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童心,不是故作姿态的“平易近人”
作者:华应龙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2058次 评论:0

        华应龙,特级教师,正高级教师,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副校长

       一堂别出心裁的数学课

       过去,我在各种场合作演讲,经常讲一个看起来很“狂”的主题:我就是数学,但如今我想讲一个更“狂”的主题,那就是:我不只是数学。为什么这么说?我想先分享一个上课的案例。

       在汶川大地震两周年的时候,北京教委支援四川什邡,我作为数学教师的代表去什邡的一所小学给孩子们上课,上的这节课是要解决连乘问题。

       传统的教材上画的图片是让孩子们计算三个方阵的人数,这样的情景没有什么意思,而且没有难度。没有难度的课本身就不应该教。

       教材中的连乘问题

       我就在思考,能否找到一个更好的情境,找到一个好的话题,这样才能让孩子更好地享受课堂的生命。

       好的课堂不应该仅仅是传授知识,更要启迪智慧、点化生命。对于这些经历过地震伤痛的孩子,我给他们上课的时候应该做些什么呢?

       于是我就策划了这样一堂课

       一上课我就问孩子,一个班有多少学生?我让他们提供两个条件,然后让我算出来,比如:一组有几个学生,一个班有几个组……把话题引入到连乘上面。

       接着我又问孩子,全校有多少学生?我让他们想办法自己算出来,孩子们就想到了用本班的人数乘以一个年级的班级数再乘以全校的年级,最终算出结果大约是1300人。

       当时校长也在班上,他告诉孩子们全校的准确人数是1285人。

       你可以想象一下教室里欢腾的场面。如果仅仅计算课本上的方阵图,孩子们是无法拥有这样的体验的。

       随后我拿出一叠彩纸,抽出其中一张,将它折叠成四份撕开,取其中一张很快叠出一只千纸鹤。

       我总共带了5种颜色的纸,每种颜色50张,我问孩子总共能叠出多少张千纸鹤?孩子用连乘的方法算出可以叠1000只,然后我就当堂教孩子们折千纸鹤。

       等孩子们都会做了之后,我问他们,想一想,你们的千纸鹤要送给谁?

在设计这个问题的时候我是有预设的,但孩子们的答案并不在我的预设之内。那一年玉树发生了特大地震,我希望有孩子的回答是把千纸鹤送给玉树灾区的孩子,但孩子们并没有这样回答。

       我当时就提醒了一句话,是否可以送给不是我们身边的人?立刻就有一个小女孩说出了我想要的答案。当时我还装着不明白,问她,为什么?

       我特别喜欢在课堂上问“为什么”,老师在课堂上要学会装傻,不能太聪明。老师课堂上太聪明的话学生就会变“傻”。

       然后,借着小女孩的回答,我就说了这样一个故事:

       美国东部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推销员克雷斯的汽车坏在了冰天雪地的山区。野地四处无人,克雷斯焦急万分。因为,如果不能离开这里,他就会被活活冻死。这时,一个骑马的中年男子路过,他二话没说,就用马将克雷斯拉出了雪地,拉到一个小镇上。

       当克雷斯拿出钱感谢这个陌生人时,中年男子说:“我不求回报,但我要你给我一个承诺。当别人有困难时,你也要尽力去帮助他!”在后来的日子里,克雷斯帮助了许许多多的人,并且将那位中年男子对他的要求同样告诉了他所帮助的每一个人。

       最后,我这样总结这堂课——爱心是无价的,是不求回报的,但它可以在心与心之间传递,就像是一个连乘的式子(在黑板上板书):一个人的爱心x你x我x他x......=一个美好的人间。

       接着,我又在黑板上写了另外一个式子:一个人的爱心x13亿x365=爱的海洋。

       因为这堂课的主题是解决问题,于是我说道,爱的海洋能够解决任何问题,同时板书课题:解决问题。就这样完成了首尾呼应。

       这堂课的板书

       “知道时代”的教育重在改善人性

       通过这堂课的案例,我想说明“我不只是数学”。

       广告说,无兄弟不篮球;我说,无教学不教育,在我看来,所有的教学都是一种教育,只不过看它到底是冷冰冰的教育,还是洋溢着生命的温暖的教育。

       教育不仅仅是知识,更要改善人性,所以在四川我教授连乘问题的时候就想到要拓宽孩子生命的视角。

       我认为,教育要回归生活,而数学要接近本质,但不能完全地回归本质,否则就会坏事。

       比如还是以汶川这节课来说,我让孩子们算全校人数的时候,正确答案是乘以六个年级的人数。有孩子乘以7,我一问才知道他把幼儿园算在了里面。这样的“错误”在我的课堂上比比皆是。

       教育要懂得“化错”,而不是否定错误。

       雅斯贝尔斯认为:对学生来说,仅仅获得知识是不够的,他们还应成为完整的人,因此需要的是全人教育。而“全人”的特征:具有基本的科学态度,具有民族精神,具有整全的知识,具有适宜的个性特征,具有责任意识。

       我们现在所处的是一个“知道时代”,现在上课的时候,孩子总说:这个我知道,那个我知道……但多数时候,这些“知道”只是一些皮毛,很多东西是否知道其实并无所谓。

       我认为,“知道时代”的教育价值重在立德树人,改善学生的人性,包括倾听别人的观点,从别人的角度思考问题,追求真理,言行一致,正直,善良等等。我们要帮助学生成为一个不是只有知识的“半人”,而是富有文化的“全人”。

       什么是教育?

       爱因斯坦的回答是“把所学的东西都忘了,剩下的就是教育。”

       那么,我们在设计教学和实施教学时是否就该想一想,问一问:自己的教学除了知识,还能给学生留下些什么?

       由此想来,我们的教学要成功,是否也得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不但要传授知识,而且要启迪智慧,更要滋润生命。

       除了数学本身之外,还能有什么?

       我一直认为,教育是以人化人的,这是教育所追求的最高境界。

       无论什么学科,只要老师修行得足够,老师就是那个学科的形象代言人。我们不必死守着“学科边界”,而遮蔽了自身的人文情怀,扼杀了课堂的生命活力。因为来上课的教师也是一个情感丰富的人,而不仅仅是一个知识的载体。

       我觉得,只要不是叠床架屋,不是焚琴煮鹤,都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

       那么,除了数学本身之外,我们可以加一些什么东西?

       首先,我认为可以有中华的优秀传统文化。

       在我的课堂上,这是比较常见的。

       因为我在课堂上经常表扬成绩不好的学生,曾经就有一个孩子在课堂上这样向我发起挑战:“老师,你这不是打击成绩好的学生吗?”听完这句话,我就引用了一句古语“人皆可以为尧舜”来回应这个孩子。我说,每个人都可以做得很棒,无论成绩好坏,将来都可以成为大家。

       我还曾在一节课上完之后用一句话总结这堂课——“尽信师不如无师”,它衍生于孟子的“尽信书不如无书”。我就是想告诉孩子,你要有自己独立的思考,不能全都相信我所说的话。

       在我的数学课堂上还有人生的规则。

       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我在四年级上过一堂课,叫做《游戏公平》,这节课实际上是在讲数学上概率相等的问题。

       课上,我设计了一个抛啤酒瓶盖的游戏,让孩子去思考,用抛啤酒瓶盖来打赌的游戏是否公平。

       于是,全班的孩子就分成不同小组,统计正面和反面朝上的几率。在10次抛瓶盖的过程中,正面5次反面5次、正面6次反面4次、正面2次反面8次的情况都出现了。

       然后我又让全班同学把所有的实验结果合计一下,发现反面朝上的次数比正面朝上的次数多了很多。结果证明,抛啤酒瓶盖这个游戏规则并不公平。

       我让孩子们分析反面朝上可能性大的原因,孩子们的答案五花八门。有孩子从物理学的角度分析,因为啤酒瓶盖重心靠近正面。“那么到底为什么呢?”说完这句话我就在PPT上展示了一张踢毽子的图,让孩子们自己去领悟。

       随后,我再引出一种正确的游戏方法,比如抛硬币,并告诉孩子们奥运会比赛就是用抛硬币决定的,孩子们都觉得不可思议。我就给孩子们播放了奥运会各种项目开赛前抛硬币的视频,有网球、足球……

       除此之外,在我课堂上还会加入哲学故事、科学文化、电影片段、成语故事、神话传说、民间俗语、动画魔术……

       曾经,在一堂数学课后,有一个学生问我:“华老师,如果你的头脑是百分之百,那么数学占百分之几?”对于这样一个可爱的问题,我的回答是,我的头脑中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数学,另一部分是为了数学。不是数学的部分,还是为了数学。

       教学交往的主体是教师与学生,良好的交往,既是教学的核心,教学的条件,也是教学的内容和手段。学校里的现状是,我们有些教师不想与学生交往,不愿与学生交流,不善与学生沟通,不敢在学生面前敞开心扉,也就是缺乏积极的沟通意识和能力、技巧与追求。正缘于此,笔者试图从操作层面探讨一下改善师生交往的途径。


       一、注重第一印象


       师生之间相互的、良好的第一印象,会成为此后师生交往的感情基础,也会成为每个学生进步的动力。

       1、注意仪表。当你站在学生面前,还没有开口的时候,你的仪表已经在向学生说话了。仪表虽是一个人的外表,却并不是硬套在你身上的,而是你内心世界的外在表现,精神气质的自然流露。我们的前辈是很注重仪表的,如蔡元培先生等。有的女教师刻意雕琢,那不好;有的男教师不修边幅,也不当。教师的仪表理应合乎时宜,具有审美价值,表现出教师这一职业所持有的气质风范,以提高对学生的亲和力。前苏联教育家马卡连柯说过“无论对学校教师或其他工作人员,都必须要求衣服整洁,头发、胡子都要弄得像样,鞋袜洁净,双手清洁,不随地吐痰,不抛掷烟头。”

       2、面带微笑。有人曾以“你不喜欢什么样的老师”为题做过调查,答案自是多样,但有一条就是“不笑”。其实,面带微笑,恐怕是最令人愉快,最能沟通人与人感情的一种面部表情了。

       对教育而言,微笑是一种胸怀,更是一种艺术。当你找学生谈话,用含笑的目光注视他时,会使他放弃戒备心理,造成一种融洽和谐的气氛;当学生在课堂上因紧张而回答不出时,你的微笑是一种激励和期待;当学生因犯了错而惴惴不安、手足无措时,你的笑容是一种谅解;当学生做对了一件事,你的笑容是一种最好的奖赏;当学生和你一起闲谈、游戏的时候,你的笑容会使学生倍感亲切……微笑,是照耀幼苗的那一缕阳光,是滋润学生心田的那一泓甘泉。

       3、上好第一节课。我每接一个新的教学班,首先考虑的是,如何使学生喜欢我,接纳我,爱上我的数学课;又如何让学生有一种强烈的感觉:在华老师眼里,我是好学生。

        接班后的第一节数学课,我一般是这样进行:

       (1)让学生畅所欲言,说说看到老师来上课,小脑袋里想了些什么?

       (2)在回答学生提出的一个个想法后,一般说这样一段开场白:

        “同学们中谁是好学生,谁是差学生,我一概不知道,也不想了解。因为我觉得地球在自转,人类在发展,每个人都会不断地进步。何况从今天开始,同学们又升入了高年级,你们会越来越懂事的。我相信,在座的每一位同学都会比过去做得更好。因此,我没有必要去了解你们的过去,一切印象都从现在开始!”

        此时的学生似乎一下子都长高了一截,胸脯高高,目光炯炯。

       (3)用“衍名”的方法熟悉学生。我们学校要求在接一个新班后,执教老师两周内要叫出班上所有学生的名字。很短的一段时间交往后,能叫出对方的名字,是对他的尊重。在点名时候,抓住家长给孩子取名的特点,尽可能发挥教者的想象,拉近与学生的心理距离。例如一个名叫“陈京京”的学生起立之后,我问:“陈京京,你是在北京出生的,是不是?”“华老师你猜错了!我妈妈怀孕我的时候在北京,生我的时候在南京,所以我叫京京。”同学们哄堂大笑。笑声中,“陈京京”这个名字印象深刻。在老师的“衍名”中,学生感到老师的平易近人。全班同学都会觉得:“点名还这么有趣!”这虽是“雕虫小技”,但却很能拉近师生距离。

       (4)让学生毫无顾忌地说说对老师有什么希望。“别拖课”“作业少布置一点”“不要太凶!”“希望你上的每一节课,都能十分有趣。”有一次课上,一位学生竟希望我把休闲西服的下面一粒扣子扣起来。发自童心的一个个真诚的希望,使我由衷地感受到:学生会全方位地“包装”他的老师,希望他的老师处处都好。

       (5)老师谈谈对大家的期望:①课上好好想。“华老师上课有个特点,哪个同学能够提出自己不懂的问题,哪个同学能够提出和其他同学不同的观点、解法甚至和老师不一样的想法,这样的学生在我看来是最好的学生。”②作业好好做。不准用橡皮、更正纸等,等于号上下一样齐。③课后好好玩。学习任务完成好之后,就可以尽情地玩,比谁玩得聪明,玩得高级。

       4、谈好第一次话。我一直把课后谈心作为自己教学工作的一部分,尤其对学习有困难的学生,与他们的第一次谈话就更为重要。对这些学生谈话,丝毫不流露出早已了解了他的过去,而是把他当作一个“很不错”的学生。我总是先诚恳地讲述他开学以来的种种优点,然后指出缺点,提出批评和希望。让学生感到“我在老师眼里并不是差生”,感到“开学以来的努力并没有白费劲,我是个好孩子,克服了老师指出的缺点会更好。”帮助他们树立“我是一个有缺点的好人”的道德自信,满怀信心地开始新的学习。


       二、保持一颗童心


       每个教师都有自己的童年时代,童年的印象对于一个小学教育工作者来说,是一种十分珍贵的财富,有了它,在探索儿童心灵世界的时候,可以少走弯路,并能理解学生的纯真童心,把握他们的情感世界。我们教师要尽力使自己具备“儿童心灵”——用“儿童的大脑”去思考,用“儿童的眼光”去看待,用“儿童的情感”去体验,用“儿童的兴趣”去爱好……

       在教学过程中要葆有一颗童心,才能在与孩子交往的过程中找到接触点和共振点,把握住教育的契机。如果总以成人的眼光看孩子,那么孩子的一切言行都是幼稚的,那些新颖、奇特的想法和行为都可能被否定,那就会扼杀孩子的天性和创造性。

       课间多和学生生活在一起,主动接近他们,了解他们的家庭情况、兴趣爱好等,时时处处以朋友的身份和儿童交谈、游戏。当教师以欣赏的目光注视着游戏的孩子们时,当我们参与其中一同游戏时,孩子们玩得最起劲、最开心。

       苏霍姆林斯基曾说过:“每个孩子都引起我的兴趣,总想知道,他的主要精力倾注在什么上面,他最关心和最感兴趣的是什么,他有哪些快乐和痛苦等等。”一个受孩子衷心爱戴的老师,一定是位最富有人情味的人,只有童心能够唤醒爱心,只有爱心能够滋润童心。

       这种童心,不是故作姿态的“平易近人”,也不是教师对学生居高临下的“感情恩赐”,甚至不是为了达到某种教育目的而采取的“感情投资”,而是朋友一般平等而真诚的“情感投入”,是人道主义情怀的自然流露。


       三、发扬教学民主


       儿童年龄虽小,但他们都是有主见,有思想的人。强烈的参与意识和尽情表现自己才能的自我意识是当今儿童的特点。教学中要发扬民主,尊重儿童的意见和要求,不能采取强迫命令,无条件服从的方法进行教育,更不能用惩罚的手段对待儿童的错误或失败,应采用说理的方法正面教育,力求师生之间逐步形成相互探讨的民主风气。

       现代学生绝大多数为独生子女,有心眼,早熟者多,对老师的教学工作也有自己的感受和想法。一开始他们不好意思跟老师面对面地讲,于是我就让他们通过写信的方式给老师提意见。好多学生在信中对老师的语言、行为等作了评价。

       在学生当堂、当众指出教者的错误时,教师要冷静地分析,择善而从。理想的教育、教学应该是对话式的,师生相互请教,双方互为先生和学生。在批评教育的问题上,师生同样是平等的:教师当然可以批评学生,学生也可以批评老师;如果教师批评失误,应该尊重学生申辩或解释的权利;如果学生批评有误,也应允许教师叙说原委。作为教师,要不断丰厚自己的学识,提升自己的理性。因为只有丰厚的学识与彻底的理性才能赋予人一种大气,这种大气,是作为教师非常重要的。因为只有大气,才能真诚地鼓励学生放飞想象的翅膀,去拓展已经变得十分狭窄的心灵空间和精神世界。良好的师生交往,应该是人的潜能的不断发挥,人的思想感情的充分释放。“作为真诚的民主教育,用心灵赢得心灵,不只是教育的条件,更是教育本身。”


       四、捕捉沟通时机


       儿童情感体验与其需要是否得到满足有直接的关系。需要得到满足,便产生积极的情感体验;得不到满足,便会产生消极的情感体验。当学生最需要爱护、理解和引导的时候,也就是师生情感沟通的最佳时机。为此,在师生交往中,我们特别注意捕捉沟通的最佳时机。

       一般来说,当学生的学习成绩有大的起伏,当学生的日常行为有显著变化,当学生的身体有病,当学生父母外出,当学生家中有较大事件(如建房、乔迁、亲人病故等)时,都是我们与学生沟通的最佳时机。


       五、改进评价方式


       良好师生关系的构建,一般来说为四种因素制约,即教师的人格魅力,教师的专业水平和教学技能,教师与学生交往的能力,教师对评价手段的使用。尤其在中小学阶段,学生十分看重教师对自己的评价。教学评价不当,否定评价过多,用分数卡学生,伤害学生的自尊心,这是造成师生情感障碍的主要原因。有实验表明:一个人如果受到正确而充分的激励,就能发挥其潜能的80-90%,甚至更高;否则仅能发挥其潜能的20-30%,甚至更低。自尊心是人的基本要求,只有采取满足措施,才能促进积极行为的产生。

       平时我们批改作业不打“×”,不打“优”以下的等级。作业订正之后仍可得“优”,书写认真、解法特别,可加一至五颗“☆”。

       原来我们批改完作业,总是找有错的学生订正作业,全对的,就搁在一旁,受冷遇。后来,我们作了改进,常常在作业本写上几句“老师的话”,采用第二人称的手法与学生娓娓交谈,尽量抓住学生的品德、言行等方面的优点加以赞扬,然后提出更高要求或指出不足。

       在考试评分时,不给学生打不及格的分数。一是为了维护学生的自尊心。打了不及格分数的考卷,它的主人是差于别人看到的。二是不打分数,学生是想知道自己究竟得了多少分的,他结分的过程就是一种教育。

       对那些一直不及格的学生,好不容易考了58分,那教师会送几分给他。比如他那乘数是两位数的乘法,两个部分积都算对了,就是和加错了,应扣了3分。照顾一下,打上两个小“√”,只扣1分。跨过“60分”大线,同样是一次飞跃。你助其成功,学生觉得你偏爱他,他会更努力。“来而不往非礼也”。不过,老师送的分数只需手中的笔在“凄凄惨惨戚戚”中“寻寻觅觅”,而学生要回报的分数,则需平时的勤奋、用功。所以,我们不要吝啬笔下的分数,不用分数卡学生,而用分数作动力,激励学生。

       苏霍姆林斯基告诉教育者:“不要让上课、评分成为人的精神生活的唯一的、吞没一切的活动领域。如果一个人只是在分数上表现自己,那么就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等于根本没有表现自己,而我们的教育者,在人的这种片面表现的情况下,就根本算不得是教育者——我们只看到一片花瓣,而没有看到整个花朵。”因此,我们应把学生视为一个个具有自己丰富而独特精神世界的“个体”。我们的评价更多的是针对个体各方面的进步,引导学生从自己的点滴进步,从犯错周期的逐步延长或者有错误程度的逐渐减轻过程中,看到自己的进步,体验进步的快乐,进而增强继续进步的信心。“人皆可以为尧舜”。教师的欣赏、夸奖、激励、会给学生带来莫大的快乐,带来更多的投入,带来巨大的信心。

       教学交往,只有在师生共同的生命投入,相互影响,相互启发,相互发现和相互撞击的过程中,学生与教师的创造潜力才能迅速激活与发挥,才能使师生的生命完满、充盈地展开,最终达到共同的精神愉悦与自由。

更新:2017/6/17 4:41:39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作为中国唯一发言代表,芦咏莉校长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20年世界教师日亚太地区在线会议

经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秘书处和教育部教师工作司推荐,北京第二实验小学校长芦咏莉博士于10月7日参加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20年世界教师日亚太地区在线...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