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赛课到底能赛出什么?
作者:刀说话 来源:刀说话 点击:7312次 评论:0

赛课只能赛出明星,但赛不出名师,更赛不出明师

前段时间,某小友参加全市赛课,得了一等奖。喜孜孜跟我报告后说:我要努力成为名师。祝贺、鼓励之余,我泼了一点小冷水:“赛课只能赛出明星,但赛不出名师,更赛不出明师。”

虽是随口而出的戏言,但似乎,也包含着我的一些思考和主张。

对赛课,我一直很谨慎。十年前,写过一篇《对公开课的公开批判》,我曾谈到:“过于强调展现,有意忽视暴露,过于强调表演,有意忽视生成,公开课的价值仅限于努力展示最美好的一面,最精彩的一面,刻意回避执教者的缺陷和不足,遮掩淡化课堂暴露出的矛盾和问题。”

现在看,公开课的表演意味,与赛课相比,只算是大巫面前的小巫。公开课既名“公开”,多少还有些研究、探讨的实质;而赛课重在比赛,尽管也有“以赛促研”的说辞,但往往,无论组织者还是参与者,更看重的都是最终的结果。在功利化的教育背景里,最好的结果,当然是获奖,甚至获最高奖。僧多粥少,要把仅有的奖项拿到手,自然要费不少心力。

更要命的是,组织者往往习惯于把他人之获奖与自己的得失挂勾,将个体之获奖与团队建设乃至区域荣誉挂勾,所以,每遇赛事,无论级别高低,都不免“用力过猛”的操作——

首先是,精挑细选确定选手。所谓“精挑细选”,往往伴随着一系列“配套”比赛——省级赛课,与之匹配的,自然是市级的、县区级的、片区级的、校级的;市级赛课,与之对应的,往往是县区级的、片区级的、学校级、甚至年级级的……

为确保所谓的严肃和公正,有时还会如竞技体育一般,分预赛、初赛和决赛。如此一层层选拔,一级级比对,最终确定的能够登台亮相的选手,自然不会太差:长相要过得去,普通话要说得溜,表演能力要比较强——简而言之,擅长表演的“竞技型选手”,往往更容易“出线”,成为“代表”,参加最后的角逐。

当然,人情社会里,也脱不开背景、关系的影响。有关领导总期望自己喜欢或欣赏的人上台,有关部门总期望打造自己喜欢或欣赏的队伍——这样的逻辑链条下,最终出场的,不一定就是真爱学科、真懂教学,或者说真正优秀的。

然后是,组建团队研课磨课。团队的规模,往往与最终比赛的级别成正比。比赛层次越高,团队越强大越剽悍:区域内的顶级大咖、区域外的名流耆宿,要是能邀来更上级的权威,或更有名望的泰斗,那阵容简直就堪称豪华或奢华。

团队既建,研课磨课也便正式开始。一次次解读文本,一次次设计推敲,一次次听课评课,一次次演示展示——“研课磨课”的关键,在“研”在“磨”。最大的麻烦,也就在这两个字里:上课原本是教师自己的事,教师理应是“我的课堂我作主”,但团队的意思,集体的决定,哪个敢不听从?权威的主张,大咖的见解,导师的指点,哪个老师敢不执行?

所以,最终“定板”的课,几乎是集体智慧的结晶:框架是集体定的,结构是集体定的,细节是集体定的,开课和结课是集体定的,问题的设计是集体定的,连起承转合的台词,执教时的体态、手势、语气、语速、语调,都是集体研究决定的,甚至被反复指导和演练过的。


(图文无关)

在我看来,这样的“研磨”,最终的结果就是:研出了团队的水平,但磨掉了教师的想法;最终的登台执教者,与其说是上课,不如说是演课——不是演绎,而是表演:像一个提线木偶,被有形或无形的手操控着,既难走心,也难走肾,因为那“被研磨”的课里,很少有自己的情感与态度,很少有自己的思考与主张。

这样的“赛课”模式下,表演出色的,自然更容易成为“明星”,但是这样的比赛,能赛出“名师”和“明师”吗?

“名师”,或许有可能。现有的教育体制下,我们所知或所见的“名师”,大多是评选或打造的。既是评选,就有标准,倘若标准由专业人士制订,或许会好些,若是被颟顸的官员操纵,结果可想而知。据说,有不少地方,把评选当成“福利”,甚至当成“牟利”的手段——如此暗箱或“明箱”操作,最终评选出来的“名师”,到底有多少真才实学,鬼知道。

所谓的“打造”,更是滑稽。教育是慢的艺术,教师成长更是慢的,要靠时光的积累,靠经验的积淀,真正的“名师”哪里是一时间打造得出来的?现在倒好,把“名师”培养搞成轰轰烈烈的运动,搞成拔苗助长的政绩,既有违教育的本质规律,也有背教师的成长节律——既是人为的“打造”,则免不了人工的“打磨”,免不了血淋淋的切割删削,就像那个“削足适履”的成语所示。

这样的教育语境里,赛课往往成为“打造名师”的重要方式,而赛课的结果,也大多成为“名师评选”的量标。

不得不说,林林总总的赛课里,的确有“一赛成名”的,但是,那些“表演型”的选手,因为缺乏扎实的学识和素养,缺少真切的经验和感悟,缺失赛课后持续深入的思考和研究,往往在“一赛成名”后,很快就“泯然众人矣”。至于那些“一赛成名”后,就忘乎所以,不思进取的,极有可能,除那堂“获奖课”有点出彩外,其他所有课,都会让人觉得“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毕竟,一个教师,终其一生,要独自面对成百上千学生,要独立执教成千上万堂课,仅凭那样一堂被过度指导和设计、过度修饰和包装的“获奖课”,能见出多少“真章”?教师的专业成长,是缓慢的,不可能一蹴而就,而需要不断修炼,不断精进。没有哪个教师,能够仅凭着一堂“获奖课”,就成为真正的“名师”,更没有哪个教师,能够仅凭着一堂“获奖课”,就成为真正的“明师”。

谈到“明师”时,我曾有过“三明主义”的说法:好教师,应该是明白之师、明亮之师、明天之师。而对“明白之师”,我的理解,起码应当“明白自己,明白学生,明白什么是教育,明白应该如何去教育,明白怎样的教育方式,更有助于学生成长”。

何谓“明白”?以赛课为例,至少应当清楚如下基本事实:

第一,对教育而言,赛课并非必须品,对教师而言,获奖只算奢侈品。能参赛固然是好事,但名次和所谓的荣誉,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和经历,是真正有助于成长的体验和收获。

第二,研课磨课时,当然要听取他人意见,但接受和消化,是自己的事,要运用自己的眼光和脑髓。对教材和文本,不能放弃自己的理解和判断,不能让自己的脑袋,成为别人思想的跑马场。

第三,永远记住,课堂是自己的,是学生的,而不是导师和评委的。就算是赛课,也应该明白:课是为自己上的,是上给学生的,而不是为导师和评委上的,更不是为台下听课的老师表演。

第四,比赛都是“变态”的,赛课也是如此。“常态”情况下,不同班级,不同学生,不同的学情、学态,应有不同的策略和方法,不可能死记硬背既定的教案,更不可能照搬照套他人的设计。

第五,赛课或可表演,但教育不能表演。真正的课堂,每次都是“现场直播”。就算演出,也是朴素、本色的,一堂又一堂的。技巧和花招或可管用一时,真能支撑课堂的,是你内在的功力。

想清楚这些,弄明白这些,或许才有可能成为“明师”——我一直觉得,不是每个老师都有机会登台表演,成为“明星”,也不是每个老师都能幸运地被评选或被打造,成为“名师”,但是,每个老师都可以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为真正的“明师”。

显然,我并非要否定赛课这一形式,事实上我也否定不了。我只是担心,目前赛课中的一些不良风气和弊端,可能会破坏教育的生态,败坏教师的心态——过度的研磨和演练,过度的设计和算计,过度的修饰和包装,不仅会研掉教师的思想,磨损教师的激情,更会扼杀教师的个性,泯灭教师的风格。

毫无疑问,这既有违比赛的初衷,也有背教育的本质。说严重点,简直就是对教育的作孽和犯罪。


2020.12.


更新:2020/12/21 3:56:55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为啥大学毕业后,很多人的结婚对象都是初中高中同学?原因很现实

所以很多人谈过几段无疾而终的恋爱后,发现还是和自己以前的初高中同学在一起最舒服,最自在,然后顺理成章走到一起,有时候缘分这种事情真的说不准。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