《社戏》中这些无处不在的‘波折’,一方面让小说情节不断变化,不断超出读者的期待视野,呈现摇曳多姿的情态,让小说无比的耐读好看;另一个方面也让小说从看社戏这个线索上旁逸横生出许许多多的故事。”[]

小说波折教学,首先要让学生在阅读小说时能知其“源”——作者如何设置一个“结”,发现源头处“仿佛若有光”,到“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然后知其“流”——作者如何“解”开这个“结”。如此顺流而下,产生“好戏是这样炼成的”的豁然开朗之感。如果“不可知其源”,纵然面对情节运行的“斗折蛇行”,也只是隔靴搔痒,“明灭可见”。

2.聚焦“折点”,感受反复之美

刚刚学习小说时,学生常常表示喜欢读并能说出诸如“三打白骨精”、“三打祝家庄”、“七擒孟获”、“刘姥姥三进大观园”等经典情节。如果追问一下:为什么会记得这个情节?学生回答:有趣有意思。再追问:怎么就觉得有趣有意思呢?学生摇头并坦言,从没想过这个问题。这就触及到阅读的实质性问题:因为写得精彩!

美学上有个共识,曲线比直线柔和,而且富于变化,因此人们常把曲线所产生的美感称为曲线美。发现小说波折的内在魅力,要以“折点”(即转折点)为抓手,让学生在站在一个个点上,才能真切地领悟到,故事情节之所以吸引人,就因为它有曲折之美,而不是同一方面、同一层次上的流水账。

下面是我教学《变色龙》时的一个片段。

师:小说写了奥楚蔑洛夫的多次变色,如果只写一次变色行不行?

生:(迟疑地摇摇头)不行。

师:我把小说浓缩成这样一句话:“一个警官,处理一个狗咬人的案子,因为狗主人的身份而改判。”感觉如何?

生:笑。

师:大家比较后再讨论。

生:变的次数多了,就表明奥楚蔑洛夫的变不是偶然的,而是一以贯之。只写奥楚蔑洛夫一次变化,变得不够充分,不能淋漓尽致地凸显警官善变的性格。

生:反复变色,次数增加了,让奥楚蔑洛夫变来变去,起到了强化其变色之快、过分的效果。

生:而且作者写奥楚蔑洛夫也不是总面对一个人。从赫留金,到巡警,到围观的看客,到将军家的厨师。

师:这个发现的背后有深意!

生:这些人也是随声附和,助纣为虐。

生:这些人身份不同,表现不同,表明了所有的人物骨子里都是一样,都跟奥楚蔑洛夫一样趋炎附势、媚上欺下。

师:读到这儿,我们明白了,小说并不是对警官奥楚蔑洛夫一个人的嘲讽,而是对整个社会变态的一种鞭笞。他在整个社会链条中,也不过是一个小人物而已。

这个教学片断,通过品读“一次”与“多次”,“一个人”与“多个人”的对比,学生体会到,奥楚蔑洛夫变来变去,反复无常,虽然重复着同样的问题“小狗的主人是谁”,但并不是一条直线或一条射线那样平坦地延伸,而是把现场中的赫留金、巡警、看客、将军家的厨师,每一次对狗的身份判断,都当作一个“折点”,既成功制造了文似看山不喜平的效果,又折射出“对整个社会的一种鞭笞”的深刻内涵。

小说作者一般不会让人物选择捷径一口气跑到底,总会在某处放慢速度甚至停下来做点什么,“忽东忽西,忽西忽东,反反复复,而就在一次又一次的否定之中,人性的复杂性得到了深入的揭示,思想也一步一步地变得深刻,故事本身的张力也正一步一步地得到加强。”[]小说教学让学生获得这种体验,才算读出滋味来。

3.品析“变化”,领略由表及里的摇曳生姿

“小说的运行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摇摆过程。”[]“摇摆”,作为小说运行的一种方式,在学术上比较复杂,这里我们姑且狭义理解为“波折”。尺水兴波,不仅次数多,而且有多角度构思,拒绝单一重复。教学时,应让学生在分析随特定背景和情境而变化的波折,领略其推动故事奔突向前,拓展主题丰富深刻的效果,以及摇曳生姿带来扣人心弦的阅读快感。

在教学川端康成的《父母的心》时,我这样来安排:

师:孩子换了三次,请找出不一样的地方,想想为什么作者这样来写?

生:(活动)再读小说,勾画写法不一样的地方。

生:前三次都是略写,最后一次详写。

生:三次调换,三种写法不一样。

师:具体说说。

生:三次去送的人不一样。第一次是夫妇同去送,第二次是父亲去换的,第三次是母亲去的,最后一次要回来,又是夫妇同去的。

生:三次要回孩子的理由不一样。第一次是“把长子送人,不管怎么说是不合适的”,第二次是“二儿子长相、嗓音极像死去的婆婆。把他送给您,总觉得像是抛弃了婆婆似的”,最后一次要回自己的小女儿时“太小了,真舍不得她。把不懂事的孩子送给别人,我们做父母的心太残酷了。”

生:三次送孩子的神态不一样……

生:财主夫人三次态度不一样……

师:不一样的写法,有什么感受?

生:故事读起来一直在跌宕起伏中。

生:换来换去,体现了贫穷夫妇要回孩子理由的可笑。

师:这些理由成立吗?

生:都不是真正的理由,根本不能说服别人。

师:是啊,夫妇的理由越荒唐,越可笑,就越能构成反差,表达了什么?

生:父母对子女的爱。

波折设置的“多变”,并非表象上的机械“重复”,而是借助变化来让情节摇曳生姿。我们发现,有学生写的文章缺乏变化意识,平铺直叙,看了开头就大致猜到结尾,甚至会是几个雷同情节的简单叠加,读来会味同嚼蜡。这与波折教学一直在门外徘徊不无关系。波折教学中,多让学生品析变化之处,深入到情节内部去一探究竟,既有助于学生由表及里,理解作者的匠心所在,又能把读中所悟所得,转化为自己的写作能力。

4.演读“对话”,品味波澜的深意

“小说家在设计对话时,与他的人物一样,随着对话犹如剥笋一般一步一步地进行,也会因为对话力度的一步步的加强,所有的一切正一步一步地趋向紧张、饱和与圆满,也会充满愉悦。”[]波折的设置,滚滚向前,揭示了人物性格,推动了情节发展,往往借助语言来实现。教学时,应抓住小说中的语言,通过演读等形式来揭示“虽幽必显”的魅力。

《安恩和奶牛》中,安恩与买牛人的多人次对话,让人物的性格跃然纸上。我和学生抓住三组对话来体会情节的波折如何产生的:

投影一:

“这头母牛卖多少钱,老婆婆?”

“它是不卖的。”

师:这是个什么样的人?

生:挑剔的,锱铢必较的人

师:安恩对他的态度怎样?

生:读出两者的语气来。语气比较平淡,冷漠,又似乎漫不经心。因为她根本没打算做买卖,对于奶牛的价位并不感兴趣,当然,对一个带着挑剔眼光,锱铢必较的人的问话,更没兴趣了。

投影二:

“喂,这头母牛多少钱?”

“它不卖的!”

师:打发走了一个,又来一个。这个人的特点是什么?安恩的态度又是怎样的?

生:因为这个屠户身穿“血迹斑斑的罩衫”“用他的藤杖敲了敲牛角”,“不屑地斜视了一下那根藤杖,然后转过脸去往远处张望,仿佛发现了什么使她感兴趣的东西”。表现了安恩的不快和厌恶之情,以及对自己奶牛的爱怜。

师:体会一下,看看作者用怎样的语言形式把安恩这种情感表现出来的?

生:句子更短了,少了一个“是”;句号改为感叹号了。语气更加强烈了。

生:读。(男生读屠夫,女生读安恩,注意动作语言一起来表现。)

投影三:

有个人已经来过一次想买这头牛,遭到了拒绝,现在又折回来,出了一个大价钱,那诱惑力简直令人难以抗拒。

“不!”

师:这句中作者又是用怎样的语言形式来表现安恩的情感的呢?

生:独词成句。节奏更加短促,语气更加坚定,态度更加坚决,表达更加果断。

师:请同学们来小结一下。

生:这三组对话中可以看出,安恩老太太在面对一个个买主的询问时,回答是有不同的:当买主客气询问时,安恩对之以“它是不买的”,语气平和,不卑不亢;当买主动作粗鲁、语言粗鄙的时候,安恩反感厌恶地回答“它不买的”;当一个人又折回用令人难以抗拒的大价钱诱惑时,安恩则连多说一个字也不愿意了,断然说“不”!

“好情节,是把人物打出常轨,让人物的深层心理,非常规心态暴露出来。”[]安恩带着奶牛来到牲口交易市场,却不卖牛,这是有悖常理的。安恩的“非常规心态”,掩藏在她与买牛人的对话中。教学时,学生用分角色演读的方式,紧扣安恩面对买牛人的特殊语言形式,读出来她特别的个性,使得安恩丰富的精神世界昭然若揭,可以说,波澜的魅力在朗读中得以彰显。

“对话充满了一种张力。随着对话,我们一会倾倒在这边,一会又倾倒在那边,来来回回地摇摆着,一时无法驻扎。而我们似乎又是喜欢这种摇摆的,我们如同一群飞蛾,一会看见这儿有一团亮光,一会又看见那儿也有一团亮光,我们飞身扑向东,又飞身扑向西,心中充满了惊喜与快意。”[]曹文轩的这番话,或许可以作为阅读小说的一个境界。波折教学,应通过演读等形式,让学生在读中体味到“惊喜与快意”。

阅读“就像是非辅助型的自我发现学习,是跟着一位缺席的老师在学习。只有当我们知道如何去读的时候,我们才可能真正读懂。”[]教学中,对于“一波三折”的指认、点数和公式化地说说“效果”,没有多大技术含量,不需要花大力气去教,只需要确认、点拨一下即可。更需要关注的是“一波三折”的艺术效果是怎样达成的,这才是问题的关键、教学的重点。

[[1]]亚里士多德.诗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2:60

[[2]]杨宇鹏.“波折”:《社戏》的“摇曳美”[J].中学语文教学,2017(1).

[[3]]曹文轩.小说门[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2:250.

[[4]]曹文轩.小说门[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2:241.

[[5]]孙绍振.名作细读——微观分析个案研究(修订版)[M].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9:285.

[[6]]曹文轩.小说门[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2:240.

[[7]]莫提默·J.艾德勒 查尔斯·范多伦.《如何阅读一本书》[M].北京:商务印书馆,2014:16.

       源自:《中学语文教学》2017年第5期

拓展阅读

梁增红:漫说“语文味”

参加教研室一个活动,其间听得一位老师谈论到关于“语文味”的问题。一时“语文味”三个字又从我的头脑中复活。据我有限的记忆,最早说到这个词的,大概是广东的程少堂先生。好像有好多年了,这个词语以高频率出现在我们的语文教学研讨活动中。尽管我有多少次也把这个词儿挂在嘴上,但也就是应景说说,至于其中的意思,好像是雾里看花水中望月,未加仔细推敲。

曾几何时,我对语文课的“语文味”一说感到非常搞笑,语文课要有“语文味”,这个说法本身就充满“怪味”。

到菜场,你会说“我买青菜味”的青菜吗?

到服装店,你会说“我要衬衫一样”的衬衫吗?

到饭店,你会说“我要喝有酒味”的酒吗?

据我所知,现在有一种“有香烟味”而不是香烟的戒烟香烟(是不是像绕口令?)。但那只是味相似,其“实”不同的两种东西。的确如此,很多时候,由于语文课外延不断被延伸,语文课承载的内容被无限拓展,语文课往往忽略了自己应该做的事,失去了应有的味道。说是买椟还珠恐怕不为过分,有人甚至夸张地说语文教学“丧魂失魄”。提出语文课要有“语文味”这个显得有些荒诞不经而又无可奈何的词儿,也许是情理之中。

观察一下我们的语文课,发觉失去“语文味”的情形还真不少:有的形式花哨,令学生被外在的视角冲击所干扰,漠视语言文字,沉浸在读图、听歌、绘画上。多媒体工具的推波助澜令语文课弥漫工具气息和流水线程序的按部就班。有的语文课学生空有肢体活动,很少发生有含量的脑力活动,语文教学活动“乱花渐欲迷人眼”,“你方唱罢我登台”,注重了技巧和形式,忽视了语文教学的本质内容。涵泳字词,把玩佳句,解读文本,背诵古诗文,遣词造句的功夫,见微知著的阐释,高亢激昂或浅吟低唱的诵读,妙手偶得的文章,这些语文课上应该做的事儿都被打入冷宫,黯然失色。有的语文课无限拓展,内容被其他学科知识所侵占,在其他学科知识攻城掠地中,渐渐乱了方寸,迷失了方向,把自己的领地拱手相让给其他学科,上成政治、历史、生物、地理、班会课,沦为其他学科的陪衬与附庸。有的语文教学目的直指考试,冰冷的解剖,反复的操练,机械的重复,课文成为考试题的木乃伊,语文课无血肉无感情,味同嚼蜡,昏昏欲睡。甚至直接用试卷代替上课,考什么教什么,不考不教。利益至上,功利世俗,追求立竿见影,无用与有用是取舍教学内容的标准。

教学观念抱残守缺,教学内容不靠谱,教学方法不给力,教学设计刻板的课,自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语文课,不要说语文味,神马都是浮云。

2011版新课标中明确指出:“语文课程是一门学习语言文字运用的综合性、实践性的课程。”语文教学能够正本清源,走上自己的路,这是语文教学之幸。

希望我们的教学内容姓“语”,字词句篇语修罗文一个不能少。教什么,比怎么教更重要,方向决定方法。有些公开课,有一个奇怪的现象,语文课的学生只要带着一张嘴巴,以“对话”“交流”“讨论”的名义,竟然整节课不用写一个字,不要完整地读一遍课文。一节课下来,鸟儿已经飞过,天空没有留下痕迹。有些也不过是画几条横线,打几个着重符号,似乎就万事大吉。这与过去学生不停地抄写老师的板书,记录老师的每一句话,似乎是完全走上了另一条道,其效果还是一样一样的。这样的语文课,只能说“与语文有关”,还不敢说是语文课。“在我看来,全部教育的关键在于选择完美的教育内容和尽可能使学生之思不误入歧路,而是导向事物的本源。”(雅思贝尔斯,《什么是教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4页)语文教学,需要思考“教什么”,否则“怎么教”就成了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我希望语文教学要求姓“语”。字要规规矩矩地写,话要清清楚楚地说,课文要仔仔细细地读,练习要踏踏实实地做,作文要认认真真地完成。语文课上,当学生声音含混不清的时候,老师耐心等待,让学生讲清楚;读书声音过低时要求学生敢于发出自己的清晰声音,因声求气,抑扬顿挫,正如叶圣陶先生说: “设身处地,激昂处还他个激昂,委婉处还他个委婉。美读得其法,作者胸有境,入境始于亲。”表达不规范的时候,要让学生慢慢养成说话正确流畅有感情的姿态;发现学生写错别字时,老师要敏感地要求学生订正。师生的每一次语文教学,都要有语文意识,教师站在讲台上,要敢于宣称“我即语文”,学生学习,坚信“我这是在学语文”,语文活动是“养成”、“熏陶”、“耳濡目染”,犹如农耕,深耕细作,而不是流水线出产品。语文教学就是要“教学生从不懂到懂,从不会到会,从不能到能,从知浅到知深的”,而不是急功近利,立竿见影。

我希望师生交往中有“文”味。教学,本质是一种相遇,是一种交往。“教育是人与人精神相契合,文化得以传递的活动。”(雅思贝尔斯,《什么是教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2页)教师的语言、写字、朗读、阅读量、写作能力要能够身先垂范,腹有诗书气自华,给学生以潜移默化的影响。《红楼梦》中的王熙凤、刘姥姥,虽然斗大的字不识几个,却也能在那个错综复杂的情境中,在那一干人等“吟诗作对风流晚,念词说句巧成章”的氛围中,竟也能游刃有余,左右逢源,固然有天生异秉,也是环境使然。谁能说他们的语文核心素养输于“两脚书橱”“冬烘先生”?尤其是师生之间的交往,对话、板书等要给学生很好的示范、规范,做到文质彬彬,而不夹带口头禅,甚至粗口。语言是一把双刃剑,用得好,给学生莫大的激励,用得不好,言语伤害就会成为一种软暴力,一不留神就会伤及学生的心灵,切不可呈一时口舌之能。文章、文化、文学,都不是空穴来风,而是建立在语言文字的基础上的。

我希望语言文字给学生留下无限的想象空间。前几年,网上有一个段子:

一小学的作用要求:把以下四句话用关联词连接:

1.张海迪姐姐瘫痪了;

2.张海迪姐姐顽强地学习;

3.张海迪姐姐学会了多门外语;

4.张海迪姐姐学会了针灸。

(注:正确答案应该是:“张海迪姐姐虽然瘫痪了,但顽强地学习,不仅学会了多门外语,而且还学会了针灸。)

结果有孩子写道:

虽然张海迪姐姐顽强地学会了针灸和多门外语,可她还是瘫痪了。

后来,发现更猛的孩子写道:张海迪姐姐不但学会了外语,还学会了针灸,她那么顽强地学习,终于瘫痪了。

张海迪姐姐之所以瘫痪了,是因为顽强地学习,非但学会了多门外语,甚至学会了针灸。

张海迪姐姐是那么顽强的学习,不但学会了多门外语和针灸,最后还学会了瘫痪。

张海迪姐姐学会了多门外语,学会了针灸,又在顽强的学习瘫痪。

张海迪姐姐通过顽强的学习,学会了多门外语和针灸,结果照着一本外文版针灸书把自己扎瘫痪了。

“教育是人的灵魂的教育,而非理智知识和认识的堆崇。通过教育使具有天资的人,自己选择决定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自己把握安身立命之根。谁要是把自己单纯地局限于学习和认知上,即使他的学习能力非常强,那他的灵魂也是匮乏而不健全的。”(雅思贝尔斯,《什么是教育》,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1年版第4页)语文教学要有些乌托邦,而不是把学生引向“对有用的世俗的追求”,在学习中,只有被灵魂接受的东西才会成为精神瑰宝。文学作品的理解往往是多元的,学生的思维也是开放的。允许各种观点碰撞而不是陷入非此即彼的二元思维中。金庸先生曾说,西游记被拍成电视剧后,窒息了人们的思想,限制了人们的想象。语言文字的魅力,往往就是一种无穷的想象空间,一旦具象,则失之僵化、刻板、肤浅、片面。语文课要让学生在阅读作品中获得精神成长,不以分数、标准化、惟一性来钳制学生的思想,换之以包容、悦纳、自由、开放;不以一个声音来使学生万马齐喑,换之以虫鸟啾唧,浅吟低唱,百转千回,让课堂成为一条流淌的生命河流。学生的精神成长了,纵然在压抑苦闷的日子中,也能借助文字的不同寻常的魔力,从纷乱焦躁的周遭拯救出来,重拾沉静自在的心境。

我希望教学方法有语文味。语文老师“不是教语文的,而是教学生学语文的”,我们不是在语文课堂展示个人才华,而是要让学生跟着我们走在语文学习的大道上。“诗人与疯子的区别就在于,前者理想的世界中能够找到回家的路,而后者则迷途不返。”看看名家的教学方法,李镇西读出问题,余映潮的板块,魏书生的四遍八步,钱梦龙的三主,于漪的情感等等,都有我们学习借鉴之处。

希望我们的语文课少一些花里胡哨,多一些实实在在;少一些天马行空,多一些脚踏实地;少一些鸠占鹊巢,多一些本色原味;少一些插科打诨,多一些吟哦讽诵;少一些故弄玄虚,多一些贴近文本;少一些凌空蹈虚,多一些亲近学生;少一些空洞说教,多一些领悟体认;少一些急功近利,多一些高瞻远瞩;少一些滑行散漫,多一些沉潜咀嚼……

从这个意义上说,哪天“语文味”这个词从语文教学研究领域中消失,我们不再把“语文课要有语文味”这个怪味的短语挂在嘴边,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至少说明,语文教学找到了回家的路,迷途知返了。


更新:2017/11/19 6:28:36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打造三空间融合的智慧学习系统

针对传统人才培养体系相较于“互联网+”背景下诸多不适应,教育信息化战略推进基本策略是:不只是利用信息技术改变某些教育教学环节或内容,更是致力于通过全面...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