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书院 - 枫叶智库
枫叶教育网 - 打造具有特色品牌的地方教育门户
关于教师负面情绪的追问与规正
作者:张阿丽 来源:故县镇中心小学 点击:5685次 评论:0

 

关于教师负面情绪的追问与规正
摘要:情绪每天都会出现在校园里,伴随着教师的生活与工作,负面情绪也是屡见不鲜。究其原因,是因为赞誉与现实的反差、价值与报酬的背离、本性与立场的敌视、尽职与爱岗的分离等导致了教师情绪化。然而人们并没有正面对待教师情绪,只是视它为一种“障碍”而要求教师予以拒绝和排斥。其实,教师的情绪不可避免,那就用正确的方式引导教师情绪―以情制情,使其往积极的方面发展。
关键词:教师情绪教育
情绪每天都会出现在校园里,身为教师,每天都沉浸在由喜、怒、哀、乐、惧等构成的情绪之中。一方面,教师每天都要面对许多教育上的挑战,人际互动也是其专业实践中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部分,这种人性化的专业情境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教师的情绪状态;另一方面,教师会把自我投入专业实践,把个人和专业身份融为一体,这使得教师对其专业和互动同伴(如学生、家长、同事、领导等)倾注了大量情感,从而也导致自己的情绪更加容易受到对方的影响。然而,现代教育几乎只是关注教育过程中外部的、理性的和技术的元素,认为教育遵循的是一种线性的、理性的模式,却忽视了教师对教育的情绪体验,似乎他们只是一架架毫无情感、运转良好的机器。但学校毕竟不是工厂车间,教师也不是流水线操作员,教师的情绪指数如何、精神智商如何,对学生影响非常大。其实,教师(尤其是小学教师)要扮演多重角色,需要面对现实的多重矛盾:教师伦理道德和教师职业价值观要求教师用一颗“爱心”去对待学生,对学生要有“同理心”,教育学生要“用心”,解决问题要有“信心”、“耐心”,面对家长、同事交流要“虚心”;然而,眼见学生成长出现问题,免不了“操心”,面对工作的繁琐,免不了“烦心”,时常“担心”学生安全,甚至为了教师职业而“痛心”、“灰心”。因而,教师的负面情绪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一、追问―教师负面情绪是否可以被“忽略”和“拒斥”
当我们把教师负面情绪推向“虚无”的时候,它其实正以一种更“隐蔽”、更“顽强”的方式在影响甚至主导教师的教育行为。即使人们将教师情绪从“虚无”和“被忽视”的状态中凸显出来,然而人们并没有正面对待教师负面情绪,只是视它为一种“障碍”而要求教师予以拒绝和排斥。我们禁不住要追问:教师负面情绪真的可以被“忽略”和“排斥”吗?
 1、教师负面情绪是否可以被“忽略”我们如果问教师,知不知道负面情绪对学生有不好影响时,回答必然是“肯定”的;如果再问他们知不知道怎样做才能避免,似乎也有人也能说出不少的策略。这些教师并不是“无能”的,他们具备一定甚至高超的能力来落实那些保证教育的策略。但是,为什么不少教师的负面情绪还屡见不鲜呢?一位教师曾谈到:“有些家长的素质很差,我去家访的时候,他们只顾忙自己的家务,也不打招呼,连杯水都不倒。第二天,在课堂上,我看见这家人的小孩,自然心里还有气,对待这个小孩的态度肯定没有对其他小孩好了。”可见,教育不仅仅涉及“知不知”“会不会”和“能不能”等知识与能力问题,更是一个涉及“愿不愿”的情绪问题。但是,平时的教学生活中,人们总是要求教师“不食人间烟火”,以达到世俗眼光的“神圣”。可问题是,教师也是人,人总会有七情六欲。因而言之,教师情绪是不能被忽略的,即使是负面情绪。
2 、教师情绪是否可以被“拒斥”当我们看到教师情绪对教育产生负面影响时,通常的反应是要求教师“拒绝”和“排斥”自己的情绪。但是,情绪真的是可以被拒斥的吗?当你“拒绝”它、“排斥”它的时候,它是否就“离你而去”了呢?有位教师讲述了这样一段亲身经历:“多年前,我与一个人产生了较大的冲突。这些年来,我虽然表面没什么,然而内心深处却一直隐隐有些不快。这学期我接一个新班。在别人来看,这群小学生没什么特别,但是对我来说,其中的一个学生太‘特别’了。因为他正是那个人的儿子。虽然,我也知道不能趁机‘报复’,但是确实很难做到抹掉以前不快的记忆,甚至有时候不经意间对他流露出的表情,上面都写着‘讨厌’……”可见,情绪作为人性的组成部分,抗拒不了,排斥不掉,它将永远屹立于天地之间,以自身独特的方式,影响着甚至从根本上规定着人的行为。在教育活动中,教师情绪如影随形。无论何时、何地、有何种理由,它都是不能也不会被泯灭的,它甚至将从根本上决定着教育质量的高低。教师情绪是不能被“忽略”和“拒斥”的。这样,无论是“忽视”还是“敌视”教师负面情绪,都不可能成为教育研究的应有取向。
二、归因―关于教师负面情绪的深层导因分析
1 、赞誉与现实的反差
对于教师职业而言,社会现实与教师角色期待存在一定差距。在中国传统师道尊严文化中的教师受到极高的尊敬,有“天地君亲师”之说为证。社会舆论不惜赞美之辞将教师比作“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辛勤的园丁”、“太阳底下最光辉的事业”。教师,当然会渴望自己的职业能够赢得社会的尊重和理解,赢得社会的支持和赞誊,以维护其尊严。可当他们发现现实生活中人们对他们的职业的实际态度与书本上、宣传口号上宣说的职业角色和形象不一致,甚至南辕北辙时,往往产生“失落感”,对职业带给个人的价值产生质疑,甚至苦恼,这种情况下,他们非常容易失去对教育工作的兴趣和动机。另外还有一些人提出“没有教不好的孩子,只有教不好的老师”,这种貌合神离的师生逻辑,将这个矛盾一概归咎于教师,也使教师多了情绪的厌倦,多了对生活和现实的无奈。其实,孩子的发展是受到遗传素质、家庭、社区、同伴关系等系统的影响,并不能把其责任全然归咎于教师,毕竟教师并非万能的。这样神化了教师,又诬陷了教师,仿佛教师就是学生问题行为的罪魁祸首。这样的情况下,教师的角色认同怎能高呢?
2 、价值与报酬的背离
对于任何职业,劳动价值决定了其劳动报酬,这是按劳分配的基本原则。教育对促进社会发展的价值毋庸置疑,全世界都承认“当今世界各国的竞争归根结底是科枯和人才的竞争而要想在竞争中占据有力位置,关键在于教育”。可见教育对于人才培养方面起到的效用非常之大。党中央国务院也十分重视教育,在多种场合以及决策报告中提出“我们必须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这也说明党、政府、社会越来越意识到教育的重要价值,对教育开始有一个系统、全面的思考。正是教育对社会对儿童发展的重大贡献,教师职业劳动应当具有较高的劳动报酬和经济待遇。然而《人民日报》调查显示仅有 8%的教师对收入感到满意。教育业从业人员的平均劳动报酬比电力、水、燃气的生产与供应业、信息传输业、计算机行业、金融业从业人员要低很多。本来教师头上神圣的光环可以吸引很多优秀的高校毕业生从事这个行业,但是报酬太低,诱人的教师职业却没有在现实中成为应当的“烫手山芋”,诱人的教师行业少人问津。马克思认为商品经济的核心是等价交换,面对这种“体脑倒挂”、“造原子弹的不如卖茶叶蛋的”社会现实,教师情绪当然会受到影响。收入低,待遇差,意味着自己没本事,所从事的职业对社会没有什么贡献,但这又与社会舆论所形成的推崇教育、强调教育的氛围南辕北辙,这种劳动价值与劳动报酬的背离,不能不造成教师心理冲突的加剧。
3 、要求对本性的敌视
许多作为“准教师”的师范生或刚入职的新教师时常被告诫,千万别把“情绪”带进课堂。人们常说:有的学生外形可爱、头脑聪慧而且说话“中听” ,教师会打心眼儿里喜欢他们,这是人之常情。但是,我们却不能将这种人之常情带入教育活动之中,以致在教育中密切关注自己喜欢的学生,而忽视或放任自己不喜欢的学生。这是教师不能违背的职业操守。这样的看法,虽然观照到了教师情绪对教育的影响,但是它看到的仅仅是前者对后者的负面作用,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敌视”教师情绪,是要从根本上排斥教师情绪。之所以“敌视”教师情绪,乃是受社会心理的影响,因为“情绪”通常被人们视作“不好的东西”,甚至是“洪水猛兽”。在人们的心目中,“情绪”一词的身上笼罩着浓浓的贬义“气息”。它被定位为工作顺利进行的“拦路虎”,事业成功路上的“绊脚石”。受这样的刻板印象支配,在通向教育实践的进程中,教师负面情绪自然要被“拒斥”和“清除” ,“理所当然”地被敌视起来。教师行走在理想与现实的边缘,其生存状况堪优,隐藏着一些问题,亚待解决。
三、规正―以情制情
教师的负面情绪肯定是存在的,那么如何避免其对教育的影响呢?人们以往通常的做法是:摆出教育的重要性,让教师知道;呈现教育的策略,让教师学会。人们寄望以理性去抑制各种影响教育的负面情绪。然而,在“知道”与“学会”之后,教育中的负面情绪并没有从此消失。因为教师们似乎并“不愿意”去落实相应的行为。“人类理性乃是人这种动物长久的历史性建构,人的精神根须还伸展下去达到其原始的土壤。”希望运用理性去解决一切问题,其实是纵容了理性的无限磐越,将人“抽象化”和“片面化”了。这样,当人们试图通过增强理性去拒斥教师负面情绪的时候,理性却反过来被强大的情绪力量所淹没与吞噬。
在某种意义上,情绪似乎没有逻辑,情绪上的问题似乎也没有道理可讲,情绪就是一种心里泛起的感受,是一种支配外在行为的固执的内心倾向。面对那些执著、不愿改变甚至是“不讲理”的负面情绪,内心的理性可能毫无作用,外在的说教可能也无能为力。这样,一种引导教师情绪的新途径便呼之欲出了。既然理性无法解决情绪的问题,那么就让情绪自己来解决吧。概言之,这是一种“以情制情”的途径。以情制情,意味着教师是以自己的一种情绪去抑制和约束另一种情绪。喜欢可爱的孩子,忽略不可爱的孩子,讨厌经常给自己惹麻烦的孩子,这是人之常情。然而,很多老师就以一种满浸着人间大爱的灵魂,成功地超越了这些“常情”,关爱每一位学生的进步。各种情绪的基本性质是相同的,那么一种情绪要能够抑制另一种情绪,关键就在于前者的强度要超过后者。如果细加思考,教师对学生的爱不仅能够“抑制”影响教育过程的负面情绪,而且还能在很大程度上“生发”出促进教育的正面情绪,这就是“以情致情”。回首历史,孔子作为“以情致情”的完美典范便跃入眼帘。他的弟子来自鲁、齐、卫、宋等十多个诸侯国,分属不同社会阶层和年龄,既有贵族子弟孟爵子、南宫适与货殖致富的子贡等,又有无立锥之地的仲弓、穷居陋巷的颜渊与野人子路等。然而,孔子以“爱之能勿劳乎?忠焉能勿诲乎?”的教育之爱,以高超的教育艺术将毕生所学倾囊相授,而且他做到了“无行而不与二三子”。即使儿子亦无“异闻”,即没有什么不告诉学生的、不公开的,不会将一些才学只传授给儿子。这正是“爱生忠诲”的深邃内在情绪所造就的真正的教育情 J环。
如是观之,我们对教育的研究不应仅局限于揭示教育的理想图景和提出促进教育的多种策略,还应关注教师情绪对教育的影响,着力探讨如何激发教师对每一位学生的强烈的爱,对每一位学生“茁壮成长”的强烈的憧憬之情,进而使教师以“爱生忠诲”的强大情绪力量抑制影响教育的种种负面情绪,并生发出促进教育的一系列正面情绪。当教师做到“以情致情”的时候,他们会主动去琢磨、探寻促进教育的各种方法,而不是等着别人来教自己。这时,教师才真正成为教育的主动的“促进者”,而不是被动的各种教育策略的“消费者”。从根本上说,这才是教育所追求的一种理想状态。
更新:2013/1/30 2:23:04 编辑:fengyefy
评论共 0网友评论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请输入用户名和密码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声明:本站是免费向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提供教育教学资源的公益性教育网站,除“枫叶原创”系站长创作外,所有信息均转贴互连网上公开发表的文章、课件、视频和艺术作品,并通过特色版块栏目的整理,使教师学生校长家长方便浏览自己所需的信息资源,达到了一网打尽的惜时增效之目的。所有转载作品,我们都将详细标注作者、来源,文章版权仍归原作者所有。如果您认为我们侵犯了您的权利,请直接在文章后边发表评论说明,我们的管理员将在第一时间内将您的文章删除。
头条推荐

您学过《学校学》吗?

学校学用科学方法去解决如何办好学校的问题。学校学的研究对象是学校。学校学及其支学科要重点研究并回答四差学校、新办非借牌学校如何成长为名校?这样的研究及...详情
本类推荐/最新更新
更多...视频聚焦
更多...枫叶原创