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特级教师李坦然:从教60年,力未尽兴还浓
作者:马朝宏 来源:中国教师报 点击:667次 评论:0

虽经风雨荣辱,但依然故我。


李坦然,1935年出生于江苏灌南。1955年,作为首个考入北京大学的灌南人进入中文系学习。1957年,被划为“右派”,下放青海。后回家乡灌南五队务农。1979年恢复公职,任灌南县高级中学高中语文教师。历任江苏省第六、第七届人大代表,连云港市政协常委、灌南县政协副主席等职。1994年,成为灌南中学历史上第一位特级教师。撰有《对〈小雅大东篇释义〉一文的意见》等。

在江苏省灌南县教育界,提起李坦然,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敬。他是灌南县走出去的第一个北大才俊,灌南高级中学第一个特级教师,县政协副主席,省人大代表……退休之后,又在县关工委等单位讲课20年,前后从教60年。他是学生心中的好老师、老师敬重的老前辈。听说记者要采访,他反复说:“我也说不出什么,我怕让你失望。”朴实、谦卑到骨子里。

2022年初,记者一行人走进李坦然的家。居所如他的为人一样朴实,甚至有些寒酸——客厅里摆放着一张破损的三人沙发和一张年代久远的八仙桌,两张木椅子摆在桌子两侧。除此之外,几乎再无其他家具。为了迎接来客,桌上特意摆了一盘榴莲糖,“这是我的同学华炎卿寄来的南方特产。”华炎卿与李坦然是北大同班同学,后来任教于南宁师范大学。

口述:李坦然

整理:本报记者 马朝宏

1949年初,15岁的我,由小学六年级考入当时的东海师范。1951年秋,分到连云港市云台区新县小学工作,开始了我的从教生涯。

记得到校那天,下了火车,驻足四顾,不知所之。忽然一只大手拍在肩上,回头一看,“老邵!”我不由惊喜地叫着。我们是在暑假集训中认识的。“走,跟我走。”到了学校,才知道他就是校长。至今我还怀念这位校长,是他领我进学校门,也是他带我走上教学之路。学校原是座庙宇,正殿是办公室,南对大山,郁郁苍苍,后面是一个院子,里面有一棵两三人才能搂过来的大白果树。一个暑假,我曾在这棵白果树下读了茅盾、巴金等人的十几本文集。当时我的工资是220斤小麦,实发钱22元,伙食每月六七元,吃得不错。在我的记忆里,新县小学一切都是美好的。在共和国如日初升的年代里,我在那里度过了从教生涯中烂漫的“童年时光”。

课要“有味”“耐听”

1953年,我调到市机关学校工作。学员学习是业余的,只在早上上课,但热情很高,特别是那些领导干部尤为刻苦。我用心教学,用现在的话说,自我感觉很好,但有一次挨了批评。记得当时教一篇关于科学利弊的说明文,对这类课文我不感兴趣,就照本宣科,读读讲讲。正好教导主任来听课,很不满意,一回到办公室就责问我:“小李,你那课上得有味吗?学生爱听吗?”我满脸火辣辣的,但事实如此,无言以对。末了是:限期改正,到时再听。不久,他真的又来听课了,这次教的是苏联翻译作品《夜莺之歌》,他很满意,说有味、耐听。从此,“有味”“耐听”在我教学思想中扎根,成为一直追求的教学境界,我也深深地记住了这位好老师、好领导。

那时时间充裕,我能很好地进行备课和自学,备课中我比较着力的是“教材分析”一项,看课文、资料,像写文章那样去写它,此外还摘抄有关资料,这两点常受领导表扬。我还订了高中课本,系统地自学。

那时我在淮北盐务局食堂吃饭,来去必经新华书店,中饭后晚饭前我经常在书店里读一些古典文学作品,如《怎么办》《复活》《母亲》等大部头小说。一次,我偶然翻开鲁迅一本杂文集,发现很感兴趣,就用了两个月时间把鲁迅的杂文集差不多全看了。这阶段的备课与自学,促进我知识的增长和教学能力的提高,也为日后考取大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艰难岁月依然钟情教书

1955年,我考上了北大中文系。不少人钦羡,说我步入青云,结果却是爬得高、摔得狠。先是在学校被划为右派,后是下放青海,接着回乡劳动,一下子就是18年。其间值得庆幸的是,除了两年劳动外,其余时间都还在教书,为教育事业尽了一份力量。在这特殊的年代,我备课教课,一如既往。作文批改我认真细致,被表扬过;我以活页文选形式抄了几十篇文章挂在教室,被推荐过;我多次上公开课,都受到肯定。总之,在这艰难的18年里,我并不是一塌糊涂、不堪回首的,而是凭着坚韧的毅力、负责的精神为教育事业尽到一份力量。

1978年初,我到灌南县高级中学代课,共教三个班语文。每周有三天要上四五节课,当时只知干、不知累。学期结束只和看门、打钟的同志一样,分得20元代课费,那时讲究奉献,并不介意。

我在灌中工作,家在乡下,生产队按人口分劳动任务,爱人一人完不成,后来土地承包到户,我还得回去种地。家校之间来回百十里路,为了应付这种情况,我就提前备课,充分熟悉教材,把点滴时间都用上,不少课文都是在回家来校途中背的。记得一次来校,赶上大雨,我就躲在路边的小土屋里背《狱中杂记》这篇难背也不需要背的课文。雨小了,我也背得差不多了,又冒雨前行,一边骑车,一边背书,只觉背书之乐,不觉雨淋之苦。

1979年落实政策,恢复公职,我正式成为灌中教师。


灌南县中学

形散神聚,寓教于趣

“兴趣是最好的老师。”在语文教学中,我常借鉴散文中的“形散神不散”,力求目的明确、内容丰富、形式活泼,创造一种“形散神聚”的意境,激发情感,寓教于趣,收到了较好的效果。

记得有一堂课是这样上的。

高二新学期的第一堂课,一进教室,我首先板书了“约法三章”,学生注视着我,好像在说:一开头就写这个成语,什么意思呀?

“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我问。

“约定三件事,要大家遵守。”

“不一定是三件事。”

“这与刘邦有关。”课堂活跃了。

“对,这成语是与刘邦有关,谁能说出它的出处和内容吗?”

学生纷纷作答。

我接着板书,“与父老约,法三章耳;杀人者死,伤人及盗抵罪”。

我故意连写,让学生断句、加标点、翻译,接着我简要介绍了有关的史实和一般的用法。这时我忽然一顿,提高声调讲道:“当年的刘邦约法三章,纪律严明,秦人大喜争相归顺,终于战胜项羽,统一天下。今天,为了让同学们学好语文,我也来个约法三章。”这下子可谓“图穷匕见”,学生顿时领悟了意图,全场活跃,情绪高涨。

接着,我边讲边板书,提出了三点要求:一是内外并重……二是手脑并用……三是读写结合……

随后,我又作了小结:刘邦实行“约法三章”,最终取得胜利,我们坚持以上三点做法,定能学好语文。

接着,我说:“今天我要讲的就到这里,现在请同学们就这堂课写篇短文,记叙、写感受、提意见都行。”学生的情绪又高涨起来,一个个欣然提笔,到下课时全部交卷。有的以“生动的一课”为题,说这堂课重点突出,生动别致,像篇散文;有的以“约法三章好”为题,说三点要求,具体切实,很有意义;有的以“我也来个约法三章”为题,对我也提出了具体的要求。这些文章思路活跃,充满激情,看得出写作的积极性得到了充分调动。

“形散神聚”要求每堂课必须目的明确、重点突出,并做精心设计。而语文教学更需要注意具体的场景和偶发的因素,临场发挥,创设意境,即常说的“教学机智”的运用。

还有一堂课,开头是这样的,早读时,我走进教室,看着新张贴的壁报、标语,问了些情况。上课了,我开头就说:“今天教室真新鲜,壁报美观,标语醒目。听说标语是封雷写的,是吗?”学生高兴地示意认可。

“这几幅标语选得很好,你们看——

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黑发不知勤学早,白首方知读书迟。

业精于勤荒于嬉,行成于思毁于随。

书到用时方恨少,事非经过不知难。

能说说好在哪里吗?”我问。

“都是关于学习的,可当作座右铭。”

“强调了学习要刻苦勤奋,要早学、博学。”

……

“对,这几幅标语内容确实很好,形式也不错,能说说吗?”

学生踊跃发言,有的说都是七字两句,对称整齐,有的说句式都是上四下三。这时我在黑板上画了个表格,接着简提了平仄的知识,要学生就此归纳。“上行有上声、去声,都叫仄声;下行有阴平、阳平,都叫平声。”“每幅标语上句末字都是仄声,下句末字都是平声。”我总结说,“这不是巧合而是规律。有人春节贴对子分不清上下联,懂得这点就能分清了。我们如果写对联,除了注意对仗外,一定要注意这点,不然会被笑话是外行。”

接着,学生在一种满足的愉悦气氛中进入了正课的学习。

这样开头的课还有很多,有时是有意安排,有时是即事而发,但都“散中见神”,融合了知、智、情、志,也起到了积极的组织教学作用。

从灌中退休之后,我在县关工委等单位继续讲课,又20年。时间愈紧迫,愈想多做些实事,我以教一辈子书为荣。如今,回顾60年来的从教生涯,很有点颠颠簸簸、急急匆匆、力未尽兴还浓之感。

采访手记

回首往事,一生坎坷,但无论在多么艰难的环境里,李坦然都没有过得一塌糊涂,凭着自己坚韧的毅力、负责的精神,专注于自己钟情的教育。初到灌中时,李坦然的家人还住在农村,距离学校有50多公里。每个星期天他都要骑自行车回家干农活。路上他总是带着语文课本,在大潮河边等渡船时,坐在岸边便诵古文,在回家和返校的路上,他把高中课本里要求学生熟记的篇目全都背下来。因为背诵,有时回家的路口骑过了,发现后又回头骑。当时电视剧《渴望》热播,李坦然未能免俗,也看了许多集。他后来跟同事说,电视剧不能看,看了上集要看下集,一集接一集太耽误时间,以后不看了。

在大家都不重视教育的年代里,他依然一如既往地备课教课,学生没有读物,他以活页文选的形式抄写文章挂在教室里,他坚信,只有多阅读,才能学好语文。灌中图书馆里有一本工具书《佩文韵府》,李坦然是唯一借阅过的老师。后来李坦然患有眼疾,看书极为困难,带着老花镜还要用放大镜在书本里、地图上像觅珍宝一样查找有关资料,有人劝他不必过于较真,他总是说:理论正确、彻底、明白才能说服人,举例真实、生动才能感染人。

北大中文系55级是一个特殊的班级,他们中间出了一批著名的学者,如大家耳熟能详的北京大学教授谢冕、福建师范大学教授孙绍振等。在北大上学期间,李坦然便在山东大学学报《文史哲》上发表9000多字的学术论文,还和30多位同学参加过《中国文学史》的编纂。他天生是个读书做学问的人,但命运把他抛入现实复杂的境地,生命的花朵只能在乡村的讲台上默默绽放。对此,没有人听到他有过任何抱怨。

有人说,李坦然个人人生坎坷,但由此灌南教育幸遇了一位大家,灌中学子得到了一位良师。在灌中期间,每次教研组评选先进,李坦然总是事先声明“不要选我”,把机会留给年轻人;他长期担任灌南县政协副主席,但在住房等物质待遇上没有享受过特殊待遇,在工作中没有任何架子,也不搞特殊化。对于自己不认同的问题,他会在不经意间轻声说一句:“不能这样吧?”

李坦然朴实、谦逊、温和,虽经风雨荣辱,但依然故我,犹如他的名字,坦然对之。

来源丨中国教师报

更新:2022/4/10 6:11:12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新华字典》原来藏着这么惊人的秘密

1948年10月末的一个黄昏,中国人民解放军包围了傅作义部防守的古都北平。就在炮声隆隆、人心惶惶的时候,北平城内一间小屋内,有几位学者正为一本小字典的编写工...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