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美国K-12 STEM教育及启示
作者:王甲旬 李祖超 来源:京师书院BigData 点击:1590次 评论:0
  作者简介:王甲旬,武汉大学信息管理学院博士后 ;李祖超,中国地质大学高等教育研究所教授,博士生导师。

  内容提要:美国社会发展需要更多的STEM人才,K-12 STEM教育是提升美国国际竞争力的关键环节之一。为此,美国通过制定多层次、个性化的K-12阶段STEM教育标准,增强STEM课程融合,社会力量参与K-12 STEM教育,建立多项保障机制,强化K-12与大学STEM教育的衔接,成立专门STEM学校等措施支持和促进K-12 STEM教育。

  关 键 词:美国 K-12 STEM教育

  一、美国实施K-12阶段STEM教育的措施

  1.制定多层次、个性化的课程标准

  美国K-12阶段的教育,每一门课程都有详细的规划和操作标准。具体到STEM教育,不同年级、不同课程也有详细的标准。如《K-12科学教育框架》、《新一代科学标准》、《K-12工程教育标准》、《各州共同数学核心标准》等。除了这些独立的标准,还有与之配套的解释性文件。学校的教学以具体标准为指导,以保证教学质量。如《各州共同数学核心标准》[1],规定了不同年级的数学教育标准,为各个学校独立开展数学教学提供纲领性的指导。到了高年级,学校还会帮助学生形成系统的学科概念,并有意识地建立学科之间的广泛联系。以科学教育为例,美国初中和高中的科学教育采用“3+1”的内容设置,即三个主要的科学领域:物理科学、生命科学、地球与空间科学实践环节——工程设计。与小学相比,中学科学教育有了明显的学科划分,并且逐步形成一定的学科知识和理论体系。

  全国性的STEM教育标准起到统领全局的作用,各州还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在全国性标准的框架下,设计州一级的STEM教育方案,因地制宜地开展STEM教育。如北卡罗来纳州在国家标准的框架下设置了多种形式的STEM教育课程。[2]各学区、学校制定自己的标准,有助于发挥自身的优势,形成STEM教育的特色。

  2.增强STEM课程融合

  进行学科之间的融合,已经成为很多国家科学教育政策主导和研究的热点。[3]美国现行的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标准,均体现出不同程度的学科融合倾向。2012年最新的《K-12科学教育框架》强调“科学”与“工程”的融合,强调科学教育的跨学科性。美国K-12阶段的技术教育也注重与其他教育内容交叉和融合。以技术与工程的融合为例,美国K-12阶段有专门的工程技术内容,设置计算机科学、工程两方面的内容。不同阶段科学教育内容的设置方式也有所不同。2014年发布的《K-12教育中的STEM融合:现状、预期与一项研究议程》概括了STEM教育中各领域从独立到不断融合的历程。

  项目是美国STEM教育中实现课程融合的又一重要方式。例如,PLTW(Project Lead The Way)项目、暑期项目、课外项目等,这些项目强化STEM教育的地位,并将科学、技术、工程、数学内容密切结合起来。融合的STEM课程,有助于激发学生的STEM兴趣,引导学生在高等教育中选择STEM专业,甚至走上STEM职业道路。

  美国特别关注人文社科类课程对K-12 STEM学习的促进作用。在STEM课程以外,还有诸如戏剧、绘画等在内的课程。学生在具备了充分的学术能力以外,还有较高的人格修养,不仅为升入大学做准备,也为职业生涯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3.社会力量广泛参与K-12 STEM教育

  美国的社会团体和组织在促进K-12 STEM教育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除了联邦政府和州政府,这些社会力量可以大致分为三类:教育机构组成的团体、企业团体和公益组织。

  美国的教育机构彼此之间联系密切,并成立了各类协会,共同商讨教育问题。全国STEM中学联盟(National Consortium of Secondary STEM Schools,NCSSS)是一个致力于推动STEM教育的组织,成员以初中为主,还包括一些顶级高中,同时还有大学、暑期项目、公司、基金会。该组织的宗旨就是为学生成为科学、技术、工程、数学方面的领军人物做准备。在具体的工作中,NCSSS主要通过为成员单位的师生提供服务、建立合作、传达STEM教育通知、发起教育改革等活动促进中学STEM教育的发展。除了像STEM中学联盟这样的专门组织外,一些STEM领域的高级机构也对K-12 STEM非常重视。美国国家工程院(National Academy of Engineering,NAE)的工作内容之一就是为K-12工程教育提供前沿思想。NAE通过设立项目的形式,鼓励基础阶段的工程教育研究。通过这种方式,充分调动老师和学生的积极性,鼓励学生参与到创新性学习中。[4]通过一系列项目,NAE让K-12阶段的工程教育与大学教育逐步接轨,并且将视野拓展到整个STEM领域,进而推动K-12阶段STEM教育的发展。

  美国的企业致力于推动K-12 STEM教育的发展,这是因为进入知识时代,美国企业认识到如果没有高素质的人力资源,企业的生存与发展将无从谈起。企业参与的方式不一,有的联合成立公益机构,如一百多位企业CEO发起的致力于推动中小学STEM教育的“变革方程”;有的则是直接向政府提供STEM教育改革建议,影响美国STEM教育的政策,如名为“激活美国的潜力:为了创新计划的教育”的报告即为“企业圆桌会议”这一协会所提交。

  图书管理员在K-12阶段的STEM教育中也发挥着重要作用。在一个以创新为中心的环境中,图书管理员是创造者、创新者和导师。[5]他们作为STEM项目的参与者,不仅通过动画、数字等技术手段对学生进行教育,而且能够成为连接学校和企业的桥梁,为STEM教育项目筹集资金。除了图书馆,国家公园、博物馆等通过提供有效的STEM经历,培养学生的兴趣,使学生形成对STEM的积极态度,提升学生的科学素养。

  目前,美国正在构建一种新的STEM学习生态系统,主要目标是实现正规教育、非正规教育和课外教育三位一体的STEM教育,有效整合K-12 STEM教育的资源,提高STEM教育的效率。

  4.多项机制保障K-12 STEM教育

  (1)优秀师资培育机制。要切实提高K-12阶段学生STEM方面的素养,师资是重要的保障之一。一方面,美国制定了不同专业教师的资格标准,STEM教师不仅要具备所教课程的知识和资格,而且还要具备跨学科的知识和能力,以适应STEM教育的最新形势。另一方面,美国计划增加K-12阶段STEM教师数量。根据2013年《美国联邦政府STEM五年战略规划》,到2020年美国将增加100,000名K-12阶段STEM教育的优秀教师。[6]与之相呼应,美国有各种形式的STEM领域教师培训项目,以提供给教师更多的培训。不仅如此,还对表现优异的STEM教师给予激励,“数学和科学卓越教学总统奖”即是激励方式之一。这些措施为美国培养优秀师资以及高素质的STEM学生提供了保障。

  (2)多元经费支持机制。为了能够保障K-12阶段的STEM教育,美国还特别注重教育投入。研究认为中学和高等教育阶段高质量的STEM教育与美国的创新能力和经济繁荣密切相关,[7]对STEM教育进行投入就成为保持经济活力的关键。在经费投入方面,美国联邦政府主要是通过联邦教育部、国家科学基金会、卫生及福利部进行STEM教育经费发放,这些投入占STEM教育投入的80%以上。2015年奥巴马政府在STEM教育上的预算为29亿美元,其中用于K-12 STEM教育的为3.2亿美元。[8]除了联邦政府的投入,美国的社会团体、公司等也对K-12 STEM教育投资,他们的投资主要针对STEM项目或课外STEM活动。例如,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对非营利组织用以加强K-12阶段STEM教育中学生、老师和专业人士的合作。[9]

  (3)行政支持机制。美国联邦政府通过制定规划、发布文件等方式对K-12阶段的STEM教育提供行政支持。这些行政行为对具体教育方案的制定和实施起指导作用。例如2013年美国政府发布了《联邦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教育五年战略规划》,对包括K-12在内的STEM教育活动进行了部署,明确提出“STEM教育应优先于政府在教育方面的其他工作”,[10]同时也为各州制定各自的STEM教育及普及方案提供了框架。不仅如此,一些州将K-12 STEM教育作为本州事务的重点加以重视,采用行政的手段予以保障。2014年,爱德华州立法机构会议讨论的立法优先权议题中就包括K-12 STEM教育。[11]

  (4)特殊群体STEM教育保障机制。在加强STEM教育的背景下,美国注重对少数族裔、女性及家庭贫困等弱势群体的STEM教育,并且鼓励他们在未来从事STEM相关工作。增加女性及少数族裔在STEM工作中的比例,是当前美国成功的STEM教育的目标之一。[12]除此之外,一些社会组织及公司针对这些弱势群体采取相应的措施,如2014年尼桑捐赠18万美元用以支持拉美裔美国公民的教育,并鼓励他们从事STEM方面的职业。[13]

  5.强化K-12与大学STEM教育的衔接

  美国K-12与大学STEM教育衔接首先体现在一般课程设置和实践环节的设置上。这种衔接主要是通过在中小学开设STEM相关课程的方式实现的,如学院高中课程。[14]这种做法在美国由来已久,如工程教育课程可以追溯到20世纪90年代初。[15]除了课程设置,美国K-12 STEM教育还有课外活动环节,这些课外活动通过学生自己动手做实验、参观体验等形式,让学生不断增加对STEM的认识和兴趣,培养STEM思维,并引导他们在大学选择STEM专业。

  K-12与大学STEM教育的衔接还体现在与招生挂钩的特殊课程上。为了培养更多的STEM创新人才,美国越来越多的大学与中学建立了密切的联系,双录取项目[16]是美国大学招生方式之一。实施双录取项目的大学为基础教育阶段的学生,特别是高中生提供STEM类的课程,这类课程一般称为AP(Advanced Placement Program)课程,针对那些学有余力、成绩优异的高中生,允许他们先修大学的部分课程并获得学分。研究表明,双录取制度不仅有助于实现高中与大学的衔接,[17]而且是创新人才培养的需要。[18]不仅如此,美国还通过制定各项政策来保障K-12与大学的衔接,[19]《不让一个孩子掉队法案》就是其中之一。在美国文化中,人们认为每个孩子都能成功,托马斯·阿姆斯特朗的经典教育专著《每个孩子都能成功》认为,很多孩子在学校不成功,是学校教育方式的问题,而非孩子本身的问题。所谓问题孩子、差生应当采取特别的教育方式,保障每个孩子都能实现各自价值。

  6.成立专门STEM学校

  当前,STEM中学是美国K-12 STEM教育中的一个特色。史蒂文森中学是美国最早的STEM中学,同类的学校还有俄克拉荷马数学与科学学校、伊利诺伊数学与科学学校等。STEM中学最初是为了培养技术工人,服务于美国经济的发展。随着后来各国在科技领域竞争环境的变化,STEM中学逐渐演变成为培养STEM领域人才的精英教育学校。这些学校在美国的影响力较大,是美国培养高层次人才和创新人才的重要方式。STEM中学不仅有自己的招生制度,还设置有帮助学生创新能力发展的课程。通过分阶段的培养,STEM中学成为STEM人才的摇篮。

  二、美国K-12 STEM教育对我国的启示

  1.增加实践训练,培养STEM整体思维

  尽管素质教育在我国已经提出了数十年,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很多学校仍然以升学率等指标为导向,中小学教育中的应试思维仍然没有得到根本的转变。在一个以创新为主旋律的时代,迫切需要培养中小学生的创新思维,这是学生发展的需要,也是国家创新能力和国际竞争力提升的需要。培养创新能力的关键在于重视STEM教育中的兴趣培养和实践环节的设置。首先,增加学校教育中的实践环节,应当在中小学教育中增加类似美国的“工程设计”内容或环节,培养学生的问题意识、动手能力和思维能力。其次,增加课外实践环节,我国中小学的STEM教育尽管成绩斐然,但却存在动手能力差、实际应用能力弱等问题,学生的想象力和创造力没有得到充分的发挥。为此,应当让学生更多地走出教室参与实践,科技展览、博物馆、各类STEM相关的课外项目应当纳入到中小学STEM教育中。最后,加强教学过程中的课程融合,形成STEM大课程思维,避免教学过程中各个课程之间的人为撕裂与孤立,进而让学生形成对STEM领域问题的全面感知。这不仅有助于保持和增加对STEM领域的兴趣,而且能够为未来的学习和工作打下重要基础。

  2.动员社会力量,加大STEM基础教育投入

  社会机构参与中小学的STEM教育,不仅能够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而且能够起到联系和沟通的作用。另外,社会机构的参与还能够提供更多的教育资源,丰富教学内容,例如可以通过设立项目的方式参与中小学的STEM教育,使学生的想法和实践能够找到现实的支持平台。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这样的公益组织,也可以发挥在STEM方面的优势,与中小学建立广泛的联系,参与到STEM教育中来。鼓励民间的STEM教育基金会、学术研究机构、中小学STEM教育联盟等多种类型的社会机构参与,可以充实我国中小学STEM教育的力量,更好发挥中小学在STEM创新人才培养中的作用。

  3.培养卓越师资队伍,保障STEM基础教育经费

  保障机制是中小学STEM教育成功的必要条件,师资、经费是保障机制中的两项重要内容。处于教学一线的中小学教师对STEM教育的效果有直接的影响,高素质的师资对提高学生的STEM素质、培养学生创新思维和能力至关重要。根据《中国教育报》的报道,我国中小学教师发展总体处于世界中等水平,[20]这表明中小学教师发展的总体水平仍有上升的空间。2012年2月教育部印发了《幼儿园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小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和《中学教师专业标准(试行)》,以文件的形式对相关教师标准作了规定。尽管这些标准对不同学段的教师提出了有针对性的要求,但对教师自身的创新能力、实践能力及跨学科能力的要求还不够突出。当前教师的选拔和考核以“合格”为标准,尚未到达“优秀”、“卓越”的层次,未来应当完善中小学STEM教师的选拔和考核标准,健全中小学STEM教师的激励机制,提升中小学STEM教师的整体水平和工作热情,以培养更多的优秀中小学STEM教师。

  2007年至2011年,我国的中小学教育经费连续增长,截至2011年,中学和小学的财政性经费分别超过了85%和95%,[21]①但并没有细化到各学科,对STEM教育的投入没有相应的统计数据。另外,根据研究教育投入对经济增长并无明显的作用,而教育质量则与经济增长正相关。[22]与经济增长密切相关的领域是STEM领域,应当注重提高STEM教育的质量,特别是作为基础的中小学STEM教育的质量。

  4.与大学STEM教育接轨,制定战略性STEM基础教育方案

  传统应试教育中,中学只负责把学生送到大学,大学只负责学生入学后的教育,中学和大学之间缺少必要的衔接。中小学是STEM创新的萌芽阶段,如果缺少必要的培育条件,必将影响大学及未来创造力的生长和创新成果的产生,为此有研究指出应当进行“联动大学、立足中学、推动大中学的深度合作”等建议。[23]借鉴国外的经验,我们已经在少部分学校试行美国的AP课程。这种试行应当以中小学教师深刻理解STEM教育及创新人才的素质要求为前提,同时大学更应当掌握中小学教育的客观实际,以便制定符合中国现状的STEM人才培养方案。

  在招生制度方面,我国正在实施的自主招生制度是选拔创新人才的一种有益尝试,在理念上拉近了高中教育与大学教育的距离。在实际操作中,这种方式仍存在许多问题。[24]在通过招生制度改革,加强中学与大学衔接方面,中国还有很多路要走。

  注  释:

  ①根据国家统计局2007年至2011年的经费投入统计数据整理、计算。

  参考文献:

  [1]Common Core State Standards-national Council of Teachers of Mathematics[EB/OL].http://www.nctm.org/ccssm/.2015-5-19.

  [2]李谦,赵中建.美国中小学实施STEM教育个案研究——以北卡罗来纳州科学和数学学校为例[J].外国中小学教育,2015,(5):55-60.

  [3]张宝辉,张红霞,彭蜀晋.全球化背景下的科学教育发展与变革——2012年国际科学教育研讨会综述[J].全球教育展望,2013,(4):120-128.

  [4]邹晓东,吴伟,柳宏志.NAE:美国工程教育的参谋团和推动者[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2,(4):53-58.

  [5]Allison B.Brun Gard.How to STEM: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and Math Education in Libraries[J].Technical Services Quarterly,2015,32:2,235-236.

  [6]The Committee on STEM Education 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Federal 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and Mathematics(STEM),Education 5-Year Strategic Plan[R].2013:17.

  [7]Emeagwali,N.Susan.Investing in STEM Education:The Key to Economic Vitality[J].Techniques:Connecting Education & Careers,2015,Vol.90,No.3:24-26.

  [8]Preparing Americans with 21st Century Skills—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and Mathematics(STEM)Education in the 2015 Budget[EB/OL].White House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March 2014.www.whitehouse.gov/ostp.2015-5-30.

  [9]Zambon,Kat.New Grants Bring STEM Volunteers to Schools[J].Science,2014,Vol.344,No.6187:983.

  [10]The White House.Federal 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STEM) Education:5-year Strategic Plan[EB/OL].May,2013.http://docplayer.net/1046698-Federal-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and-mathematics-stem-education-5-year-strategic-plan.html.2016-10-30.

  [11]2014 Legislative Priorities[J].Corridor Business Journal,2014,Suppl:1-2.

  [12]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Successful K-12 STEM Education:Identifying Effective Approaches in 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and Mathematics[M].Committee on Highly Successful Science Programs for K-12 Science Education,Board on Science Education and Board on Testing and Assessment,Division of Behavioral and Social Sciences Education.Washington,DC: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2011:4.

  [13]Nissan North America.Nissan Donates $180,000 to Fund LULAC Educational Programs,Partners with LULAC to Inspire Latino Students to Be Future of Innovation[N].Business Wire(English),2014.

  [14]李玲玲.学院高中课程:美国衔接中学与中学后教育的策略[J].外国教育研究,2014,(7):11-18.

  [15]Katehi,L.Pearson,G.& Feder,M.The Status and Nature of K-12 Engineering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J].The Bridge on K-12 Engineering Education,2009,Vol.39,No.3:5-10.

  [16]廖冰洁.学术动态[J].高等工程教育研究,2014,(4):80-83.

  [17]黄雨恒,李森.从高中AP 课程看美国的创造性人才培养[J].当代教育科学,2012,(3):40-42.

  [18]唐景莉.寻找创新人才培养对接点[N].中国教育报,2013.5.31.⑤.

  [19]杨奕枫.美国中学与大学衔接政策变革与特色研究[J].中国高教研究,2015,(2):69-74.

  [20]何美,燕学敏,单志艳.中国中小学教师发展总体处于世界中等水平[N].中国教育报,2013.9.30.③.

  [21]余靖雯.政府教育投入、非政府教育投入和经济增长[J].浙江社会科学,2012,(6):4-14.

  [22]郑若玲,谭蔚,万圆.大中学衔接培养创新人才:问题与对策[J].教育发展研究,2012,(21):70-75.


更新:2018/7/17 5:38:24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73】举国上下,共庆华诞

有一种骄傲叫中国!这里有可亲可敬的人民,有日新月异的发展,有赓续传承的事业。今天,庆祝新中国成立73周年,祝福国泰民安!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