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体系化、方法论与发展方向
作者: 董玉琦 来源:摘自:《天津教研网》 点击:2022次 评论:0





摘要:本文从分析当前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中的几点不足入手,进而就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体系架构、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若干领域、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方法属性、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发展方向等展开讨论,试图回答当前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一些基本问题,期望对当前信息技术课程研究有所借鉴。

随着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程实践的不断发展,特别是高中信息技术新课程实验的扩大,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也是日益深入。从更为上位的、相对整体的视角考察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基本问题 ----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体系化、方法论与发展方向开始引起研究人员的关注。

一、当前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中的几点不足

(一)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系统性不强

关于信息技术课程研究已经初步展开,但是研究课题之间明显缺乏关联,没有形成研究体系。尤其是 “摸着石头过河”的观念,仍然制约着部分研究人员正确认识实践中的问题与研究理论建设的关系。课程研究从时间序列上一般分为课程政策、课程设计和课程实施的研究,所以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也应该包括课程政策、课程实施的研究等等。

(二)信息技术课程研究方法不够规范

学术研究是讲究研究方法的。考察当前的信息技术课程研究,我们不难发现:主观臆断较多,实证研究较少;空泛议论较多,实际调查较少;国际比较不少,本土研究不多等等。如何克服这种研究的不规范 ?恐怕一是加强课题研究的管理,二是严格研究生毕业论文的审读。

(三)信息技术课程研究共同体尚未建立

一个学科课程研究领域成熟的标志之一是研究队伍的相对壮大、稳定,特别是包括大学研究人员、学科教研员和一线学科教师等在内的研究共同体的建立。提出课程研究的体系化与方法论会有助于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中理论与实践的相互融合,有助于建立研究人员与学科教师之间互动的、合作伙伴关系。

(四)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策略不够完善

回顾我们的研究历程,我们试图建立一种基于课程比较、课程实践和课程理论的相互支持、相互借鉴的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策略。从目前的结果上看,三者之间的割裂、分离与不融洽之痕迹尚未完全消除,提出课程研究的体系化与方法论会有助于改善信息技术课程的研究策略。

(五)信息技术课程发展的方向尚不明确

有学者担忧:从 2000年工作会议到2003年初高中信息技术新课程标准的提出,再到2004年9月高中课改实验开始,感到似乎一切尘埃落定的同时又有些茫然,信息技术课程发展的方向何在?

作为学科教学中的一员,信息技术课程显然十分年轻,但我们期望它的研究状态处于高起点,使之富有朝气和最具魅力,不辱时代的历史使命。二、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体系架构不论是课程政策、课程设计还是课程实施,我们都认为其研究可以发生在三个层面上,即基础层面、原理层面和应用层面。例如,课程设计的基础研究是指从哲学、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传播学等视角对课程设计的考察与分析;原理研究主要是指对支持实际课程设计的理念、方法论等的探索;而应用研究则是在课程政策的限度之内,根据学习者特征、社会 (或委托部门)的要求以及学科领域进展等对课程的目标、内容、方法、资源等的实际开发与规划。高中信息技术课程标准的研制就是国家水平课程设计的应用研究的一个事例;而学科教师对某一单元学习的策划可以说是最为实际的课程设计的应用研究。显然,基础层面位于最下方,应用层面位于最上方,原理层面位于中央。三者之间的关系是下层是上层的支撑,上层是下层的延展,如下图所示。三、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若干领域如上图所示,以课程政策、课程设计和课程实施为经度,以基础研究、原理研究和应用研究为纬度,可以勾勒出一幅纵横交错的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网络,其节点就是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相对独立的一些子领域。按照这一思路,我们试图给出一些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若干领域。需要说明的是,给出的领域大小范围并不是规格一致的,也完全可以从其他角度考虑。

(一)课程标准研制

标准是行为的准绳,课程标准研制显然是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重要内容。课程标准与以往的教学大纲不同,它不仅涉及教学的内容,也涉及教学的程度、方法、资源等等;参与研制课程标准的人员不能仅仅是课程专家,也要有教研员、教师和教育管理人员,甚至学生、家长和企业等也应该以一定的方式介入;国家高中技术 (信息技术)课程标准(实验)正在进行省区实验,今后在修订国家课程标准的同时,建议开展地方化、校本化的信息技术课程标准研究;课程标准研究是课程改革的一个环节,它一定与教师培训、实验政策、资源建设等相适应、共同发展。普通高中技术领域包括信息技术和通用技术两部分,各自是否应该研制独立的学科课程标准?普通高中信息技术课程已经开始在全国10个省市区进行实验,但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尚未出台相应的课程标准,这使得普通高中阶段与义务教育阶段衔接问题日益突出。

(二)课程设计基础与原理研究

课程标准研制、单元教学设计、模块教材开发等应归于信息技术课程设计的应用研究,而信息技术课程设计的构成要素、价值取向、目标体系等为信息技术课程设计的原理研究,应用哲学、文化学、社会学、管理学等学科的基本观点和理论对信息技术课程的研究则为基础研究。关于信息技术课程设计的目标体系,我们的观点是从多角度来理解信息技术课程的目标体系:可以从 “知识与技能、过程与方法、情感态度价值观”的三个方面来理解,也可以从理解、实践和创造等学习能力发展的三个层面来理解,还可以从科学、技术和社会(STS)等课程内容的角度来理解。换言之,我们的观点是信息技术课程应当在提高学生的理解能力、实践能力和创造能力方面有所作为。

(三)学习评价研究

信息技术课程的学习评价研究主要是学

生学业评价和教师教学评价,涉及评价理念、评价效果、评价技术等。数字化的便利和师生技术基础为信息技术课程的学习评价提供了引领各个学科学习评价发展的可能。例如,新一轮基础教育课程改革强调在关注对学生终结性评价的同时也要关注过程性评价。对于信息技术课程学业评价而言,档案袋评价由于其数字化的形式,所以可以方便的应用于教学之中,同时对于学生理解信息处理过程也有很大的帮助。

(四)课程实施研究

信息技术课程实施研究尚未引起应有的重视和关注,研究状况不尽人意。对课程实施的物质条件研究固然是必要的,但对于人的研究,特别是对学生、教师的研究还远远不够。同时对课程实施政策、课程实施资源以及人与设备、人与政策、人与资源之间关系、认识等研究,笔者认为应尽快开展。

(五)信息技术教师发展研究

课程发展与教师成长是互动的,这一点对于信息技术课程尤为重要。当前对信息技术教师发展的较为深度的研究刚刚起步。信息技术教师发展研究不仅涉及基本状况调查、主要工作职责与困惑、教学能力与水平发展等方面的研究,也包括教师与学生、教师与学校之间关系的研究;不仅包括职前的培养研究,也包括职后的研修研究;不仅包括意识研究,也包括行为、效果研究。当前信息技术教师专业发展研究的一个重点在于从教师的教材意识、教学意识到教师的课程意识的转变,尤其是学习过程和学习资源的设计、开发、利用、管理和评价研究。

(六)学习心理研究

从狭义心理学的理解出发,学习是一种心理变化的过程。学科学习心理研究的欠缺往往是学科教育学得不到认可的关键所在。信息技术学习心理研究在我国似乎处在空白状态。

笔者近期查读了《日本教育工学论文志》第 28期(2005)中有关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内容,值得借鉴的有这样几篇,简介如下:第一,安藤玲子等人开展了关于小学生使用网络与信息实践能力的因果关系的研究,即探讨了小学生使用网络是否提高信息实践能力?结果显示,网络使用越多,信息实践总体能力以及收集能力和表现能力就越高;第二,星名由美等人开展了教师对于小学信息学科课程及其实施支持体系的意识调查的研究。这项研究假设在小学阶段开始信息学科,就课程内容、实施办法以及实施过程中必须的支持体制等方面进行了实际调查;第三,近江玲等人开展了信息实践能力与认知能力的相互关系的研究。_

四、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方法属性

关于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方法论,笔者认为根本上要立足于信息文化的变迁、促进社会转型,其目的在于培养学生的信息素养。所以其属性至少表现在临床性、人本化、系统性、多视角和综合性等五个方面。

所谓临床性,就是指要研究在信息技术课程实践过程中实际出现的问题,而不是虚假的、为了 “研究”而杜撰出来的问题。其实,进一步考虑临床性包括两个方面:一方面所研究的问题是否真实?另一方面,实际问题千头万绪,异彩纷呈,是否抓住了关键的或根本的问题?因为唯有如此,才能真正解决问题,促进学生发展。

所谓人本化,就是指要把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重点放在人本身,而不是学科内容上。探究学生与教师的精神世界代表了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深度性。课程研究不仅要准确把握研究的范围,还要准确把握研究的深度,尤其是必须深入到学生和教师的精神世界,这样不仅对课程发展具有重要意义,而且能够充分体现真正意义的人本性;另一方面,信息技术课程研究需要研究人员的充分合作,这代表了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广度性。研究过程其实也是研究者发展的过程,所以研究成果不是完全独立于研究者的。特别是课程改革研究一定离不开中小学校长、教研员和一线教师的合作、参与,直至学生的参与,所以不仅大学的研究人员在课程改革研究中得以发展,教研员、一线教师,直至学生也在其中得以发展,从而实现课程发展与人的成长的互动。我们认为,包括校长、教研员和一线教师等在内的人力资源是课程持续、健康发展的第一资源。人本性的根本在于人的尊重、人的关注、服务于人、人的发展。

所谓系统性包括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结构化、有效性与和谐性等。结构强调要素和关系,有效性强调效果、效率、效益,和谐性强调各种利益的兼顾、各种要素的协调发展等。其中和谐性尤为重要,例如当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兼顾,国家利益、地方利益与个人利益的兼顾,学生利益、教师利益与学校利益的兼顾等等,信息技术课程研究更是如此。

所谓多视角,即从哲学、心理学、社会学、管理学等诸多不同的角度对信息技术课程开展研究。

所谓综合性是指必须综合社会、经济、文化等诸多因素研究信息技术课程。特别要指出的是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一定要从社会、经济、文化的变革中寻求依据和支持。

五、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发展方向

信息技术课程研究今后一段时间究竟沿着怎样的方向发展 ?应该遵照怎样的路径发展?这是一个重要的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基本问题。按照本体论、方法论和价值论的架构,笔者认为可以从拓展外延、挖掘内涵和面向生活等三个方面来尝试探讨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发展方向。

(一)本体论视角:拓展信息技术课程研究外延

从本体论的视角出发,我们必须解决信息技术课程究竟是什么的问题。我们认为信息技术课程的学科体系是不断演进的,并且信息技术课程的内容建构应该基于 STS的理念来把握。

STS是Science,TechnologyandSociety的缩写。STS教育最早应用于科学教育领域,并一直备受推崇和重视。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的一些学校就开始了以“科学、技术与生活”为题的课程研究。我们认为信息技术课程的学科体系在从计算机教育,经由信息技术教育走向信息教育的过程中其实是不断扩展的过程。即信息技术教育对应的信息技术包含了计算机科学与技术,而信息教育对应的信息学科群包含了信息技术。关于信息学科群可以从科学、技术和社会(即STS)的观点来考虑,如此信息学科群包含了涉及信息科学、信息技术和信息社会等方面的诸多学科和分支。那么,我国高中信息技术学科课程所对应的学科体系是以信息技术为主,还是以信息学科群为主?我们认为,我国高中阶段处于信息技术教育向信息教育的过渡的定位比较符合未来一定时期的实际状况,所以把学科体系认定为以信息技术为主的信息学科群是我们这次设计高中信息技术学科标准的基本理解。在基于STS的视角思考信息技术课程内容时,我们认为有两点必须明确,即:(1)不论何种状况,学校信息教育课程的学科体系总是由与信息科学、信息技术与信息社会相关内容构成的,可能不同国家、不同地区在不同时期三者比重会有所不同,但三者中任何一部分都不可或缺;(2)与信息科学、信息技术和信息社会相关的内容之间是联系起来的,不可以分割、断裂。

如何拓展信息技术课程的外延 ?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开展信息科学与信息社会学的课程化理论与实验研究。信息系统是信息科学中的一个核心概念,我们尝试开发了“信息系统与生活”学习单元在初中开展实验教学。也有研究者对“信息公开”和“个人信息保护”等信息社会学内容开展了初步课程化研究。

(二)方法论视角:挖掘信息技术课程研究内涵

从方法论的视角出发,我们必须给出从哪些方面开展信息技术课程研究的提示和建议。我们认为当前的信息技术课程研究应该开展从课程如何学习 (如学习者心理现象)、课程的社会学意义(如缩小数字鸿沟)直到课程的文化教育意义等等多层面的工作。信息技术课程的文化教育意义首先表现在信息技术课程的文化价值,而文化价值是课程的根本价值所在。

1.课程价值与课程发展

从课程价值的视野出发,信息技术课程的价值首先表现在它的知识价值取向 ----对于人的生存意义;接下来表现为它的能力价值取向----人的发展意义;最终表现为它的和谐价值取向----人的全面发展意义。信息技术课程的发展应该从文化变革中寻求支持。

2.探究信息技术课程文化价值的意义

任何课程中一定蕴涵文化。但如果我们的研究人员、一线教师没有课程文化意识就难以悟出其中的文化内涵,也就难以在教学中实现文化渗透。

我们认为,信息技术作为技术的一个分支本身就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不是游离于文化,更不是与文化对立的,信息技术具有文化属性的,所以信息技术课程是具有文化教育意义的。笔者早在 2004年6月的普通高中新课程国家级研修班上,针对当时信息技术课程的文化价值尚未得到应有的重视,明确提出了要“阻止和转变技能化倾向”。古人所说的“形而上为道,形而下为器”“道器统一”“由技至道”等对于我们理解信息技术课程的文化价值是一个很好的借鉴。进一步讲,信息技术课程不仅具有一般性的文化教育意义,而且具有本土化的文化教育意义。

3.民族传统文化对信息技术课程发展的关照

教育是文化传承的载体,是文化扬弃与优势积累的过程,信息技术课程作为教育系统的一份子,在完成其固有使命的同时,也应该注重对优良传统文化的传承与发扬。其中,儒家传统文化是我国传统文化中的重要部分之一,如何借助儒家传统文化对当代信息伦理产生影响是需要重新审视的。因为不论何时何地,法律法规和伦理道德是人类社会得以正常运行的两大支柱,所以信息伦理道德建设是信息 '化社会进程中不容忽视的问题。对于相对西方宗教发展态势而言,中国的宗教传统对于人们的伦理道德影响不占显要位置。以伦理道德为核心的儒家传统文化对于信息化进程中的国人,尤其是对于中小学生的伦理道德发展越发具有重要意义。譬如,子日:道听而途说,德之弃也。这显然是在强调信息的可靠性或笃信度。再有,“和而不同”则体现了信息的包容性和广泛性,强调信息加工的意义。此外儒家传统文化对当代信息伦理的影响还可以从“诚信”和“慎独”等方面考虑。

(三)价值论视角:信息技术课程研究要面向生活

首先我们来看一下《光明日报》 2006年8月5日的报道,“杨岳认为,网瘾现象是新形势下产生的问题,无论是互联网普及程度较高的发达国家,还是互联网渗透率比较低的发展中国家,网瘾现象都不同程度地存在。美国的网瘾比例为6%,我国香港青少年网瘾的比例为14%,韩国比例是11.2%”。“国内的网瘾问题有多严重?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的统计,截至今年6月底,我国1.23亿网民中,18岁以下的未成年网民占了14.9%,达1833万人。2005年中国青少年网络协会发布的《中国青少年网瘾数据报告》显示,青少年中有网瘾的比例高达13.2%,另外有13%的青少年存在网瘾倾向。其中,以13--17岁的青少年比例最高,达17.1%。如果按此计算,目前1833万未成年网民中,仅13--17岁这一年龄段就有近313万人沉迷网络难以自拔,另外还有300多万人有严重的网瘾倾向”。

以上所述其实是信息技术课程的社会背景之一,也是当前青少年面向信息化的生活写照的一个侧影。有家长指责信息技术课程只是教会学生上网,而学生上网的主要活动又是游戏和聊天。更有甚者把由于网瘾导致的厌学、退学、犯罪等问题也归罪于信息技术课程。不能因噎废食,这是社会人都明白的事理。但是我们不能完全否定的是我们的信息技术课程对学生实际生活的关照的确不够,甚至有时几乎是没有的。如果一门课程对学生当前的发展不能带来积极的现实意义,而是一味强调对学生未来具有多么美好的价值的话,社会各界就会怀疑、指责甚至会放弃这样的课程。

信息技术课程如何面向学生的实际生活 ?第一,课程学习一定要联系学生的实际生活,而不是孤立的学习课程内容。如生态化的主题教学设计在一定程度上具有较好的实效。通过学习,学生能够体验到利用学习成果的确可以解决生活中的一些问题;第二,把一些网络问题同信息伦理与信息法规的学习结合起来。当前的网络问题的确不少,如垃圾邮件、网络赌博、网络色情、网瘾、网恋、网婚、网络诈骗……对此,信息技术课程不能回避,必须正面应对;第三,提升信息技术课程的文化品位。学生是未来信息社会的主人,信息技术课程承担着信息文化建设的重任。信息文化将是信息社会的主流文化,而主流文化在相当大的程度上影响着个人、组织和社会的发展。如学生通过课程学习应该能够理解缩小数字鸿沟对于社会和谐发展的作用,自觉意识到课程深远的文化意义。

六、结束语

课程改革不会停止在政策层面或标准研制阶段,一定要走向课程实施阶段。在相当大的程度上课程改革的成败取决于课程实施。截止 2006年9月,全国共有10个省区进入高中新课程实验。义务教育阶段的信息技术课程纳入了综合实践活动之中,《综合实践活动指导纲要》正作为《国家中长期科学和技术发展规划纲要》配套政策之一加紧研制,有望近期公布。另一方面,中小学教育信息化工作会议也在准备之中,相信从政策层面或标准研制方面会有新的较大的进展。但是我们认为,关于信息技术课程的实施研究还相当不尽人意,期待着有关理论与实践研究的展开。


更新:2007/3/31 4:04:51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为什么出了“五服”,才不是亲戚?那你知道“五服”是什么吗?

但作为中华民族的后代,我们也仍需将传承了几千载的民族思想和传统继续向后代交棒,当今的中国之所以强大,便是因为有着深厚的民族底蕴为根基。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