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教育的传统、现代与现代化
作者:刘 猛 来源:教师博览 点击:227次 评论:0

有位朋友在苏州同川学堂旧址上兴建的一所民办学校当校长,前不久,他与我聊起该校的办学愿景——“创建一个能与世界对话的书院式学习中心,过一种幸福完整的教育生活”。由学堂到学校,由书院到学习中心,由学以为己到对话世界,真乃“喜新不厌旧”啊。这让我一下子想起了人们长期讨论而至今仍悬而未决的老话题——教育之传统与现代的关系。

简单说来,教育是文化传承的基本手段,为社会赓续传统、创新自身文明无疑是其应有使命;同时,教育也是公民培养的主要途径,让个体独立思考、学会平等对话则是其必然旨归。问题在于:我们到底有什么样的教育传统值得去继承?我们在今日世界的现代教育体系中是否占据完全可以“平等对话”的位置?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当今中国教育依然处在传统与现代的紧张矛盾之中。只要留意各类媒体上热议的一些相关新闻,便不难有此深切的感受。仅凭记忆印象,笔者愿意在此略陈一二:一边是课外儿童读经班在不少地方生意火爆,一边是学术界强烈反对读经的声音从未有过停歇;一边是不少小学开展国学教育常常选择《弟子规》为范本,一边是不少国学名家(如流沙河)忠告世人“不要迷信国学,不要读《弟子规》”;一边是有大学热衷于请国学专家大讲女德、大谈贞操,一边是经记者追踪,这些所谓专家的真正身份却弄得人一头雾水;一边是(在辛亥革命一百周年前后)多家出版机构纷纷将民国教科书重新出版,一边是前些年随着新课程改革而出现的多个省份组织编写的地方教材,一时间“苏教版”“人教版”教材等“竞相开放”,而这两年却又陆续重新走向“全国统编”;一边是西部乡村学校仍有孩子用廉价的塑料键盘膜模拟着“学电脑”,一边是东部有城市学校装满监控摄像头以求管理“无死角”;一边是我国四个发达省市(京、沪、江、浙)的学生代表参加2018年国际学生评估项目(PISA)考试,三项科目(阅读、数学、科学)测试结果全部位居第一,一边是学生学习这三门应试科目的时间过长,效率较低,而“那些不可被量化的如体育、美育、德育等个人发展遭到忽视”……

古话说:名可名,非常名。教育的传统之为传统,现代之为现代,如何由传统真正走向现代,追求什么样的教育现代化,想要说清楚这些问题,其实也非易事。笔者以为,对国人来说,我们必须同时具备三个视野,实现思维方式的根本转变,方能入其堂奥,看清实质。

首先,我们必须有社会镶嵌的视野。

教育总是依附于特定的社会条件,与社会的政治、经济、文化及科技状况等密切相关。即便有所超越,其程度其实也是相当有限的。言说者若不能跳到教育之外看教育,就难免显得盲人摸象。换言之,没有保障公民权利平等的民主制度,就没有现代政治;没有保障神圣产权的市场秩序,就没有现代经济;没有尊重多元价值的开放心态,就没有现代文化;而没有现代政治、现代经济、现代文化的强劲支撑,现代教育亦难以茁壮成长。有了社会镶嵌的视野,我们言及现代教育时方能接得上地气。

社会镶嵌说,是二战期间,英国著名思想家卡尔·波兰尼在研究经济社会学问题时提出的。这是一种相当有解释力的理论,其核心要义是经济活动镶嵌于社会关系之中,只有社会关系越密切时,市场交易的经济行为才会越频繁,越有可持续性。如今看来,社会镶嵌说不仅可以用来解释经济现象,也完全可以用来解释教育现象。教育的持续健康发展也离不开它所置身其间的社会条件。为什么我国一些发达地区的“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能够“提前完成”?为什么我国引入的一些中外合作办学项目,其效果常常难达预期?为什么一些在发达国家可行的教育模式难以成功地移植到我国来?这些问题,似乎都可用社会镶嵌说加以很好的解释。

从组织上讲,若说中国教育传统中最有特色的一项,恐怕非书院莫属。用社会镶嵌的视野来看,这项由宋代朱熹正式创立的教育制度,政治上无疑“受惠”于当时的社会动荡、政治管控放松;经济上则得力于富商、学者的自行筹款,或置学田收租,以充经费;而在文化上则受中国士人特别注重文化典籍的收藏与校勘,并喜欢“以书(文)会友,以友辅仁”的生活方式的影响。北大教授陈平原曾说,“20世纪中国思想文化潮流中,‘西化’最为彻底的,当推教育。……成功地移植了西洋的教育制度,却谈不上很好地继承中国人古老的‘大学之道’。”因为“历来习惯迈四方步的中国人,突然间一路小跑,甩掉了沿用千年的书院制度,而且不吭一声”。

其次,我们必须有全球开放的视野。

作为新型人类文明的“现代”,发端于欧美社会,内生其中的现代教育是其重要组成部分。西方的现代教育固然对其传统教育进行了重大的变革,但依然能体现历史的延续性;而作为具有特别“社会自性”的中国人若不能“睁了眼看”西方,以积极的“拿来主义”态度学西方,就难免夜郎自大。我国有学者总结现代教育的特征时,常常特别强调其中的开放性与国际性。说白了,就是要准确地看待当今的中国教育,并更好地推动它的发展;既必须跳出教育本身,还必须跳出中国,要“从世界看中国”(周有光语),从世界教育看中国教育,取长补短,或扬长避短。只有有了全球开放的视野,我们言及现代教育时方能显得出勇气。

一百二十年前,晚清名臣张之洞著《劝学篇》,宣扬洋务思想,提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张之洞以为,前者是内学,可“治身心”;后者是外学,可“应世事”。这是1894年“甲午战争”失败四年后,国人对外部世界最著名的、关涉日后教育发展最深远的思想回应。一时间,日本语以其强劲姿态塑造着汉语系统。如带“化”的组词方式,大家至今耳熟能详的“民主化”“革命化”“近代化”“机械化”“科学化”“世界化”等都是从日本引入的;又如缀以“性”“式”“型”“观”“力”“界”“的”等字产生的词语,也纷纷源于日语形态。新名词纷纷登场,令张之洞颇感不适。他在一份文件中很是警惕地写道:“不要使用新名词。”可是,其手下喝洋墨水最多的辜鸿铭却指出:“‘不要使用新名词’中的‘名词’这个用语本身就是新名词。这是从日本引进的,张大人。”据传,说完两人相视大笑。

1900年,《劝学篇》在纽约以英文出版,并易名为《中国的唯一的希望》(China’s Only Hope)。如今,百年已过,变革中国传统教育,“中学”与“西学”各指何物,两者的关系又如何厘定,恐怕依然有难解之处。我们又如何能像张之洞所期望的那样,将新名词从自己的表达系统里拔除干净呢?

有一份“2049年中国教育发展的前景”,主张那时中国“会牢牢掌握世界教育的话语权,中国的标准将成为世界的标准”。我们若能躬逢其盛,将何其有幸?但从逻辑上讲,我们至少得满足两个条件,那就是:一是既然要挣话语权,就要主动进入国际大家庭(或用“地球村”更确切)的“话语场”中传播自己的话语,如果大家都“自说自话”,就不存在统一的“话语场”了;二是教育话语权的争夺必须有最强实力的政治、经济及文化的话语权相配套或支撑,强强联合,整体大于部分之和,这样才能有最终胜出的把握。总之,有勇气平等地对话才能有话语权。

最后,我们必须有人性回归的视野。

在教育的方式上,传统教育与现代教育存在着鲜明的差异,前者较偏重灌输或注入,后者则强调启蒙或唤醒。之所以有如此差异,是因为现代社会对人与人性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如:人的个体生命发展历程与人类的群体进化历史之间存在“复演现象”,即都存在着由不成熟走向成熟的过程。这个过程主要是由人自身的生命自由意志驱动的,一个现代意义上的人必须兼有基本的认识理性、良好的伦理德性及多元的审美趣味。哲学家康德在《对“什么是启蒙”的回答》中认为,“启蒙是人类脱离不成熟的状态”,而“不成熟就是不经别人的引导就没有勇气去运用自己的理智”。一切现代化归根结底是人的现代化,是人的观念的现代化,没有对人及人性的现代基本观念的认知来谈现代教育无疑会言不及义。正因为社会与个体的“现代(性)”总是处在“尚未完成”的状态,才会有“教育现代化”的要求。作为具有主体性的当代中国人,我们必须创造性地转化自身的“传统资源”,唤醒人的生命自觉,实现体现生命自由意志之人性的回归。只有有了人性回归的视野,我们言及现代教育时方能多集聚人气。

2019年暑假,笔者在苏州半书房组织的“八一校长消夏越读会”上,结识了作为导读嘉宾的上海新纪元学校的李海林校长。他那时刚刚出版了《岛上学校》,它是“一所学校的成长纪实,一位校长的内心剖白”。我在参加越读会之前连续花了五六天时间阅读这本书,真不忍心一下子读完——这是我阅读过程中最强烈的主观感受。每读一篇,我都习惯性地停下来想一想,让书中带有体温的文字所呈现的细节——无论是美好的,还是艰难的——再回味一次,与自己的从教人生及平时所思所想进行对照,感到一份内在的教育自觉不断被唤醒。李校长的思与行已经很风格化了,这在我所阅读的“校长著作”中是少有的。读其书如晤其人,读完全书后,一个能够用独立思考来不断迎接各种各样挑战的校长形象,很鲜明地在我脑海中立了起来。书分五辑,我每天只读其中的一辑,当然顺序并不是目录编排的顺序。我首先看的是最后一辑“圈内人密谈”。卓越的见识在对谈中不时涌现,令人佩服。其中对教育与资本的关系、董事会与校长之间权力的划分、职业校长的特征等认识,条分缕析,醒人耳目。既接地气,又有理论概括的水平。若写成理论论文肯定也是相当漂亮的,但以对谈的方式呈现则更显亲切而生动。若用一句话概括这本书的价值,笔者以为或许可以这样表达:这是少见的中国学者写的体现人性回归的具有强烈现代意识的教育著作。

李海林校长说:“我想办一所适应孩子的学校。”这样的想法在外国早在近一百年前就有人想了,并且做成了,那就是英国教育家尼尔创办夏山学校。其著作《夏山学校》如今已是响当当的教育名著。创办之初的夏山学校是一所实验学校,但今日的它已不是实验学校,而是一所革新的学校,充满了自由的活力。当初尼尔与妻子一起开办学校所持的共同理念,就是“创造一个不是让孩子们来适应,而是去适应孩子的学校”。尼尔认为,快乐是生活的目的,是衡量成功的标准,学校应该使儿童学习如何去生活,而不只是知识的传授。而且,儿童的本性是善良的,聪明又实际。成人只需让他们依自己喜欢的方式去做,照自己的能力去发展,也就是依自己的才能、志趣,想成为学者便去做学者;而适合当清道夫的,也可成为清道夫。与其培育不快乐的学者不如培育快乐的清道夫。由于夏山学校施行的是民主的或称自由的教育方式,注重因材施教,因而被人们广泛誉为“最富人性化的快乐学校”。

接地气的教育现代化需要我们尊重内生的优良传统,显勇气的教育现代化需要我们尊重外来的先进文明,聚人气的教育现代化需要我们尊重师生的自由意志。如果我们的教育既能接得上中国社会发展的地气,又能显得出学习西方先进成果的勇气,还能聚得了纯朴童心所向的人气,那么我们中国教育超越传统、走向现代、实现真正的现代化就指日可待了。当然,如果我们不转变看教育的思维方式,不能用更宽广、更深刻的视野看教育,还想来奢谈教育现代化,笔者以为除了玩“定义与属性的话语”之外,恐怕也只能在文本上玩“指标与数据的游戏”了。 

(作者:刘猛,江苏理工学院教授,教育社会学博士,著有《意识形态与中国教育学》《教育之内与教育之外》等。近年来对校长、教师的阅读推广与书目研发做了比较深入的研究。)


更新:2020/7/3 5:35:27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未来30年, 我们的子女将面临怎样的世界?

2040年后的职业环境将从信息时代转向概念时代,改变会更多、更猛,更快、更不可测,是以幸福与自我实现为核心的生涯。我们都希望孩子不要输在起跑线上,那么我们...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