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与河南人形影不离的十种树
作者:李山 来源:豫记 点击:2645次 评论:0

隔着十里地都能看见老屋旁那棵钻天眼儿高的大榆树。


 

几个伙伴手拉手也围不拢的大榆树上,有老鸹窝,鸟巢。那时常爬上去捋榆钱,也掏鸟。捋榆钱的手常常绿乎乎的!


 

老奶、爷爷、奶奶、姑姑、叔叔就在榆树下吃饭,乘凉,说事儿。蝉儿在上面叫唤。花花点点的阳光从上面漏下。冬天的雪堆在它的周围,小山似的,说是要保护它。


 

奶奶在树下放飞了七只鸟儿。她头发白了,一百岁了,鸟儿一个都没回来。我也是在它的眺望中走出去的。



 

记不得是哪年哪天,也不知是谁放倒了那棵大榆树。树上的老鸹窝和鸟巢哭死了。大榆树的主干被放置在老家无人居住的堂屋里。奶奶走时做棺材都没舍得用。


 

现在才知榆树是正宗的北方树种,耐寒耐旱。不管是沙地、淤地,风把榆钱吹到哪里,就生长在哪里。在遥远的北陆高原,看不到边的黄沙里往往会有一株、两株墨绿的植物坚持在那里,不用说,肯定是榆树。由此就又对老家的大榆树多了些敬意与爱念。


 

棠梨是一种古老的树种。印象中没有谁去种它,旧园子里、房前屋后、坟地都会自已生出来。粉白的叶子,一撮撮白中透绿的花。长得很慢。老家门口的厨屋旁也有一棵。


 

它先于厨屋存在,树干高而弯曲,有房檩那么粗,站在厨房顶上正好够着它的枝叶果实。果子成熟时,会把那一挂一挂的小棠梨拽下来,放到面缸里一捂,吃起来又软又甜。


 


它是安静的树,周身都不惹人注目,却有一种特别的力量让人记住。许多文献古籍中提到它。当我越来越认识到它的宝贵时,它却不见了。
 


 

前几年在一个院子里特意找了两棵栽下。一个亲戚多事,不知哪天嫁接了品种梨,结的梨如馒头大,不好吃,还多遭虫咬,让我现在还扫兴。坟地里那几棵,平坟时也被砍了。不知碍谁的事了。


 

现在遍地庄稼,棠梨这种野树几乎绝迹。


 

枣树长在老宅西南的园子里。好几棵。直的,弯的,碗口粗细。结的枣有两种。一种叫灵枣,个头浑圆,也不太大。


 

成熟时红溜溜的,脆甜脆甜。另一种叫蚂蚁枣。枣儿瘦瘦长长的,吃起来艮。只要长熟,浑身通红甜得纯正,多数用来煮熟吃。枣花飘香时,就在盼。长出枣儿后,就更急切了。


 


等不到成熟,离地近一些的早被我们弄光了。挂在树梢上够不着的,就用砖头往上扔,扔到稠密处,就有一些枣儿掉下来。枣儿成熟时,树上就所剩无几了。


 

伤根家门外的坑边也有几棵枣树。他是绝户头,抱养了一个女儿,枣儿保留得多,也便成了我们偷袭的目标。估摸着家里没人,就躲在一边用瓦块往上投。


 

有时甚至爬到树上摇,那雨点般掉下的枣儿便成了我们的战利品。还有捣包家的,看管的严,枣儿也结得稠密。满树红腾腾的,惹得我们心里发痒。即使看护得严,那驮到墙外的也难以幸免。


 

楝树叶子羽生,可以驱蚊。夏天常常从院中的树上摘下一把楝叶,一边拉家常,一边扇动手中的楝叶子。


 

可能是它略带苦涩的味道让蚊子不习惯。我们因此少了蚊虫叮咬。花儿呈淡紫色,散发甜涩的香味。入秋楝树的果子逐渐由绿转黄,一挂一挂的等着被虫鸟吃掉或落在地上,明年变成小楝树。



 

楝子也是一味中药,治什么,不知道。它的主干常做房檩或劈成床帮。


老家东屋门口有一棵。它随我们一天天长大。那时调皮,常在院子里撒欢:助跑几步,猛地一跳,为了够得其中的一枝。
 


 

它培养了我弹跳的天赋,上大学时两次拿全校跳高第一。还有村头土岗上的那颗,月儿就从那里升起。田斌爷的瞎话也在那时开讲了。听众手里或枕旁,往往会有一把楝叶。


 

椿树很干净。特别是花,黄黄的,不太像花,有种圣洁的样子。它无声无息地长在那儿,不几年就会引人注目。说它是树木之王——长在一起的树,它总要高出一截,笔直笔直的。现在老家的堂屋东山就有一棵。几十年了,结结实实地立在那儿。




洋槐树不捡地方,也没谁去种它,就从院里院外钻出来了。不管它,就尽管长。绿中透亮的叶子,折叠着能吹出清脆的乐音。


 

枝条上的刺许是要特别保护那些明绿透亮的花叶吧。槐花开时,大老远就能闻到。一嘟噜一嘟噜地挂在树上,猛一看,像洒了一层雪。喷香喷香的,一种乡土的香,清涩的香。


 

离地不高的,往往被我们这帮野小子捋着生吃了。嚼时甜香入心,满嘴绿白沫儿。生吃不完的,母亲拌上面,在锅上蒸了,叫“蒸槐花儿”。


 


 


热气腾腾地端上半盆,洒上油、盐、蒜汁,甜嫩可口的味儿能让人回味好长时间,甚至一辈子。现在,一到槐花开放季节总要想方设法吃上一次,两次,天天吃也不烦。要不,就像缺点什么。


 

遍生坡坡岗岗——特别是黄河流域沃土沙壤的洋槐树竟是时间不长的舶来品,我几乎不信。


 

国槐,俗称黑槐,也开花,但没吃过,不知能不能吃。吃过它的叶子,也是拌面蒸的,有点涩硬,与洋槐花大不同。



 

家附近有条小河,河岸两边,全是身姿曼妙的柳树。

 

家乡的柳树大多为“水柳”,柳树一般沿河而种,或者靠水而居。基本,有柳就有水,体型高低大致相同。一棵树干分两三个枝,冠状的发型,从树顶垂落。

 

柳树的身子大多不直,总像靠着些什么。树身有时会爬着些奇奇怪怪的虫子,有的长相甚是怕人。我印象最为深刻的便是星天牛,感觉这虫长的特别威风,像个将军,但这虫却是对树木有害的虫子,所以,每次见了,我总要捉来,好好戏弄一番。

 


 

泡桐,树干通直,树枝较为稀疏,但树冠宽阔,树皮呈黑褐色。我觉得最有辨识度的是泡桐的花,粉紫色,呈喇叭状,内藏淡黄色的花蕊,春季开花,飘香四溢。一簇簇,挂满枝头。不仅如此,泡桐花味苦性寒,有疏风散热、清热解毒、清肝明目的疗效。

 

泡桐树喜欢温暖天气,喜欢阳光,不太耐寒,但耐阴,也较为耐旱,生长速度很快,十几年树龄的泡桐树比同龄树龄的杨树能大上一倍。泡桐也是防风固沙的最好树种,所以,在河南很多地方都广为种植。




提起桑葚树,首先想到的是它的果实······六七月份,桑葚成熟,黑红色的果子,酸甜可口,是很多女生的最爱,拿桑葚果做甜品,做冷饮。

 

桑叶圆形,像个心脏的图案,可疏散风热;清肺;明目。能够治疗热感冒、发热头痛、咽干口渴等病症。

 

家养和野生桑葚树通常长的很高大,要想摘果子,得费翻功夫爬上去才行。土褐色的树干,像老人一般,油绿的树叶又显现出无尽的生命活力,看着就欣喜。




柿树,通常高达十多米,也是属于落叶大乔木。树皮是深灰色或者灰黑色,根总能扎的很深,耐旱耐贫瘠。一般树种嫁接三四年之后才能结果,十多年才能达到盛果期,但结果年限很长,可达百年。

 

柿树很好成活,乡下地里便能种上几棵。城市小区的绿化也能种柿树,到了深秋特别好看,果子一个个像小红灯笼,惹得小孩子们稀罕不以。我还在山下看到过成片的柿树,靠山而居,长的特别茂盛。去时已经深秋,果子长的很小巧,我们拿着棍子站在树下打果子,收获极其丰盛。




我喜欢遍生家乡的枣树、棠梨树、榆树、槐树、楝树、椿树、柳树、泡桐、桑葚树、柿树等,它们是这里最常见的树木。没有谁去栽它,种子就在风中或地下传播。


 

春来的一场雨后,空地上便生得到处都是。农业文明之前这里肯定是茂密的森林——它们冬季落叶,让阳光充分地照射,一到季节转暖便生叶开花,呈示另一番景致。



 

作者简介

李山,诗人和散文家,河南新乡人。

更新:2016/5/15 3:44:09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您学过《学校学》吗?

学校学用科学方法去解决如何办好学校的问题。学校学的研究对象是学校。学校学及其支学科要重点研究并回答四差学校、新办非借牌学校如何成长为名校?这样的研究及...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