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我们喜欢的班级,自己把她“造”出来!
作者:代解语 丁琬芹 来源:新校长传媒 点击:660次 评论:0

在我多年偷听大人们谈话的经验中,我发现了一个出现频率很高的词语,叫做“原生家庭”。当大人们对现状无能为力的时候,他们总是喜欢说,这都是原生家庭的错,没有办法。

那原生家庭到底有什么作用啊?美国著名“家庭治疗大师”萨提亚认为,一个人和他的原生家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而这种联系有可能影响他的一生。弗洛伊德也说幼年的行为决定了将来的行为。因此,“原生家庭论”成为了很多老师教育我爸妈的不二理论。“家长朋友们,若你想你的孩子改掉坏毛病,你得先改!”这个理论的确让许多善于反思的爸妈痛定思痛自己的行为,重塑自己,创造了一个更好的父母。

如果说,原生家庭可以在家庭空间塑造人,那我们想提出一个新的概念——“原生班级”。如果“原生家庭论”告诉我们:要教好孩子,从做好的父母,创造好的家庭开始。那“原生班级论”是不是可以告诉我们:要教好学生,从做好的老师,创造好的班级开始呢?

从入学开始,我们所在的班集体会陪伴我们整整6年的童年时光。教室布置是每一位老师都会做的事情,以我6年上小学的经验来看,初始阶段下挺大的功夫,重视程度逐年减少。而绝大部分的教室布置会由老师统筹,功夫主要花在装饰上,比如如何让后黑板美一点,如何有一块学生作品展示墙,如何给学生评星星,让你知道你守纪律了,讲卫生了,做作业了。再不然就贴个班规,弄个公告栏,种点植物,摆上点管你爱不爱看的书。总原则只有一个,必须要非常整洁,可以不好看,可以不好用。

这样的教室布置,就像一本没有内涵的书,只有一个“华丽”的外表。你想想,书壳总会陈旧,但好的内容则会被人们记住,且愿意推荐给周围的人。我们不在乎教室的华丽,更在乎教室的实用性。

为什么这么说呢?来看看小学高段同学的生活吧。

这是我们调查的我们班同学的作息表,每周有6.43天都在学习,真的是匆匆童年,且我们班在年级上已经算是游手好闲的班了。我们猜想,这应该是很多城市小学生的童年现状。

调查中我们还发现一个有意思的数据,73.4%的同学认为周末比五天学习日更累,学习强度更大。可见,不仅学校压力大,家长给孩子的压力更大。

再看一个数据,同学们希望在班级教室干什么?排名前四的是,休息,自由地玩,好好聊天,吃点零食。从这个调查结果可以看出,同学们是渴望在班级得到减压的方式的。

我们搬到现在的这间教室,是五年级的时候,所谓的猫狗都嫌的前青春期。这个阶段的我们因为学习压力太大,总是停不住地抱怨,教室不会说话,自然成为我们抱怨的重点对象。班主任小白老师实在受不了了,她说:“与其抱怨,不如改造!”

    用双手改造教室,不简单

      前青春的娃受不了刺激,老师大人给了我们一个可改造的小口子,我们便真的开始了教室改造行动。

      那个时候的我们刚上五年级,被同意改造教室,立刻出现井喷式的报复性天马行空想法。我们把那些对教室的抱怨,对学习生活的期待统统喷洒了出来,请看:


      这就是小孩子的心声。如果没有这次机会,我都不知道大家已经想要改造教室这么久了。只用脑子改造教室很简单,不用落地,不用负责任,你爱咋想就咋想,思想言论绝对自由。可是,当这些疯狂的想法要变成一间真正的教室的时候,可不这么容易。

      我们10个人凑成了教室改造家项目组,做了以下这些事情:

      1. 花了2周的时间,记录同学们在教室生活的动线,一对一访谈,了解同学们真实的想法。

      2. 拜访成都最好的家居设计公司“喜鹊生活”,向设计师学习,专业人员会如何改造空间。我们知道了:了解需求——概念设计——达成共识——进度规划——空间设计——软装设计,是一个空间设计的基本步骤。

      3. 我们花了2周时间做了概念设计,列出了34条改造建议,和同学们一一沟通,达成共识。


       教室改造时间轴

      因为项目要求,教室是全班同学的共同空间,如果有一个同学反对,这个点都无法改造,所以我们迎来了全班争吵大风波,真的有好几个钉子户出现。


      比如说一位男同学,如果教室不改造成足球场,他就什么都不同意。还有一位,如果教室没有篮球架,他也什么都不同意。最后,我们花了3周时间,日日谈,夜夜谈,用三寸不烂之舌+苦口婆心+美人计,活脱脱的一出“三十六计”现实版。最终,我们拿到了沉甸甸的50份全班共识书,彩色部分是可改造空间,灰色部分是最终未达成共识空间,没法改造。


      教室分区与平面图

      我们画起了彩色区的设计草图,并和大人团队合作,这是我们第一次主动寻求与大人之间的共创。这个过程,我们彼此更加了解,也知道坚持改造不简单。我们每周都要来施工,努力做到“所见即所得”。



      现在我们的教室变成了这个样子:


      植物区,每天我们都会来浇花花草草,让教室充满着生机。


      阅读区,大家会在这里趴着、躺着、坐着看书。


      生活区,每个周五我们都会在这烤蛋糕、烤饼干。


      分享区,我们最喜欢坐在吧台上和朋友们分享故事。


      这是我们班的全家福,你看我们很可爱吧!

      改造只是一个开始

      原本我们以为这件事情就这样画上了完美的句号。可是,这间教室在改造之后又陪同我们生活了大半年,这大半年的故事,才让我们意识到,改造只是一个开始。

      后来,我们喜欢在教室里投放一些小东西。比如说,我们在墙角的桌子上放了几块碎布,没过几天,这里就自然而然地变成了手工角,从来没有用过针线的男同学乐此不疲地尝试。

      比如说,我们在教室里放几个纸箱,没过几天,这里就变成了纸箱戏剧角,专门演出手偶剧、影子剧这样的mini剧目。比如说,图书角放几本天文的书,没过几天,你仔细去听,隐藏在班级里的天文爱好者就开始有课间沙龙了。比如说,厨房里慢慢地多了各种各样的碗碗碟碟,冰箱里就不知不觉被各种食材填满了,教室里会突然出现抱枕,出现扫地机器人,出现几株植物。

      如果你若细心,你会发现教室的每一天都在变化,而这个变化,不是老师发起的,而是同学们自然发生的,像呼吸一样自然,像一棵树摇动另一个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教室变成了可自适化生长的土壤,被全班的同学爱着,改造着,珍惜着。

      最近,我们又做了一次调查,也有几个好玩的数据。


      我们是特别忙碌的一群小学生,我们被大人们安排得满满当当的,他们爱我们,却不相信我们。这就是大多数人的原生家庭,充满着焦虑和不信任。还好,我们幸运的遇到了原生班级,它的名字叫做蜗牛班,它是我们的第二个家,承载着我们白天最长的时间。

      我之所以每周7天轮轴转还挺快乐,是因为我有5天待在我的教室里,发呆,思考,和朋友聊天,尝试不一样的事情。我们被相信,可以为自己的学习负责任。我们被尊重,给予了真实地改造教室的机会。而我们,正在影响着学校更多的群体,他们也在改变着自己的学习空间。

      我们想对经营着“原生班级”的班爸班妈说,请不要用爱绑架我,请看见我。

      我们需要在教室里正常生活,是生活,而不是机械化。如果你们做不到像我们白老师这样大胆,那至少给我们一点点空间,宽容那些“无意义”,允许我们在空间里试错。因为科学家也是在试错中发现的,能否留给我们照看教室更充分的时间呢?

      我知道,这很难,因为你们也在过去的“原生班级”长大。但你们现在正在塑造我们的“原生班级”,我们长大的土壤

      我的同桌说,原生班级改变很难,因为“理想主义者常常没有能力,有能力的人通常很邪恶”。今天我们两个人就代表全班50个人分享我们花了10个月改造的教室,想说,我们要做善良的有能力的理想主义者。拖着80后的小白老师,一直到我们变成老太太。

更新:2020/1/2 9:13:24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南水北调】一个人走得很快,一群人走得更远

2019年7月开始,我曾经五次来到南水北调陶岔渠首调研课程研发。2020年7月,则是带着团队再次来到陶岔渠首做深度调研,因为我们终于实现了南水北调课程研发的梦想...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