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课程内容设计的五个来源
作者:吴向东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489次 评论:0


作者简介:吴向东,广东省深圳市龙岗区依山郡小学特级教师,广东省中小学教师工作室主持人,教育部国培计划专家,鸢尾花(IRIS)项目发起人。

STEM是当下教育教学改革的潮流,强调学以致用,可以锻炼学生运用理工科知识技能发现和解决真实问题的能力,培养学生批判思维和创造性解决问题的能力。但是,STEM课程的内容来自哪里,如何设计?我在推动深圳市龙岗区人文引领的STEM教育(A-STEM)的过程中,建议教师用以下5种方法设计课程。

从学生中来——学生喜欢什么就做什么

时下的STEM教育烙下了很深的传统教育的影子——以知识为中心。因为课程设计强调跨学科,就找来各学科教师,分析是否有共同的知识,如果有就变成跨学科的STEM主题学习。若做得好,这种方法可以产生不错的学习效果,但很多时候因为缺乏内在联系而变成各学科一起活动的拼盘。这种情况是以知识为中心、缺乏对人观照的内在缺陷造成的。

我们在推进STEM教育时发现这个问题很突出,于是提出了以人为中心的A-STEM,它是STEM的变式,由人文(Arts)引领,而不是只让学生学习硬科技,一方面强调STEM项目要为人类福祉服务,另一方面强调学生的主体性,要满足学生的兴趣需要,促进学生的个性成长。于是,把Arts放到了STEM的前面,形成了独具特色的A-STEM。所以,A-STEM不是以知识主题为中心,而是以学生兴趣和个性为中心,帮助他们发展自己的研究项目。

这需要教师养成一个习惯:多了解学生日常生活中接触的是什么,对什么感兴趣,曾经玩过什么STEM项目,曾经遇到过哪些困难,目前具备完成哪些项目的知识和技能?了解了这些,就可以从学生兴趣出发,开发出学生真正喜欢的课程。比如,深圳龙岗区下李朗小学一个学生曾用凤仙花染了指甲,她的伙伴感觉这件事很新奇,想知道凤仙花是否还可以染毛线。于是,教师和学生一起把这个项目变成了一个小课题,开展了趣味盎然的研究。再比如,一年级教材中的小动物主题学习,龙岗区龙城小学的教师选择昆虫为研究对象,科学教师为学生找来《微观世界》科学视频,学生被可爱的昆虫迷住了。由于有了一定的知识铺垫和直观感受,整个校园变成了学生观察昆虫的乐园。再加上语文教师带领学生阅读法布尔的《昆虫记》,美术教师带领学生画昆虫、设计昆虫仿生物品,学生中涌现出许多小昆虫学家。

从教材中来——把教材单元重构成项目实践

在推进面向全体学生的A-STEM项目过程中,我们不主张教师做加法,也不要过多占用学生课外时间。实际上,教师和学生的在校时间是有限且恒定的,做加法不仅增加了教师的教学负担和学生的学习负担,也可能因为没有时间单独去做而让主题学习流产。

A-STEM倡导向课内要时间,最直接的做法是将教材重构成项目实践。统编教材编排大多是以知识为主题设计的,这样的主题不一定能引起学生的兴趣。为此,我们重构教材,一是向学生了解哪些内容能引起他们的兴趣,二是从教材中寻找哪些内容可以设计成项目实践。

这里有必要说明一下什么是项目实践。在A-STEM中,项目实践是指一个长周期的真实探究项目,学生要在真实世界里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弥合知识学习和应用之间的裂缝。比如在小学科学的能量单元,教材的编排顺序是:电和磁、电磁铁、电磁铁的磁力(一)、电磁铁的磁力(二)、神奇的小电机、电能从哪里来、能量和太阳。这样的编排反映了从电磁转换知识到能量转换知识的递进学习,学习方式是一个实验揭示一个知识点。在转换为A-STEM项目实践时,教师可以把前4课内容转换为一个4课时的挑战项目:用身边的材料设计一个磁力最大的电磁铁,并用实验证明哪些因素影响了电磁铁磁力的大小,你是怎样结合这些因素制作出磁力强大的电磁铁的。这样的转换将有关电磁铁的知识点包含其中,把知识获取和应用融合在一个长周期的项目中。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教师把按知识点先后顺序编排的线性教材转换为以解决问题为线索的开放性实践项目,不仅学生能学以致用,教师也会对自己的教学工作充满成就感。

从课标中来——用研究和设计的方式学习

STEM教育采取科学研究和工程设计的方式是一种有效的学习方法,但依据课标编制的教材是以知识为中心组织的,这就需要教师把课标内容转换为以科学研究和工程设计为中心,但课标内容不可能、也没必要全部转换到这个方向上来。这就需要教师仔细研读课标,结合对学生的了解,明确哪些知识内容可以用科学研究和工程设计的方式来学习。以小学科学为例,课标中的“材料具有一定的性能”,如果只是学习知识点,介绍各种常见的材料就可以了。但是,如果要利用某些材料的性能制作具备一定功能的作品,就要设计成工程项目。例如,比较哪种学生制作的保温装置可以延缓冰的融化速度。这样的工程挑战活动不仅可以让学生了解材料特性,还可以把温度和温度传递等知识融入其中,实现了通过一个工程活动学习多个知识点的目的。再比如,声音的知识可以融入制作吸管笛这样小巧的发声玩具或乐器制作中,融入对“兔子耳朵为什么这么大”的基于模型的探究中,把知识的获取与应用融合在一起,避免学而不能用。

从社会热点中来——做生活的参与者

A-STEM或者说所有的STEM教育都强调要与社会生活相结合。处在科技无孔不入的社会,生活中的许多问题都与STEM的内容相关。比如健康与医疗问题,有人看了《黄帝内经》《本草纲目》就以为可以当医生,生病不去医院而选择自己治疗。特别是自媒体和大众媒体关注的这类事件,在挑战着人们的良知和智慧。这些挑战中有许多案例适合中小学生去探究,所以这类问题也可以设计成A-STEM项目实践。

从最新科技中来——与时代共进步

科技发展一日千里,科学类课标和教材相对于时代发展来说具有一定的滞后性,这就需要教师将一些新科技的内容设计成A-STEM项目实践,作为对课标和教材的补充。比如,小学信息技术教材长期以教“Windows+Office”的操作为主,而人工智能、物联网早已家喻户晓,学生不学编程显然是落伍的。即便是编程,以前我们都是用搭积木式的Scratch编程软件,但很快发现这个软件不具备许多基本的编程功能,而后来有研究机构开发了不少比Scratch更优秀的软件,比如,Snap在编程功能上的提升可以让学生发挥出更多的想象力和创造力,如果我们还是守着Scratch教材不去做调整,也许会让学生错过体验科技社会丰富性的一个机会。

拓展阅读

吴向东:未来课程需要直面学生

学校的变革以课程为载体。近年来,学校自主开发课程的热潮不断高涨,为了满足学校和学生发展的需要,大众化课程创建行动已经开始。

现在,不是要动员学校积极参与课程创建,而是危机感、使命感驱动学校和教师自觉加入到大众化课程创建 的行动。但热潮背后,也有各种问题在涌现。发现好的经验,避免存在的问题,或许可以让我们看到课程发展的走向。

1.按需学习,跟随学生的心性

不少调查发现,一些学生并不喜欢教材,虽然教育部审定的教材渗透了编写者的心血,编写者也一心想着为学生服务,但现实往往变成了一厢情愿——课程是专家规划出来的,而不是生发于学生内心的。在这种课程里,学生的意愿能在多大程度上得到关注,值得怀疑。

成年人不要以为天然懂得儿童,懂得他们独特的心性。要想真的走近儿童,除了了解儿童的心性,顺应他们的心性,谦虚观察,谨慎试探,更要学会不断否定自己呕心沥血的预设。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几年前,我在美国访问期间,听当地学区负责人和校长介绍说,家长只要向学校提出自己孩子某方面特殊的学习需要,学校就要尽可能寻找师资,单独开课去满足。这是相当理想状态下的按需学习。

当然,我们的学校或许没有这样的制度,这么雄厚的资金开发这样的课程,一般学校大多采取开设社团课程的方式尽可能提供学生选择的空间。但社团课程往往每周一次,且课时少,还不能完全满足学生的学习需要。但无论如何,跟随学生的心性,按需学习是我们应该努力的方向。

2.校本化重构,用好课内时间

目前,许多学校都在提倡把社团课程作为校本课程,但实事求是地说,这样的校本课程只是国家课程和地方课程的一点补充,其作用并没有学校宣传的那么大。毕竟,能用于学习的时间有限,能让学生做多少事?这就带来一个必须面对的问题,尽可能满足学生的心性,尽可能按需学习,时间从哪里来?

以我所教的科学学科为例,我们使用的小学科学教材是十多年前编写的,教材呈现的学习方法被国际知名科学教育专家韦钰院士评价为“不是探究式的”。采用这样的教材教学的课堂,我称之是“用机械的探究步骤进行知识传授”,学生往往变成了教师执行教材和拟定“探究”步骤的傀儡。这样的教材和教学,怎么可能顺应学生的心性,让学生有充分自主的探究空间。

以我的想法,不妨采取这样的步骤,把教材里需要学习的知识点提取出来,根据学生的兴趣,重新设计一个长周期的探究项目:把一个单元当作一节课来教!即把一个8课时的“运动与力”单元变成一个4课时以上的深度探究项目,原来的单元既要制作重力拉动的小车、气球小车、橡皮筋动力小车,还要研究摩擦力,每个点浅尝辄止。而现在改变为设计一个跑得又快又远的气球小车,不仅涉及教材原有的知识点,还给学生带来了充分的探究时间和空间,尽可能满足了学生的学习需要。

3.生成性课程,从规定走向可选

课改之初,我就推崇课程的生成性。近年来,一些学校和教师按捺不住了,或大张旗鼓地大幅度自编教材,或默默地改编教材,都取得了令人羡慕的成绩。比如南方科技大学附属学校副校长唐晓勇开发的统整课程,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比如我校美术课程组的教师亲自设计的美术创意课程,真正发展了学生的创造力。这样的例子越来越多,似乎成了一种草根教师的自觉。

但也有学校面对这样的情况:学生喜欢的不教,学生不喜欢的偏要塞进教材让教师教;认识真实世界的内容不教,肤浅的、割裂现实的内容偏要学生去掌握。这样的教“书”生涯是不是太无聊无趣、太对不起学生了?我们必须改变。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校语文教师孙安懿把学生一篇与鸟有关的作文拿给我看,是学生描写从窗外竹子上飞来做客的小鸟的,生动有趣。既然学生喜欢观鸟,为何不满足他们?

我与孙安懿老师约定,先让学生读美国自然主义文学之父约翰·巴勒斯的《醒来的森林》中的片段,我再去网上下载文字中涉及的几种鸟的录像,让学生看看巴勒斯是如何描写鸟及鸟的音乐会、如何理解美妙的大自然 的。然后,我们带着学生去与学校一条马路之隔的公园观鸟,还一起闭上眼睛聆听有多少种鸟在一起开“音乐会”。随后,学生们写了相当不错的观鸟作文,在班级进行分享。但这时我们发现,学生对鸟的知识了解不足,阻碍了文字表达。于是,我们请来了一位相当专业的教师给学生讲解常见鸟类的知识和观鸟的方法,并再次带领全班学生去聆听鸟的“音乐会”。这一次,学生的作文更了不得了,不仅写得越来越长,而且还找来欧阳修的诗《画眉鸟》进行学习,通过画图配文字的方式,表达自己对鸟、对自然、对生命的理解。

至此,学生的观鸟热情不仅影响着他们自己,还影响到了家长。一位家长带着孩子去了深圳湾红树林湿地公园观鸟并写了一篇作文,之后家委会的家长们在QQ群商量,如何组织孩子一起去红树林观鸟……有了这么多有趣、有深度的学习活动,还愁学生的作文能力得不到提高吗?

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到,课程不是老师精心规划出来的,而是跟随学生眼中的世界不断生成的。其对学生成长的良好影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

4.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课程

教师是一项需要热情和智慧的职业,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成为教师。但在教育培训风生水起的时代,课程是可以卖钱的,但无外乎是在卖教材和器材。我不解地问圈内人士,为什么不从根本上培训和提升教师水平?他们几乎都在说同一个事实,没有多少教师能自己开发课程,只能编好教材,提供器材,让他们依葫芦画瓢教学生。而且这样的课程好复制,可以迅速在其他地方布点开课。这难道是朱永新教授所说的“课程为王”的体现?

课程为王,绝不意味着教师只需要“依葫芦画瓢”的水平。全国教师这么多,教同样的教材,为什么教学效果的差距那么大?这说明,教师的水平是决定性因素。课程为王时代,教师是王中之王!

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课程。课程,应该顺应儿童眼中的大世界让他们感受到尊重,应该不断对他们的学习需求和探索提供条件,推波助澜,把学生的学习引向深入,由此学生才会因为不断获得的成就而充满惊喜和自信。所以,课程绝不等同于规划出来的“教材+器材”;课程是师生共创共生的,是随着学习的发生和时间的推移而不断变化的;课程是活的,而“教材+器材”是死的;课程是不断生发的激动人心的故事,主角是人,而决定故事是中断还是继续的人是教师。所以,有什么样的教师,就有什么样的课程故事发生。

未来,对课程起决定作用的不见得是专家,不见得是相应的文件、课标或规划,更起决定作用的是直面学生的教师。所以,提升教师理解学生心理、开展生成性课程实践的能力,给教师充分的课程自主权,值得教育行政部门重视。未来已来,是该主动改变的时候了。

吴向东:帮助儿童认识整体世界

对于儿童来说,世界是整体的,并没有什么学科区分。10多年前,我曾经提出过:“课程,即儿童眼中的大世界。”基于这样的认识,我们强调课程的跨学科综合,跨越学科边界的教育,还原一个完整的世界给儿童,而不是用人为的学科分野给儿童片段的甚至是支离破碎的世界。

但是,在一个已经习惯了学科分割的教育中,课程标准、教材、教师甚至儿童读物,都潜在地受到分科方式影响,要想跨界,何其难。

有一个笑话,某校进行跨学科整合教学,语文教师讲《小蝌蚪找妈妈》;数学教师让学生数一群群蝌蚪做加法;科学教师教青蛙的繁殖;美术教师教画小蝌蚪;音乐教师教唱有关青蛙的歌曲;体育教师做什么呢,教蛙跳!他们认为,这样各学科就整合起来了,实现了全学科跨界。

实际上,这种对跨学科的理解相当机械和教条,令人啼笑皆非,已经违背了学科跨界的初衷——还原一个完整的世界给儿童。如果还是有关青蛙或蝌蚪的内容,不如让儿童对池塘里青蛙和蝌蚪的生活状况做深入的观察,然后用科学、文学、艺术、表演等各种形式表达出来,其中自然会用到语文、数学、科学、音乐、美术等学科知识,而且学习活动有深度,丰富多彩。当我们把学习活动项目化,在完成项目并表达项目成果时实现跨界,才是跨界教育的真谛。

除了跨界教育,还有一种是无边界教育,但它的源起与跨学科边界无关,而是指互联网时代,随着慕课等发展带来的突破时空阻隔,男女老少都可以利用零碎时间在网上学习交流的新型教育形态。这种无边界教育形态在我国开始出现雏形,比如边远地区的学生通过网上视频观看名校教师的授课,本校教师做作业练习的辅导,两者各发挥自己的优势,在有些学校还真的见到了效果。

但我所理解的无边界教育比互联网带来的无边界更宽广。比如,我所在的学校紧邻一座漂亮的公园,我们把课堂搬到公园,带学生观察湖面翠鸟的生活,观察昆虫采花蜜,观察竹笋的生长,研究不同地形中植物受环境影响的状况;我们可以到附近的社区、图书馆、博物馆甚至商场上课;我们还可以应用AR/VR技术,让学生在增强现实或虚拟现实中穿越到恐龙时代、穿越到地心、海洋、黑洞、宇宙中上课,不断跨越物理与时空的边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打破学校的围墙,让整个世界都可以成为课堂。这就是我所理解的无边界教育。

跨界教育,帮助儿童认识整体的世界。无边界教育,帮助儿童突破教室和学校的限制。两者互补,相得益彰。

更新:2019/4/11 6:18:08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一个人真正的资本是什么

一个人真正的资本,不是美貌,也不是金钱,而是不会随着岁月变迁而消失的“精神长相”。人之长相,分体貌和心灵。五官之美如花开艳阳,直接;而精神之美似暗香浮...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