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学生跳楼之后———一位校长的应急管理
作者:转载 来源:internet原新闻导入 点击:8913次 评论:0

    校园内外的学生意外事件是学校管理的难点。近几年,学生自杀、失踪等事件时有发生。对于这些突发事件的处理是否及时、公正、合法,将直接影响到学校的声誉。而这往往取决于校长作为学校管理第一责任人的应急机智和政策、法规水平。某企业子弟学校校长沙漠柳的一次事故处理,在整个过程中他始终饱含真情,又不失冷静决断,有理、有利、有节地化解了矛盾——

    都是纸条惹的祸?

    早晨我刚到学校,一位老师就告诉我:“校长,××班××今早7:30左右从家中五楼跳楼了,正在医院抢救。”
    我连忙找来班主任,得知昨天下午一女生给班主任一张纸条,说是该生写的,内容极不健康。第二节课后班主任找他核实,他承认是他写的。由于第三节课班主任要参加基本功培训,就让他回家了,还未作处理。除此以外,该生近日无异常表现。我找来当时在办公室的那两位老师,与班主任说得一样,最后提到班主任还说:“平时你表现不错,现在怎么写出这种不文明的东西呢?回去好好想想。”
    了解完情况,我让班主任马上到医院去看一下,随后打电话给该学生父亲单位领导,通知家长马上到医院。而后我也赶到医院。
    上午10∶30,孩子的父亲赶回,还拿出一张纸条,上面写的是他做了对不起父母的事,只有一死了之,“至于我的死因,请打电话问班主任×老师”等等。于是班主任把孩子写纸条的事告诉了他父亲。
    次日10∶00,学生的两个亲戚代表家长找到我:“孩子已在凌晨去世,遗言说他的死因班主任知道,所以我们有理由认为他的死与学校有关。我们给学校24小时调查商量时间,明天这个时候如没有校方的明确答复,我们就把尸体抬到学校来。”
    “作为学校,我们只了解孩子的在校表现,只知道孩子最近写了一张内容极不健康的纸条。”我把纸条复印件递给他们,“作为班主任,学生把纸条交给了她,她不了解、不处理是失职,她找孩子核实是工作范围内的职责。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来看,我们认为班主任的处理并无不当之处,也构不成导致孩子跳楼的直接原因。对此如果你们有怀疑,学校可以请上级主管部门进行调查,也可申请司法部门介入调查。如调查结果认为确与学校有关,学校绝不推卸责任。”

    稳定军心 应急方案出台

    与此同时,“老师打学生,学生想不通跳楼死了”、“学生恋爱不成自杀了”等谣言在家属区迅速传开,舆论明显对学校不利;该班班主任也有较大的思想压力,要求学校保护她及家人的人身安全;有几位班主任老师对当班主任感到担心,提出了辞职申请。
    尽管从我了解的情况来看,此事与学校无关,但一场纠纷即将开始,必须做好充分的思想准备:首先稳住教师情绪,其次扭转舆论导向!于是我召开了行政办公会,研究此事的应急方案:
    1.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情况,请求上级尽快派人调查;
    2.到企业公安派出所说明情况,请求派出所配合学校做好教学秩序稳定工作;
    3.副校长先进行调查,准备好第一手资料;对孩子的极端行为,在原因不明之前,不以“自杀”定性,称之为“不幸坠楼”;
    4.写出《关于××不幸坠楼身亡事件的报告》,分别递交有关部门;
    5.召开家长委员会,通报事件经过;
    6.到地区家属居委会、地方教育部门通报事件经过;
    7.召开班主任会,通报学校初步调查结果,表明学校对此事的态度,肯定班主任履行正常的工作职责没有错,要求全体班主任恪尽职守,不能因此事而放松了对学生的管理;
    8.在全校进行“注意安全,珍爱生命”教育;
    9.同事发班班主任谈话,让她放下包袱,配合学校和调查组处理此事件;
    10.我和副校长负责处理此事,教导主任全面负责教育教学稳定工作。
    安排完以上事宜,我就同副校长、工会主席一起,到死亡学生家中慰问家长。事实证明,学校扭转舆论导向的工作是正确而富有成效的。第二天的家长委员会上,听完学校通报情况后,家长委员纷纷表示,孩子不争气不能怪学校,老师履职没有错,希望老师们坚持严格管理,不能因为此事放松了对学生的教育。家属区的议论也客观起来,舆论朝着有利于学校的方向发展。

    冷静面对媒体采访

    就在召开家长委员会的时候,有两名自称××报记者的人,直接到教室去采访学生,被教导处主任赶出来了,也正在教导处吵闹要见校长。我匆匆赶到,记者正扬言“见报”、“曝光”。我向他们表明了身份,他们递过记者证,然后要我“就无理驱赶记者一事作出解释”。
    我解释说:“维护师生人身财产安全是我们的责任。据我所知,你们进校未在门卫室登记,进教室对未成年人采访既未出示记者证,也没有家长或班主任陪同,我们完全有理由以身份不明、干扰学校正常管理为由将你们赶出学校。对此你们可以见报,但学校保留就你们违反职业纪律一事向新闻主管部门和报社举报的权利”。
    记者们连忙说:“其实我们也没有其他意思。贵校发生了学生自杀的事,社会上说法很多,作为新闻媒体,有责任让公众了解事件真相,没有为难贵校的意思。”
    我把事件经过向记者进行了简单介绍,最后希望在正式调查结论出来前,报社不要报道,以免增加解决问题的难度。但记者坚持要报道,并提出要看一看死亡学生写给女同学的纸条原件,我拒绝了:“由于纸条涉及一名无辜女孩,目前该女孩情绪很不稳定,我们正配合家长做她的工作,如果因为你们的报道使女孩产生了任何过激行为,责任只能由你们承担。”说完,急忙赶回校长室同学生家长、亲戚见面。

    导入合法途径

    办公室里十几个人群情激愤。我知道此时如果不让他们把话说完,我的劝说、解释都将被淹没。我能做的就是耐心倾听、思考。一刻钟后,见我一言不发,有人招呼大家安静:“听校长怎么说。”
    “大家的心情我可以理解,校方对此事的发生也深感不幸。事情发生后,学校非常重视,迅速通知家长,校长、老师都亲自到医院、家中探望、慰问,并马上进行了初步调查。为了对家长、对社会、对学校老师负责,学校已请上级派人来调查,调查组下午就到。你们来的目的也是为了弄清情况、解决问题,但如果你一言我一语,我也不知道你们要表达什么意思。如果真有解决问题的诚意,就请家长指定三个代表同我交换意见。”
    通过短暂的商量,家长们留下了三个人。顿时嘈杂的办公室有了片刻的宁静,第一步目标达到了;第二步就应该引导家长通过合法途径解决问题,避免事态扩大,矛盾激化。
“通过学校的初步调查,老师对孩子的教育没有不当之处。为了让你们放心,同时体现调查结果的公正性,学校已邀请你们单位领导、派出所会同上级调查组一并处理此事。如果你们有证实老师有责任的证据,到时可交给调查组。”
    最后双方达成以下共识:孩子的死因由调查组做出结论;调查结论做出前,一切费用由家长垫付。

    迅速调查 得到上级指示

    下午2∶30,L处长带调查组一行4人赶到了学校 ,当即对调查组人员进行分工,然后由我和家长单位领导陪同,去死亡学生家中慰问。家长提出了赔偿30万元的要求(未说明依据)。L处长未作答复,只是要求尽快处理后事,但家长未予答应。
    当晚,有了初步的调查结论:“此事件与学校、老师没有直接关系,应属偶然事件。”L处长向主管领导作了汇报。上级领导明确指出:如果与学校、老师无关,“赔偿”一说就不存在。鉴于死亡学生系企业子弟,从人文关怀出发,企业可以给予一定数额的一次性补助,也避免学校卷入长期的官司之中,但以对方承认与学校、老师无关为前提。如对方答应,第二天请地区领导出面召开有关单位和个人参加的协调会,商谈处理协议;如家长不答应,调查组第二天撤回,并将调查结论上报有关部门备查,家长可依法起诉,校方做好应诉准备。同时请派出所配合学校做好教育教学稳定工作,确保学校正常教学秩序。

    协调会上的感慨

    第二天协调会上,孩子父亲的一段开场白,使我感慨颇多:“孩子虽然走了,但孩子对学校的那份感情让我感动。在孩子的遗书中,特别提到借了学校两本书,请我代他还给学校,在此,我为孩子了却心愿,把书还给校长。感谢老师几年来对孩子的教育,我向学校领导、老师鞠躬致谢。”我接过书,心里涌动着一种复杂、苦涩的感情———孩子啊,既然你对学校有着这样的牵挂,为何要走这条路呢?
    孩子母亲的发言,又让我回到严酷的现实中:“一个小孩如果不是受到老师的体罚或恐吓,他会选择这条路?难道老师没有责任?我们当然要找学校赔偿。8万元,这是最低要求,否则法庭上见。”
    “对孩子坠楼身亡,作为班主任,我感到难过和痛心。”班主任声泪俱下,“我教孩子5年,对他是否有过体罚或恐吓,可以调查。孩子的性格内向,你们平时对他的关心也不够,我曾多次跟你们交换意见,让你们多跟孩子交心,你们做到了吗?今天我带来了孩子前不久写的作文《我最尊敬的老师》,写的是我如何为他改作业、如何在家中为他义务补课、如何关心帮助他。这些事,你们当家长的都是知道的。孩子做错了事,作为班主任,我能不管不问吗?我找孩子核实一下也错了吗?我不会推卸责任,如果调查认为我的工作有不当之处,我甘愿承担责任。”这番话感染了所有人,孩子的父母、亲戚也泪流满面。
    我难过地诉说:“一个鲜活的生命在校园消失了,作为校长我感到深深的惋惜。孩子选择这条路,作为学校老师、家长我们都该感内疚,也该深刻反思。它说明我们平时的教育并没有走进学生心灵,说明我们的思想工作应该更深、更细、更扎实。”
“说到责任,学校、家庭都有教育责任。如果当晚家中有人,如果班主任当晚能找到家长沟通,悲剧可能不会发生。但这些‘如果’都只是外在因素。孩子做错了事,缺乏挫折承受能力,选择了极端道路,对学校、对家庭来说,只能是偶然事件。孩子跳楼前还记得让父母还学校的书,说明孩子爱着学校,不是带着对学校、老师的恨离去的!从遗言中也可以看出,他是带着自责离去的。因此,如果说‘赔偿’,我代表学校表示不同意;如果说企业对职工的人文关怀,给予一次性补助,学校不反对。”
    最后达成协议:1.此事件为偶然事件,学校、老师无责任;2.企业给予一次性补助3.5万元;3.抢救费、丧葬费家长自理;4.此解决为终结性解决。
    学生跳楼事件终于解决了,但它留给我们的思索还在继续:如何确定学校的教育责任?学校教育如何增强实效性,真正走进学生心灵?同时,学校也希望尽快把《学生伤害事故处理办法》从现在的行业性规范上升为更具法律效力的强制性规范———《校园安全法》,给学校处理类似人身伤害事故以明确的法律依据。

沙漠柳 来源:现代教育报
更新:2004/3/1 0:00:00 编辑:fengye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曹范学区】涵养向下扎根,向上生长的力量

曹范学区学校位于章丘南部山区,相对于城区学校,无论是环境还是条件都比较艰苦。近几年随着教师城乡交流力度的增大,很多优秀教师流向了城区学校。学校领导看在...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