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如何构建数码—算法时代的教学场景
作者:张宪光 来源:外滩教育 点击:269次 评论:0

看点   数码物—算法时代重塑了新一代的人群——00后。如何为他们配适相应的教育环境,成为当下需要解决的问题。在下文中,IB资深教师张宪光,将与我们探讨IB国际文凭教育,是如何在数码物—算法时代下修订大纲,并以此构建中文教学场景的。


文丨张宪光    编丨Travis

我们究竟处在怎样的时代?受教育者是怎样的人?所有教育从业人员的配置与受教育者的配置差距究竟有多大?家庭关系、师生关系、社会关系正在经历怎样的巨变?如何应对这种巨变?

这是今天教学场景构建首先应该回答的问题,或许也是国际文凭课程(IB)中文新大纲,及其教学场景构建的逻辑起点。

我们所置身的时代,是数码物的时代,也是算法的时代,人类已经被纳入一个受算法与数码物控制的网络关联之中,“人在事物中占据核心位置并作为知识的中心宣告结束——因为人类如今必须适应技术系统的节奏”(许煜《论数码物的存在》第232页)。


许煜《论数码物的存在》(第232页)

依照许煜的看法,所谓数码物即是以代码、数据库、算法和网络协议为缔合环境的技术物。

特别是在近二十年来,人类正在进入一个与数码物共生的现实,数码物的大量涌现重塑了新一代的人群,他(她)们是与数码物共生的第一代人——我们的受教育者,00后。

他们拥有过去时代的人所没有的哲学意义上的“配置”:他们是数码与算法时代,技术与逻辑的天然拥趸,被它们塑形、构造、生成,同时也是可能的主人和此前数代人的导师;

他们的希望与悲伤与数码物捆绑在一起,同时也具有不可预知与言说的危险;他们越来越多地使用数码物,或被数码物使用,但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与我们这些过时的人一样,对数码物本身一无所知。

德勒兹和瓜塔里说:配置具有双面性,“它一面是集体发声的配置,另一方面则是欲望的机器配置”。

00后一代和此前数代人的根本不同,就在于他们集体发声和欲望机器的装置系统有着巨大差异,而这种差异尚未引起政治家、官员、家长、校长和教师们足够的重视与诠释。


成人世界对00后的理解与定位,植根于他们既往的经验与逻辑,在很大程度上显得粗暴而落伍,九零后、八零后尚且如此,遑论七零后、六零后、五零后。

尤其是缺少自省精神的部分家长及其教养方式,已经成为00后心理问题的源头和制造者,他们正在将自己的“病”以各种方式,转嫁到自己的孩子身上而不自知。

也就是说,00后的“病”不是他们自己的,而是成人世界心理欲望膨胀、异常的毒果子。

我们该如何认知、描述我们的00后?如下的表述只是一些并不充分的观察、猜测与概括:

他们是特殊材料制成的人,他们的生活碎片化了,未能或最终也不会形成一个连贯的统一体,始终处在一种或多种:无序而快速的、自我或存在的移动之中。

他们的观念是不清晰、未成形的,一直尾随在数码物的阴影里而处于生成中,保持着观点与能量交换的无限可能性(而此前几代人的生成能力与速度远远落后于他们,并且易于受到政治、经济、家庭的压力而乐于栖身在稳定结构中)。


他们的行为也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不是用大脑思考,而是用抖音、最新的网络技术、身体与感觉直接行动,而行动的伦理是数码式的、表演式、参与式的,必将切断他们跟生理父母的脐带,将智能技术的在手性、上手性作为他们的供血装置。

他们的道德,即是反对外在对其生理体验与直觉取向的束缚,敢于反抗或者攻击他们的学校、家长、老师以及其他权威,并以极大的不屑和大笑面对巧言令色与制度冷漠。

他们欲望机器的装置建立在技术尝鲜的基础上,迫不及待地寻嗅着一切技术和表现的提鲜剂,从一波短暂的快感奔向另一波短暂的快感,——换言之,新口味与新体验成为这代小狼们的母乳。

他们的配置与原有的理性体系,呈现出决绝的离散状态,在质疑、提问与疏离中不知道、甚至不关心究竟去往何处,当下的、转瞬即逝的技术尝鲜与虚拟体验即是存在的唯一证据或最高形式。

他们再也不是相对稳定、死板的个体——曾经的“我们”,而是处于不断的装置更新之中,不再清晰可辨,而又昭昭皆在、触目皆是。

他们尊敬思想与博学,却又对它们毫无在意、随得随弃,如同食用一种外卖一样使用一种思想晶体。


或许,我们可以化用顾城的那首《一代人》描述他们,但却无法找到最精辟的两句,我们只是找到许多句,却总是不精确。

我们可以尝试说:

技术给了我嬉戏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寻找装置的发明。

也可以说:

智能给了我发明的眼睛,

我却在发明中失明。

还可以说:

数码物给了我发明的眼睛,

我却用它来自嗨。

还可以说:……

词在戏仿词,句子在戏仿句子,语法在戏仿语法,游戏在戏仿游戏,网页在戏仿网页,道路在戏仿道路,体验在戏仿体验,可能性在戏仿可能性,生成在戏仿生成……

他们的解域化能力前所未有,拒绝过去与现在的各种超级编码。


陆兴华先生在《纪念米歇尔·舍赫:必须向00后看齐》中说:

“你们生活在虚拟空间,对纸读和手写,已无法当真。学习的快感多来自两只拇指的手机按键,刺激的因此也是大脑中的完全不同的皮层。

在页面和屏幕之间,你们游刃有余,能在同一时刻处理不同层级的信息,却又与我们这些古人理解、整合和综合得完全不同。你们练出了与我们不一样的身体和大脑……

你们00后的到来,是人类体外进化的又一次突进。上一次发生在新石器时代,或工业革命时期。你们是人类的最新的加强版。

可是,今天,我们的建筑物、操场、教室、图书馆、报告厅、实验室,甚至知识的形式,也像我们的房间和床的尺寸,都来自那个已被扫进垃圾箱的时代,还来不及适应你们,就已配不上你们。怎么办?怎么办?”

这,或许才是清醒的认知。

数码物在以年、月的频率不断更新,受教育者在以日、月的频率接受数码物,那么我们的教学内容与场景在以怎样的频率更新?

校长、家长、老师们是否该问一下自己:我是谁?他们又是谁?我该怎么——颐指气使、自以为是、趾高气扬、真理在握;还是虚心求教、降尊纡贵、共同成长——跟他们建立真正的链接/连接/联结/联系?我是否能够跟上他们生成的速度/节奏?

向来以高难度著称的IB课程,没有老年人的傲慢与保守,而是始终与新的社会脉动连接在一起。

在新修订的2021年首次考试的中文大纲中我们看到所培养的能力在保留传统听、说、读、写四大能力的基础上,扩展了视看、演示和表演三种新的能力,——它们既是与Facebook、微信、微博、抖音、优酷、哔哩哔哩等数码物同时出现的,也是读懂这些数码物并从那些可见物中发现不可见性所必须的,是“另类思考于现在所思、另类知觉于现在所看”的差异运动的的必须品。


与这种能力要求相匹配的,除了经典文本,依托这些数码物而依存的各种最新的文本形式(不是停留在平面与纸张印刷基础上的)都在广义上成为IB语言与文学的研究对象(它们和经典文本一样重要),可以被学生自由选取、组合、解读、评价,发展他们的诠释、分析和评价技能。

也就是说,研究对象、学习对象空前地与世界同步扩展了,文本在生成的同时即在成为学习对象,对它们的分析、解读与评价也同步展开了。

教学内容革新背后的逻辑预设,也就是受教育者要与这个世界同步、甚至是超前观看、思考与成长,而不是教与学的根本性分离。

总体来看,00后与我们一样,与数码物的关系既紧密、又疏离。因为,我们虽然通过数码物来与世界连接,但对于它的本体属性及内部逻辑却所知甚少(对大多数人来说,我们使用的是一个非常陌生的物,我们完全不清楚其数据及逻辑机制)。

国际文凭教育的这一变革,为学生冷静地思考数码物、技术物以及时代当下的种种问题提供了契机

其中最重要的变化,就是将全球性问题引入教学和评估,并让它成为教育的新视角和新方法,同时鼓励引入最新的文学、哲学、文化、历史等理论作为阐释基础。


新大纲明确提出:“提升对文本与各种观点、文化背景以及地区性和全球性问题之间关系的理解,并欣赏它们是如何让人们产生不同的感受和理解的。”

这种阅读、诠释与评价是应该立足于文本的,但同时关注观点、文化背景的差异,关注地区与全球性问题及其相互关系,关注不同文化与背景中人群的感受与理解。、

这份大纲认为,全球性问题应具备三个特点:具有广泛的重要性;具有跨国性;其影响在各地的日常生活中能被感受到。

所关注的五个全球性问题是:文化、认同和社区;信仰、价值观和教育;政治、权力和公平正义;艺术、创造力和想象力;科学、技术和环境。

与这些全球性问题有关的文本,一方面存在于经典文本中,另一方面存在于数码物所提供的纷繁复杂的此在文本中,对它们研究的目的是在全球化的时代培养与世界建立连接/链接的人,关注重要问题的人,具有比较意识、跨文化、跨国视野的人。

这意味着每一个教学参与者都需要重新衡量我们所置身的背景,以及从背景中生成的万千“图像”,追问可能的解释路径和解决方案。


在这样的教学场景中,每个受教育者除了自主选择所学文本(包括文学作品)以及评估内容,可以自由组合所选文本并在此基础上完成比较、分析、评价,可以采取完全不同的思考维度与形式,可以将所学内容与知识论、CAS自由结合,可以自主选择自己感兴趣的概念并以此为基础寻找适合呈现的作业方式,可以同步追踪新闻、广告、微博热点以及有争议的问题,可以采用各种数码物形式分享自己的演示、表演……

在这一场景中,每个受教育者也是教育者,成为教师与同学的教育者,成为观看者、创作者、改编者、表演者,重新打量、实验、铭写数码物,并在这样的场景中不断地挑战、发明自我。

他们所观看、改写、分析的文本,有的如同德勒兹所说的那样是感知的理性化,蕴含了对世界的因果关系、一致性和真伪的理解,但有的只不过是大量的即兴表演式感性资料混搭,这种材料的丰富性与复杂性必将扩展他们对世界认知、创造的宽度和深度。

注重概念,是国际文凭教育的一贯主张,并由MYP逐步延伸至DP,在中文新大纲中得到了比较充分的体现:

“概念在语言与文学研究课程中至关重要,因为它们有助于组织和指引3个探索领域中的作品研究。概念以多种方式与3个探索领域发生相互作用,并有助于产生各个领域之间探索的连续感。它们还促进在文本之间建立联系,使学生更容易识别他们所研究的作品彼此相关的不同方式。”


它所选取的认同、文化、创造力、交流、观点、转化、呈现七个概念,不仅仅与传统的文本形式紧密相关,更重要的是与数码—算法时代紧密相关,与个体与群体生成的无限可能性联系在一起。

用这七个概念来组织和引领读者、作者和文本、空间和时间、互文性三大探索领域,也体现了IBDP试图走出形式主义与新批评仅仅重视文本细读的误区,将读者反映理论、马克思主义理论、心理分析理论、结构主义与后结构主义、以福柯等人为代表的权力关系理论、后殖民主义、生态批评、批判性种族理论、批判性残疾理论、新历史主义、文化研究和文化唯物主义等各种新理论融入到教学之中。

这一构想的理想教学场景,便是“将这些理论当作考察文本的新方法介绍给学生”,让思想、直觉与文本现实直接遭遇时可以有一个多样化的“工具箱”,让他们自主选择以何种方法来研究文本,就像拼图游戏活动一样自主组合、整合文本和理论之间的关系,从而在理论与文本的建构性实践中完成自我的发明与发现。

在这一过程中,文本、作者、理论不再具有崇高性与经典性,读者(即学习者)不是仰视他们/它们,而是采取平视、甚至俯视的视角对经典文本和数码物文本进行批判性诠释、分析和评价,从而贬损了文本中的权力话语以及作者、解释者共同建构的话语霸权。

在数码物—算法时代,这是一个具有独立精神和国际情怀的人存在以及读与写的前提,是“消除并融合文化与技术对立”的一条可能的途径。

当然,这份大纲在如何应对数码物—算法时代的提问时,还是显得应对的哲学自觉性不足,更关注IB自身的课程衔接,所提供的概念缺少足够的论证、开放性、前瞻性。但IB课程始终是一种更新型教育体系与课程,会在实践中不断完善这些方面的不足。


法国思想家西蒙东,曾把技术物与人的关系,比作音乐家与指挥家的关系,这一修辞或许遮蔽了技术物与数码物的暴政,遮蔽了它们正在成为或将要成为操控者以及人类正在成为数码物本身这一现实。

沿着西蒙东的道路,许煜《论数码物的存在》认为技术个体通过采用与创造缔合环境实现个体化,或者个体通过集体(一个组合或其世界中的关系与互联网)实现个体化,这也是相当乐观的看法。

我们必须注意到,数码物对人所具有的目前尚无法确知的恶意改写、改造,必须在教育场景中,让受教育者体验到数码物所提供的可能性同时,也保持对数码物的这种恶意及其可能性的警醒,并且采取有效的预防和批判性思考。

我们呼唤的,不是被技术与其他课外力量操纵的教学场景,而是充满数码物实验性与浸入式参与性的、问题化的、在场的教学场景。


更新:2019/7/22 4:11:06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范县教育局史大士副局长专访

曾荣获河南省优秀教师、濮阳市五一劳动奖章、河南省推动语文教育发展十大卓越局长、全国素质教育先进工作者等荣誉称号!为深化濮阳范县课改,提升教学质量不遗余...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