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叶原创 - 惜时增效 - 育贤文学 - 平安鼎原 - 老子书院 - 营养协会 - 资源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今天,政治学能跟上形势么?
作者:樊鹏 中国社科院政治学研究所副研究员 来源:观察者网 点击:301次 评论:0

我们今天的政治学跟不上形势,我们现在使用的大量的概念和分析工具都非常low,概括不了现在的现象,你概括不了现象你给中央提个建议,你提的啥鸟建议?你想想你说的那个事儿这个基础都不稳固。

我是研究政治学的,传统的政治学比较关注的是国家的形态、社会组织的形态、公共治理的形式。但是,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发生,产生了一些新兴技术,使得整个国家权力运行的环境出现了很大的变化。我觉得如果不对此进行反思,恐怕政治学会跟不上形势。

一新技术环境 05‘26

新技术公司的崛起,不管是对世界,还是对中国来说,都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经济事件,而是一个现象级的政治事件。比如,Facebook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美国的索罗斯基金会干预公共意见,投放了大量的钱去监测美国右翼的政治行为。


在中国,阿里巴巴、腾讯、百度、滴滴等大型技术公司正在以很快的速度,登上了社会舞台,而且渗透到了我们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比如中国有1.7亿官方掌握的摄像头,现在已经有几千万个分享给了商汤科技,由它来监控一些公共场所,通过结构化比对,能迅速识别犯罪分子,这个技术被称为电子围栏。

还有大家在淘宝上的那些数据、个人偏好等都是国家统计局所不掌握的,国家作为最权威的统计组织的概念正在发生变化。

阿里巴巴现在还跟全国多个城市做信用城市的建设,国家作为垄断性信用权威的事实也在发生改变……


这些大数据本身其实跟手枪差不多,具有暴力功能,而它的生产权和使用权,全部都集中在大的技术公司手里。

新技术环境对政治安全的影响

1.政府监管体制的挑战 1758

传统商业主体的组织边界是清晰的,过去的监管工具也相对是有效的。但是现在由于新技术的应用,很多地方出现了行政失效的状态,比如滴滴司机杀害和猥亵乘客的事件。现在一出了事,大家就会想着相关官员不负责,一定要下台。但是大家想过没有,很多情况是新兴的经济形态,是社会发展突破制度极限造成的问题,没有办法在现有监管体制下做处理。

中国的平台经济世界领先,但平台经济虚拟化的特点导致政府很难监管。马云提出了“五新”——新零售、新金融、新制造、新能源、新技术,但每一个“新”诞生之后,都是对政府原有管理体系一个极大的挑战。

2.公共服务与政权组织 2815

大量公共服务在移交给技术公司,大量地方政府也通过和技术公司的合作处理社会问题。上海是第一家跟滴滴合作制定交规的,全国的税务部门正在跟阿里携手建立税收的信用系统,济南公安部跟浪潮集团合作推出警务云来维持治安打击犯罪,还有反诈骗的钱盾,寻找失踪儿童的团圆系统等。技术因素进入政府合作领域之后,它会倒逼权力改革,倒逼政府内部结构的调整。


3.新型国家社会关系 3553

今天再提到社会,已经不再是那种社会组织和庞大的机构了,而是很多无形的小组织,它们是依赖于新技术形成的观念的集合体,它们通过某种程度的信息和知识的拼图,在对国家庞大的利维坦进行腐蚀。

今天中国的社会非常活跃,整个社会的交互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革。之前政法委花了很多钱构建网格化管理,但是,现在它的管理效能在下降,因为社会动员和信息交换完全不取决于个人所在的实体化社区。我们过去觉得随着新技术的发展,国家有更多的能力去监控社会,实行技术统治,但事实可能恰恰相反。

如果你说过去几年我们的国家越来越强,社会越来越弱,我从来不同意这个看法。如果你说我们的社会越来越强,国家越来越弱,我也不同意。我们一定要看到国家权能在增长的同时,中国的市场跟社会的搅局的能力和博弈的能力也是在不断增长的。

4.技术统治跟政治竞争 4436

实际上新技术已经介入到了西方国家的一些选举。索罗斯基金会在去年中期选举时,民主党为了对付特朗普就跟一个组织合作,这个组织就叫高地实验室,它可以提供准确的民意测验,比传统的调查问卷节约90%的成本;还有的以认知科学为基础,同选民进行及时交流,投放政治广告;还有一些可以监测政治对手说出来的每一个字。总之,各种各样的新技术企业正在介入政治竞争。


政治安全 5212

我在这里要提出四个关键的概念,作为新技术环境下的政治形态,它们分别是:

1. 新型政治空间

比如说团组织,在将来不是你叫团组织你就是团组织,谁能把青年组织起来,谁能做好党交给你的任务谁就是团组织,这是一个比较颠覆的观点。

因为现在的组织形态、信息的形成不是按照你原有的组织来的,大量的青年人可能不跟你这个机构接触,那你用什么办法创新什么机制去接触他们呢?这些新的空间你能够概括出来吗?你能够识别出来吗?你能够有效干预它吗?这些都是问题。

2.系统性风险

新技术加速了系统性风险的爆发。比如说P2P,在过去可能是个金融问题,但因为这种新技术蔓延很快,现有的监管工具监测不了,所以它有极大的可能演变成社会的总体性风险。


我们过去以为的农业、国土、金融、文化方面的风险,在今天可能都是政治的,当具体领域的风险外溢,都可能由于新技术演化为整体风险。所以,十九届三中全会提出跨越党政军群的界限,形成以问题为导向的改革,就是为了应对整体性的治理需要。

3.制度极限

我们现在不能够从不作为和问责的角度,简单理解一些事情,我们要清楚在很多领域,它的本质是现有的国家权力难以覆盖,现有的行政权力的极限或者制度能力的极限受到了挑战。

4.社会事实

在后真相时代,什么是社会事实?如果大家心理上强化认为那个东西是这样的,恐怕在政治上就是个社会事实。在新技术环境下,感受和观念的集合在政治世界比过去发挥的作用更大了。像速食电影,几分钟看电影系列,就是通过选择性的解读和重新剪排,对主流叙述进行解构,这些都促使原有的意识形态机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未来革新思路 5712

1.革新监管

第一要革新监管思维,第二要投入更多科技力量,第三要更多的依靠合作型监管。

要加强对技术公司的监管,我曾经写过一个报告,我说要在中国社科院成立一个第三方的评估机构,专门对新技术公司的运行和新产品,以及它走向社会后产生的政治效益进行评估。

2.权力的升级

我们要有一个智力预警机制,不能够完全依靠传统的官僚化的方式处理社会问题。再者,政治学跟不上形势,我们现在使用的大量的概念和分析工具都非常low,如果有崭新的工具来认识今天政治世界里发生的变化,才可能有进一步的作为。

3.协同合作

我们的政府会逐渐地利用新技术,改造自己的统治体系结构,转移公共职能,但是还有一部分是转移不了的。所以,我觉得将来可能会有一些混搭的新规则,需要树立协作思维,避免单中心思维治理。


比如说我们完全可以成立一个新技术合作局,改造我们现在的治理体系,专注于让新技术和公共服务对接。也可以做一个智库,共同推动新兴技术和政府对接,这些都是可行的方向。

4.社会的稳定机制

每一个社会都需要一个适配的社会稳定器,过去更多依赖的是家庭、传统的礼教。但是现在送餐、家政、交通,甚至是性产业,这些高度发达的服务业跟新技术公司捆绑之后,太便捷了,实际上削弱了人们对家庭的依赖,会加速传统稳定器的解体。

我们需要思考在将来要建构一个什么样的社会稳定机制?不能够仅仅依赖于家庭这种小的社会容器,还需要寻求更多的稳定的一些入口。

更新:2019/4/6 6:00:46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杨丰烈走进五龙口

5月20日-21日,在这个时髦化、年轻化、精神化和含蓄化的节日里,中国教师报&洛阳师范学院课程与教学研究中心杨丰烈教授走进五龙口,与五龙口教育人牵手,相恋。 ...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