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吴非:写作教学能让学生“剩下”些什么
作者:吴非 来源:教育思想网 点击:1232次 评论:0


怀特海说过,一个人把在学校学到的知识忘掉,剩下的就是教育。那么,学生离开学校之后,能把写作“剩下”吗?写作教学究竟要给学生“剩下”些什么呢?

不知为什么,一些教师在写作教学中往往不由自主地把学生往其他地方引。

有一回听课,一位老师在讲评学生作文的过程中,不断插入名家名作片段,让学生做对比。那些片段也许的确可称为写作经典,可毕竟也只是一段话呀,有什么必要让初中生奉为圭臬?再说,起始阶段就模仿名作,在构思表达上也很容易形成套路(比如,让学生写亲情,模仿朱自清的《背影》似乎易见成效,其实未必是好事)。更麻烦的是,这样做会让学生错误理解学习写作的目的,使他们以为每个人都得向作家学习写作。

作家的写作是职业写作,和我们的课标要求不同;至于名家名作,可以作为语文学习的材料,但未必都是写作的范式。教师孤立地用名家名作做范本指导中小学生写作,而不是引导他们关注自己的生活、个人的情感,选择并建立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则很可能南辕北辙。那种背离基本学习目标的写作,很容易导致学生远离生活,失去根本;即使偶尔有点儿成绩,也难以长久。教材上的范文不过是个例子,教师引导学生“看好处,学门道”,是可以的,但以此为学习写作的目标,亦步亦趋,则没有必要,学生也很难具备那样的技术,达到那样的境界。写作教学的目的不是要把学生培养为作家,不能拿作家的标准衡量学生的作文。

回忆五六十年代,中学生想当作家的很多。一方面是崇拜这个职业的社会地位,另一方面可能和高收入有关。据孙绍振教授回忆,当年中文系之所以成为热门,报考者多想当作家,是因为作家收入极高,有时一本书的稿费就能买个四合院;而一名中学生在报纸上发表一篇千字文,稿费就够一两个月的伙食费。现今改革开放,“发财”的路径比以往多,当然作家也如过江之鲫,用作家的写作标准去要求,既不恰当,也无吸引力。

写作是一种基本的语文能力,中小学教学是通识教育,在这一阶段,不要夸大写作的职业功能,也不要过早地给学生灌输职业意识。我的学生中,选择以文学和新闻为职业的很少,即便是这一部分人,他们的职业素养也不全是在中学语文课上获得的。

除此之外,还有另一种偏差,即不重视写作基础能力的培育,过早地以应试为教学目的。

同样是在公开课上,有教师在讲评学生作文后,还会给学生读晚报上的“高考满分作文”,连读三篇,作为示范。我对此不理解:高一的作文教学,为什么要急不可待地主动往应试的路数上“套”?更何况那些所谓的“满分作文”往往显示的只是“考场机智”,未必有什么真情实感。这种过于功利的教学怎么可能让学生热爱写作并获得写作素养?业内人都知道,应试能力固然重要,但应试作文教学有其特殊性,它不能取代写作教学的本质,更不可能培育学生对写作的爱。

我当然相信,这些教师进行应试教学可能是“身不由己”。可即便教师在整个高中阶段竭力教给学生应试作文的技巧,学生在高考中能否取得满意的成绩,很大程度上仍然要看运气,因为现有的命题以及阅卷机制,并不能保证学生能充分或正常发挥并获得公正的评判。但是,有一点也许是没有问题的,即在这种强制的应试教学下,学生离开中学后可能不再愿意写作,不可能“剩下”什么。过早的应试作文教学,只会把学生原本对写作的误解和恐惧进一步放大,形成对他的压力。许多学生在中学时代恐惧或厌恶写作,可能与教师不恰当的要求有关。

偏离目标的写作教学,无法让学生产生兴趣和动力,结果只能是低效甚至无效。学生不但成不了作家和考场写手,反而会患上“写作恐惧症”。

正常的写作教学,目的就是让学生获得基本的表达能力与交流能力,仅靠应试教学手段则无法实现。我的学生中,有些人高中毕业两三年,连自己语文高考的分数都记不准确,但一直在自觉地学语文,把写作作为生活方式之一。他们仍然有写作的习惯,他们比一般人爱写作,或者,至少他们不怕写。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能有这样的状态,是因为他们在中学阶段接受了正常的教育教学。

20世纪80年代,我有过一次教学“大循环”,有位学生从初一到高三都在我的班上(现在高中和九年义务教育“剥离”,不可能有那样的经历了)。在我的印象中,她的作文比较随意,能力虽不突出,但能达到教学要求,偶尔也会有一两次写得极为出色,还发表过几篇习作。——在我所在的学校,这样的学生很多。她在高中毕业近20年后,寄了一封信给我,里面是一篇打印出来的文稿《父亲》。

信中写道:“老师,我读初一时,您表扬过我写的《父亲》,20多年过去了,看着父亲一天天地苍老,又记起了初一上课时您对我作文的点评。前些天,我心血来潮,又写了一篇《父亲》,您能帮我看一下吗?……”我实在记不起她13岁的同题作文写了些什么,但那个小姑娘现在已是中年人了,那篇作文里的中年人现在也是位老人了!岁月沧桑,真令我百感交集。如果我们这些语文教师,能知道自己的作文教学会有如此久远的影响,我们还会那么随意地仅仅把学生的作文当成“作业”吗?这位学生年过不惑,仍然在写作,虽然她的职业与文字工作并没有太大的关系。我从她博客中看到的文章,都是鲜活的、亲切的,展现的是一个活生生的人的心灵。我觉得这就是语文教育的价值,这远远比培养一名作家重要,当然,更比“高考得了高分”重要。

前些天,收到一名留学海外的毕业生的手写来信。在这个快节奏的时代,一般人都选择发电子邮件、发短信或者打电话,这位学生却写了一封3000字的信。我奇怪的是,他经常给我发电子邮件,为什么要另外写一封长信呢?

他说“这样有感觉”。什么感觉?“学习的感觉。”

这封信和他以前那些有趣的短文完全不同。在这封略显冗长的信中,他倾诉自己的生活,自称“生活很无聊”,“摆脱不了低级趣味,于是也就不拒绝低级趣味”,通篇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的境遇,并认认真真地做出解说。

不知为什么,我不觉得有什么不对,虽然我一向主张积极地应对生活中发生的一切。看了他的信,反而觉得他说得有理:为什么不可以懈怠一下?为什么不可以“平庸三五天”?我很惊奇地发现,他的表达很有感染力;他能如实地反映自己的生活状态,“我手写我口,我口说我心”,没有丝毫的虚假与客套。

其实,我很欣赏他的生活态度,明朗而低调,平静而有生机。他的“低级趣味”,是本真的、丝毫不做作的。青年就该这样明确地表明生活态度和情调。我没有直接教过这名学生,我不太了解他当年在学校的学习状态,从他不以写作为苦事,从他知道如何向别人倾诉中,我知道,这样的写作是发自内心的,而且,他有很强的表达自己观点的意志。他为什么能不费气力地写三五千字?这很可能也是因为“心血来潮”。有写作能力的人就能这样随波漂荡、任意东西。

我们的语文教学究竟能有什么作用,也要由未来做评价。如果一名学生的写作极有成就,成了知名作家,成了一名“靠稿费生活的人”,而且他自己说是在中小学教师的帮助下种下了热爱写作的种子,这当然可以说是教师的成功;如果一名学生的高考作文得了满分,他自己说是老师“狠抓”的成果,这个老师也未必不可以把它写进自己的工作实绩。可是,一名语文教师的教学对象往往多达50到100人,每一年全国有近千万高中毕业生,这就不能不思考,我们的写作教学究竟要培养什么,并能让学生在未来“剩下”些什么了。

文章来源:源创图书《王栋生作文教学笔记》,王栋生(吴非)著,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19年9月

教育思想网
21世纪教育研究院下属自媒体,旨在通过传播教育常识、更新教育理念、发起教育讨论、发现教育创新,促进教育公平和提高教育质量,与社会大众一起追求好的、理想的教育。
200篇原创内容
公众号

更新:2022/4/6 6:10:25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新华字典》原来藏着这么惊人的秘密

1948年10月末的一个黄昏,中国人民解放军包围了傅作义部防守的古都北平。就在炮声隆隆、人心惶惶的时候,北平城内一间小屋内,有几位学者正为一本小字典的编写工...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