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我富养24年的女儿,嫁了穷小子,弹钢琴的手,用来淘米。”
作者:甘北 来源:智慧家长100 点击:355次 评论:0

一位阿姨口述故事,为方便表述,以第一人称撰写。

我和先生都在国企上班,只有媛媛一个女儿,自然宝贝得不得了。


六岁开始学钢琴,八岁练民族舞,从小到大,吃的穿的,没有一样亏待过她。


因为没吃过没钱的苦,媛媛从小就没有什么金钱概念,对人对事都非常慷慨,在路上看到个乞丐,她都会倾囊相助。


为此,我和先生总是说,这个女儿以后出了社会,保不准会吃大亏,没想到一语成谶。


媛媛大三那年,她打电话告诉我们,说自己结交了一个男朋友,名叫阿峰,人很英俊,对她也好。


这是女儿第一次恋爱,我和先生当然很开心,开心之余也很紧张,跟天下所有父母一样,生怕她被骗。


于是我们借着去学校看媛媛,顺道见了那男孩一面。


见到第一眼,我的心就咯噔一下,怎么说呢,那种气质给人的感觉,就是压抑的。


他的五官是紧缩的,尤其是两条眉毛,很有一种压迫感。


不要怪我以貌取人,这么多年的生活经验告诉我,一个人的性格、情绪、心胸,很大程度都会反映在脸上。


而阿峰的面相,反馈给我的信息是:阴郁、猜忌、肚量小。


这些话我当然没有直接跟女儿说,我和先生不是什么老派的人,至少在恋爱问题上,懂得尊重女儿的意愿。


但那顿饭我们真吃得不好:


第一,我们得知,阿峰家庭条件不怎么好,父母都是务农的。


没有歧视务农的意思,而是俩孩子的成长环境相差太多,我们担心以后会处不来。


当然,如果他真能对媛媛好,我和先生肯定会尽力扶持他的。


第二,这也是重要一点。


我们发现阿峰说话间,有一股鲁莽和冲撞。


我们问他学校的课程怎么样,他马上用一种愤世嫉俗的语气说:“一个不入流的大学,还能怎么样?”

这话一出我心里基本是凉了。


我一直期待,女儿能嫁一个阳光、开朗、积极的男孩,可这个阿峰,实在跟我的预期相差太远了……


我曾经私下问过女儿,她喜欢阿峰什么。


女儿说,阿峰很有趣,对事情很有自己的见解,而且社会实践能力也强,目前已经有稳定的兼职,她相信,阿峰以后一定会大有可为。


重点不是这些话,而是她说这些话时的表情,那种痴狂的崇拜和迷恋让我害怕。


我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我说什么都不管用的,有些坑,只得自己摔过了才知道。


媛媛阿峰交往,我所知的,就有两次吵得不可开交。


我记得很清楚,一次是阿峰因为做兼职耽误了学习,一门考试挂了科。


媛媛劝他多花点心思在学习上,他就怪媛媛不体谅他:“你们千金大小姐,当然不知道我们讨生活的难处。”


还有一次是媛媛想跟舍友去旅游,阿峰不同意,说两个女孩子很危险,路上出事怎么办。


媛媛打电话跟我哭诉,我心里真的难过。


我和先生都心知肚明,这个男孩跟媛媛根本就不是一路人,他们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相差太远,即便以后真结婚了,也会矛盾重重。


我尝试把这些话向媛媛说明白,可是话刚开头,媛媛立马又向着阿峰了:“妈,情侣之间都是会吵架的,再说,阿峰也是担心我,才会这么说……”


我还能说什么呢?千言万语只能咽进肚子里。


就这样,16年,媛媛大四下学期,正式去了阿峰家见家长。


听媛媛的描述,家庭条件真的相当艰苦,连卫生间都不在室内,单独在外边搭了一个小棚子……


这次我认真地跟媛媛谈了。


我说:“你从小到大没吃过一点苦,连零食都只吃进口的,以后跟了阿峰,两个人工资加起来也就一万块,可怎么生活?”


媛媛很天真:“只要他肯努力,很快就会升职加薪,再说,我愿意陪他挨苦。


我又试探地问:“如果我和你爸爸,不同意你们在一起呢?”


媛媛脸色马上就变了:“这是我自己的事,你们凭什么干涉?”


都怪我们心软,到了那一步,还心存最后的幻想——即便他们真的结婚了,我们还有自己的人脉和资源。


可以帮阿峰找一个好的单位,给他们两口子一点扶持,或许这样,他们的婚后生活能够顺意一点吧。



万万没想到的是,阿峰不愿意接受我们工作上的安排。


他竟冲着媛媛发火:“我接受你们的工作安排,外人会怎么说,算入赘吗?”


我一听这话,就真的来气了,马上给媛媛打电话。


我说:“他不接受我们的工作安排,我也不接受你们在一起……我是不可能让你,跟着他在城中村吃苦的!


这下,我们算是彻底翻脸了。


那几个月的僵持非常痛苦,媛媛跟我们说了许多狠话,这个傻女儿,真的为了一个男人,把我和她爸当成了敌人。


她说我们古板,说我们势利眼,说我们“莫欺少年穷”,每一次电话都是一场战争,我和先生的心被摧得伤痕累累……


晴天霹雳的是,16年底,媛媛突然告诉我们,她怀孕了……


这场战争终于以这种狗血的形式结束了。


媛媛嫁给了阿峰,没有彩礼,没有婚礼,甚至连婚纱照都没有,两家人在一起吃了个饭,就算是完结了。


那时我们是真的恨,恨媛媛的幼稚,恨阿峰的固执,也恨自己的犹豫和迟疑。


早知今日,当初就是把她锁在家,也要断绝她和阿峰的联络……


事已至此,什么都晚了。


婚后的生活不用我说,你们也大概想得到。


媛媛刚入职就怀孕,很快就被公司排挤了,她受不了那种气就辞职了。


当初要是听我的话进国企多好,福利保障绝对到位,怎么会一怀孕就离职。


阿峰呢,在一间快消品公司做销售,虽说加上提成每月将近一万,但忙得根本不着家,每天下班都八、九点了。


媛媛大着肚子,一个人住在出租屋里,那地方我和先生去过一次。


在一个小巷子里,头顶全是天线,两栋楼间距不过一个身子宽,又破旧,又阴森,大白天都要开灯。


我真的纳闷,阿峰到底有什么好,值得她这么挨?



我的傻女儿这时才有那么一点悔悟。


她给我打电话,说对未来越来越迷茫,生完孩子,是不是意味要成为全职主妇?请保姆吧,以他们的条件不现实。


如果不请保姆,就只能自己咬着牙带,可成天困在这一方天地里,她又真的不太甘心……


我听了只能连连叹气,傻女儿哟,这才刚刚开始呢!


我和先生不忍心,总不能让她在出租屋坐月子吧,万一临盆来得快,阿峰工作又忙,连个送医院的人都没有。


商量之下,我们决定把她接回家来,在娘家养胎。


我还记得去接她那天,先生把车停在巷子口等,我帮忙提行李下楼,我那女婿就在一旁看着,连送都没来送一下!


总之,媛媛回了娘家,生产也还算顺利,诞下一个6斤7两的大胖小子。


接到孩子的那一刻,我对这段婚姻,才算真正地“认了”。


我虽然不喜欢阿峰,但他毕竟是孩子的爸爸,他和媛媛一起创造了这么一个小生命,胖嘟嘟,肉乎乎的,多么可爱……


女儿月子也是在我家坐的,公婆来看过一回孙子就走了。


阿峰只有一周的陪产假,很快也去上班了。


我们请了个阿姨,一起来照顾她们母子。


带过孩子都知道,那就是没日没夜的辛苦。


虽然有阿姨帮忙,但喂奶、哄睡这些事,始终还是得交给媛媛。


我晚上也帮着带一会,媛媛看着一家人忙得团团转,就有了点愧疚之心:“妈,是我连累了你们……”


傻孩子,父母哪有怕被孩子连累的,我们只怕苦了自己的孩子。


好了,那么现在问题来了,出了月子,媛媛何去何从?


我们当然希望媛媛能继续住下去,可阿峰却坚决不肯,我这个女婿既狭隘又偏执,行为处事时常暴露偏激的一面。


他那敏感而又脆弱的自尊心,令他不近人情,竟连妻儿的身体状况都顾不上,一味只知道好强。


阿峰说:“她又不是没有丈夫,老赖在娘家算什么事?


他向媛媛施压,让媛媛自己看着办。


我的女儿是真的不争气,天知道着了什么魔,只要阿峰一发狠,她就立马妥协了。


就这样,媛媛刚出了月子,又抱着孩子回到了出租屋。



那时的苦才真正开始。


阿峰每天早出晚归,根本帮不上任何忙,媛媛一个人带着孩子,又要奶娃,又要做饭,连个搭手的人都没有。


有几次她给我打电话,说着说着没忍住就哭了,这才结婚多久啊,我感觉我女儿的气儿都像被抽走了。


你们不知道,媛媛从前是多么地活泼,多么地阳光,现在说句话都唉声叹气,精气神全不见了,像生了一场大病似的。


她哭,我也哭,我试探性地问她:“要不,你再回来嘛,爸妈来照顾你。”


她又立马拒绝了,一半是阿峰的原因,还有一半也是悔恨吧,她觉得愧对我们。


姑娘们总要到了这时候,才懂得什么是真正的悔恨。


年轻的时候只知道要爱情,只知道要山盟海誓,口口声声说要一起挨苦,但她哪里知道什么是苦呢?


她在蜜罐里呆了二十几年,所有的苦都不过从电视里看的,书里看的,歌里唱的,没有落到筋骨和皮肉上,就永远隔着一层滤镜。


等到苦和痛落到自己身上,一个人洗衣做饭,一个人带娃,一个人经历没日没夜的折磨,就早已经来不及了……


她开始跟阿峰吵架。


阿峰从没有带过一天孩子,哪知道带孩子的辛苦,他只知道自己辛苦,压根不懂体谅媛媛。


非但不肯帮媛媛搭把手,还说她娇气、矫情,说她吃不了苦,当初怎么不嫁公子哥……


你们听听,这是人说的话吗?


婚姻真正破裂,是19年初的事。


那时阿峰的收入已渐渐稳定,一个月到手两、三万吧。


虽说这在大城市不算什么,但媛媛母子的生活基本有保障了。


本以为媛媛守得云开见月明,没想到又生了事端。


那年春节,阿峰接了老家的爸妈过来玩。


老人一来,就给孩子喂那种油炸的“圆子”,才一岁多的娃,哪里能吃这种东西?


媛媛劝阻了两句。阿峰就不高兴了:“我爸妈喂孩子点东西怎么了?”


就这样,夫妻俩话赶话就吵了起来,我那对亲家也是蠢货,一看后辈吵了起来,非但不会安抚,还恨不得添油加火,马上维护起自己儿子来。


媛媛后来才跟我讲,他们说的话有多难听。


“你又不上班,吃的,喝的,用的,全是我们阿峰的。”


“你们家虽是有钱,但我阿峰又不沾你家的光……”


“在公婆面前还摆谱,你们家的家教去哪了?”

我听女儿的转述,都气得牙痒痒,更别说媛媛当时的感受了。


媛媛气急之下,就从厨房拿了一把刀,指着他们说:“反正我一辈子都被毁了,要死就一起死。


阿峰上前抢了刀,二话不说就把媛媛打翻在地……


我和先生是连夜开车去接媛媛的,一说到这里我就想流眼泪。


我那么如花似玉、天真浪漫的女儿,被他打得鼻青脸肿,右边眼睛都睁不开了,嘴角上都是血……


他那猪狗一样的父母,还在数落媛媛的不是,说媛媛好大脾气,敢在家里动刀子。


我先生做了一辈子领导,对谁都是客客气气,那次是真忍不住了,冲上去就打了阿峰一拳:“你有本事打我试试,我让你全家付出代价……”


我们把媛媛接回了家。


是我们不好,媛媛年轻不懂事,没有识人的本事,我们做父母的,没有好好劝阻她。


是我们不好,才让她吃了这么多苦。


还有我那可怜的小外孙,那么可爱,那么水灵的孩子,可惜要成长在破碎家庭了。


我自己家的闺女,我自己来养。


我就是养大她七老八十了,也心甘情愿。


我的闺女再不给别人欺负了,这一生再不给别人欺负了。


我知道有人说闲话,说我媛媛被抛弃了,说我媛媛离过婚。


他们爱怎么说是他们的事,但在我心里,媛媛永远是我最疼爱的宝贝女儿。


我的宝贝女儿,终于回家了。


*作者:甘北,100万女性的娘家人,可以信赖的情感闺蜜。我的公众号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欢迎你来做客。微博:甘北Lily,个人公众号:甘北(ID:ganbei1990)。

更新:2019/12/6 6:54:50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一个人是否优秀,看他这些天在家干了什么就知道了

时光易逝不可追,在未来的日子里,希望我们都能过好每一天,不虚度,不懈怠。虽然疫情不少人已经复工或即将要复工了,这也就意味着漫长的春节假期终于结束,又要...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