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这届国际学生到底有多难
作者:青年参考 来源:青年参考 点击:310次 评论:0

2020年11月3日,上海纽约大学,校园内的一座雕塑被戴上口罩。2020年,上海纽约大学临时额外招收了2800多名学生,其中大多数是在纽约校区注册但无法按时前往的中国留学生。图片来源 视觉中国

01

“疫情让一切成了未知数”

“今后的生活会一直这样吗?”“我能顺利毕业吗?”这些天来,阿卜杜拉·塞廷卡亚反反复复地问自己这两个问题。

塞廷卡亚出生于土耳其,在科索沃地区长大,在匈牙利读本科。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之初,他正处于本科的最后一年。原本明朗的学业前景,因疫情蒙上了一层不确定性。

“(疫情让)我们这代人失去了希望。”塞廷卡亚告诉美国“Erudera”大学新闻网站,由于担心不知何时结束的疫情让学习难上加难,他一度想要放弃继续读研。

在疫情中求学,面临的困难不仅是保持积极的心态和昂扬的斗志,还有处理各种繁琐的申请文件。匈牙利政府机构和使领馆不是关闭就是无法正常运转,塞廷卡亚不得不花很长时间准备材料。

“疫情让一切成了未知数,有很多次我想要放弃,但家人和朋友支持我继续走下去。我真的很感谢他们。”去年11月,塞廷卡亚被德国慕尼黑工业大学(TUM)农业生物科学专业录取,在非常时期开始了硕士课程的学习。和往年被录取的国际学生不同的是,他目前还没有拿到德国签证,只能远程上课。

“很多学生被迫待在自己的国家,等待边境开放。不过,我想每个人都已经习惯了与病毒共存。”他乐观地期待下学期能入境德国,开始真正的校园生活。

02

远程学习,时差是个难题

疫情席卷全球以来,各国高校纷纷把教学活动转移到线上。许多国际学生不得不留在国内,参加远程学习。五花八门的会议软件成为连接他们和学校的主要工具。

在不同的时区上网课,时差是最大的障碍。

来自孟加拉国的苏美亚是美国内布拉斯加大学林肯分校的硕士助理研究员。孟加拉国和内布拉斯加州有12个小时的时差,一开始她不知道是该选择远程上课,还是该申请延期毕业。再三考虑后,她决定参加在线课程,“以免蹉跎时光”。

苏美亚选了4门网课,一共12个学分。虽然这些课程并不同时进行,而且大部分课程会录制好后上传到教学平台,但有时仍需“在凌晨四五点汇报”。“遇到这种情况就太痛苦了,我得守通宵。如果我头天晚上睡觉的话,可能到时候就起不来了。我只能等到早上6点做完汇报,然后倒头就睡。”她说。

和苏美亚一样,中国留学生王珍(音)也认为远程学习是个难题。她告诉美国《杜克纪事报》网站,中国当地时间比她的学校所在地北卡罗来纳州早12个小时。为了修学分,她不得不选择一些“不该上的课”。

03

疫情中,许多国际学生感到“被无视”

大一学生文在成(音)来自韩国首尔,去年被纽约一所大学录取。他在美国《普林斯顿人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比时差更让国际学生难受的,是“在疫情期间被无视的感觉”。

“每当我在半夜上完一堂课,或者在凌晨4点参加一场学校活动时,给我造成困扰的不只是时差。这是一种心理感受:你和其他国际学生一次又一次地被学校忽略,尽管这些疏忽原本只要略加调整就能避免。”他认为,国际学生或许是校园里的少数群体,但学校不应因此无视他们的睡眠和健康。

国际学生还要面临被疫情打乱的考试安排。当肯尼亚的希拉·马克纳·姆里提正在准备2019年冬季的期末考试时,她就读学校的所在地德国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突然宣布封城,校园被关闭。

她告诉“Erudera”,封城后,冬季学期的考试被推迟到来年夏季。这意味着新学期里,她除了要适应线上教学,还要同时准备两套考试:2019年冬季学期和2020年夏季学期的。

“那是一段极艰难的日子。”希拉回忆说,作为自费生,在疫情期间维持生活格外困难。各行各业的企业大多在苦苦挣扎,很难找到兼职工作。

和希拉一样,塞廷卡亚也是自费生。他告诉“Erudera”,德国高校学费并不高,每学期通常在140至400欧元之间,还有许多高校免学费。不过,德国的生活成本很高。为了维持生计,他打算申请下个学期的奖学金。“德国有几种奖学金,如DAAD(德国学术交流中心)提供的各种奖学金,或者各所大学自己的奖学金,每月资助可达800欧元”。

04

“2020年的20岁很难”

对许多学制仅有一两年的国际学生而言,社交活动的缺失是留学生涯中无法弥补的遗憾。

苏美亚认为,线上教学和线下教学最大的差异是缺乏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她想念外面的世界和真实的交流,整天宅在家里会让她感到疲惫。

“我怀念现实世界的一切。我想结交新朋友、喝咖啡、聊天,我想念课堂和校园。然而,现在大部分时间得坐在电脑前,我不喜欢这样的生活。”她说。

去年10月,法国政府关闭了所有大学,只允许一小部分学生待在校园里。从那以后,学生们只能通过网络发泄苦闷,“学生自杀”和“学生幽灵”一时成为社交媒体上的热门标签。

今年1月,19岁的法国斯特拉斯堡大学学生海蒂·苏帕特给总统马克龙写了一封公开信。信中说,学生们的梦想已经破灭,就像“行尸走肉一样”。马克龙对这种感受表示理解,他在一次全国公开讲话中表示:“2020年的20岁很难。”

1月20日,数百名法国大学生在巴黎左岸举行抗议活动,要求政府允许学生重返校园,并关注疫情期间学生自杀率上升和经济困难等问题。

更新:2021/2/11 7:38:49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26.【老子】一读就懂的道德经系列微课(第二十六章3个)

老子的民本是今天民主,而孔子的民本是在统治阶层下的民本,孔子的民本不是民主。重是轻的根本,不要轻举天下,失去了民本会使天下大乱。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