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敬畏师道
作者: ■陆其国 来源:WHB 点击:2964次 评论:0





  

    1935年6月6日,著名历史学家、燕京大学教授顾颉刚给自己的老师、北大教授胡适写了一封推荐信,信中说:“北大研究所有这么多的明代档案,正可请他整理,我可以保证他一定弄得很好,并且有始有终,不会半途而废的。”顾颉刚信中提到的“他”,就是顾的学生、北大史学系这一年应届毕业生杨向奎。顾颉刚希望北大能留下杨向奎,以充分发挥这位学生的学术才华。

    杨向奎,1910年1月出生于河北丰润一户农家。他中学毕业后,在国文老师的鼓励下,考入北大文预科。其时顾颉刚的《古史辨》已风靡整个学术界,杨向奎也十分折服融于该著的文辞和辨识,最终选择了史学系。1931年秋,杨向奎进入北大历史系,从此和顾颉刚先生结缘。杨晚年曾撰文自述道:“我所以读历史,就因为看了《古史辨》”。又说:“我是个农村人,家里不是书香门第,从不知道什么叫学问;今天能从事学问研究全靠顾先生,所以我一直感谢顾先生。”

    顾颉刚上课提倡“知出乎争”,欢迎学生发表不同意见和他争鸣,其高足谭其骧就是在和顾的争鸣中汲取养分,卓然成为大家的。1932年,顾在燕大、北大讲授“中国古代地理沿革史”,杨常与之讨论,顾逐渐发现杨身上的才华。嗣后,《禹贡》杂志创刊,顾更是为杨搭了一个供他自由驰骋的学术舞台,使杨得以在后来的学术道路上渐行渐远,越飞越高,最后也卓然成为大家。

    按说,像顾、杨这对师生,彼此本不应心存芥蒂,乃至后来在情感上也形同陌路。但遗憾的是,这样的情况还是出现了,虽然个中原因很多,但性格使然不外是一个重要因素。如顾、杨都有很自傲的一面,顾以前曾为此使他的老师胡适感到不快;而今,杨也因此和顾产生龃龉。“七七事变”后,顾离开北平,杨也远走。后来,杨在长沙得知顾已赴西北考察教育,遂到兰州寻师,师生终于重聚。杨和其他同学一起,协助顾从事教育活动。此时,顾对杨的自傲已颇有微词。不久,顾赴云南任职,旋又往内迁成都的齐鲁大学,任国学研究所主任。此时留在兰州甘肃学院任教的杨决定辞去教职往成都投顾。孰料顾对杨似乎芥蒂颇深,他回函阻止杨说,你已是教授,不必再来投我。杨觉得自己还需深造,想从顾再多读些书。遂决意来到顾身边。顾对他说,你来,我也不用你。话虽如此说,但事实上顾不但将杨列入所内编制,而且此时他已搜集了不少当地流传的有关李冰与二郎神的材料,本来他一直想自己据此写书的,现在他觉得自己太忙,无暇著书,遂将这些材料慷慨地转送给杨,鼓励杨写书。结果,杨花了半年时间,经考察李冰治水史迹,再结合材料,写出了《李冰与二郎神》一书。对照时下某些学人狭隘的垄断独霸心态,顾此举可谓高风亮节矣!

    然而,当顾有一天对杨道出,你在这里的生活和工作我都给你安排好了,言外之意你可以安心留下来了时,或是出于自尊,或是出于自傲,杨居然不念顾的情,离开成都,去了西北联大。这一别就是17年。抗战结束后,杨曾有机会执教北大,但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去青岛山东大学。用杨的话说,“在青岛(山东大学)我则是一个独立的人。”解放后,山东大学创办的一本赫赫有名的刊物《文史哲》,其首任主编便是杨向奎。

    值得一提的是,顾、杨暌违17年,但期间却信函频仍。信中所谈内容不外乎人生、学术。但从中依然可以见出这对师生之间个性鲜明、针锋相对的观点。如1943年,顾抓住机遇,投资办起了图书公司,杨此时竭力劝顾不要经商,而应该“一心向学”。自然,顾对此听不进去,并辩述了所以要办图书公司的理由。

    可以说,杨对顾的关心,多从生活上着眼;顾对杨的上心,则多从治学上入手,两人惺惺相惜。如顾在1942年7月13日致杨的信中告诫道,写作上,要做到“勇于习作而怯于发表。二三年后,自觉挥写成熟,再与世人相见,未见迟也”。“以相知之深,故敢贡其忠言,幸采纳。”尽管顾对杨心存看法,但话题一旦纳入学术范畴,所有的芥蒂在顾的心中便都冰融雪化了。

    五十年代,作为“资产阶级史学家”,顾颉刚无可逃遁地成为学生们的批判对象,但顾颉刚最终还是理解并原谅了他们,其中也包括杨向奎。1957年,由于个人无法左右的种种原因,顾颉刚戏剧性地和“老学生”杨向奎成为北京中科院历史研究所的同事,只是以前对他“执弟子礼”的学生,已然成为他的顶头上司。加之掺杂进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复杂人事因素,这对曾经惺惺相惜的师生,此时居然形同陌路。我们有充分理由相信,这对师生当时的心里肯定不会好受。杨向奎后来撰文曾说,和顾先生“同在历史所工作,廿多年,几乎每日和先生见面,先生日趋衰老,而我也不年轻了……”细细咂摸之下,我分明从中品读出了杨向奎的惆怅。惟其如是,所以“文革”一结束,杨即为尚健在的顾先生着力筹备“庆祝顾颉刚88诞辰”活动,为顾先生筹编纪念文集;为弘扬顾先生的学术思想和治学精神,不遗余力。昔日的“老学生”身影,赫然再现。

    写到这里,我忽然就想到了“敬畏”这个词。当然,它不是指对某一个个体,而是指向一种学术文化和应有的师道尊严。缺失师道尊严,折射出的是文化的堕落。顾先生病逝于1980年,他或许能感应到“老学生”杨向奎在他生前身后的友善之举,这也是因他昔日对学生杨向奎的友善之举而获得的“反馈”。诚如《文化论》一书作者、英国文化学者马林诺夫斯基所道出的,“文化即在满足人类的需要当中,创造了新的需要。这恐怕就是文化最大的创造力与人类进步的关键……”
  









更新:2006/2/20 13:07:45 编辑:luyao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富养自己的最好方式:睡觉

幸福,正是从早睡早起开始!《庄子·让王》中讲:“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从古至今,睡觉乃人生大事,一个人的睡眠方式在一定程度上暴露了人生状态。真正有智慧...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